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第252章 例不虛發

  “發飛刀啊,你在哪里浪費什么時間???是不是覺得而自己的飛刀破不了我們老祖的生滅枯榮身,要是覺得自己破不了的話,就不要在浪費時間?!?

  “跪下磕頭認輸,我們就讓你從我們木家走出去,投機取巧,算得了什么本事?!?

  “鄭鳴,你能夠殺了木金成,是我們三祖一直沒有和你一般見識,現在知道厲害,還不快點認輸?!蹦炯业淖拥?,七嘴八舌的嚷嚷著。

  鄭鳴并沒有理會木家眾人的吵嚷,甚至他就好似根本沒有聽到鄭家人吵嚷一般。凌空而立的他,手持著一柄誅龍刃,整個人就好似一座雕像。

  但是,那不動之間,隱含的一動將是雷霆萬鈞的氣勢,卻讓在場的人心寒不已。

  就連已經施展出了生滅枯榮身的木玉森,此時的臉上,有的除了鄭重,還是鄭重。

  生滅枯榮身雖然強大,木玉森對這一招更充斥著自信,但是從鄭鳴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讓木玉森感到詫異。

  這一刻的鄭鳴,比之剛才自己見他的時候,強大了何止是一倍。

  議論聲越來越低,最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不,應該說這些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鄭鳴手中的誅龍刃上,他們在等待著鄭鳴出手。

  鄭鳴的出手,當是雷霆萬鈞,這是所有人的想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鄭鳴沒有動,而彌漫在木玉森四周的氣息,卻變的越加的濃厚。

  那濃厚的青色光芒,越加的猶如實質,這代表著,要破開生滅枯榮身,將會變的更加的困難。

  月光照耀,天地冰冷如水!

  當那月光從鄭鳴眼前閃過的一剎那,鄭鳴手中的誅龍刃再次揮出,這一次,誅龍刃猶如一片銀光。

  在不少人的估計中,這一次鄭鳴出手的飛刀,應該是朝著木金成的尸體去的。

  畢竟,木玉森說的是,只要鄭鳴的飛刀再次刺入木金成的體內,那這次比試就算是他輸。

  但是,當他們看清楚這飛刀的方向時,不少人的臉上露出了錯愕之色,鄭鳴揮出的飛刀,不是射向了木金成的尸體,而是射向了木玉森。

  而且,他射的位置,還是木玉森的左肋下三寸的位置。

  這個位置,很容易防守,而且那生滅枯榮身的青光,在這一點上,也最為濃厚。

  鄭鳴是不是傻了,還是他已經放棄了,要不然,他這一刀,怎么會朝著這樣一個方向刺來。

  鄭鳴并沒有傻,也并沒有選擇放棄,他之所以會朝著這個方向射出飛刀,他自己也不明白。

  這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而這種感覺的來源,是來自于李尋歡,所以,他射出了誅龍刃。

  誅龍刃快捷如電,直接穿入了青色的光芒之中,就好似沒有任何的阻攔一般。

  在誅龍刃沒入青光中的剎那,木玉森的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作為生滅枯榮身的施展者,他自然清楚自己的生滅枯榮身有這什么樣的缺陷。

  雖然,這生滅枯榮身號稱能夠像銅墻鐵壁一般擋住所有的攻擊,但是大多數的武技,都有自己的破綻。這生滅枯榮身自然也不例外。

  只不過,這生滅枯榮身的破綻之所在,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看得出來的,更讓木家眾人放心的是,這生滅枯榮身的破綻,還是不斷轉換的。

  也就是說,當你覺得自己通過觀察,發現了這生滅枯榮身的破綻之所以在,準備進攻的時候,這個破綻,實際上已經轉換了位置。

  雖然是三品的強者,雖然這生滅枯榮身強大的很,但是當破綻被找到的時候,這生滅枯榮身就好似一層紙。

  被一捅就破的窗欞紙。

  而一旦飛刀沿著生滅枯榮身的破綻之所在,一下子射入破綻所在的位置,就算是木玉森,也要落得修為大減。

  雖然已經打定了主意,但是木玉森畢竟是木玉森,看到情形不對的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手掌猶如電光,朝著那飛刀重重的拍了過去。

  就在飛刀來到離木玉森半尺遠的剎那,木玉森的手掌,重重的排在了那飛刀上。

  雖然以誅龍刃鋒利無比,鄭鳴催動誅龍刃的力道,也超越了普通的八品強者,但是那誅龍刃在這一拍之下,還是無聲無息的朝著下方落去。

  拍飛了誅龍刃的木玉森,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如果說開始的時候,他只是要賭一口氣的話,那么現在,他感到的,卻是生與死的威脅。

  他不認為自己會敗給鄭鳴,但是剛才的情形,卻讓他的心唏噓不已。好在,自己不但拍飛了那飛刀,更讓自己平安無事。

  但是,在他的心中,這一刻卻開始將鄭鳴,當成一個自己必須嚴謹看待的人物。

  他凝眸朝著鄭鳴看去,他要好好的看一下這個少年英雄人物,他要將這個少年記在心中,他以后在面對這個少年的時候,絕對不能夠再出現任何的差錯。

  少年一身緊身的黑衣,帶著一絲飄然的站在大樹上,這一刻,他看向少年,覺得這少年竟然給自己一種驚艷的感覺。

  沒錯,就是驚艷,少年的臉雖然稱不上英俊,但是在這少年的身上,他卻感覺到了一種讓他都感到難以形容的力量。

  翩翩佳公子!

