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劫:絕色美女也劫色第62章 忘了我吧

  出了辦公室大樓,我就被陳自強給攔住了。倩倩朝我使眼色,我便答應和他一起去吃中飯了。

  “老婆那你去請假?!蔽彝毁徽f。

  陳自強好像下了重注了,帶著我和倩倩去的是個高檔的西餐酒店,還預定了位子。真奇怪,我看著倩倩在朝我眨眼,該不會是楊一浩叫他來請我們的吧。作為地下工作者,我的警惕性沒她強呀!

  “坐,試試這的牛排?”陳自強一臉的殷勤。我想既然是來探我口氣的,就嚇嚇他,“我這次來公司看看,是因為我岳父想要我來公司幫手,我其實不想來的,你也知道我還有自己的酒店,可悠蘭要在家帶孩子,我怎么也要來幫我岳父做點事吧,要不我岳父可吃不消的?!闭f大話又不要下本錢,我索性下足料讓他去楊一浩那里嚇那只羊個半死,“聽說岳父想叫我鍛煉一下就全權負責他的生意?!惫矶贾滥遣豢赡艿?,可這個小強聽了倒是很用心。小強呀,小強,你可要一字不漏的記住呀!

  倩倩一聽我這說,她就立刻用那神秘的神色來配合,“自強,這可是機密,不要亂說,你知道就夠了!”

  “那是,那是,我一定保密?!弊詮娮匀蛔兂傻墓涅g鶉了,帶個尾巴的鵪鶉,真事少見的品種哦!

  倩倩這時又耍起她的手段來了,“自強,以后,你跟著知秋沒壞處的?!?

  “那是,那是?!彼兄諉T,來瓶上年份的茅臺。

  倩倩這時湊到我耳邊說:“你怎么知道李叔叔會讓你回公司的?”

  “我亂蓋的,不會是真的吧?”

  “明玉現在就去和他爸說去了哦?!卑?!不要啊,被圈進去我就不得安寧了。倩倩看我不出聲了,又說:“我爸爸對你印象不錯,我想能成的。李叔叔也不會拒絕自己家里多個人在公司的?!?

  我暈,我的幾句大話,居然立刻就會實現,我不說大話了。一定記住。

  陳自強這時很小心地問我,“大哥是不是準備在公司里大干一場?給楊一浩好看呀?”

  套口氣的來了,我裝作很氣憤地說:“我主要是要找那個阿明,楊一浩對我那么好,我給他好看干嘛?他還是倩倩的哥呀?”陳自強一聽不敢再問了,他又問起我的酒店,“聽說潘家大小姐對你很好,怎么沒看見她了?”

  “你也知道小???”

  “大小姐美若天仙,我怎么會不知道。要我是你,就把她們倆全娶了,那可是人生一大快事呀!”

  看著他那陶醉的樣,準是在想著齷齪的事了,我對著他說:“人家大小姐冰清玉潔,你可不要想歪了。不過,她確實是我人生路上的貴人,只不過她已經走了,不會回來了?!?

  “哎!是我,打死也不會放手的!”他又發花癡了。這種俗人楊一浩也重用,他是不是瘋了?

  “我可不是那種見一個愛一個的,呵呵,酒來了?!蔽也幌朐俸退倪@種廢話了。倩倩這時卻插道:“據我知道,小小還是對你癡心一片哦,說不定哪天就會回到你身邊的?!?

  我一轉腦看見她又在眨眼?她這么說干嘛?

  飯后,我一個人去了酒店。在酒店,我叫來青青和子樂。

  “你們倆明天給我立刻結婚,下午我陪你們去辦證?!蔽乙槐菊浀卣f道。

  “不是吧?我們結過了的。你不是看過我們的結婚錄像嘛?”子樂回道。

  “還說,那個錄像根本就看不到我的正面,對了,側面都沒,就幾個背面,還沒說過話。你們編吧,我慢慢聽,聽完你們把結婚證拿來放我桌上我就信了?!?

  子樂低著頭拉了下青青的手,青青就說道:“哥,你從哪知道的,我們是人家逼婚的,我們也是受害者?!?

  “我看你們也蠻配的,結婚也就是個時間問題了。老實說,青青,你現在住哪?是不是子樂家?都住進去了還不辦證?”

  子樂這時笑著拉起青青的手說:“李總,你就把青青許配給我吧!”

  看著青青低著頭臉紅紅的,我就好笑,“那事就算了,你!子樂去叫你爸把那車還給我,青青你留下來,我有點事和你說?!?

  子樂高興的去了,青青坐在我對面的椅子上,我對她輕聲地說道:“你的事你自己看著辦,我不會反對的。子樂蠻不錯的。對了,以后酒店就要靠你了,哥沒時間來這了。你很不錯,我放心。不過,我想把這酒店再弄大點,多開幾個分店,你說,建個農場怎么樣?專供酒店的?!?

  “恩,弄個農場不錯,不但能保證食物來源,以后大了還能開發成個消遣的好去處?!?

  “那你就去辦吧,有什么困難找我就是?!蔽铱刹幌刖频暝傧褚郧懊椎昴菢颖蝗苏f我弄虛作假。

  “你妹妹怎么樣了?”我問起她來。

  “妹妹讀大學了,她很努力的?!鼻嗲嗾f著有點不太好過,我知道她想起自己的父母了。

  “你爸媽也是沒法子,你們姐妹倆就原諒他們吧,對了,他們怎么樣了?”

  “我也好久沒回去了,有點想他們?!彼劬α餮蹨I了。

  “恩,有空還是回去看看吧?!?

  過了一會,我又說道:“農場你去物色個地方吧,上次我去的那個小村莊還不錯,你家那就是不好去車,要不也蠻好的?!?

