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第809章 高樓一語話江湖

  長風去了,南妖去了,十絕淵去了,奇云宗也去了。

  葉天可以考慮也去。

  那個酒樓老板胖胖的身子出現在他的面前,一臉獻媚地看著他:“公子,可是還要用些酒菜?”

  葉天輕輕一個轉身:“不用!”

  手落在齊瑤的肩頭就準備離開。

  “天色已晚,公子不如在這酒樓中暫住一宿!”老板道:“城外風云變化,也未知明日會不會真正放晴,公子爺出門在外,不如還是安頓下來再作下步安排!”

  葉天與齊瑤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異樣。

  城外風云變幻,未知明日會不會真正放晴。

  這話初聽是正常的,是一個面對世俗人說的話,但面對修行人說這話顯然是外行,修行人還在乎風云變幻?還在乎是晴是雨?

  不!老板的意思很簡單,他說的真實含義是:十絕淵雖然宣布撤兵,但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最理想的辦法是先安頓下來,搞清楚城外的狀況再作下一步決定。

  是啊,這是真正理性的做法!

  十絕淵,江湖傳言中乃是百折不回的代表,他們真的就此放棄?盲目出城,會不會遇到意想不到的危機?有些事情有無必要先理順再說?

  顯然是有必要!

  葉天緩緩回頭:“很好,先住一晚!”

  老板喜笑顏開:“一間房三千金,敢問公子與小姐要幾間?”

  好貴的房!

  葉天手一抬,掌中是一個小包裹:“一間!”

  一間?這話一出,齊瑤的臉蛋立刻變得血紅,雖然酒店里有限的幾個人根本沒關注這一點,但她依然臉紅如霞。

  以至于在上樓的時候,她頭都不敢抬,直接三步并作兩步朝上躥。

  下方一片狼藉,而在七樓,卻依然是平靜安詳,干凈整潔。

  一個小二的將一扇門推開,轉身就走。

  門在身后關上,齊瑤依然臉紅心跳,不能自已。

  耳邊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別誤會,我有預感城中不會太平安,我不希望明天早上看不到你的人!僅此而已!”

  齊瑤心里不知道是放松還是失望。

  一男一女住一間房,就算是酒店外面討飯的老頭恐怕都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她自己一開始似乎也想歪了,但現在他告訴她,這里面沒有花邊故事,只有戰斗意識,城里不會太平安,十絕淵或許依然有后續,他必須保證她的安全,僅此而已!

  好吧,一個大姑娘老去糾結一男一女在房間里該干嘛好象有點不大對頭,齊瑤收拾臉上的異樣,收拾心頭的異樣,拿起旁邊茶壺就倒茶,一杯茶遞到葉天手上,葉天接過,站在窗前,遙望遠方。

  他的表情看似平靜,他看著遠方也似乎只在欣賞夕陽,但齊瑤當然知道他不可能是在看夕陽,他在理順所有的事情,剛剛十絕淵最高首領對峙,剛剛出現一個巨大的轉折,剛剛將凌波四杰中的兩杰直接踩入泥巴下,他有太多的東西需要理順。

  她不會打擾他!

  他的聲音突然傳來:“大沙漠還是很美的,縱然地上黃沙一片,毫無生機,但天邊的夕陽如此寧靜,如此美麗多姿,卻是繁華都市看不到的。”

  齊瑤大吃一驚:“你真的在看夕陽?”

  “是啊,你以為我在看什么?”

  齊瑤輕輕搖頭:“我一直以為你在分析敵情,害我連茶都不敢喝,大氣都不敢出!你居然真的那么悠閑。”

  “悠閑不好嗎?悠閑不應該嗎?”葉天笑了:“神經這玩意兒啊,有時候就象是彈簧,長期不用會生銹,每時每刻都崩著吧,也會喪失彈性,就得有張有馳。過來,瞧瞧這廣闊天地!”

  齊瑤真的過來了,跟他并肩站在高樓之上,仰望遠方。

  “看到了什么?”耳邊傳來他的聲音。

  “浮云亂卷,有紅的象血,有灰的象陰謀。”

  葉天輕輕搖頭:“我就納了悶了,你一個女孩子家,心里哪有那么多的陰暗面?繼續看!”

  繼續看!

  “現在呢?”

  齊瑤說:“現在天快黑了,馬上就會陷入無邊的黑暗。”

  “你為什么不想一想,黎明馬上就會到來?不管天地間黑暗有多少,太陽一出,所有的黑暗都不再存在,只剩下遍地陽光!”

