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妖記第070章 合體吧赤赤

  亂了!亂了!全亂了!

  清晨的蘭若寺門前,因為赤姐兒的突然亂入,本應按常理出牌的大戰,突然就變成了秩序失控的大亂戰……

  那一邊,上百名赤袍煉氣士們,殺氣騰騰的催動烈焰飛劍,如同狂潮巨浪似的撞進蘭若寺,沸騰烈焰帶著灼熱高溫,隨著高溫呼嘯席卷,將周圍的墻壁房屋全都轟得碎裂。

  這一邊,東明山群妖和蘭若寺的女鬼妹子們,同樣氣勢洶洶的猛沖上去,彌漫的黑色妖氣沖天而起,化為遮天蔽日的妖云,迎面撞上呼嘯涌來的烈焰火海。

  不要慫!就是干!

  牛魔王怒吼咆哮著,惡狠狠一拳轟出,將一個紅臉煉氣士轟飛出去,結果還沒來得及轉過身,就被后面的幾道劍光惡狠狠斬落,頓時血肉飛濺踉蹌搖晃;

  木柳催動著蒼翠古樹元神,放出無數條靈蛇般的藤蔓,卷起幾個煉氣士惡狠狠砸落,旁邊的長須道人怒不可遏,直接抬手放出五六柄青光飛刀,將小半樹冠都絞得成了碎片;

  燕赤霞須發俱張揮舞五雷劍,在密集人群中橫沖直撞,每砍翻一個就仰天怒吼一聲,問題是這種做法太吸引仇恨值,剎那間周圍的煉氣士全都猛沖上來,刀光劍影連成一大片;

  呃,這種時候,只要保持微笑就可以了……

  一片亂戰中,許知乎很無語的蹲在角落里,護住身后的紫紫她們,五柄菜刀在四周呼嘯盤旋,只要看到有人接近就是一通亂斬,這還沒算上鍋鍋的趁亂偷襲……

  還別說,別管外面打成什么樣了,至少這個角落里還是很安全的,他甚至還有空笑瞇瞇的抬起頭,望著半空中已經打到咬牙切齒的那兩位——

  “妖孽,本尊今日,定要叫你魂飛魄散!”洶涌閃耀的青色雷光中,道德真君雙目通紅暴怒咆哮,滿頭銀發都在此刻瘋狂暴漲,如同無數條噴射閃電的猙獰蛟龍,惡狠狠的射出。

  “你誰???”赤姐兒顯然還沒搞清狀況,但這并不妨礙她翻翻白眼,直接冷哼一聲,從紅裙下拔出紅光閃耀的砍刀,如同紅色旋風似的席卷迎上去!

  轟的一聲,紅光閃耀的砍刀呼嘯斬落,重重撞上嘶鳴閃耀的閃電蛟龍,洶涌的空氣波紋如同狂潮巨浪,轟得周圍那些妖魔煉氣士齊齊倒飛出去!

  “噗!”赤姐兒微微噴出一口鮮血,無法控制的踉蹌后退幾步。

  “混賬!”對面的道德真君同樣滿臉蒼白,身軀搖晃后仰,卻又驟然咬牙切齒,惡狠狠的怒吼一聲——

  “結陣!五雷劍陣,破滅此妖!”

  怒吼聲未落,下方那百名赤袍煉氣士們手中的烈焰飛劍,突然如有感應似的轟鳴顫抖,緊接著齊齊脫手呼嘯飛出,爆發出整齊如蜂群的嗡嗡聲。

  剎那間,伴隨著道德真君的伸手一指,這些烈焰飛劍在虛空中一晃,驟然化為九道雷光閃耀的巨大劍輪,緊接著呼嘯一聲,朝著赤姐兒俯沖射去!

  “五雷九星劍陣?”赤姐兒吃了一驚,兩柄砍刀橫掃而過,硬生生轟飛了一道巨大劍輪。

  但幾乎在這同時,更多的雷光劍輪已經呼嘯而至,無數飛劍從劍輪中呼嘯刺出,如同密密麻麻的荊棘林,從四面八方每個角度嘶鳴射出!