  “我知道了,我會弄好的?!鼻嗲鄾]哭了,我想著她的家也算不錯了,能讓她讀大學,這在小村子里很難得的。

  這時,子樂沖了進來,他是拖著他爸爸一起來的??粗惪倸獯跤醯臉?,我就好笑。

  “陳總,你還記得我接過小小手里的鑰匙時說過的話嘛?我說,再也不會把它還給小小的,我要一直把它握在手心。你居然算計了它,你說,該怎么辦?”

  “鑰匙可是倩倩小姐拿給我的,還是大小姐同意了的。還你車,大小姐還沒指示我哦!”

  “什么?你要賴著不還了?”我朝老陳笑了,“你是和你兒子來干嘛的?”

  “李總,你打個電話給大小姐,我就給你。我鑰匙帶來了,車就在外邊?!崩详惸贸鲨€匙在手上晃了晃。

  “小小的電話不是改了嘛?”我望著老陳。

  “沒有呀!”他很奇怪。

  沒有,我拿出手機翻看號碼,一看小小的,暈,怎么少了位數來拉,怪不得是空號。這個倩倩居然玩這種手段,氣死人。這個新手機也真是,什么都好,就是有了名字就沒了詳細號碼,誰又會注意這多?被倩倩這個機靈鬼算計了。

  我忙重新打了過去。

  “喂!”聽道小小的聲音了,我一下子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我對他們指了下門,他們懂了,忙出去了。我這時還是腦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說:“我是知秋?!?

  “我知道?!彼龥]有問我為什么打電話給她,也沒有問我怎么樣了,就是靜靜的等我說話。

  “我……”我感到自己莫名的激動,想再見她,擁抱她,甚至想吻她。哎!我中毒了!我開始飛快的提出我的問題:“老婆,你給我的車是不是該還我了!”??!開口太快原來是會說出自己的心聲的!

  “老公,車當然是你的!”她的回話也不正常。

  “那你怎么跑了,555555你不要我了?”我怎么控制不了自己的嘴,開始說瘋話了,我這是不是在偷情呀?

  “老公,你幸福就是我幸福的。我不想你對不起悠蘭?!毙⌒〉脑捵屛衣犞睦锖盟?。

  “老婆,我要你回到我身邊!”我開始進入狀態,發花癡了。

  “老公,不要傻了,我知道你愛我的就夠了?!毙⌒∵€是沒掛電話,我受不了哭了,“老婆,我對不起你,真的,我對不起你!”

  “傻老公,不要哭了,男子漢大丈夫,有淚不輕彈!”小小也是語帶哭腔。

  “老婆,你在我身邊時,我沒有好好的對你,等你離開了,我才知道你是多么的愛我!我真傻,我這輩子都忘不了你的;為什么要讓我擁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時卻要愧對另一份摯熱的愛,為什么?”

  “老公,忘了我吧!”小小掛斷了電話。

  好一陣,我才聽見嘟嘟的忙音,想起他們還在門外等著,我忙收拾了心情。人生真是無奈呀!我接過陳總手里的鑰匙,對他說:“陳總,你兒子的事你問下青青就去辦了吧,越快越好!”

  我已經無力去管他們的事了。

  回到家的樓下,我發現倩倩的車還沒回來。我停好車就回到家里。家里好熱鬧,家里大人們都來了,妹妹也帶著她的小孩來了,兩個小家伙一起玩得正高興。我強打起笑容和他們打了招呼。

  “老公,你是不是累了?”悠蘭看我的臉色有點不正常。

  “老婆,我沒事?!?

  這時,岳父把我叫到書房說道:“知秋,你現在是叫我岳父了,以前的事不要提了。我也不想女兒再為我的事業操心了,你可要來幫我挑挑擔子了?!?

  “爸,你想讓我接替悠蘭去你公司?我不怎么熟悉的!”

  “你的酒店生意不是不錯嗎?”

  “那不過是陳總幫我,我基本上沒管什么事的?!蔽铱墒菍嵲拰嵳f。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會看錯你的。要不是……算了,不說那事了,你好好干,我看準你的?!痹栏傅谝淮瓮业难酃饫锿嘎冻鳇c慈祥,我只好答應了下來。不知道會安排我去哪?

  人太多,算算還有明玉和倩倩,我忙叫青青送了一桌飯菜來,還叫了青青也一起來。飯菜送來沒多久,明玉和倩倩就都來了。陳總帶著子樂也來了。哈,圍了個大圓桌。陳總和岳父也是認得的,他們倆聊得還蠻開心的。我站起來說道:“今天是個好日子,子樂和青青已經決定擇日成親了!”大家一聽都笑了,明玉也站了起來,“還有件好事,明天起,姐夫就是我們公司的副總了,姐姐功成身退,以后就專門在家相夫教子了!”大家又都被他逗笑了。這時,倩倩也站起來,“昨天悠蘭姐姐認我做了干妹妹,我今天見過干爸干媽和干弟弟,干弟妹了?!?

  “哈哈,三喜臨門呀!值得慶祝!我敬大家一杯,祝大家心想事成!”陳總笑著舉起酒杯!“老陳,你收媳婦不算一喜?我敬你!”岳父敬了他一杯。

  很久沒這高興過了,我卻不敢喝多了,一方面,我還要和明玉,倩倩商量事情,一方面,最主要的,我怕自己醉了會控制不住自己,要是讓老婆知道我還想著小小就糟糕了。

  送走他們后,就留下倩倩、明玉和老婆悠蘭了。

  “你們說怎么辦?”明玉問道。

  “什么怎么辦?”我走神了。

  明玉和倩倩沖著我瞪眼,老婆忙說:“你們不說清楚,我也不知道怎么辦的?”

