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書第一章 神書世界

  清風怡人醉,壯志卻未酬。

  大京,一座巨大的府宅之中。

  林毅腳踏虛空,仰望滿天星辰,雙手負于身后,一身淡青色長衫迎著夜風咧咧作響,口里輕輕發出一聲嘆息,滿目盡是憂愁。

  回首往事,來到這個莫名的世界都已經快一個月了……

  ……

  “大小姐回府,迎!”

  高昂的聲音自遠處傳了過來,正踩著梯子站在屋頂上的林毅身形一顫,差點被這一聲莊嚴的開道聲嚇得直接一腳踩空。

  靠,這么快就回來了?不是說從這里到滄州最少要有三天的路程嗎?這才過了不到兩天半啊……

  林毅不敢怠慢,飛快的從梯子上爬了下來。

  作為大京沈府的一名低等下人,他必須要趕緊去開門,這可不是扣不扣工錢的事情,而是關系著殺不殺頭的大事。

  低等下人?

  在這個世界,毫無人權!

  落地無聲,林毅是做不到的,那只有沈府內那些護院們才能做到,甚至,林毅還親眼看到一個沈府內最低等的護院,直接一記掌刀,劈開一塊凳子大的青巖巨石。

  恐怖的戰斗力和林毅原來生存的地球,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所以,林毅從梯子上跳落地面的時候也是發出“嘭”的一聲悶響,然后,便屁顛屁顛的跑向沈府大門。

  “門——開——”林毅扯著嗓子大聲的吆喝著。

  隨著林毅的吆喝聲,沈府巨大的朱紅色大門也是緩緩打開。

  “嘶~”

  一頭鬢發如針渾身長滿了火紅色鱗甲,額角有著一個螺旋尖角的四足妖獸當先踏入大門,怒目圓睜,一聲低吼,周邊空氣在一瞬間也是散發出一股火熱氣息。

  而在妖獸的背上,則端坐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

  少女眉目如畫,粉嫩的小嘴微微上揚,一臉的倨傲,上身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絨毛盔甲,下面套一件雪白色獸皮短裙,腳下踩著一雙深紅色繡著金線的云靴,手上則揮舞著一根升騰著紫色火焰,看不出材質的長鞭。

  “恭迎二小姐!”林毅立即附合在一群低等下人的人群之中大聲的喊著。

  “哼,你們這些家伙有沒有趁本小姐不在的時候偷懶不干活??!”少女的口里發出如同夜鶯般輕脆的聲音。

  “小的們不敢!”幾個膽小的低等下人頓時被這一聲喝斥嚇得直接匍匐在地。

  林毅沒跪,他是講誠信的,偷懶就偷懶,沒必要否認,當然了,主動站出來坦誠,那也是不可能的,因為,那不是講誠信,是腦袋被驢踢。

  “諒你們也沒這膽!”看著趴倒在地的幾個低等下人,二小姐仰起頭來,對自己的威信表示很滿意。

  “飛雪,不準胡鬧,還不快從魯院頭的獨角烈焰獅上下來!”一個溫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緊接著,一個由八名巨漢抬起的散發著奪目金光的大轎也緩緩穿過大門被抬了進來。

  這金色大轎通體由不知名金屬打造,整個轎身密密麻麻的刻滿了復雜的圖形,林毅知道,這正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力量“神文”。

  據說,這神文可是上古傳承下來的文明遺跡,有著奪天造物的強大能力,每一個字都可與天相接,與地相契,引動天地之力。

  以神文著書,刻滿金色大轎,引天地之力灌注其中,這金色大轎的防御能力,可想而知。

  可惜,林毅是看不懂的。

  轎門自內而開,一個穿著一套冰藍色碎花長裙,有著一頭如絲的烏黑長發,臉上蒙著黑色面紗的女子輕移蓮步,緩緩從大轎中走出。

  皎月印照下,修長的身形隨著月光拉出一條玲瓏的曲線。

  雖然因為面紗的原因看不到女子的面容,但這并不影響女子傾國的氣質。

  大京名門,沈府大小姐,沈若冰,無疑是整個大京乃至于整個大楚王朝的焦點人物。

  十九歲的她便執掌偌大的沈府,更有傳言,擁有著絕世之資的她,用俯瞰天下的美和冷若冰霜的性格,以及無上的財富,侵略性的占據著大楚王朝內一個個名門世子的內心。

  但是,卻至今未嫁!

  可惜,林毅現在卻是低著頭哼哼哈哈的搓著手。絕世之姿?沒有見過誰知道呢?更何況這女人就算是絕美,可這性子也太冷了吧?

  不行了,我得搓搓,要是給冷出個凍瘡出來就不太好了。

  “姐姐……”聽到沈若冰的話,沈飛雪原本飛揚的氣勢,在一瞬間便降到了低谷。

  “大小姐,沒事兒的,二小姐喜歡就多騎騎,有我在旁邊看著,出不了什么事!”一個穿著一套黑鐵盔甲,滿臉扎須的魁梧漢子飛快的跑到轎前,一臉的恭敬。

  “你們啊,就是太寵她了,以她現在的實力哪有可能降得住這頭獨角烈焰獅啊?!鄙蛉舯p輕嘆息一聲,不再說話,徑直向著院內行去。

  “誰說我降不??!我明天還要去參加神文考試呢,等我寫成‘神書’,看你們還敢小瞧我!哼……看什么看,你們有誰不服!”

  “小的們不敢!”