  只有一雙手,哪里擋得住如此密集攻擊,赤姐兒手忙腳亂的連連后退,哪怕躲避得再及時,紅裙上也被劃出七八道裂痕,左肩上更是中了一劍鮮血直流。

  “你大爺的!”看到這一幕,蘭若寺里的豬剛烈他們頓時怒了,就要沖上來救援。

  “做夢!”紅發真人百忙中冷笑一聲,那些失去飛劍的煉氣士頓時如夢初醒,冷笑著拔出備用長劍,如同潮水似的迎上前來。

  轟鳴聲中,雙方猛烈撞在一處,犬牙交錯一片混戰,就算以燕赤霞和牛魔王的實力,哪怕在人群中橫沖直撞,卻還是被周圍那些煉氣士緊緊纏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半空中,赤姐兒被那九道劍輪攻擊得不斷后退。

  “姐姐!姐姐!”六個小蘿莉一起抬頭,看著半空中赤姐兒的危險局勢,忍不住眼淚汪汪。

  “好吧,看來要提早用那招了?”許知乎滿臉古怪的摸摸下巴,順手又拿出靈石在筆記本屏幕前晃了晃,“小倩,來……咦?”

  還沒說完呢,半空中的戰局,突然就一變!

  “混賬!”看著幾縷黑發被劍氣斬斷亂飛,剛剛驚險避過劍輪的赤姐兒,終于忍無可忍的杏目圓睜,“就以為只有你有劍輪么,倫家……夠了!”

  再度躲過一道劍輪,驟然翻滾后躍的東明山第一美人兒,頓時怒不可遏的長嘯一聲,直接化為一團赤光沖天而起——

  “妖法神通,七蛛齊聚,給我……合!”

  什么鬼,許知乎看得肅然起敬,忍不住回頭看看六個小蘿莉:“咳咳咳,紫紫啊,你們姐姐這招,難道就是提升到地元初階后的……我擦!”

  一眼看過去,許知乎頓時震驚了!

  就在這剎那間,六個小蘿莉突然齊齊驚呼騰空,迎風化為橙黃綠青藍紫六顆光球,直接朝著赤姐兒飛去……

  剎那間,六顆光球如同定位似的,接連轟鳴撞上赤姐兒!

  轟轟轟,轟轟轟,每一顆光球撞擊上去,赤姐兒的身軀就會多一分異變,或是軀體漸漸延伸長高,或是肩胛骨處又生出一條蔥白玉臂,或是下半身驟然化為蜘蛛形態……

  “什么鬼?”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牛魔王一拳轟飛旁邊的驚呆練氣士,看著還在異變融合的赤姐兒,牛眼都快要瞪出來了,“你哞的,赤赤這傻妞,到底是什么來歷?”

  好問題,許知乎一本正經的摸摸下巴:“呃,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只有兩種可能,第一,赤姐兒她們七個,是老爺爺用葫蘆種子種出來的,第二,其實她們有個霸天虎的親戚,叫大力神……”

  這么胡扯著,半空中的赤姐兒已經融合了六顆光球,剎那間洶涌澎湃的七彩光芒,從她身軀上驟然爆發出來,照耀得方圓數百丈內一片耀眼。

  等到眾人好不容易睜開眼睛,就看到蘭若寺上方,半人半蛛的赤姐兒化身為上古蜘蛛妖后,正瑰麗妖艷的盤踞在虛空中——

  披著紅袍的上半身,依舊是傾城傾國的美人兒,卻擁有著七張完全相同的面容,十四只鳳目同時睜開放出精光,緩緩巡視著四周;

  七雙纖細修長的潔白玉臂,如同靈蛇似的在空中輕柔揮舞,其中一對手臂握著兩柄砍刀,剩下六雙卻漫無目的的旋轉著,似乎在尋找合適的并兵器;

  柔軟到盈盈一握的腰肢下,本該是纖細長腿的位置,此刻卻轉化為銀白如雪的蜘蛛身軀,數十條鋒利如鐮刀的長腿,在寒風中閃耀著冰冷光芒,仿佛能將虛空也斬成兩段;

  怎么可能啊,這一刻,混戰的雙方全都驚愕抬起頭,看著七首十四臂蜘蛛妖身的赤姐兒,整個戰場上竟然鴉雀無聲。

  許知乎同樣肅然起敬,突然啪的一聲再度合上筆記本,倒是差點夾到剛探出頭來的小倩:“咳咳,好像那一招又可以晚點用了……”

  再看看虛空中,那位道德真君更是滿臉震驚,幾乎是下意識的后退幾步:“你,你,你這妖孽,究竟是……”

  你管我??!

  話音未落,適應了新形態的赤姐兒,早就已經杏目圓睜,如同赤色旋風似的席卷攻上去,兩柄砍刀舞得呼嘯作響,硬生生的擊飛了一道劍輪,數十條鋒利蛛腿齊齊揚起,如同修長鐮刀似的狠狠斬落!