  “他們要我弄垮楊一浩?!蔽彝掀?,“要我當主力,他們在后邊搖旗吶喊。就是那挨子彈的,他們是撿成果的?!?

  “說得我們那無情無義了?我們可是全力支持和相信你的,是不是,明玉!”倩倩望著他,話卻是對我說。

  “好了,說你們的計劃吧!”我知道他們早商量好了。

  “沒計劃,結果倒是有,那就是扳倒我哥!”倩倩說這話,眼睛睜好大哦。我瞪得更大,“原來就是叫我自己想法子了?我知道了。你們放心,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我心里想起一件事來;怎么每次倩倩是站哪都有好處,真是個永不吃虧的主呀!不過,弄垮她哥后,她是不是就會對付我了?

  我沒有心情再去想她的想法了,我很累了。送走他們后,我和悠蘭聊了起來。

  “老婆,真搞不懂倩倩弄那多事干嘛?我都被她弄迷糊了,我看她也是好人有限!”

  “老公,你錯怪她了,她這么做可是為了撮合我們呀!”

  “不只,她今天能對付她哥,明天就能對付我們?!?

  “她不會對付你的,她喜歡你,我知道的?!?

  “不會?她可是甩了阿明,要弄垮她哥,對了,就算退一步說不會對付我,可你了?”

  “她對付我干嘛?”悠蘭笑了,“我又沒有得罪她?!?

  “好了,老婆,我們不聊了,睡覺去哦!”我起身睡覺了。

  一大早。明玉就來接我了。

  “不用了吧,我不習慣哦!”

  他很興奮,沒理我說什么,車也是開的飛快,我看著他的樣子,知道他把我真當作他的救星了。楊一浩一定要弄垮,倩倩就防著她好了。

  到了公司,我才知道,原來岳父叫我當財務副總,以前的財務主管不是楊一浩嘛?看來岳父對他也有看法了。

  明玉對我說起公司現狀:“以前公司效益不錯,一合并倒滑坡了?,F在你可要扭轉這種形勢呀!”

  “靠財務副總來扭轉?看來這是內因造成的了,我先去看看財務部再說?!?

  看了一會,沒看出什么賬目問題,倒是他們看我的眼神有點問題。

  我倒要看看你們怎么坐到這來的。我去人事部找文文去。

  “文文,好久沒見,我還以為你生小孩去了。哈哈,那塊餅干還過得不錯吧?”我見到文文,她胖了點,小日子過得應該不錯哦,悠蘭怎么老長不胖呀,回去要給她多補補!

  “知秋,一年多沒見你,一下子要抬起頭看你了,呵呵。我家里那個不還是那樣,對了,找我有事?”

  “我都做爸爸了,你怎么還沒做媽媽呀?”我想想她也算穩定的家庭,怎么就沒想要小孩了?

  “不敢要哦!”她神色有點黯淡。

  “不敢?只聽人說不想,不能,沒聽過你這條件說不敢的?!?

  “現在生小孩可是與事業兩個選一個的時代了。你說我該怎么辦?”

  看她有點無奈,我忙不問了,我提出我來這的目的:“文文,給我份財務部人員的詳細資料。要全部人的?!?

  拿了資料我到明玉那里,他看了后指給我說:“財務部長是和楊一浩一伙的,還有這幾個,”他又指了幾個人的名字,叫我記住了。我很奇怪:“你怎么不叫他們滾蛋呀?”

  “還不是我姐,別看她平時冷冰冰的,人心太好了,都不肯減人?!?

  “你不會自己去呀?”

  “我的話沒分量!”看他那小樣,“你可是我岳父的兒子,以后的繼承人,你是不是因為別的什么,不想得罪人?”

  “哪有,爸爸相信楊一浩。你沒看見我現在就管著這個小部門嘛?”他望著我說,“爸相信你,這次可是委你以重任呀!”

  叫我去得罪人呀,好,看我的。

  “全部去辦公室,我們開個會?!蔽乙贿M財務部就對他們喊道。才配給我的那個秘書坐在她的辦公桌里愛理不理我的,半天才起來。我就對她說;你,現在被開除了,沒事立刻清東西走人。

  一見我生氣了,他們立刻動起來了。五分鐘后,會議開始了。

  那個財務部長拿出一疊紙,看來準備做報告了,我對他說:“你打住,長話短說?!彼⒖虂砹似?,“李副總,我可是看著你來公司的,現在當了老總的女婿你就威風了。財務可是細致的工作,一件件都要……”

  “你打??!”他以為自己是什么人了?以為我不敢對他怎么樣?對,他不是那個小秘書。

  “你,這個財務部長去人事部報到去,我這不要你這種人?!蔽揖鸵s你走!

  “李知秋,你不要拿雞毛當令箭了,給你點顏色你還登鼻子上臉了?!彼钢伊R上了。

  我朝著他冷笑道:“在公,我可以說你管理不善;在私,我可以隨便的耍點手段叫你滾蛋。你公然在這場合對上司無禮,我就能叫你走人?,F在,你可以走了?!?

  他恨恨的離開了,一副要讓我好看的樣子。在座的倒是沒一個敢大聲喘氣的了,我指著一個明玉說的那楊一浩一伙的,“你說下,財務部的小金庫有多少錢?”

  那小子支支吾吾的半天說不明白,“你也去人事部報到去!”我又指著他下面那個女的,她立刻說,“部里有小金庫,就是剛才您李總叫他也去人事部的小陸負責保管的?!?

