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鼎仙途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深入魔界

  柳青絲便嫣然一笑,宛如百花盛開,美不勝收,她早已拋去了肉欲之歡,無論對方陵有多么的感激,有多么的喜歡,也絕不會踏入雙修之列。有時候,感情就是如此,有的一見終情,有的日久生情,而有的便只是這樣純純的友情,一生一世,絕不更改。

  而對于方陵而言,也絕不會有半點奢望得到柳青絲,更何況,能夠和柳青絲做一生一世的知己,這未嘗不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方陵繼續在隕石上休息,柳青絲則按照方陵所說的地點,返回地面上,和蕭雪四人碰了面,并和四人一同來到了隕石上。

  方陵當初駕駛飛天離開,便是為了制造蕭雪等人已經離開的假象,防止盛天輪等人尋找二女,畢竟他知道蕭景然的不甘心,而以他現在的狀況也難以承受任何的變故。

  二女和獨孤蒼二人在一路上早聽柳青絲談起了方陵闖城之事,蕭雪二女一心擔憂方陵的傷勢,而獨孤蒼二人則是大眼瞪著小眼,聽得是目瞪口呆,誰也未料到方陵在惹出那么強的敵人之后居然還能夠在劣勢條件下將其擊敗。

  二人和方陵相遇其實不過幾個月時間,然而方陵所展現出的能耐卻是一次次超乎二人想象,聽罷之后,除了震驚還是震驚,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待來到隕石之上的時候,方陵已早早服下丹藥,調息了一周天,臉色雖仍是蒼白,但明顯多了些力氣,眾人便一路朝著郭寬所在的星球上飛去。

  十數日之后,眾人抵達目的地,一接近星球表面,郭寬的人馬便早早的迎了上來,顯然是在此等候多時了。

  這一路上,方陵也說起了結識郭寬的事情,獨孤蒼和宮四未料到方陵竟然認識了如此厲害的人物,都驚訝不已。

  見方陵順利歸來,郭寬自是大喜不已,由于方陵重傷未愈,加上郭寬收集情報的任務尚未完成,所以眾人便在這顆廢棄的星球上臨時居住了下來。

  郭寬攜帶著大量魔界珍貴的丹藥,都毫不吝嗇的給了方陵,因而方陵傷勢恢復的速度也是極快。

  一晃三個月過去,在這三個月里,方陵大闖解羽城,在擊敗泉在初后離開的消息早傳遍了整個封印區域,成為魔道津津樂道的美談,而這消息更是朝著魔界之地傳去。

  而這件事情在正道那邊也是廣為流傳,只是說對正道而言,這并非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道侶儀式,魔體道心,活體傀儡種種奇異之事疊加在一起,便讓人忍不住的去探究。

  這些天來,蕭雪和宋影兒都盡心的服侍著方陵,方陵倒也未加多想,而就在傷勢差不多復原的一天,柳青絲突而匆匆趕來,將一封書信遞到了他手里。

  這封信是由蕭雪親筆書寫而成,署名則加上了宋影兒,信洋洋灑灑幾千言,訴盡當初和方陵相識相知之情,深情款款,讓人感傷動淚,而信到后面則是話鋒一轉,道盡了二女的決定。

  由于信上沒有信封,所以柳青絲顯然是早看過,見到方陵讀完,便忍不住說道:“她們應該沒走多久,我們去追吧?!?

  方陵出奇的安靜,望著那遙遙星空,最終卻是搖了搖頭,輕嘆道:“我深知她們的性格,若非是下定決心,絕不會離開我?!?

  “那……你就眼睜睜她們走而不挽留?”柳青絲急道。

  方陵嘆息道:“我怎么舍得她們離開?自從相識到現在,已有一二十年,年年月月,如膠似漆,我是不想讓她們離開我半步。但是,就算我又再如何的不忍心,再如何的掛念,也要尊重她們的決定,因為她們雖然是我的道侶,卻并非是我的所屬物,她們是活生生的人吶?!?

  柳青絲也知道不該責備方陵,只是嘆道:“蕭妹她們是多么深愛著你,能夠下決心離開去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空不知道是做了多么艱難的思想斗爭,我雖然不曾愛過一個人,但是我卻知道要離開心愛的人遠行那不知道要背負多么沉重的心情?!?

  方陵淡淡一笑,說道:“遙想當年,我還是一介凡夫俗子,雪兒卻已經是仙中的杰出弟子,當時她修為不知比我高出多少呢,如今要被我一路保護,心里必定也煎熬得很,影兒這丫頭怕也是不想成為我的負擔,這信上所寫,說她們好像是小孩子一般,生活在我的庇護之下,其實,我早該考慮到這一點,該全心幫她們提升修為才是?!?