  “就憑你?”道德真君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當即殺氣騰騰的伸手一指。

  九道雷光劍輪再度呼嘯射出,一道擋住兩柄砍刀,兩道架住蜘蛛鐮刀長腿,剩余六道帶著轟鳴雷電,圍繞著赤姐兒急速旋轉,只要找到可乘之機就順勢沖進去!

  “好像,還缺點什么?”許知乎在下面抬頭看著,突然拍拍額頭,隨手拿過旁邊的山地包,“唔,讓我找找看,我記得我前段時間剛修好了鼠標……赤赤,接著!”

  剎那間,五柄菜刀齊齊呼嘯騰空,還帶起山地包里的幾件日常用品,全都呼嘯一聲朝著赤姐兒飛射過去。

  沒問題,赤姐兒很輕松的伸手一撈,等到擊退劍輪再度轉過身來,十四條玉臂中已經全都握著各種兵器法器,可以說是武裝到了牙齒——

  赤光閃耀的兩柄砍刀、堅韌如靈蛇的蛛絲長鞭、五柄殺氣騰騰的菜刀、能當捆仙索用的鼠標線、暴力梨花針附體的機械鍵盤……甚至還有一面光芒閃耀的化妝鏡,被最后那對玉臂高舉著,居高臨下的射出耀眼強光!

  好吧,這搭配的畫風是不是很奇怪?

  道德真君不由得愕然無語,尤其是看著那些聞所未聞的古怪法器,忍不住毛骨悚然,幾乎是下意識的召回九道劍輪擋在身前:“混賬,你這妖孽,以為手多就能……”

  能你個頭!

  話音未落,赤姐兒早就冷哼一聲,十四條玉臂齊齊呼嘯旋轉,揮舞著那些奇形怪狀的兵器法器,化為一團赤色颶風席卷沖上來——

  剎那間,高高舉起的化妝鏡迎風一晃,頓時放出耀眼金光,照得道德真君閉目后退;

  緊接著,機械鍵盤呼嘯震動,無數按鍵如同暴風驟雨呼嘯射出,轟得九道劍輪全都四散開來;

  下一刻,金光閃耀的鼠標繩騰空而起,還沒等道德真君反應過來,就已經將他五花大綁的困在虛空中;

  抓著這一瞬間的機會,銀白色的蛛絲長鞭呼嘯射出,硬生生破開法袍護體青光,轟鳴砸在道德真君胸前,打得他肋骨折斷七竅生煙;

  再然后,就看到五柄菜刀旋轉如風,殺氣騰騰一通亂斬,血肉飛濺中,兩柄砍刀終于帶著閃耀赤光,惡狠狠的橫掃而過,重重拍在對面面門上;

  于是乎,就在眾人的震驚視線中,可憐的道德真君居然根本來不及還手,就被砍得遍體鱗傷慘呼連連,緊接著又被重重一腳踹中小腹,無法控制的倒飛出去……

  一氣呵成,行云流水!

  這一刻,整個蘭若寺中鴉雀無聲,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抬起頭,望著半空中還在耀武揚威張牙舞爪的東明山第一美人兒……呃,也許從今以后,應該改成東明山第一美人兒兼第一打手了?

  “混賬!你們還在等什么?”道德真君被攻得氣急敗壞,倉促間催動九道劍輪護體,又朝著下方怒吼咆哮。

  好不容易反應過來,噤若寒蟬的上百名赤袍煉氣士,慌忙就要御劍騰空救援,但問題是牛魔王和東明山群妖怎么可能放過,早就獰笑一聲齊齊兇惡撲上去。

  “不用攔著,就讓他們來!”赤姐兒十四條玉臂齊齊亂斬,轟得道德真君狼狽后退,居然還在那氣勢洶洶的挑釁,“來來來,來一個,倫家砍一個,來兩個,倫家砍……咦?”

  話音未落,再度被轟中身軀的道德真君,竟然如同負傷似的俯沖墜落下來,重重砸在混戰的蘭若寺中。

  “真君大人?”周圍的赤袍煉氣士吃了一驚,慌忙搶上來救援。

  但就在這剎那間,盤旋在上空的一道雷光劍輪,竟然毫無征兆的呼嘯射來!

  根本沒有防備,幾個沖上來救援的赤袍煉氣士猝不及防,頓時被惡狠狠的攔腰斬斷,身軀四分五裂,鮮血如同噴泉似的沖天而起!

  這一刻,在后面那些赤袍煉氣士的驚駭目光中,滿臉扭曲的道德真君猛然躍起,迎著上空俯沖下來的赤姐兒,雙目通紅猙獰長嘯——

  “蠢貨,便讓你見識一下,本尊真正的……劍輪邪魔!”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