  “什么,你們好大膽,居然有小金庫?誰負責和楊家的財務往來賬目的?”那女的沒出聲,卻望著她對面的人。

  真是烏煙瘴氣的,全楊一浩的人!“你,你,還有你,”我指著那幾個明玉說的那一伙的幾個,“你們下午不把自己的問題寫個詳細的報告放在我桌上,就立馬一起走人?!闭嫠麐尩?,隨便指幾下,會議室就沒幾個人了。

  “你”我對著那個女的說,“你先負責這個部門,干得好,就升你當部長?!闭f完,我就回辦公室了。

  沒多久,那女的就溜進我辦公室說:“李總,您把楊總的親信全趕走,他不會放過你的,部長可是他的親戚?!?

  “你去做事吧,對了,你把你知道的寫個材料給我,你好好干,我不會虧待你的?!?

  她聽了,戰戰兢兢的出去了。

  這哪是什么合并?整個一吞并嘛!怪不得明玉叫救命了,可是,岳父怎么會不管了?他不可能不知道呀!

  這時,文文的電話來了,“知秋,你怎么叫他們到我這來了?”

  “把他們開除了就好,你看著辦吧,反正我這不要他們了?!蔽业恼Z氣很硬。

  “才楊總打電話來發了通脾氣,我這不好辦呀!”文文問我的意見了。

  “不好辦就把他們推給楊一浩,他不要就把他們開除了?!蔽艺f完掛了電話。第一天來就叫我和他面對面的較量,我都想不到。他沒有像以前那樣沖到我這來罵人了。文明了,呵呵!

  我打了個電話給岳父,他只說叫我看著辦。恩,還不錯,沒反對我。明玉倒是沖進我的辦公室里來了。

  “我以為第一個沖進來的是楊一浩了!”我微笑地望著他。

  “真解氣,這是我今年來最開心的一天。姐夫,你真霸道,幾句話就把他們給叫滾蛋了?!彼Φ眠珠_了嘴。

  “他不敢來的,他自己做的事,自己知道?!蔽覍γ饔裾f:“他那點心思最怕人知道。我想他的這個親戚在這狐假虎威的,一定得罪不少人。他來保他那是自己露尾巴給人抓,哈哈!”到了下午。那幾個他們一伙的,乖乖地把報告交來了。我叫去負責部門的女的也把她知道的拿來了。我核對了下,算是八九不離十。

  那個楊一浩還真敢做呀,把岳父公司的利潤大部分劃到他楊家去了。算起來,這合并后,岳父公司的利潤比以前還有增加的,只是不知道楊家的公司怎么樣?

  晚上,我拿著這疊資料給倩倩和悠蘭看時,她們都很吃驚。

  “這算什么?合并還是吞并呀?”悠蘭很氣憤,“我要告訴爸爸?!?

  “老婆,你爸現在可是全力支持我哦,放心,他心里有數?!蔽野参恐?。

  倩倩看得很仔細,看完后她說:“這個事說明一點,爸爸的公司哥是弄得一團糟。從這上面看,我家的公司是在走著下坡路,這兩個月還出現了負增長?!?

  “那你快去和你爸說呀!”悠蘭為她著急了。

  “還不是時候,合并公司還是賺錢的,不過是我家吃你家的。不過,我要去勸爸爸叫他也給知秋在我家公司里安排個職位?!?

  “等等,你爸可是說了將我從你家公司里開除了的,我不去?!边@煽風還沒完,那就叫我去點火,我又不會分身。

  “你放心,我只是叫爸爸把你這個總的位置抬高點?!?

  聽著她的話,我想自己是上得賊船就下不來了。

  第二天一大早。陳自強就跑到我辦公室來了。

  “大哥,您一來就把個部長說走人就走人,不太好吧?!?

  不太好?我連你這小強都想下了。

  “那你說怎么辦?”

  “您就給他個機會,讓他給您認個錯。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讓他回去算了?!彼麖目诖锬贸鰝€紅包來。

  “去,少拿這東西,我不缺它,有什么事說清楚?!蔽矣醚鄣芍?。他還是想把它放在桌上,看見我就要發火了,又飛快的放回口袋里,接著說:“中午您有空不?他們想請你去……”

  我手一揮,“有事叫他們來這找我?!?

  陳自強見我一點不給面子,笑著的臉硬硬的了。

  “你和我一起做過事,知道我的脾氣,不要搞什么歪門邪道的,我又不是那種人,你去叫他們來吧?!蔽覍λ皖亹偵卣f道。怎么說,他也是楊一浩派來的,先不要急著撕破臉。

  他不知道我心里的想法,胡亂猜測了半天后,走了。

  沒多久,被我叫去人事部報到的兩個人進來了。

  “李總,昨天我不小心說錯了話,我以后保證不會了?!蹦莻€部長給我賠小心了,昨天是老虎,今天成小貓了,蛻化得真快。

  “我知道你們現在心里還在罵我,我也不介意的?!?

  “哪里哪里,我們對您是心服口服?!彼贸霭鼰煼盼易郎?。我笑了笑,拆開來抽了一支,“這樣吧,你們去市場開發部吧,我和明玉說了。你們現在回財務不太好,過陣子再說吧?!?

  “謝謝李總!”

  嘿嘿,我把他們丟到明玉那去,讓他去招呼他們。他們現在根本沒有談條件的資格,你叫他去哪他就得去哪??此麄冏叩臅r那個轉臉就氣鼓鼓的樣,笑死人。

  我打了個電話給明玉,“你叫幾個人過來財務部,我這人手不夠,昨天那兩個人給你部門充實力量來了哦?!?

  他一聽,立刻就出現在我的辦公室門口,還帶來了兩個人。

  “帶少了,過幾天多帶幾個來?!彼夜笮ζ饋?。

  “明天我把這部門的人全換了?!?

  他指著其中一個說,“你就給我守在這,我現在任命你為財務部長?!?

