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飼養指南第11章 美人蠱

  就在我這邊一籌莫展之際,狩月帶回了重大消息。

  他風塵仆仆,臉龐黝黑,一開口,果不其然,“我專門去了趟馬來。”

  “馬來西亞?”

  “可不是么?極毒的一種蠱,發源在苗疆,可現在苗疆都絕跡了,反而馬來泰國一帶還有流傳。”

  “查到了?”

  “嗯,看表現,應該是一種‘美人蠱’。”

  “美人蠱?”

  狩月徐徐吐出一口氣,看著我,幾乎一字一字地說道,“相傳千多年前,有一名法力高強的苗女巫祝,與鄰家俊俏男子相戀,后卻因貌丑被棄,恨絕而作此蠱,用蠱者將此蠱下在美麗女子身上,命蠱蟲噬其血肉,而后召回,用特法熬煉成油,涂抹于自身,不幾日,自己的那一部分就會變得跟原來那美人的一模一樣……”

  我張大了嘴,已經不需再多解釋什么,發生的一串事情電光火石地全連通在一起。

  被害的各位年輕女子……被取走的最漂亮的部位……整形的傳聞……貼著標簽的瓶瓶罐罐……

  我想起那杯咖啡,若不是跳樓擋住,只怕現在我的聲音也要變成這組合金剛的一部分了……

  “果然是章小喬。”帶著一后背的冷汗,我恨恨道,“我曾經去查過她房間的,沒有找到養蠱的器皿,要不再去一次?”

  狩月苦笑下,搖了搖頭,“你是找不到的。”

  “為什么?”

  “因為這蠱養蠱的器皿,就是主人的身體……”

  我再次張大了嘴。

  “這蠱的蠱根,是一只母蟲,有翅善飛,體型極小,只有有靈力的人才看得見,平素藏于主人血中。母蟲會定期產子,每次數以萬計……”

  “等等!”我打斷狩月,“數以萬計?那不出幾個月,世上豈不人人中這種東西了?”

  “你別急啊。”狩月道,“如果那樣,這蠱也不會幾近絕跡,并成為極為高端的蠱術了。這數以萬計的幼仔全部是雄性,存活期最長只有一個月,主人如果不拿它們來下蠱,就在身體里自生自滅,若用于下蠱,主人需將自己的一滴血藏于飲食,讓被下蠱人服下,等發作之后,再滴一滴血,用香蠟焚燒,幼蠱聞到母蟲的氣息,會從被害者身上傾巢被召回,同時飛蛾一樣撲火,數萬也一次被付之一炬,熬煉成油,所以這數萬幼蠱一次也只能危害一個人,并不會成為新的蠱根。”

  “然而,每十年母蟲會產下唯一一只雌性,這東西才是最可怕的,會成為新的‘母蟲’,將這種蠱術傳下去。”

  “而更糟的是,傳到南洋之后。”狩月接著說,“與當地的降頭術結合,有人把這蠱術向另一種用途發展,也就是控制人的神智,被子蠱附身的人會如兒子侍奉母親般任持有母蠱的人擺布,因此又得了一個別名叫‘子母蠱’。”

  我皺眉插話,“所以小北會自己跑到荒地上去,沒有任何外人的腳印?”

  “大概是這樣。”狩月又道,“不過這又涉及另一個問題,就是蠱的靈力,如果蠱蟲的年頭尚短,它的能力也有限,比如章小喬身上這只母蟲,看起來年頭還不多,她最多只能像控制僵尸一樣控制小北的行動,而如果達到百年以上的蠱蟲,甚至可以讓一個人絲毫沒有異常地生活,然而神智卻已經被另一個人控制了。因此,除了想要變美的人,蠱術師也在追逐這種東西,馬來那一帶的巫蠱黑市上,還專門有所謂‘十年蠱’、‘二十年蠱’這樣的貨品。”

  “怎么賣?這種蠱不是養在人身體里嗎?”