  柳青絲卻搖搖頭,勸慰道:“你就不要自責了,你根骨本就在我們之上,更有著奇遇般的天賦和天運,這都是人力無法更改的?;蛟S,每個人都每個的道路,她們去了修真界,或許也能有一番奇遇也說不定?!?

  方陵頷首道:“是啊,這信上也說了,她們都覺得太過依賴于我,雖然這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如此一來卻讓她們離修行之路漸行漸遠,她們的天賦和根骨其實也是極高,此去尋找卜玄宗和斗神宗,必定能夠大放光彩?!?

  柳青絲點點頭,輕輕咬了咬唇,遲疑道:“只是她們這一走,我都不知道該不該留在這里了?!?

  方陵認真說道:“這信上可是有寫給你的話,她們知道你的修為比她們更高,所以希望你能留下來,但柳姑娘你若是想去修真界發展,我自是不敢阻攔。但若柳姑娘你想隨我一同冒險,我必定為你尋找提升修為之法,讓你的修為日后絕不在我之下?!?

  柳青絲便嫣然一笑,說道:“一個正道在修真界要提升修為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我向來喜歡逆途而行,從不做那輕松之事。若能夠在那魔界之中成仙,那才是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是厚著臉皮要跟你同行,你日后可切不可因此事而笑話我?!?

  方陵呵呵笑道:“有柳姑娘同行,乃是方某的榮幸,又豈敢笑話?”

  “那你也別姑娘姑娘的叫,叫得生分,我便允許你直呼我名字好了?!绷嘟z說道。

  方陵便說道:“好,那我日后就叫你青絲好了?!?

  柳青絲面紗依舊是帶著,但眼角微微彎起,顯然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青絲二字從蕭景然口中說出,令人做嘔,但由方陵說出,卻是悅耳動聽得很呢。

  當然柳青絲留在魔界也絕不是全然因為方陵的緣故,而是她性格使然,越是危險,越是艱難,她就偏偏越感興趣。

  軒轅破的聲音在方陵耳邊傳出:“這小丫頭的性格本尊倒是相當的喜歡,別人修行都愛找捷徑,她卻喜歡找險途。只可惜她是正道,否則的話,本尊倒可收她為弟子,好好的傳授一二?!?

  方陵說道:“軒轅前輩雖不能收她為弟子,卻可傳授給她一些修煉體悟之理,對她的修行也大有幫助?!?

  軒轅破倒是頷頷首,如此倒不破壞他的規矩,而且這修真理念的體悟,也是一通百通,只要修為比對方高深,亦是可以傳授的。

  如此數日之后,方陵四人便跟著郭寬一行人離開了廢棄星球,踏上了前往烏錐星的道路。借助封印區域星球的傳送陣,眾人只花費了不到四個月的時間,便已經脫離了封印區域,正式進入了魔界六州之一的霸陵州。

  一進入霸陵州的星域之內,方陵等人便豁地見到了和在封印之地全然不同的景象,星海依舊燦爛如昔,有的星體黯淡無光,有的星體燦爛如熾陽,和封印之地最不同的便是朝前飛一段時間,便能夠見到另外一艘甚至是好幾艘飛天在視野中經過。

  在封印之地眾人乘坐飛天在星際中暢游的時候,很少有機會遇到其他飛天。但這魔界之地卻顯然不一樣,從一個星球到另一個星球的距離之間,往往能夠遭遇不少飛天。

  很快的,方陵等人就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一些飛天在接近眾人乘坐的飛天之后,速度立刻緩慢了下來,跟在了眾人的后面,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尾隨著眾人而行。

  郭寬告訴四人,霸陵州所管轄的星球超過百萬顆,其中供修真者居住的達到上萬顆,這些星球人類存在的歷史很多都是以百萬年來計算,所以魔道的數量比起封印之地來說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在魔界。只要實力達到元嬰境界,便可以乘坐飛天前往其他星球,由于穿越星海的人極多,便難免有人盯上了旅行之人,這些人專門藏身在星海的險境之中,只要機會合適就會冒出頭來搶劫旅行之人。

  在這星海中,飛天是唯一的逃生攻擊,一旦被摧毀或者挾持,便是逃也逃不掉,所以在這廣袤星海中有著諸多盜賊之流,令正統勢力也頗為頭疼,但屢次打擊卻都成效甚微,因為星海實在是太過廣闊,以至于在大地上能夠實施的戰術到了這里便就無用武之地了。

  因而,要想在星海中安全抵達旅行,要么有足夠的實力,要么就要結伴而行。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霸陵州,烏錐星