  看著他指手畫腳的樣,真有趣。我把他叫過來說:“昨天,我答應部里一個女的當部長的?!?

  “讓她當副的就是?!泵饔裥χ鴮ξ艺f,“痛快,現在我才有這公司是我家里的感覺?!?

  “我看你笑早了,你還要把那群向著楊一浩的全爭取過來,不行的就換了。就像以前電視里的,‘跟我打天下的站右邊,不跟我的刀斧手伺候’,看老子來收拾你們,哈哈!”

  “哈哈!”他笑得比我更大聲。

  中午,陳自強又找到我說:“謝謝大哥了?!?

  我瞅著他說:“現在可是你的關鍵時刻了,你要記住自己是在誰的手下做事,從來吃里爬外的沒一個好下場的?!?

  下午。

  總公司打電話叫我去。到了那,正開著董事會,我就在外邊等著。等了快一個小時。怎么要那久的?這時,倩倩溜了過來。她望著我直笑,我都被她笑迷糊了。

  “怎么回事,笑的這么淫蕩?”

  “好呀,你說我淫蕩?”她趴倒我的身上來了,“我就淫給你看看!”

  “別胡鬧了,會開完了?”

  “會開完了,來跟我進去?!彼浧饋碚椅业哪康?,拉著我往辦公室里走。

  到她爸的辦公室里。楊董望著我直笑,“李知秋,你還是如愿了。不錯!剛才開的會,很多人都提你當總公司的副總。人緣沒得說哦!”

  聽著他的話,倩倩直朝著我微笑。

  “不過,我個人認為你冒進的太快,很容易得罪人的。這樣吧,你就隨著倩倩去子公司觀察了解一下,回來后我再考慮你的位置?!?

  “爸!”倩倩一聽還要考慮,不依了,我則松了口氣。倩倩還要說點什么的時候,楊董叫她出去了,“我還有點事要交代他?!?

  看著倩倩離開,我不知道他要對我說點什么,心里一沒底就心上心下起來。

  “你知道我叫你去子公司的目的嘛?”他望著我說得有點一本正經。

  “去樹立我自己得形象?”我回答得連自己都好笑。

  他望了我一會,突然對我說:“柳之明的事我知道了,我已經把他開除出公司了。我準備要他去監獄里住上個幾年。這種人不要說他了。我想你幫我看看子公司的運作情況,我現在任命你為總公司的人事部長,好好干!”

  不是說回來后再考慮???這是賣的什么藥呀?“我不太懂哦!”

  “你在李家第一天就把財務部給翻了個底朝天,很不錯。我可不要你去變個和事佬回來,我就要借你這股子沖勁?!?

  原來是叫我去得罪人,還說反正我的臭名已經遠揚了。真是老狐貍。等我走出辦公室,我想著這樣下去還怎么弄垮楊一浩時,楊一浩就出現在我面前了。

  “知秋,歡迎你回來!”他對我是笑容滿面,還摟了摟我的肩膀,“阿明我保他回來那是怕有損公司形象,怎么說他也是副總。后來爸把他開除了,又把他送去公安局里;我也替你解氣。對了,悠蘭還好吧,很久沒見她了,幫我問個好。我這段時間忙得都沒去看過她,你瞧瞧。我還有事,你加油好好干,我看準你!”

  他離開后,我還覺得不可思議,這小子怎么轉性了?

  倩倩從拐角探出頭來,我苦笑著走向她。

  出了總公司,我覺得自己輕松了許多。倩倩也沒有說話。冬天已經來了,風兒吹在臉上,有點點涼意。我拉著她在大街上走。

  到了個優雅的小咖啡廳,我進去了。里邊沒客人。我叫上了兩杯咖啡,就在那什么都不想的坐著。

  倩倩也陪著我沒出一聲??此巴?,我突然想仔細觀察一下她。她顯得成熟了,沒有了以前的那種稚氣。筆直的鼻梁顯得她很有個性。她沒發覺我在觀察她,我從她的神態中,看得出她正在想著一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她愛的男人。因為現在的她像極了電視電影里發花癡的女人。

  我很好奇,終于忍不住開口問起她來:“倩倩,在懷春了?現在可是冬天了?!?

  她朝我淺笑了下,沒有回答我。咦?她也有不出聲的時候?

  “讓我靜靜的體會下現在的情景好嗎?”她小聲地說道。

  這有什么好體會的?我不懂。我拿出煙來點上,發現她也在觀察著我,我就笑了,“怎么,喜歡看我點煙?你又不抽的?!?

  “給我一支,我想試試什么味!”她突然想起要抽煙了。

  我想了想,還是遞給她一支煙,幫她點上了。她第一口就差點嗆到了,我朝她笑了笑,用眼睛示意,把煙丟煙灰缸吧。

  她接著吸了兩口,沒丟。

  “怎么樣?”我還是微笑著。

  “很苦!”她吐了吐舌頭,還是沒把煙丟掉。

  “要是以后你吸上煙了,我就是罪魁禍首了?!?

  “你喜歡女孩子抽煙不?”她望著我調皮的問著。

  我看著她一手拿著煙,一手托著下巴趴在桌上的樣子,覺得很有趣。

  “沒人說男人抽煙女人就抽不得。不過現在可是哪都提倡戒煙的。至于女孩子抽煙我喜不喜歡,我就不好答了?!?

  “為什么?”她還是那懶洋洋的樣,從她手上冉冉升起的煙慢慢的飄轉著,很配她卷曲的長發。

  “女人抽煙給人的感覺,特別是男人的感覺;會很另類。美女吸煙,像你,真給我種酷酷的感覺的。不過,我不贊成你抽煙。煙丟了,你真像個小孩子?!蔽已b作有點生氣,可她一看就知道我在開玩笑的。她拿著煙劃起圈來,看著飄散的煙霧,她的樣子天真起來,“我就是愛在你面前撒嬌?!?

