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上海1909第763章 繳械

  在付出了近千騎的傷亡之后,美國將領卡萊明不得不頹廢地下令部隊撤離,然后此時撤離卻太遲了,華軍第七軍團第88軍派出的一個摩托化步兵團已經向卡萊明的部隊追了上來。

  卡萊明沒想到華軍部隊來得這么快,卡萊明不得不讓部下給他這個軍的主力部隊發報,讓主力部隊派一支軍隊過來增援,然而主力部隊卻回電告訴他,主力部隊此時也被華軍兩個師死死的咬住了,就像一張牛皮糖一樣甩都甩不掉。

  得知這種情況后,卡萊明不得不下令主力部隊不要與阻攔的華軍兩個師多做糾纏,立即迅速北上,兩支部隊北方某地匯合。

  一個追一個逃,卡萊明帶來的是騎兵部隊,不過此時卻只有五百多騎兵,一個騎兵旅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實力,可這個騎兵部隊的行軍速度依然比不上后面追擊的華軍摩托化步兵團,后部很快被追上,雙方當即發生戰斗,美軍損失逐漸增加。

  逃了一天之后,卡萊明和剩下的三百多騎兵人困馬乏,所有的戰馬都跑得倒斃在地上,而騎士們也失去了代步的馬匹,很快被追上來的華軍摩托化步兵團包圍,卡萊明和剩下三百騎士全部被俘虜。

  在卡萊明等人被俘的不到兩天時間內,他的主力部隊也被趕過來的88軍分割包圍,沒有卡萊明的指揮下,他這個軍很快崩潰,所有軍官和士兵都丟下武器投降了,在這種情況下,誰都明白反抗是徒勞的,反抗只能是找死。

  而此時第七軍團的第15軍和26軍還在繼續向被追擊,也追上了正在向北方逃跑的潘興部隊,與潘興部隊的后隊進行了交火,潘興部隊也因此開始大范圍的潰散和投降。一支軍隊沒有后勤補給,而且還被追擊,回國的時間遙遙無期,在這種情況下,美軍部隊很多人已經沒有信心,其實很多人都知道,他們之所以被華軍部隊圍剿是因為他們在沒有盟軍統帥部的命令下就擅自撤離了,盟軍統帥部必然要對他們進行制裁。

  潘興部隊被追上之后帶來了連鎖反應,美軍部隊一個團、一個師開始繳械投降,當潘興帶著剩下的十萬人抵擋波蘭北部的海邊尋找船只時,卻發現波蘭北部并沒有大型港口,想要找到足夠的大型船只基本上不可能,如果要找能夠遠渡重洋的大型船只只能計入德國境內抵達德國的港口,潘興又不得不率部向西移動前往德國,不過此時他們已經來不及了,華軍兩個師早已經擋在了他們的前面。

  加里寧格,這是一座位于波蘭北部海邊城市,潘興帶著剩下的十萬美軍部隊進駐了這里,當地波蘭當局連個屁都沒敢放。

  美軍將領們全部疲憊的聚集在這里,潘興看著一個個十分狼狽的部下們,“情況越來越糟糕了,通往德國境內的方向有兩個華軍步兵師,以我軍現在的戰斗力,想要在后面的華軍部隊追上來之前突破前方的阻攔已經不可能了,我們現在應該怎么做?”

  一個師長毫不客氣地說:“怎么做?潘興將軍,到了現在,你還在怎么回國嗎?一開始你就錯了,不應該下令從拉脫維亞前線撤離,我們的指揮權已經轉移到盟軍最高統帥部了,這是總統都簽署過的協議,現在國內卻又下令讓我們撤回,他們這是要害死我們,而你這個最高指揮官卻從來沒有為我們下面這些軍官和士兵們想過,你只知道你是威爾遜提拔起來的,你要效忠他,你要服從他,你知不知道,我們是美國的軍隊,而不是威爾遜的,你的錯誤決定已經把我們全部帶進了火坑里,你難道到現在還不明白嗎?”

  參謀長連忙阻止他繼續說下去:“懷特,別亂說,現在不是我們內訌的時候,我們只有達成共識才能解決現在的麻煩!”

  懷特不顧參謀長的勸阻,站起來大聲道:“不是我要內訌,我不想再折騰下去了,這樣下去,我們全部都得死在逃跑的路上,我不想死,我還想活著回美國,他的什么狗屁軍令,我再也不想聽了,也不會執行了,我現在帶著我的27師向華軍投降!”

