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游輪第1509章 來客?

  “呼……沒想到在之前修煉的時候,這里是個坎,現在恢復,這里還是一個坎?!标惪氨犻_雙眼,輕吐一口氣說道。

  熊精事件已經過去了百來天,這些日子情況大體情況還算安穩,沒有任何不明人士來找茬,石大叔那顆不安的心也算是重新放回肚子里,生活還是一切照舊。

  如今,陳堪的實力已經恢復到天仙巔峰,眼看著就要進入金仙境界,但是卻不曾想在這里被困了足足有三十天的時間,始終無法進入金仙境界,所以陳堪才會有一開始的感慨。

  不過話又說回來,雖然修為被卡在天仙巔峰動彈不得,但是身體卻已經是恢復得差不多,現在陳堪靠著肉身,也足以和上一個西游位面的金仙對轟而不落下風,就是不知道在這個世界,是個什么情況。

  按理說現在是在恢復修為,而不是重新修煉,天仙巔峰這個坎應該不存在了才對,但是偏偏陳堪就是卡在這里,無論用什么手段就是動彈不得。

  不僅如此,現在陳堪還有一種非常矛盾的感覺。

  一方面,陳堪感覺自己在這個位面休息的時間夠多了,應該離開,去看看更為廣闊的世界,而事實上,自從熊精事件遷徙到這里之后,陳堪就已經在布置了,打算離開這里。

  如果按照陳堪以往的性子,定然會按照心中所想去做,畢竟修道之人,修為越高,越是講究一個隨心而動,講究一個順其自然,該離開,那離開。

  而陳堪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離開,就是因為每次自己想要離開的時候,心中卻又會生出另外一種感覺,告訴自己,現在還不能離開,好像如果自己現在離開,會錯過什么天大的機緣一般。

  這就是陳堪所謂的“矛盾”,一方面告訴自己,該離開了,可是當自己真正想要離開的時候,卻又在阻止自己離開。

  反正這種情況,陳堪還是第一次遇到。

  所以陳堪決定在留一段時間,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不過現在陳堪和部落的交流少了很多,剛來的時候,陳堪還會吃點東西,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么特殊,現在陳堪已經不吃食物了,而且大部分時間是在定居地點后山的一個山洞之中居住,幾天才會出現在部落一趟。

  看看部落的情況,另外就是傳授一些強身健體的內家拳,這個世界人身體素質強悍的不像話,非常適合練習內家拳,唯一的問題就是食量提升太快,因為需要大量的營養,導致現在每天他們都要進行打獵,好在因為實力的提升,打獵對于他們來說,變得容易了許多。

  雖然陳堪出現在部落的時間少,但是和部落的關系并未疏遠,這其中也有石大叔刻意維系的結果。

  對此,陳堪自然是順其自然,對方其實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其實陳堪也有想過要尋一兩個有修煉天賦的,看看能不能修煉。

  但是“修煉”二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千難萬難,首先他們要先了解道家的許多常識,因為陳堪屬于是道家體系,當然佛門的修煉方法也有,但是道理一樣,沒有了解佛教的經典,修煉依舊是無法進行。

  有些知識是無法灌頂的,沒有基礎,就必須要自己從頭學起,灌頂這玩意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方便,加上陳堪現在主要精力都放在恢復自己修為上,更加沒時間和精力去弄這些。

  陳堪之所以傳授內家拳,就是因為內家拳的理論相對比較簡單,而且陳堪進行了一些刪減,變配合他們的體質,修煉起來并不算難,當然如果他們想要更進一步,以武入道,依舊需要了解許多道家知識。

  當年陳堪自己也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去讀了大量的道家經典,修煉這玩意,不能有半點失誤,想想射雕之中的歐陽鋒,以他的修為,那也是一個武道宗師級別的人物,卻被洪七公亂改的一本《九陰真經》給害慘了,根本原因應該就會因為歐陽鋒只懂武學,卻對道教知識一知半解,如果不是因為日后還有他的戲份,估計早就死翹翹了。

  梅超風夫妻兩,更是將一本無上的道家指法“九陰神爪”練成了陰風陣陣的“九陰白骨爪”,后來的周芷若也差不多,峨眉派畢竟是佛門教派,也不是道家門派。

  這還只是武功,而陳堪所要傳授的卻是更進一步的修仙秘籍,更是容不得半點失誤,要真的從頭教起,不知道要費多少時間,陳堪絕對不會在這里停留太久,因此就算了。

  ……

  這段時間除了恢復修為之后,陳堪還好好地研究了之前被自己用乾坤鼎擒拿的兩個巫,基本上也被陳堪給研究透了。

  首先這個世界的巫,真的是天生的戰斗民族,好似一切都是為了戰斗而生的,雖然兩個巫的長相各不相同,但是如果以物理學來說的話,他們的一切構造,就是為了更好的戰斗。

  而那種重生的能力,是巫共有的,他們可以消耗自己的巫力,一種類似于修士法力的能量,來使自己的傷勢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恢復,只要身體的損壞不超過三分之二,而且巫力足夠,就能夠恢復。

  其次,那個長著翅膀的巫,天賦是感知方面的,他渾身的骨刺,是他自己修煉出來的本領,并非是神通。

  而他們之所以要尋找那個熊精,是為了熊精的一身精血,因為他們二人所在的部落首領,神通和土有關系,想要更進一步,需要大量天賦和土有關的妖族精血,那頭熊精就是他們的目標。

  ……

  而就在陳堪修煉陷入的瓶頸難以突破之時,山下的部落中來了一個鶴發童顏的老人家,一身白袍,拄著拐杖,仙風道骨的模樣,走進了部落。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