  暈乎乎,說什么了?我想起一件事問起她來:“倩倩,說下你為什么要和我、小小一起去散心;還有,你騙我失憶為的什么?”

  “因為……不告訴你。哼!”她把煙放進煙灰缸,喝了口咖啡,“怎么都是苦的?你們男人就愛苦的,煙呀,咖啡呀,對了,酒也是苦的?!?

  “這叫苦中作樂,哈哈。你吃了苦頭了吧??茨阋院筮€敢耍得我團團轉?!?

  “我沒耍你,真的。我只是不想看著你難受?!?

  “你把悠蘭帶到我身邊就是了,要弄那多事嘛?”我不理解。

  “你會立刻接受她嘛?不要忘了悠蘭姐姐怎么走的。你那是放得下小小嘛?”

  “等等,你怎么知道那多事的?”

  “悠蘭姐姐和我說的?!?

  “可你在里邊……”

  “我不守著你,你還不跟小小走了,我可不想你變成個負心人?!?

  “不對?!蔽蚁肫鹉菚r見到她時,她說的話,“你那時可是說要做我老婆的。哦,你是要我忘了你在我面前的傻樣對不對?放心,我一直對你就只有那么一點點的好感,說不上喜歡,更不會愛上你的?!蔽矣么竽粗钙讼挛仓讣?,意思就那多的好感。

  “我那是拿你開心的?!彼f這話的聲音有點啞,之后,她立刻笑了,“原來我在你心目中還是有好感的,我以為你恨死我了?!?

  我注視著她的眼睛,對她說道:“倩倩,你是個聰明可愛的女孩子,應當知道選擇自己的路的?!?

  “我不是小女孩,我是女人?!彼蝗蛔绷?,很嚴肅的對我說道。

  “好好,你是女人了,我這就跟你找個男人去?!蔽倚α似饋?。

  “我總有一天會叫你明白的?!彼€是那么嚴肅,我又笑了笑,帶著她離開這了。

  回到家,我跟悠蘭說道,老婆,你帶著孩子回家里住一段日子吧,我又要出去一段時間了。老婆很體貼我,我又記起她還是那么瘦,忙又叮囑她,“老婆,我再回來你可要養得白白胖胖的哦,還有,有時間幫我照顧下酒店?!?

  第二天。

  倩倩一定要我開她的那部車去,我不同意,“一人一部車,大家有事方便點?!彼齾s坐到我的車里邊來了,“我是副總,你開車,我坐車?!?

  “在子公司可不包接送?!蔽覍λf完,就開車出發了。

  路上,她對我說:“昨天爸爸他后來單獨和你說了什么?”

  我回答她:“你爸叫我當什么總公司的人事部長,還和我說了阿明的事?!?

  “阿明的事?什么事?”

  “他說把阿明開除了,還送他去蹲監獄了?!?

  “哪有,你被我爸爸給騙了。公司在上海開了個營銷公司,阿明去那負責了?!?

  “什么?”我猛的踩了剎車、把車停在路旁。

  “靠!跟我玩花樣?”

  “叫你當這個部長是希望你去弄得下邊怨聲載道,他就好名正言順的把你給那個了。這樣做既照顧了李家的面子,又證明你是個不得人心的沒用家伙。不過這次你要是沒做出什么成績,他也可以說你沒能力的?!辟毁煌野櫭碱^。

  “你爸也在我面前耍小心眼兒?”氣憤!

  “他只是礙著你岳父的面子。他會不幫著我哥爭取地位?爸爸對我也就那樣了,我知道的,還不是因為我幫了你。知秋,你一定要幫我弄垮我哥!”

  她的話真聽不明白,一方面說我沒得前途,一方面又叫我幫她;看來她早有法子了。

  “你是不是要我先去我岳父公司下的子公司,再去你家的?先從容易的上手?”

  “對,先從熟悉的公司開始,站穩腳在說后邊的?!彼澇晌业奶嶙h。

  “不過,我一定要去上??纯茨莻€阿明。真是一群老狐貍,把我當三歲孩子在耍,哼!虧楊一浩昨天還在我面前裝得那熱情似火,整個一婊子相?!蔽覑汉莺莸卣f道。

  “我對你可是真的?!辟毁煌蝗幻俺鲆痪?。

  靠!你不也是再利用我?一個洞里的老鼠,會變成貓?看著她那裝模作樣,我就想連她一起罵上幾句。

  她猛的湊到我的面前,摟著我的脖子親吻我起來。555555被她非禮了。不用這樣證明吧!

  我一把推開她,想嚴肅也嚴肅不起來,我只好瞪著她。她一下子就冷了下來,我對她說道:“我已經有老婆孩子的人,拜托你冷靜點。大街上可有的是帥哥俊男,要我幫你也用不著你獻身的?!?

  車子又開動起來,她就那么一聲不響的坐著,我也不想出聲,氣氛有點尷尬起來。越是尷尬越不能出聲,我就那么不聲不響的望著前方。這讓我想起那次送她回她家的時候了;難道以前她口口聲聲說喜歡我是真的?那她和我一起去旅游根本就是她在想和我培養那個感情?支走小小,把悠蘭帶回我身邊;對她有什么好處?她現在借機老纏在我身邊干嘛?難道真是她說的要我幫她?以她的能力需要???不會想感動我再讓我接受她做我的……?真不敢想,她的熱情似火讓我心里沒底!她對我的誘惑力我覺得越來越強烈了,再這樣下去我怕自己都控制不住……

  現在的我,一腦子的疑問號,可最后全落到那個結尾的大感嘆號上了。愛情真他媽的麻煩,早知道不理會她就好了。

  哎!女人要么不來,一來就是幾個,真受不了,看來是桃花劫數了。

  “對不起,我才冒失了?!辟毁恍÷暤耐胺秸f道。

  我該不該回答?怎么說好了?

