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與劍與法蘭西第590章 效忠

  “謹遵您的吩咐,先生。”帶著柔和的笑容,瑪麗輕巧地朝夏爾行了個禮。

  而夏爾卻并沒有因為她如此表現而感到心花怒放,他反而有些奇怪地看著她一眼。

  他發現她有意在回避剛才和芙蘭對峙的問題——沒錯,他剛才看得清清楚楚,兩個人就是在對峙,即使都有意在掩飾這一點。

  他感覺自己的這位助手,并不像口頭上所表現得那樣坦誠,肯定有什么秘密藏在心中沒有告訴自己。

  難道她們之間又吵架了?

  如果真吵架了也不奇怪,之前她們不是已經吵過了一次了嗎?芙蘭還將她的臉都給劃花了……還好她選擇了息事寧人,不然就惹出大亂子了。

  現在從她們的表現來看,這種爭執恐怕還是沒有結束,她們之間的嫌隙仍舊存在,而沒有重新和好。

  不過……既然她們兩個都沒有吐露的意思,他也不想尋根究底了,畢竟他也沒有興趣摻和到女孩子之間的爭吵當中。

  算了,誰不在心里有些秘密呢?

  “對了,我還有個事情要交代你一下。”他伸出手,將瑪麗扶了起來。

  “請盡管吩咐吧,先生。”

  “最近的時局很亂,整個國家都不太穩定。”他盯著瑪麗的臉,十分嚴肅地說,“尤其是在我結婚之前的這段時間,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你最好行事要當心一點……”

  雖然這句話貌似是在叮囑她要行事鄭重,但是瑪麗卻很快聽明白了夏爾的暗示。

  也就是說,在他結婚之后就會穩定下來了嗎?

  這是不是意味著,最近就要發生什么大事了?

  瑪麗心里頓時有些震動。

  是啊,該來的總會來的,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者們,在占了上風之后又怎么可能不去謀求一勞永逸地鏟除對手呢?

  “我明白了,先生,謝謝您。”瑪麗鄭重地看著他,表示自己聽明白了夏爾的暗示,“我衷心地希望,您能夠幫助總統擊敗一切對手,重新將國家從混亂當中拯救回來。”

  “我會的,謝謝。”夏爾笑著點了點頭,顯然對瑪麗如此精明感到十分高興,“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說也不方便做,多虧了有你幫忙……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瑪麗,過得不久,就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們了。我說過,我會酬報你的忠誠和勤勉的……而到了那個時候,你就會發現我絕對沒有騙過你。”

  夏爾以一種頗為隱晦的方式告訴了瑪麗,自己一黨準備趁著大好時機,在近期就發動一場擊倒所有反對派的政變。

  雖然他確實十分信任瑪麗,但是他仍舊不能將這個至為重要的信息透露給她,只能給一個比較寬泛的暗示。

  不過,盡管說得這么隱晦,他的語氣里仍舊帶上了一絲洋洋自得。

  “經過了這么些年的混亂之后,整個國家都已經厭倦了喋喋不休的爭吵了,它只想要安寧和繁榮。而只有總統,已經忠于總統的我們,才能夠將國家所需要的一切奉送給它,現在……是我們順應國民的呼聲,維護國家的穩定,鏟除一切妨害國家走上繁榮昌盛的害人蟲的時候了!沒有人在國民的共同愿望面前做出任何抵抗。”

  說著說著,夏爾的語氣不禁變得有些激昂起來——他確實想要跟人傾訴一下這種得意的感覺。

  這次的政變,正是在他的主導之下才得以準備的,甚至就連那些執行者也都是他精心挑選的,必定將是他一力主導的杰作。縱使無法對外人道,但是他仍舊想要跟可以信任的人傾訴一下自己心中的得意感。

  瑪麗一言不發,靜靜地聽著夏爾提前發布這種勝利宣言。

  雖然表面上十分平靜,但是她的內心卻有些心潮澎湃。

  這個年輕人,將杰出的才華和堅決果斷的行動力結合在了一起,正以無比的氣概,將要和自己的同黨一把這個國家的最高權力攬在懷里。

  她毫不懷疑,這個人能夠同他的同黨們一起贏得勝利,并且即將成為這個國家最有權力的人之一。而到時候,他肯定將會比現在更有權勢,更加聲勢烜赫——而忠于他、為他服務的自己,也必將得到自己希望得到的報酬,擁有自己夢寐以求的權勢,哪怕礙于身份只能默默無聞,也將能夠和那些驕傲自負的朋友們平起平坐。

  她暗自慶幸,自己給自己選對了恩主,哪怕付出了那么多代價,終歸還是值得的。

  “您說到哪里去了,先生?一直以來您都在給予我無私的幫助,我只恨自己才智和能力不足,沒辦法全部償還……”她再度躬下身來,臉上露出了那種喜悅與欣慰交織的笑容,“能夠為您的事業貢獻自己的力量,是我難以忘懷的榮幸。”

  “你總是能夠說出那些讓我高興極了的話……哈哈。”夏爾忍不住笑了起來。“希望你能夠按照自己所說的來做,我將一如既往地倚重你。”

  “我會的,先生……而且我會做的比您想象的還要多。”瑪麗低聲回答。“為了保衛您的地位,我會竭盡自己的全力,哪怕無法得到別人的感激。”

  您肯定不會相信,我為了保衛您的利益,在和什么人戰斗……帶著一種自得其樂的滿足感,和一種暗地里的嘲諷,瑪麗的嘴角微微上撇,湊出了一個略微古怪的笑容。

  “什么?”夏爾有些疑惑。

  “沒什么,我只是隨口一提而已。”瑪麗馬上截開了話題,以避免讓夏爾生疑,“我只是想要告訴您,對我來說,您所需要憂慮的事情,就是我所需要憂慮的事情,我將會竭盡自己并不足夠的才智,為您排憂解難……”

  “你們兩個好像聊得挺開心的啊……”正當這時,夏爾突然聽到了不遠處傳來的調侃聲,他回頭一看,發現自己的爺爺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看來他已經休息夠了,準備回房間休息去了吧。

  尷尬之下,他輕輕往后退了一步,以便重新拉開和瑪麗不知不覺當中縮小的距離。

  “哎喲,不用拘謹,年輕人,我不會對你們說三道四的。”也許是因為剛才和哥哥相談甚歡的緣故,特雷維爾侯爵看上去十分開心,連連朝夏爾他們擺手,“剛才你們在聊些什么呢?我看你們談得很愉快嘛?”

