靈鷲飛龍第七章

  不一會,李青龍也來了,騙他可不容易,一靈卻也是這番話,信不信由他去,敷衍一番,回宮休息。

  回到房中,綠竹已在等著,一靈這時才實話實說。綠竹本已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但聽得天龍大陣如此威力,仍驚得半天做不得聲。過了好一會兒,她皺著眉頭問一靈:“你這天龍大陣,有破法沒有?”

  “怎么?”一靈笑了:“你怕我哪天用它來捉你?那我可不能說?!?

  綠竹搖搖頭,一臉嚴肅道:“有沒有,你告訴我?!?

  一靈想了想,道:“沒有,不過象這種死東西,頭腦稍微活點的人,輕易就可以破了它?!?

  “什么?”綠竹媚眼圓睜,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差點將雄霸江湖的群英會一網打盡的天龍大陣,竟說它是個死東西,如果不是大睜著眼睛,綠竹真要以為他在說夢話。

  “怎么破?你說??!”她問。

  “很簡單,仍是你那個法子?!币混`道:“象今天的情形,陸雌英只要舍著幾十個酒壇子,幾百斤桐油,一枝火箭,天龍大陣就能燒成火龍大陣?!?

  綠竹張大了嘴,這一驚,比方才聽一靈用天龍大陣大敗陸九州更要驚訝十倍。她猛地將他摟進自己的懷里,在他的光頭上不停的吻,口中喃喃的道:“你真是個天才,太了不起了?!?

  其實這個主意,一靈是幫陸雌英想出來的,他在土臺上,眼見陸雌英三萬人馬,就是破不了天龍大陣而急得花容失色,不知怎么,他心里就幫陸雌英想出了這個主意。不過這可不能說,給綠竹摟著、親著,不禁全身發熱,這二十來天,他其實早已給李玉珠撩得全身癢癢的,這時哪里還客氣,反摟著綠竹。瘋狂的親熱起來。纏綿一陣,摟著綠竹共枕而眠。

  第二天早上,一靈兩個還沒起來,服侍陸雌英的兩個丫環突然慌慌張張的來打門,尖叫:“陸小姐自殺了,陸小姐自殺了?!?

  一靈兩個一驚而起,急到陸雌英房中,只見她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已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

  一靈魂飛魄散,緊急施救。

  先用金針封穴之法護住她心脈,然后細察病象,看出她所服的是一種麻痹肌體的陰寒之毒,治寒毒是他拿手,一面以金針替她引毒,一面開出方子,鐵血盟總堂里有藥庫,叫按方抓來,煎了喂下,忙到響午,陸雌英心口漸溫,終于醒過來,一見一靈,頓時哭道:“你讓我死,你為什么不讓我死?!?

  一靈忙按住她,痛心的道:“該死的是我,我不該這么做,我怎么可以這么欺負你呢?”心中激動,突然狠狠的扇起自己耳光來。

  陸雌英眼中露出驚奇之色,抓住他手,道:“自雄,你這是干什么?”

  一靈痛心疾首的道:“我欺負了你,讓你傷心委屈,我還不該打嗎?”還要打自己,給陸雌英緊緊抓住了。

  “不?!标懘朴⒔校骸斑@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我不要你打自己?!?

  “那你原諒我了?不再自殺了?”一靈眼巴巴的問。

  陸雌英笑著點點頭,眼中隨即又浮出一層淚光,道:“我是自作自受,你是何苦來,你一直對我好,我卻對不起你?!?

  “不?!币混`叫:“那不是你的錯,不怪你?!?

  “怎么不是我的錯?”陸雌英突然激動起來:“那日爹爹寒毒發作,僵凍如死,我只以為他仙去了,會中的事我可以自作主張,便和你訂下盟約,誰知爹爹服過火芝,竟又回過陽來,知道我和你的事,大發雷霆,定不許我來救你,說是讓你和青龍會斗個兩敗俱傷,群英會就可以坐收漁人之利,最終一統江湖。我拗不過爹爹,忍著心不救你。后來更違著心和你作對,所有這些,難道還不是我的錯?難道我還不該死?你讓我死,你讓我……”她掙扎著要起來,一靈卻按住了她。

  一靈的臉上,蕩漾起一種極度喜悅的笑,他一直以為陸雌英是在騙他,卻原來不是的,她這么做,都是為了她父親,而不是她的本意,這叫他如何不高興。

  “不要動?!币混`按著她,臉上是欣喜的笑,道:“你說過,你是我的人,我有權利,不許你死?!?

  陸雌英的眼中浮出驚喜:“你是說,你原諒我了?”

  一靈搖搖頭:“我不原諒你,因為你根本不需要原諒?!?

  陸雌英的眼中滿是疑惑,一靈俯下身去,眼睛對著眼睛。

  “我愛你,相愛的人,不需要原諒?!彼f。

  陸雌英深深的看著他的眼睛,臉上慢慢的浮出笑容。一靈俯下嘴,她用唇接著,兩張嘴唇緊緊的吻在一起。

  綠竹對陸雌英的生死不甚關心,不在屋里。屋里只有服侍陸雌英的兩個丫頭,羞得她們慌忙跑出去,卻一頭撞著了一個人,李玉珠。

  李玉珠一步跨進屋里,正看見一靈陸雌英兩個如醉如癡的吻在一起,頓時大叫一聲,揪著一靈的衣領就往后扯,用力太大,不僅一靈給扯出老遠,衣服也扯破了。

  一靈嚇了一大跳,見是李玉珠而不是綠竹,總算放下一重心事。

  李玉珠柳眉倒豎,指著一靈:“你……你……”心中氣極,一時說不出話來,轉頭看陸雌英一臉蒼白,一副婉轉可憐的樣子,只覺眼中出火,叫道:“你做這狐媚樣子給誰看?!狈词职纬鲩L劍,一劍便向她頸中劈去。陸雌英中毒后全身無力,如何避得過,眼見就要斬在她頸中,驀地一股大力推來,將李玉珠擊得噔噔后退,直撞到門框上,劍也撞落了,推她的正是一靈。

  一靈橫身擋在陸雌英床前,李玉珠怔怔的看著她,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隨即一聲哭叫,捂著臉,沖出房去。

  陸雌英坐起身來,神情不安,道:“是我不好,你……你快去追她?!?

  一靈搖搖頭:“由她去?!?

  這時綠竹從門外走了進來,問一靈道:“那江南龍女是怎么回事,哭哭啼啼的?!?

  一靈搖頭:“莫管她?!?

  綠竹看看他,又看看陸雌英,笑道:“但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小和尚可真忍心啦?!?

  一靈臉一紅,叫道:“姐姐?!?

  “好了,好了,我不是月老,這事我管不著,你出來,有句話和你說?!本G竹招手。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