  郭寬等人使用的飛天上都刻有烏錐星將軍級人物特有的印章,表示這飛天所有人的來歷,這人的名樹的影,身為五大強星之一烏錐星的大將軍,當然是讓盜賊們聞風喪膽的角色。

  因而,很多星球的旅行者便都依附上來,以尋求保護。

  這么一說,方陵等人便都明白過來,而且這一路飛行過去,當真發現有些修真者便藏身在星海之中,有的藏在那隕石群上,偷偷冒出個頭來觀察,有的藏在星際中那一蓬黑霧之中,顯得鬼鬼祟祟的。

  郭寬等人是數人一艘飛天,總共算下來足有十幾艘,加上不斷依附過來的飛天,前前后后加起來足有上百艘,在星海中飛行也算是一道奇觀了。

  進入魔界之后不久,郭寬等人便降落到了一顆烏錐星所管轄的星球之上,開始借助傳送陣進行跳躍,如此一來便大大減少了飛行的時間,數月之后,眾人終于抵達了烏錐星。

  烏錐星,并非是星球象一只錐子,實際上這顆星球一樣是圓球型,只是星球上有一種非常奇特的地貌,名為烏錐型地貌,這種地貌中由數以萬計的錐型山峰組成,每一座山峰都高聳入云天,峰尖則細小如錐尖一般。

  在烏錐星的上空,滿眼都是飛來飛去的飛天,各種外形,各種樣式,其數量更是數以十萬計,這些飛天有的正在離開星球,有的則是從其他星球而來,光是這一幕,便讓方陵等人暗暗噓了口氣,直道這烏錐星不愧是五大強星之一,畢竟眾人這一路過來也開了不少眼界,但沒有哪一顆星球有如此的繁榮景象。

  在郭寬的帶領之下,眾人一路朝著烏錐星的主城而去。

  烏錐星的主城所在地乃是一個巨大的瀑布群落,湍急的河水從千尺高空下砸落,構造成瀑布景觀的同時還在沖擊之下構造成了蓬勃的先天之氣。

  上千個瀑布所構造而成的先天之氣便顯得猶為膨大,而且瀑布奔流匯聚形成一個個龐大的漩渦,漩渦力量將這種先天之氣加以改變,便形成一個懸浮的氣場,任何物體進入氣場之內,根本不需要施展飛行術,便可以被拖舉起來。

  主城便直接坐落在了這片氣場之上,由于城池的特殊構造和石材的選擇,使得整個城池安穩得如同深扎在大地上一般,紋絲不動,堪稱奇觀。

  恢弘的主城建筑的風格和模式完全和藍星不一樣,這里的建筑棱角更加分明,色彩更多用了冷色調,在沿途的大道上還矗立著一座座浮紋雕塑,顯得氣派十足。

  城里行人衣著服侍亦是大不相同,不過,這并不阻礙眾人在語言上的交流,到了修真者這個級別,一般的語言種類都可以在一瞬間解析完成,精通幾千門語言都不是什么難事。

  沿途的各個商鋪叫賣著琳瑯滿目的商品,柳青絲自不消說,那是看傻了眼,獨孤蒼為了追蹤李龍圖,幾乎將整個封印之地走了個遍,但對于靈物之類卻甚少鉆研,而宮四雖擅長打聽情報,但畢竟行走范圍也是封印之地,對于這真正魔界之地的靈物知道的便是有限。

  唯有方陵得軒轅破傳授,對于各種靈物知識那是相當的豐富,而且將實物和知識結合起來也是相當簡單,因而他倒是一路講解,讓三人大增了知識。

  見到方陵雖是首次進入魔界,便有如此豐富的知識,郭寬便是忍不住夸獎幾句。

  天鼎王一臉沉穩的跟在方陵身后,引得不少人側目。

  方陵等人也很快發現,整個主城中的人口何止百萬,至少也是千萬級數,其中修為高者比比皆是,元嬰境者自不消說,那是人滿為患,當然筑基期和金丹期者數量更甚,而就連化神境者,初期及中期的高手也有著相當數量,一抓絕對是一大把。

  更讓人驚訝的,則是不時還能夠看到后期境界的高手,而且這些高手并不是單獨出現,有時候還三五成群的,往那里一站,光是氣勢便足以嚇倒一片人。光是這一點,便足以證明烏錐星可怕的實力。

  畢竟像水虬星這樣的星球,也才只有一個后期境界的高手,但這烏錐星便見到了一堆,而且這些人明顯并非是在城中有官職的,只不過是普通人罷了,那若算起任職的高手,整個烏錐星不知道比水虬星強大多少倍,二者之間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啊。

  如此一來,方陵等人往這里一站,也就顯得猶為不起眼了。

  有郭寬帶路,一切自然是順利無比,很快的,眾人便進了守衛森嚴的主城宮殿群,郭寬的修為在眾將中顯然不算高,但他的地位卻明顯不低,一路上都有巡邏戰士經過,恭恭敬敬的行著禮。