  “砰——”

  一聲槍響過后,懷特轉身看著潘興,然后直挺挺倒在了地上,而潘興手上的手槍槍口正冒著青煙。

  看著倒在地上懷特,除了參謀長之外,其他所有軍長和師長全部站起來對潘興充滿了戒備,還有好幾個師長掏出手槍對準了潘興。

  潘興在美軍中的資歷和威信就不足,他是被威爾遜拔苗助長起來的,以前是直接越過了校官提拔成準將,后來又被提拔成少將和中將,而且在法國的時候,卻因為他的錯誤而葬送了七十萬美軍,雖然他被一擼到底,但是很快又被重新提拔起來了,這本身就讓軍方很多人不滿,剛才懷特的死,直接地觸怒了這些軍長師長們。

  參謀長大驚失色,連忙站起來阻止:“干什么,干什么?你們想干什么?用槍對著長官,你們想反叛嗎?”

  一個叫尼克的師長冷笑道:“反叛?難道我們沒有命令就擅自撤退不是反叛嗎?現在我們已經被認定是叛軍了,就算我們能夠進入德國境內、進入法國境內,你以為我們就真的能夠回到美國嗎?法國人會讓我們順利的登船回美國?你以為盟軍統帥部是吃干飯的嗎?法國人敢放我們過去嗎?”

  潘興陰沉著臉,手上的手槍這時也不知覺的放了下來,他這個時候也不敢用槍對著這些軍長師長們了,一旦再響槍,也許他就會成為下一個倒下的人,他看著這些眼神不善的軍長師長們沉聲道:“你們想怎么樣?”

  尼克冷冷道:“我們想怎么樣,難道長官不知道嗎?現在這種情況,難道我們除了繳械投降之外,還有別的出路嗎?除非你想帶著我們所有人往死路上走?我可告訴你,我還不想死,如果你想讓我死,我就向讓你死!”

  “對,再逃也逃不掉,不如繳械投降,再也不用拼命逃跑了,華軍總不能把我們殺了吧?到時候肯定會放我們回去的?!?

  “不錯,現在唯一的生路就是繳械投降!”

  軍長師長們一個個表達自己的想法和立場,現在的情況幾乎是一邊倒,除了參謀長之外,沒有任何一下軍長和師長支持潘興。

  布拉格,第七軍團司令部。

  作戰參謀小張向柳成龍匯報:“將軍,潘興他們投降了!”

  “投降了?都投降了?”柳成龍有些意外。

  “對,都投降了!”

  柳成龍皺眉道:“這不符合潘興的性格啊,他怎么會投降呢?”

  小張笑道:“將軍您不知道,潘興當然是不會投降,但是他卻指揮不動軍隊了,他手下的將領將他控制起來了,強迫他率部投降的?!?

  柳成龍聞言笑道:“原來是這樣!好,好,馬上給蔡將軍張將軍和蔡將軍發電報報捷?!?

  “是,將軍!”小張連忙答應,又道:“前方發來電報詢問對于那些投降的美國人如何處理?”

  柳成龍想了想對小張道:“暫時將他們集中看管,將軍官和士兵們隔離開來,另外向蔡將軍發去電報,詢問對于潘興等高級將領該如何處置?”

  “是!”

  沒過多久,小張又來匯報:“將軍,盟軍統帥部發來電報指示,將潘興關押起來,將其他將軍級別的美軍將領押送華沙?!?

  柳成龍當即叫來自己的副官,讓副官親自去辦這件事情。

  華國京城,總統府。

  蕭震雷接到了蔣百里打來的電話,“大總統,蔡鍔從華沙發來電報,潘興的十幾萬美軍已經全部繳械投降了,他發來電報請示對待那十幾萬美軍和潘興等人如何處理?”

  蕭震雷聽了后問道:“他是什么意見?”

  蔣百里在電話中說:“蔡鍔建議從剩下的美軍高級將領中任命一個人做指揮官,對那十幾萬美軍進行重新整訓之后再送上前線,盟軍統帥部總不能白養著他們!”

  蕭震雷思索片刻后問道:“你怎么看?”

  蔣百里說:“我認為蔡鍔的建議倒是可行,只是要如何讓那十幾萬人心甘情愿的再走上戰場倒是一件麻煩事情?!?

  蕭震雷道:“他們不是還有使命沒有完成嗎?沒有完成使命就想著回去,雖然撤離的事情跟士兵和軍官們沒有關系,是潘興下的命令,但是如果他們想回去就必須要打完這場仗再走,你跟蔡鍔說,讓他告訴美軍將領們,打完仗,我們就安排船只送他們回美國?!?

  “明白!”

  美軍將領們對于蔡鍔要求他們將部隊重新整訓后再帶上戰場蘇俄人打仗的事情極為驚訝,美軍將領們心想難道蔡鍔就不怕他們再次逃跑?蔡鍔卻告訴他們,這次將會有一個軍的華軍駐扎在美軍附近,隨時監督他們,等這場戰爭打完了再送他們回美國,美軍將領們也知道現在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答應蔡鍔的要求,咬牙上戰場跟蘇俄人拼命。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