  在老人飽含深意的視線下,夏爾的尷尬不知不覺當中更加濃厚了。

  他看了看爺爺,又偏過視線來看了看瑪麗,突然覺得氣氛變得讓人有些不知如何應對。

  不正是在這位老人處心積慮的攛掇下,他才和瑪麗上了床嗎?

  “嗯……沒談什么……”他有些不安地回答,生怕爺爺此時又在鬧什么奇怪念頭,“我們只是聊了一些平常的話題而已,并沒有什么奇怪的。好了,時候也不早了,您先去休息吧,我也有些疲憊了……”

  “這么早就累了嗎?這可不好,我都忙了一天還沒覺得累呢……”老人的笑容變得更加古怪了,怎么看都像是在調侃,“年輕人,不應該精力更加旺盛一些嗎?德·萊奧朗小姐可不喜歡敷衍了事……”

  這些話在這種語境下,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夏爾的臉微微紅了,而瑪麗卻神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沒有聽出來一樣。

  剛剛還在夏洛特面前為自己的孫子打包票,轉頭就拿孫子開這種玩笑,您這樣真的好嗎?夏爾禁不住在心里發出了一些怨言。

  “好了,我正好有些事想要跟你們兩個說一下。”老人的神情重新變得嚴肅了起來,然后輕輕地做了個手勢,“來,先到我的臥室來。”

  兩個人順從了老人的安排,一起來到了他的臥室當中。

  “爺爺,您說吧,有什么事呢?”等老人坐定之后,夏爾連忙問了起來。

  “其實也沒什么,就是關于這位小姐的安排。”特雷維爾侯爵指了指瑪麗。“夏爾,你就要結婚了,你得為未來做一些安排——尤其是瑪麗。”

  夏爾這才醒悟了過來,原來他也和瑪麗一樣,擔心夏洛特嫁過來之后,對瑪麗的存在會感到不滿。

  “不……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剛才已經跟瑪麗說了,不管夏洛特對她的觀感如何,只要她繼續為我們家服務,我就不會拋開她。我不是一個會忘恩負義的人。”他連忙說。

  “這時候你當然可以凈說大話了,可是真要事到臨頭了可見難說了。”老侯爵搖了搖頭,顯然對夏爾的話有些懷疑,“你耳根子軟,搞不好如果夏洛特一力堅持的話你就會改變主意……”

  我在你眼里就這么怕老婆嗎?夏爾一陣氣急。

  不過也不敢跟自己的爺爺爭執。“那您打算怎么辦呢?”

  “事情很簡單,只要雇傭她的不是你,夏洛特就無話可說了。”老侯爵淡然回答,然后他轉頭看向瑪麗,“德·萊奧朗小姐,我將聘用您當我的私人秘書,全權協助我們一家的事務……您愿意接受我的請求嗎?薪水好說。”

  聽到了老人的話之后,瑪麗不禁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老人。

  這就是對我的報酬嗎?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這個老家伙冷酷無情,沒想到在關鍵時刻他居然如此通情理,居然能夠發覺自己心中所想,并且愿意給出一個解決辦法。

  “謝謝您,閣下。我十分愿意接受您的好意。我會用自己的全部能力和意志,回報您對我的恩情的。”她低下了頭來,再度向特雷維爾家族的又一位成員表達了自己的效忠。

  “我深信如此。”老人笑著點了點頭。“正式的形式我會在之后補齊的,總之從今天起您就是我們一家不可或缺的一員了,我希望您能夠以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諾言……”

  接著,他略有些疲憊地擠了擠眼睛,“好了,你們都去休息吧,這夜晚還很長,還可以做不少事呢!別陪著我這個老頭子浪費時間了……”

  夏爾知道爺爺口中的‘不少事’到底是什么,但是他不敢回應爺爺的這種調侃,只得朝他點了點頭,然后慢慢地退出了爺爺的臥室。

  而瑪麗也跟在他后面一起退了出來,她的神色輕松,看上去如釋重負。

  夏爾帶著滿懷的心事一步步地向自己的臥室走了過去,直到片刻之后,他才發現瑪麗竟然跟在自己的后來。

  “瑪麗,還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說嗎?”他奇怪地問。

  “遵照元帥閣下的命令,我不是得和您做一些愉快的事情嗎?”瑪麗平靜地看著夏爾,“難道您是希望去我的房間?那樣倒也可以……”

  “不,不,不用了!”夏爾一驚之下連忙搖頭,“您回去睡吧,我一個人休息下就可以了。”

  現在的他,還沒有從夏洛特給予的驚恐當中解脫出來,猶如驚弓之鳥,哪里還敢想這種事。

  “哈哈哈哈……”

  瑪麗突然嗤笑了起來,顯然她早就知道了夏爾會如此說,只是想要看看他窘迫的樣子而已。

  “那好吧,晚安,先生。如果什么時候改變了主意,記得隨時來叫我一聲……”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