  狩月低頭,嘆口氣,“就是……賣人啊……將一個人軟禁起來,保持最基本的食物和水,然后在他身上養母蟲……”

  我聽的不寒而栗。

  “不過,這太損陰德,就算在巫毒界也是被排斥的,要的話都是天價,我也只是聽說傳聞,并沒親見。”狩月把話題拉回來,“我們手上的事情,要怎么辦?”

  “如果靈刃夠強的話,可以將母蟲驅離持有人的身體嗎?”

  “可以倒是可以……”狩月的話頓住了,沒有說下去。

  而我知道原因,既然這種蠱藏在主人血肉中,母蟲離開之時,大概就是持有人斃命之刻。

  我并不是說章小喬罪不該死,而是那不該我們來宣判,伏魔使的守則第3章第一條,便是不可為驅離邪物而導致寄主死亡,否則,便是以驅惡為名的殺人。

  想了半天,我道,“現在能做的,也許只有跟章小喬談談了。”

  “能行嗎?”

  “我們可以軟硬兼施,一方面,她想變美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如果還有一絲良心未泯,或者可以停止害人,另一方面,我們點破她的秘密,她也未必不害怕被人知道,說不定有敲山震虎之用。”

  狩月想想,“也沒別的辦法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那我這就回去找章小喬。”

  回到駐地,看表已經過了12點,醞釀半天勇氣,去敲章小喬的門,沒想到,這么晚了,她居然不在。

  我猶豫下,決定到處去找找看。

  新月朦朧,滿天繁星,涼涼的風一吹,格外顯得此地荒涼。

  我看下四周,好像這是走到后面山上來了,已經離酒店有段距離,決定還是打道回府,明天再說。

  然而,就在我一回頭時,猛地看見,高高一處山石之上,赫然斜臥著一個女子。

  女子著一身大紅廣袖,掩映隨風,偏偏露出一條白皙的長腿,漫不經心地垂下蕩著,頭發極長極黑,千絲萬縷地鋪開,鬢邊一朵同樣是大紅的花怒放張揚。

  如果說章小喬的美貌是令人驚艷,那這個女人的美可以說是令人窒息,暗紅色的瞳仁,似笑非笑的神氣,那一種慵懶、神秘、妖艷無雙而睥睨天下的感覺混合在一起,讓人感到一瞬間呼吸都被帶走,哪怕輕微動一下舌頭,也不可得。

  然而,她竟向我開口了,“好久不見。”

  我扭頭左右看看,確定這里沒有第三個人。

  “哦,不,不,應該說初次見面……”她笑起來,糾正了自己的話。

  “……”

  “好像來早了哦?真無聊……”她好像想起自己犯了什么過錯似的,捂上一只眼睛嘆道。

  而我還是不知說什么好。

  “哎呀對了對了,你有愿望嗎?”她終止了自言自語,對我說道。

  “愿望?我?”我還沒從剛才那一撞中緩過勁,有點機械地重復她的話。

  “沒錯,愿望。你有事要我幫忙嗎?我什么都可以為你做到的。”

  “這么神……?”

  “你不信?”女人做了個有點夸張的表情,從袖中摸出一疊卡牌樣的東西,隨手抽出一張,“你看這個,他想要做大漢朝最年輕最負盛名的將軍,我也幫他做到了喔。”

  我想要思考什么,可是腦子不太轉的動,只是迷迷糊糊地知道,漢朝?那這個又不是人……

  “什么愿望都可以?”

  “什么愿望都可以……”她不厭其煩地重復了我的話,似笑非笑地看我,“當然,有一點點代價,比如剛才那位將軍,我拿了他一點點陽壽,只是一點點喔……”

  我感覺自己有些被她牽著鼻子走,這種感覺不太好,可是的確,我有很多愿望,遠到讓柴叔生活得好一些,近到還得起房貸,再近到解決目前手上這個案子。

  我猶猶豫豫,未知的代價固然讓人恐懼,可比起想要實現愿望時那種急切的心情,又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