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的可能是假仙第四百三十五章 禍從天降

數萬名弟子同時鼓掌歡呼,慶祝著莫海成功吸收圣炎光華。

然后,許多弟子都一臉同情地望著季永方,望著這個傳奇而悲劇的角色。

“圣火偏偏在他上法壇的時候,萎靡不振,真是夠倒霉的?!?

“本來我還對安林吸收太多圣炎,導致莫海師兄吸收不到圣炎感到難受,現在一看,感覺好多了……”

“喂,你這樣說,讓季師兄怎么想?”

“他已經當著數萬名弟子的面哭了三次了,真是慘不忍睹?!?

“之前莫海說季師兄是朱雀宗第一哭神,我還不信,現在真的相信了!”

“這種凄慘程度,都快比得上那上官藝師姐了吧?”

“誰說不是呢,我們一定要忍住,不能再笑他?!?

“好,我們明天再笑……”

……

季永方被連番打擊,現在整個人已經無地自容,再也不敢跟安林抬杠,只希望這場儀式能快點結束,然后快速離開這里!

季長老則十分專注地望著圣火,然而什么都感知不出來。

最后他只能唉聲嘆氣地搖頭,將目光轉向別處。

莫?;氐桨擦值纳磉?,臉上似乎憋著笑,開口道:“兄弟,真有你的,看看季師兄被你欺負成什么樣了,他這輩子估計都會念著你了!”

安林白了莫海一眼:“這鍋我可不背,我從頭到尾什么都沒做,是他自攻自受,別賴我頭上啊?!?

季永方聽到這句話身子微微一晃,又朝旁邊走了幾步。

莫海很不厚道地笑出聲:“這才是最騷的?!?

這時,朱雀宗的大長老陳信然再次朗聲開口道:“第六個,上官藝,請上法壇?!?

“上官師姐,加油!”安林開口打氣道。

“放輕松一點,別的不用在意太多?!濒敿沃乱查_口道。

上官藝有些對安林等人微微點頭,她早就做好的失敗的心理準備,因此臉上并無多少緊張的神色,蓮步輕移,一言不發地朝法壇走去。

數萬名弟子也開始將目光匯聚在這名白衣女子的身上。

如果說安林和季永方是他們意料之外的轟動全場,那么上官藝就是意料之內的意外大師,弟子們覺得要是不發生點什么事情在上官藝身上,都會有些不正常。

就連長老席上的長老,也都是凝神望著法壇上的女子,做好了各種準備。

“蕭長老,氣候如何,是否有異常能量波動?”

“沒有,方圓百里內的氣候正常,沒有發現異常能量?!?

“朱長老,有沒有發現不明物體靠近?”

“有三頭異獸在四十里范圍內有異動,不過已經被我燒死了?!?

“劉長老……”

……

上官藝將自己獲得的上品朱雀火羽釋放了出來,隨后像一個虔誠的信女般,抬頭望著正上方的朱雀圣火。

眾多弟子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

“你們說上官藝師姐會獲得朱雀圣火的認可嗎?”

“有點懸,她一直都很倒霉……”

“而且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她的體質和炎系完全是絕緣的。這樣的體質,怎么可能會獲得朱雀圣火的炎能光華?”

“也不能這么說,發生在她身上的意外還少嗎。要是如我們所料,那就不叫意外了,所以這次師姐一定行!”

“就算是發生意外,也不可能是朝好的方面發展吧……”

“那還能有什么意外,難不成圣火會被她給凍沒了?

……

就在這時,純白色的火焰在微微抖動,凈化萬物的炎能開始朝四周擴散。

一道從天而降的力量,開始將朱雀火羽虛影引向天空,然后被圣火吞噬!

數萬名弟子眼中一熱,一個很興奮的念頭在心中升起:上官藝……終于成功了!

上官藝此刻如一株美麗的白色水蓮,在夜空中綻放。

她眼眶微紅,心潮劇烈起伏,差點哭了出來。

多少年了,她一直在堅守著某樣東西,一直在朝著某個方向去努力……

她比誰都熱愛朱雀宗,也比所有人都想要使用炎系術法。

時至今日,她終于獲得了朱雀圣火的承認!圣火光華的投射能讓炎能疏通經脈,在氣海凝聚圣炎,之后便可以真真正正使用炎系術法!

白色的圣火開始動了起來,準備要降臨白色炎能光華了。

就在這時,圣火的火焰忽然大盛,無盡的白光將整片夜空照得宛如白晝。

緊接著,圣火化作了長達上千米的圣劍,高高懸掛在天際。

所有人都呆住了,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

上官藝更是嬌軀一晃,心中有著泛起陣陣苦澀,為什么總有意外降臨?

長老席上的二十多名長老先是一愣,隨后同時站了起來,渾身氣息爆發,浩瀚洶涌至極,其中有十名長老更是到達了返虛境,那恐怖的氣息聯合起來足以壓垮天空。

圣劍調轉,指向虛空中的某處,直接刺去。

“轟??!”

白色的火焰劍光橫貫天際,如同一道銀河,將天空分割成了兩半,延綿上百里!

大半個白華州的居民都能看到這道可怕的劍光,它在夜空中是那樣的璀璨耀眼,那樣的無可匹敵,仿佛要將整片天空焚燒殆盡。

數萬名弟子徹底傻眼了,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安林心中一陣不安的悸動,仿佛有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在靠近。

他默默將勝邪劍取出,凝神望向虛空的某處。

劍光消散,威能所過的地方,那里裂開了一道極為巨大的豁口,有藍色的血液慢慢流出,一種腥中帶香的味道彌漫在空氣之中。

“朱雀圣火果然名不虛傳,僅僅一擊便將我族圣地的虛空仙獸滅殺,不過它還是慢了一步……”

一個蘊含著無盡浩蕩王威的聲音響起,讓聽者便心生臣服之意,那種高高在上的帝音,仿佛除了她之外,普天之下皆盡螻蟻。

裂縫慢慢擴張,從一開始的數十丈,變成了寬達十數里的巨大黑縫。

一眼望去,就如同虛空中被偉力撕開的巨大傷疤。

“朱雀宗的諸位,借貴宗的圣火一用?!?

另一個清冷聲音響起,同樣是蘊含著極為可怕的王威,只不過稍稍有些稚嫩。

安林聽到這個聲音后,瞳孔一縮,再次愣在原地,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握草!怎么又是她們???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