  “就算有遍地的陽光,很快又會迎來無邊的黑暗。”

  “很有哲理啊,小妞!”葉天道:“這是一個樂觀者與悲觀者的視角問題。在我看來,天下間總會有陽光,在你看來,天地間總會有黑暗,我真不知道你在成長歷程中,你媽是不是天天將你按著揍,才揍出這般悲觀心態。”

  “你亂說,我媽對我可好了,我……我在二十歲之前就不知道什么叫悲什么叫擔心。”

  葉天盯著她好吃驚:“那意思很明白了,你是在二十歲至八十歲的歷程中經歷過很多東西,半個甲子的折磨啊……”

  哐,一只腳踩在葉天腳背上,齊瑤一跳三丈高:“你……你氣我,誰誰八十歲啊?我就二十歲。”

  葉天笑了。

  齊瑤瞪了他好半天:“你有意的,有意套人家的年紀,一個三百七十一歲半的老前輩,跟小女孩玩這種游戲,有意思嗎你?”

  “三百七十一歲半?”葉天很吃驚:“為什么這么精確?”

  “萬胖子說的!”齊瑤睜大眼睛:“象你這樣的老前輩,不喜歡人家透露你的信息?”

  葉天也瞪著她。不表態。

  齊瑤嘆道:“萬胖子還說了你很多過往事跡,我覺得他對你有偏見。我很為你不平。”

  “哦?說了點什么?”葉天很有興趣。

  “他說你誘騙張家大嬸,李家二奶奶,孫家大姨媽,他憤憤不平地說你很變態,其實在我看來這真的很正常。”

  葉天開始磨牙:“你覺得正常?”

  “那是!你老人家都三百七十一歲半了,那些個大媽大嬸大姨媽之類的說什么也過不了百歲,對你而言嫩得象小嫩苗,哎,你誘騙她們的時候,是不是也有世俗人誘騙小姑娘的感受?”

  “是啊是啊!”葉天道:“對于我這個三百七十一歲半的老人家而言,天下的女人都嫩著呢,我既然連大嬸大姨媽都不放過,你這朵更嫩的小嫩苗為什么敢跟我在一塊?”

  “什么叫敢?完全是沒辦法的事!”齊瑤搖頭嘆息:“命苦唄。”

  談話談不下去了!

  但齊瑤談話的興趣上來了:“哎,老前輩,問你個話兒唄。”

  “……”

  “在你漫長的過往歷史中,最難忘的事兒是什么?”

  “……”

  “你真會保養,看起來也就二三十,你的子女們肯定功力比不了你,看起來也肯定比你更老,你跟他們站一塊兒,他們還口口聲聲叫你祖宗,是不是真的很滑稽?”

  “受不了了!”葉天道:“我要活剝了萬胖子!你再叫我老前輩,我將你從這樓上直接丟下去。”

  “怎么啊?你怎么不高興了啊?你們老前輩的世界我們年輕人真的不懂,有話好好說不行啊?”

  “本人葉天,年僅二十七歲,嗯……二十七歲半好了!”葉天盯著她的眼睛:“小妞兒你成功地激出了我的真實年齡,叫哥我是允許的,叫叔我就敲你的腦袋知道嗎你!”

  “叔,你怎么能這樣?”齊瑤大叫。

  哐!一爆栗直接打在她的額頭,齊瑤立刻躲避,笑得象什么似的。

  酒樓上的氣氛總算正常了。

  齊瑤好開心,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這么開心。

  兩個年輕人在一塊兒,很多事情就很好說了。

  “哎,問你個正經的行不?”

  敢情開始說的都不正經。

  “只要不在年齡上死揪,隨便問。”

  齊瑤點頭:“嗯,一般的叔叔級人物都很忌諱年紀問題,這叫老人才怕老不是嗎?嗯……不問你這個傷心的話題,問你得意的!”

  葉天直接無語。

  齊瑤道:“你跟那個藍面妖怪打賭,真的沒有圖謀嗎?”

  “怎么可能叫沒有圖謀?”葉天道:“那是相當大的圖謀,簡單地講,叫一箭三雕……噫,你做什么?”

  在他開講之時,齊瑤起身了,拿了個小凳子自己坐上了,手托腮幫望著他,跟一個小學生類似。

  “我聽講!”齊瑤道:“認真地聽講,你說啊。”

  葉天啼笑皆非:“主要有三個圖謀,第一個……”

  齊瑤舉手:“第一個叫借刀殺人!你看不慣南妖這混蛋的作派,就讓藍顏將他宰了!這是主要原因,否則,天下能賭的東西那么多,你干嘛非得拿這個賭?”