  “你讓我做了個夢,希望現在大家都醒了?!?

  說完我就不再出聲了。這時,我看她望著后視鏡上掛的金剛經出神,就更不敢說話了。

  車在高速路上跑得飛快,窗外盡是呼呼的風聲,車內則是另一種的清靜。我拿出煙來點了一支,吸了起來。她也從煙盒子里拿出一支點燃了。

  她把車窗搖下了一點,風聲立刻從車外涌了進來,打破了車內的那份寧靜。

  終于到了我去的第一個子公司了,就是我成長的那個城市。城市里這兩年大搞建設,變得有點都市的味道了。我慢慢的開著車,帶著點欣賞的心情注視著路的兩旁。

  電話響了,是我的。

  “我是小周呀,李部長,我怎么沒接到你呀?你到了沒?”

  小周?以前可是叫我小李的周部長呀!怎么不打給倩倩?“我快到公司門口了?!蔽覄傉f完,他就給我賠禮了,“李部長,我怎么沒看見你,我可是一直守在高速路口的。對不起,我就來?!?

  我望著倩倩,“怎么不提你了?他不知道你會來?”

  “不是,你比我在他心目中的份量大得多哦?!辟毁恍χf道:“你對人家那么兇,人家都怕你了?!?

  “我兇?我不過就是叫了那個部長去人事部……”我怎么聽的這話想再說我對她兇,我哪有呀?

  到了子公司。我和倩倩一起到公司里邊先去走走轉轉。

  “怎么樣?”我邊走邊問著倩倩。倩倩低聲地說了句話,我沒聽見。我把頭湊到她的嘴邊,“你說什么?”

  “我說你問我什么怎么樣?”啊,她居然還作出個害羞樣,再想什么了?

  “我問你這里的管理怎么樣?”

  她好像才回過神來,看了下四周,回答道:“還行!”

  “這個周部長是不錯,走,我們去辦公室?!?

  到辦公室才坐下,周部長就鉆進來了。他筆直走到我的面前,和我握了手:“李部長,你可是難得看見了呀,可想死老弟我了。坐坐,我給你倒茶?!彼H自給我倒了杯茶,他好像忘了楊倩倩了。我朝他指了指倩倩,他才好像看見了她。奇怪,以前不是見了楊倩倩就眼發直嘛?

  他朝著倩倩笑了下,“楊副總好!”還沒等倩倩回應,他就到我對面坐了下來,“上次你在我這,我就知道你會飛黃騰達,你現在可是紫氣蓋面,否極泰來了。等會一定要給小弟個面子,陪小弟喝上一杯,以后小弟還要你關照哦?!?

  “你不用那么客氣吧,你這我才去看了,很不錯的。我會如實向總部匯報的?!?

  他一聽我這么說,就笑得更燦爛了。他拉著我的手,說:“李部長,我帶你去看個地方?!笨晌覀円蛔?,就把倩倩一個人丟這了,倩倩笑著說道:“你們去吧,我在這靜靜?!?

  周部長把我拉到另一個辦公室,跟我說道:“兄弟,我拉你來是想和你說幾句知心話的?!?

  我望著他笑了,“你可不要覺得我變了什么,我可是一直認為你是個不錯的朋友。有什么事?說吧,不為難的事我先答應了?!?

  “不是的,我是想和你說,我這的財務主管小趙,他仗著和楊副總的關系,一直囂張得不得了。你看是不是,這事我可不敢當著楊小姐說的?!?

  原來他是來向我表白他和楊一浩沒一點瓜葛的。

  “恩,你去把他叫到我這來,我把他退回總部去,你叫人去接手他的工作?!?

  “還要他來見你干嘛?我這就打發他去總部去,只要你對我放心就好了?!彼f完笑嘻嘻的走了。

  我正納悶他怎么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就見門外進來一個很妖艷的女人,她走到我面前,朝著我直笑。這女的穿的真暴露,一看就騷得不行。她給我倒了杯茶,像故意在我面前顯現她的乳溝,看著她一甩一甩的走了出去,我都有點發懵了。這時,周部長又進來了,“怎么樣?還不錯吧?”

  “什么怎么樣?什么不錯?”我不懂。

  “男人總要多多的見識見識女人。這是我的秘書。嘿嘿,今晚部長有空沒?我們一起去散散心?”他湊到我面前,“我會幫你保密的?!?

  “謝謝你的好意,我沒那種嗜好的?!?

  他很淫賤的望著我,“我忘了你和倩倩一起來的了?!?

  他真是淫賤呀!他立刻又換了副面孔,說道:“我已經叫人通知小趙了,沒什么事,我們就可以準備吃飯了,去這最好的賓館吧。年前才建好的,吃住一條龍?!?

  他不知道又往哪想了。

  第二天,我們去了省府得那個楊家的子公司。那里的負責人沒有出來接我們。我們去了公司里,看見的是做事沒幾個,閑聊的一群群???!這里是不是要破產了?

  倩倩帶著我怒氣沖沖的到那總經理辦公室時,那經理正在抱著他的秘書在親熱了。這什么地方呀?養小蜜我持保留意見,可在這亂搞就真是他媽的混蛋了。

  “你是誰?把這當KTV包廂了?”我指著他問道。

  “你們撞進來干嘛?沒看我在教秘書做事嗎?”他倒先問上我們了。

  “他是我家表叔的大兒子?!辟毁恍÷曊f道。

  那小子望見倩倩了,“表妹,來看我了?我沒來得及接你,你坐會就走得吧。對了,這位是誰?”

