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書生第776章 不妙預感

  “嘿,小子,今兒個這太陽莫非是打西邊兒出來了,還是老夫眼花了,你怎么會在這里?”

  前方傳來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敢在大殿上這么說話,全然無視監察御史的,朝堂上也沒有幾個人。

  李易嘆了口氣,無奈地說道:“沒辦法啊,陛下召見……”

  薛老將軍看著他,詫異道:“陛下召見你做什么?”

  李易自己還好奇呢,老皇帝要是找他有什么事情,一般來說都是私下里召見,每次主動召他上朝的時候,都不會有什么好事。

  薛老將軍也不追問,走到他身旁,壓低聲音說道:“書院的院碑上,你可得給我薛家留個好位置?!?

  李易詫異的看著他,說道:“這件事情,薛老不應該找公主殿下說嗎?”

  薛老將軍撇了他一眼,“別以為老夫不知道,書院的事情雖然明面上是公主殿下在做,背后肯定是你的主意,崔家可沒有得罪公主,那種陰損的事情,殿下做不出來?!?

  “不知道薛老在說什么……”李易靠在柱子上,說道:“書院我真的管不到,薛老還是找公主殿下說說吧,以公主和將門的關系,別說給薛家在院碑上留一塊好位置,就算是給薛老在書院外面單獨立一塊碑都行?!?

  “呸,給我立碑做什么,老夫還沒死呢!”薛老將軍看了他一眼,卻也不惱怒,說道:“殿下那里,老夫不好出面,若是讓人看到了,難免會猜測殿下以公謀私,你不一樣,李家捐銀不少,別人不可能說閑話,你就幫老夫吹吹枕頭風……”

  李易其實心里早有打算,將門雖然算不上清貧,但日子也是最近才好起來的,不可能捐出多少銀子,和那些門閥世家爭個先后。

  事實上,他本就想著將某座書院單獨出來,打造成這個時代的軍校,專門培養軍事人才,到時候,薛老將軍馬老將軍這些戎馬一生的老人致仕之后,也能發揮發揮余熱,養老之余,教些學生出來,這對于將門的延續,有著數不盡的好處。

  這也是他們愿意做的,李易上次登門之時,還聽幾位將軍感嘆過,若是日后連朝都不用上了,怕是會無聊的緊。

  這些老將對他是極為不錯的,以往在朝堂上也不知道為他檔下了多少風浪,在書院的事情上,他自然會存有一些私心,為將門做些事情。

  當然,除此之外,另一個層面上的原因,就不能明言了。

  不過,這件事情得提前和他們說好,不然會被人認為是虐待老人,壓榨老將剩余價值,這個鍋可不能背。

  “當真?”

  薛老將軍似乎對是不是壓榨他的剩余價值一點兒都不在意,精神反倒為之一振。

  李易點了點頭,說道:“當然,不過這得幾位老將軍同意,畢竟排兵布陣,陷陣沖鋒這些事情,景國沒有人比你們懂,到時候具體管理整座學院的,還是你們,當然,名義上的院長,得是公主殿下?!?

  到時候全國的書院建成,長公主會是所有書院的院長,不僅僅是名譽而已,大概相當于景國教育部部長的樣子,這一個位子,皇室是不會讓別人坐的。

  “你放心,那幾個老家伙巴不得到時候有事可做?!毖蠈④姰斎焕斫馑f的,朝廷不可能將這樣一座學院徹底的交給他們,院長是長公主,總好過是其他人,那些老家伙,沒有人會反對的。

  他本來還想再問問細節,殿內忽然變的安靜下來,看到有人影從殿后走出,薛老將軍立刻站回了原位。

  李易從柱子后面探出頭,看到景帝已經坐在了龍椅上,又飛快的縮了回去。

  今日朝堂之上討論的頭等大事,依然是治水。

  南方水患,朝廷派了數撥官員過去,都沒能有效的治理,這幾次早朝討論的焦點,便是此事。

  百官倒是一個個的殷勤獻策,卻極少有能提出建設性意見的。

  不是重復前人的套路,就是說一番看起來很有道理,其實全都是假大空的廢話,李易在柱子后面都聽的有些煩了。

  景帝看著下方嘈雜的朝堂,目光掃了幾遍,都沒有看到某道身影,皺了皺眉,開口道:“李易何在?”

  殿內的柱子很粗,正好可以將他的身體全都擋住,李易聽到第二遍,才意識到有人在叫他,從柱子后面走出來,躬身說道:“臣在!”

  景帝見他又躲在柱子后面,目光隱晦的瞪了他一眼,開口道:“南方水患,朝廷連派兩撥官員,治水無果,依你之見,此次洪災,當如何治理?”

  景帝此言一出,朝堂之上,當即便有不少人臉色微沉。

  關于治水之事,滿朝文武,各抒己見,卻沒有一人能入陛下之眼,唯獨這位李縣侯,躲在柱子后面,也能被陛下點出來,足見陛下對他的信任,已經到了何等地步!

  這對于朝中的某些人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陛下,臣想要說的,剛才諸位大人已經說完了?!崩钜谉o奈地說道:“臣真的不懂治水?!?

  大自然的力量何其恐怖,即便是在后世,也不是人力能夠抗衡的。

  他看的書再多,懂得知識再多,也不認為自己能夠比都水監專業的治水官員還要厲害,而且限于科技,后世的那些治水之法,放到現在也根本難以實現,他的那些見識,參考作用不大,更何況還要根據實際情況分析,實地考察是肯定的……這個渾水,還是不要去趟了。

  再過幾個月,如儀就要生了,他不想在這個時候離開,在這之前,他已經離開夠久的了。

  “行了,你下去吧?!本暗蹞]了揮手,意識到自己下意識的又將他當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治水不是背書,更不是吟詩,連都水監官員都不行,他又能有什么好辦法?

  殿上某些人的臉上浮現出冷笑,這位李縣侯,善于用一些奇計倒是真的,但要真正遇到治國理政,或是這些需要憑借真本事的事情,便會原形畢露了。

  李易這次沒有退回原位,已經被老皇帝點名了一次,再躲到柱子后面,就有些不太好了。

  “你剛才不應該那么說的?!毖蠈④娋彶揭频剿纳砼?,低聲道:“便是真的不懂,也能根據前面的人所說,再復述一些,此等取巧的方法,以后不要再用了?!?

  “晚輩知道了?!?

  李易倒是無所謂,如果不用聯系實際情況,只是空談理論,朝堂上這些人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然而這種事情,終究不是紙上談兵,他的一句話,可能就會讓無數人遭難,還是不開口的好。

  治水一事,最后還是沒有討論出什么結果,只能暫時擱置,朝廷再次加派官員過去,李易估計著今天的早朝應該快結束了,他是先去找檀印老和尚,還是找袁老道,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就在這時,上方的景帝不知道說了什么,一名宦官從他身后走出,似乎是要宣旨的樣子。

  李易決定還是先回去探探虛實,再做打算,無意間抬頭撇了一眼,發現景帝正望著他,心中咯噔一下,瞬間便有了一種極為不妙的預感。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