  葉天伸出大拇指:“很聰明嘛!”

  齊瑤很得意:“這計策啊才是真聰明,最聰明的地方在于一點,南妖后面有強大的勢力,妖宗不是一般人能夠惹的,你眼前麻煩夠多了,沒必要再招惹妖宗,讓別人殺也沒人能殺,讓藍顏殺一是殺得掉,二是還讓妖宗干瞪眼,要是將兩大惡勢力弄得火并,這樂子就真的大了,江湖人會一齊伸出大拇指,感謝你為江湖紛爭提供了一條很牛的解決辦法。”

  葉天目瞪口呆。

  “說呀,第二是什么?”

  “我還說什么呀說?你搬張小凳子象一個學生坐在面前,但一開口就是洞悉全盤,不僅第一個圖謀說得清楚明白,第二個圖謀也都說完了,我看你小妞兒是存心展示智慧是吧?”葉天嘆道:“好了,我也坐下吧!”手一抬,旁邊另一只小凳子飛到他屁股下,他一屁股坐下,跟齊瑤同樣高低。

  齊瑤哧地一笑:“還有第三個,這第三個圖謀我可看不出來,我還是學生!”

  她一滑就坐到了地板上:“嗯,現在我真當學生!”

  “第三個圖謀其實也不是圖謀,我就想看看所謂三足城禁止殺戮是不是真的禁止,佛法防護到底是怎么個防護。”

  “結果出來了!你的結論是什么?”齊瑤目光閃爍。

  “結局當然是狗屁!”葉天道:“所謂禁殺根本是因人而異,所謂規則根本是站在頂層之人制定的規則,他們制定規定,而自己卻在規則的游戲之外。”

  南妖可以殺人,藍顏也可以殺人,這就足以說明這一點。

  齊瑤道:“未必!”

  “未必?”葉天皺眉。

  “佛法之神通,無人能夠預知,因果報應屢屢成為佛法的延伸與演繹。”齊瑤道:“南妖在城中殺人,轉眼間身首異處,藍顏城中殺人,轉眼間也被人殺,我相信天下間很快就會有傳說,一代天驕南妖,絕世強人藍顏同樣沒有逃脫佛法的因果,他們的隕落,會有無數人將其歸集于一點,就是因為他們突破了三足城的禁殺之規。所以,三足城的禁殺之規,不僅不會成為笑談,還會上升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葉天心頭大震!

  是這樣嗎?他自己內心都開始懷疑。

  南妖是他設計殺掉的,藍顏是他親手殺的,這件事情原本是他掌控之中的事,但聽齊瑤這么一說,他突然感覺到一絲詭異。

  他親手設計的事情居然與三足城的禁殺之規絲絲合拍,每一個結果看似是他掌控,卻可以用佛法因果來清晰解釋。

  難道在這塊神奇的天地里,真的存在一種無形的力量?

  冥冥中左右著結局?

  南妖殺掉無辜之人,所以南妖被藍顏殺掉,藍顏殺掉南妖,所以才導致了他自身的隕落,藍顏是葉天殺的,他同樣突破了三足城的佛法防護,他會有報應嗎?

  這也許是齊瑤要告訴他的最真的東西。

  齊瑤目光抬起,她的眼睛很亮。

  葉天的眼睛也很亮,他一屁股直接坐在地板上,在黑暗中看著齊瑤:“你能提出這個問題,我已不能坐著小板凳跟你說話,咱們都坐地板。”

  這是態度!

  表明他對齊瑤所說之事的重視。

  但這也是一種豪放的表示,表示他對未來的事情并不怎么擔憂。

  “你真的不擔心?”齊瑤道。

  “你就是因為這個,才讓自己的心情變得悲觀?”這是葉天的問題,兩人都是問,都沒有答。

  “是!”齊瑤道:“我不希望一個正義之神,一個讓世間充滿陽光的神,卻因為在三足城中犯了一個規,而被打入十八層地獄!”

  “別擔心!”葉天道:“如果真有佛,當能辯是非,一切規則都只是枝節,核心規則乃是正義!”

  “是!”齊瑤道:“南妖之死,藍顏之死,都只因為一點,他們該死!而葉天,在佛法普照之地,怒殺藍顏,只是正義的代言,是佛之手足,不是對佛法之對抗!”

  她的聲音平靜而有張力,似乎是說給黑暗中某個人聽的。

  這里的黑暗中沒有外人,或許在她的心頭卻有一尊佛!

  那好吧,就算是說給佛聽的。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