  將方陵等人安排在了一個雅致的小廳中,郭寬便去先行拜見星主。

  小廳外,有化神境初級的戰士守衛著,小廳內,則有兩個侍女奉著茶水,這些侍女修為不算高,但長得卻甚是乖巧。

  茶水蘊涵著精純的魔氣,對于方陵三人而言自是補品,但柳青絲卻是喝不得。

  方陵安穩坐在小廳中,和三人小聲交談著,柳青絲雖然修為最低,但卻是泰然自若,心性甚是堅定,獨孤蒼也是天不怕地不怕,坐在這里倒也不拘束,唯有宮四知道這星主地位是何等崇高,想得多,便多少有些緊張,不過,有方陵這主心骨在,他倒也不至于緊張手足無措。

  在小廳中未等待多久,便聽聞腳步聲從廳外響起,不多時,便見到兩人行到廳前。

  后面一人自是郭寬,前面的一個則是一位蓄著長須的中年男子,這男子身穿著銀白色的長袍,袍上繡以日月光環,星辰燦爛,頭帶白玉之冠,輔以赤金。

  雖是男子,他卻生了一雙鳳眉眼,鼻梁高挺,嘴唇厚薄恰到好處,再加上下巴上蓄著的胡須,即有幾分男子的英武,又有著幾分女子的陰柔,而他的修為則是高達化神境大圓滿境界。

  此人的身份便已是呼之欲出,乃是烏錐星星主司空曙。

  但凡是人魔兩道共處的星球,人道最高領袖被稱為正道共主,魔道則為魔道共主,而,如果是單一勢力完全占領的星球,則稱之為星主。

  星主者,一星之領袖也,在霸陵州統轄的百萬星球中,能夠坐上這五大強星之一的星主之位,是無法簡單從修為上來衡量司空曙的能力,而此人的地位自然也是讓人望而生畏。

  司空曙是早得就收到了郭寬遞送過來的情報,如今得知方陵到了這里,連聽取其他情報的興趣都沒有,立馬便趕了過來。

  他一眼就鎖定了方陵,見到方陵在自己的目光下尚能鎮定自若的平視,更沒有半點畏懼逃避之色,心頭便暗贊了一聲,然后笑道:“這位應該就是方道友吧,果如郭將軍所言,乃是絕世之才?!?

  方陵站起身來,恭敬地回道:“星主大人過獎了,在下微末之姿,哪敢稱得上絕世二字?!?

  方陵很清楚司空曙的地位,雖說郭寬屢次強調這位星主十分平易近人,而且甚是惜才,但他也沒有必要做出恃才傲物的舉動,因為他深知,一個狂傲之徒和一個謙虛之輩,后者自然多會贏得稱贊和欣賞。同時,也是讓他人放松警惕的煙霧彈,更何況,能不能取得九嬰魔樹,關鍵便在于這司空曙身上呢。

  面對方陵的謙虛,司空曙呵呵一笑,邁著步子走進廳內,待坐到上座之后便直言道:“方道友有傳說中的魔體道心,用絕世之才來形容實在是一點都不過分,和方道友相比,天底下那些被人傳誦的年輕俊才們反倒是名不符實,我已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方道友的正氣元嬰了?!?

  方陵沒有猶豫,意念一動,一團正氣便從腹中浮出,落地后凝化為正氣元嬰之態。

  司空曙瞳孔猛地放大,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饒他是再鎮定,此時也由不得暗暗吃驚,脫口道:“好一個正氣蓬勃的元嬰!”

  老實說,司空曙雖然知道郭寬并非是信口開河之輩,但這魔體道心之說卻實在太過縹緲,只聽傳聞,未見真人,而今突然冒出頭來,司空曙當然也是半信半疑,而且他也想著,很可能這所謂的正氣元嬰不過是用邪法強行將正氣凝聚在一起的特殊法門,來者是個招搖撞騙的騙子罷了。

  畢竟在這魔界之地,人心險惡,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

  然而,心頭僅有的這些疑慮在見到這元嬰之時一下子煙笑云散。

  這元嬰蘊涵的正氣之強烈實在是可以用洶涌來形容,而且此人立于此地,周邊的魔氣頓遭壓制,尤其是看這元嬰的眼神,是何等的堅定,何等的正氣凜然,那是一種領悟了天地至極的正道之理才可能展現出的眼神。

  司空曙終于確定,眼前這中年男子果真便是傳說中的魔體道心,百萬年難得一見的天地奇才,如今卻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當然知道方陵的存在有著何等重大的意義,這對于他自己而言又是怎么樣的契機。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