  對,就是這種感覺,如果說他以往對于翩翩佳公子幾個字,只是覺得好笑的話,那么現而今,他覺得眼前的這個人,真的特別的適合這五個字的評價。

  “你很不錯?!蹦居裆粗嶘Q,話語中帶著一絲感慨的道:“你這么一個年齡,能夠做到這一步,真的是相當的不錯?!?

  這句話,木玉森說的是由衷的,因為剛才鄭鳴那一刀,實在是讓他感到了莫大的威脅。

  雖然鄭鳴讓他們木家丟盡了顏面,但是他木玉森,卻不是一個愛胡說八道的人。

  可是,就在木玉森準備接著說下去的時候,他卻感到自己四周的環境一變。

  不,應該說,四周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斥著異樣。這種異樣,讓木玉森感到很不舒服。

  雖然他沒猜不出,為什么自己四周的木家子弟,為什么會用這種目光看向自己,但是他卻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所以,多年的經驗,讓他停下了準備說的話,然后用詢問的目光,朝著自不遠處的一個晚輩看去。

  那晚輩有點躲閃他的目光,這讓木玉森非常的不舒服,要知道以往,他關注哪一個晚輩,在木家而言,那就是一個天大的恩典,這小子竟然躲閃,實在是罪大惡極。

  就在木玉森心中想著等以后有時間,一定要教訓教訓這些晚輩的時候,他發現其晚輩的目光,也朝著一個方向看。

  這個方向,并不是他木玉森的身上,而是他木玉森身旁。

  自己的身旁,莫非出了什么事情?心中念頭閃動的木玉森,陡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他扭頭朝著自己身旁看去,就見那木金成的胸口處,插著一柄誅龍刃。

  第三柄誅龍刃,這是插在木金成身上的第三柄誅龍刃。

  看著那柄誅龍刃,這一刻木玉森的心在顫抖,他一下子明白了為什么所有晚輩看向自己的目光,會是那樣的詭異。

  自己輸了,在和鄭鳴的比斗中,自己輸了,自己不但輸了,而且輸的很慘。

  因為,自己作為一個宗師級的高手,竟然連自己輸了都不知道,這要是說出去的話,同樣是一個笑柄。

  他看著依舊一臉云淡風輕的鄭鳴,牙齒咬的緊緊的,他甚至能夠聽到,自己牙齒咬動的聲音。

  木家家主此時的臉上,也帶著一絲的黯然,他能夠理解木玉森此時的心情,可以說這一戰,已經讓木玉森所有的顏面都全部丟盡。

  對于這次的比斗,木家家主并不認為木玉森會輸,畢竟木玉森連木家的生滅枯榮身都施展了出來。

  一品強者破這種生滅枯榮身,那是理所應當,但是像鄭鳴這種還沒有進入七品的武者破了木家的生滅枯榮身,別說他不相信,就算是整個天下的人,都不會相信。

  但是從鄭鳴那一刀發出的時候,他就信了。雖然他不知道木玉森生滅枯榮身的破綻在何處,但是從鄭鳴的飛刀破開木玉森生滅枯榮身的時候,木家家主就已經明白了過來。

  “你贏了!”木玉森說話間,朝著鄭鳴重重的抱了一下拳,然后整個人就化成了一片狂風,消失的無影無蹤。

  無論是木家的武者,還是在外面觀看熱鬧的謝凌風等人,一個個都不敢相信的看著離去的木玉森,他們雖然已經在自己的腦海中,形成了鄭鳴獲勝的結果,但是這個結果,依舊是讓他們感到難以接受。

  三刀,一個三品的宗師,在鄭鳴這詭異的飛刀上吃了虧,如果將木玉森換成自己的話,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擋住鄭鳴的飛刀。

  謝凌風的答案,是自己可以,畢竟自己已經可以凝氣成罡,將自己全身護住,但是其他沒有達到四品的武者,眼中閃過的,都是不太自信的神色。

  “鄭鳴,你贏了,現在我木家和你的恩仇一了,就不送你了?!蹦炯壹抑鹘K于開口了,他說話間,一揮衣袖道:“諸位,我木家閉門謝客三日?!?

  鄭鳴一揮手,一股無形的勁氣,將三柄誅龍刃收到了鄭鳴的手中,雖然從死者的身上收取兵器不是太好,但是這種誅龍刃實在是太難得,鄭鳴可不舍得丟棄。

  隨著鄭鳴的離去,謝凌風等人,一個個都快速的離開,只是他們并沒有跟隨鄭鳴。

  而不少人的臉上,這一刻也充斥著凝重,因為鄭鳴的飛刀,讓他們感到了事情的嚴重。

  一個三品強者,都難以庇護自己家的晚輩,其他家族參加劍狩的晚輩,會是一個什么樣的下場。

  他們不敢動手殺鄭鳴,那就要日日夜夜的防范著鄭鳴來尋仇,這種百日防賊的事情,落在任何家族的身上,都給人一種難受至極的感覺。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