  雖然眾低等下人們都知道,面前這位沈家二小姐喊著要參加神文考試都喊了不知道多久了,卻從來沒有一次通過,別說神書了,就算‘靈書’……您也沒寫出來啊,但是卻沒有人敢表現出哪怕一絲的不信任。

  除了講城信的林毅,但這也實在怪不得他,畢竟,來了沈府一個月,就聽這位沈家二小姐喊了一個月……

  “林毅,你過來,你那是什么眼神?”

  “二小姐,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我這可是明亮清徹的眼神!”林毅覺得他已經盡量將身形藏到了人群之中,但還是被居高臨下的二小姐一眼看到,閃亮亮的被直接點了名。

  “噗嗤~”沈飛雪頓時被林毅給逗樂了,紅潤的臉蛋飛起兩朵粉紅的云霞,有種三月桃花的嬌美。

  這個世界的空氣實在太好了,一方水土一方人,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這個世界的女人皮膚都特別的好,水嫩無比,身材也俱是上上之佳。

  不過,林毅卻是直接略過,去掉沈飛雪的性格不談,就這年紀,著實還需要再養一養。

  “好你個低等下人,居然還敢狡辯,本小姐罰你去買玄石粉沫,最好的那種,要是買到次品,你看本小姐不一鞭子抽死你!”沈飛雪笑完之后也是板起臉,一揚手中長鞭。

  啪的一聲,半空之中居然留下一抹紫色的殘影。

  眾低等下人一聽,頓時一個個一臉羨慕的看著林毅,這哪叫罰啊,分明就是上等美差啊,買玄石粉沫可是絕對的暴利,如果運氣好,還有機會接觸到神文,那可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現在???太晚了,我頭好疼啊,需要好好休息……”夜黑風高,吹了一晚上涼風,正是臥床睡覺的好時候,林毅直接找了個借口,根本就不領情。

  話一出,眾低等下人們差點就翻倒在地,放著這么好的美差不要,簡直該殺,同樣都是低等下人,為什么待遇相差這么大。

  就因為近一個月來林毅突然變得能說會道了?

  一個個低等下人們也沒有多想,他們現在都是滿臉興奮的看著沈飛雪,活脫脫像極了等著翻牌的小姐,要不是沈府規矩極嚴,他們都忍不住一起喊:“點我,我要,我要……”

  “頭疼???本小姐就喜歡讓頭疼的人去買,記住了,最好的那種,明天早上本小姐可是要參加考試呢,唉呀……本小姐頭好疼啊,需要好好休息去羅!”

  沈飛雪說完之后根本不給林毅說話的機會,直接兩腿一夾,獨角烈焰獅頓時一時低吼,飛速的跑向院內。

  “二小姐慢點!”一臉扎須的魯院頭立馬跟上。

  其于眾護院們相視一笑,去滄州這一路上可是清理了不少瞎眼的妖獸,也確實夠累的了,看到魯院頭進去了,他們也是飛速穿過大門,回去休息。

  “唉……”林毅發出一聲輕嘆。

  你們倒是休息了,我還得去跑腿,這種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魂穿到這樣一個一無是處的低等下人身上,居然還簽了五年的賣身契。

  幸好之前的“林毅”已經幫著過了四年……

  可也還有一年??!

  不行,堂堂大好青年,怎么能一輩子當個低等下人呢?總不能一直這樣被兩個女的騎在身上吧?

  俗話說得好,翻身當騎士才是王道!

  呃……不過當騎士之前還是必須要先提升實力,沒有實力,一切都是空想。

  林毅并不是沒想過逃走,只因他魂穿前不過是一名銷售部的小主管,就算是下班后也就兼職當個網絡作家混點外塊,柔道,跆拳道,截拳道什么的根本沒玩過,可謂是手無縛雞之力,而擺在他面前的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危險了……

  出了大京的城門,外面可是遍地妖獸跑??!

  玄石粉沫?這個敗家子又要開始敗家了啊,那玩藝兒可是超貴的,反正沈府有的是錢,就直接到城西的太古坊去買吧。

  生活雖然苦悶,但是還是必須要苦中作樂,擁有樂觀積極的心態。

  出都出來了,便也沒必要急著回去,一路悠閑的踱著小碎步,欣賞著身邊穿梭而過的美女們,聽著時不時傳出的幾聲獸吼,林毅終究還是沒費太久的時間,很快到了太古坊門口。

  巨大的坊院門口,分立著兩只四足雙頭的妖獸石雕,一塊紅色的牌扁高懸門梁,上書三個刺金大字“太古坊”,落款是一個鮮紅的方璽,璽上四個大字“天子之寶”。

  能得天子親筆賜名,太古坊在大楚王朝的地位可想而知。

  燈火通明,即使已經臨近夜晚,太古坊門口也是熱鬧非凡,火紅的燈籠高懸半空,門口不時的有著穿著華貴的公子和美女出入。

  而像林毅這樣穿著個粗布長衫的人無疑就如鶴立雞群一樣,顯得極為扎眼。

  所以,當林毅一步踏入太古坊的時候,幾個穿著錦衣正在柜臺邊挑選貨品的公子哥一看林毅這身打扮,眼中也是露出一絲譏諷的表情。

  就這窮酸樣,也敢來逛太古坊?

  然而,正招呼著那幾個公子哥的太古坊掌柜金不二,一看見林毅,眼睛便一下亮了起來,長袖一甩就直接丟下幾個公子哥,一臉堆笑的跑了過來。

  “喲,是林毅來了啊,快請進快請進,來人啊,上荼,上好荼!”

  幾個公子哥一下就不爽了,這金掌柜怎么做生意的?放著他們這樣的有錢公子不管,跑去招呼這樣一個窮酸?還上荼,上好荼?他們怎么就沒有這待遇?

  正待發作。

  就聽到林毅大喊一聲:“把最好的玄石粉沫給我來兩斤!”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