  “他是總公司新任命的人事部長,來子公司督察的?!辟毁恢钢?,我卻不想看他,我搖搖頭出去了。

  倩倩跟著我一起出了公司。

  “你告訴我他是誰,是不是想說我不能得罪他呀?”我開著車來到個酒店,坐在一個桌子上,叫了點菜,叫了瓶酒。

  “你知道就好?!彼龓臀业沽吮?。

  我拿起喝了一口,望她笑了笑,“他對你的看法也就那樣,哈哈。我倒是看這種人看得多,不過他這樣的胡鬧,這個公司會被他玩光光的。他玩的又不是我家里的,我才不會生氣了?!?

  我望著倩倩,“我知道你的心意了,你爸也不管的,是吧?難哦,靠我是不可能改變的?!?

  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發現她自己的那杯被她一口喝了。

  這樣喝很快會醉的呀!她又拿我的煙在抽了。真是郁悶,我陪著她喝了會酒,就發覺她已經醉了。我把她扶著進了客房,把她放在床上,我很累了,坐到邊上的椅子里抽起煙來??磥硭埠軣o奈。

  倩倩在胡說著話兒,沒多久,她就爬起來,我剛想問怎么了?她就跑到衛生間狂吐去了??粗碌哪莻€嚇人樣,我想該去跟她拿衣服來給她換了。

  等我從車上拿了衣服回來,她已經趴在床上睡著了,衣服就那么脫在地上。

  我只好來照顧她了。我把她的衣服拿去洗了,回來又拿了毛巾想幫她把臉給擦擦,卻發現被子里的她好像脫得蠻徹底的。我胡亂給她抹了幾下,就又坐到椅子上抽煙了。

  我還是離開好,我身體有點熱熱的了。

  這時,她在叫著口干了。我給她遞了杯水,她一下子喝光光了。喝了水,她又睡了,我看她好像還要人照顧,就坐在椅子上打起盹來。

  睡著睡著,我被冷醒了,我就坐到床邊,拿起另一床被子,蓋上睡了。

  像累了幾天沒睡覺了,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了,她還是睡得很安詳。我注視著她的時候,她突然睜開眼睛望著我。我被嚇了一跳,我忙解釋說:“昨天以為你要照顧,后來就睡著了?!?

  “沒事,一睜眼就看見你,我很高興?!?

  “昨天你醉了后,我打了電話給你爸和我岳父,相信今天再去,一定會有所改變吧?!?

  “走,我們快去?!彼粊韯?,就從被子里鉆了出來,若無其事的穿起衣服來。啊,不出聲又不叫人回避,想引死人呀?

  到了公司,才發現場面大了。倩倩的爸爸和哥,還有我的岳父,還有幾個不認識的老總、全到這來了。她爸鐵青著臉,我們一群人跟著他到了會議室。剛一坐下,他就指著楊一浩罵上了:“你是怎么搞的,看你表弟把這弄得烏煙瘴氣的。你居然不管?太不像話了,不要說你不知道,明天你就去所有子公司給我巡視一遍,再有這事,別怪當爸的不給你面子?!?

  楊一浩一聲不吭的杵在那聽著,低著頭,都不敢動。岳父這時說道:“公司合并后,我一直沒管過你們這邊,看來是要出點力的時候了。我想明玉陪一浩一起去吧?!?

  “恩?!睏疃c了點頭,望著我說:“你很不錯,以后的事就交給一浩和明玉吧,你和倩倩就回去休息一下?!?

  “才出來就回去?”我想他是不想我再去搗亂了吧,我看了看倩倩,她卻很高興,對著她爸說:“我們是該回去了,不過這次我想提議讓李知秋當總公司的副總,希望大家表個態!”

  “不用了,我現在就任命他了?!睏疃f話了,他望了下我岳父,我岳父點了點頭,“那就這樣了,我們回去,楊一浩,你和明玉留下來?!?

  “聽說公司新在上海開了個營銷公司,我想去那看看?!蔽彝蝗惶嶙h道,我想去看看那個阿明。話一出口,我就看見楊董、楊一浩和我岳父三個人都身體頓了一下,楊一浩父子更是那眼瞪了倩倩一眼。

  “什么時候開的,怎么連我都不知道?”岳父問道。

  “只是去看看地方,還沒提上議題,到動手的時候我才想和你說的?!睏疃脑捯宦牼椭朗茄陲?。岳父沒再問了,卻對我說:“知秋,替爸爸去看看,能幫上手的地方盡量幫忙?!彼f完轉頭就走了,楊董忙追著去了,他一走,就帶著那一群人離開,這時這里就只剩下我,倩倩,楊一浩和明玉了。楊一浩立刻又笑容滿面起來,他拍拍我說:“你很不錯,我會努力的,上海那邊你不熟就帶著我妹妹去吧?!?

  “你不生氣?”我故意問他。

  “我感激你還來不及了,不是你發現了問題,我還不知道了。我說怎么這的業績怎么老上不去了。謝謝你,我一定會加油的?!彼f完笑嘻嘻的拉著明玉出去了。

  我和倩倩對望了一下,都看出對方心里的震驚,這小子一下子變得這么深藏不露了。

  “倩倩,你不要去了吧?!?

  “為什么?”

  “因為是我找他,還有就是你去看他是不是不方便?”

  “沒有的事,別忘啦,我倆是同一戰線的?!彼揖屯庾?,我想了會說,“這樣吧,我們不開車,坐飛機去,快去快回??爝^春節了?!?

  今年冬天還沒下雪,我都忘了已經是新的一年了。我打了個電話給陳總,問他青青和子樂的婚事什么時候辦,一定要等我回來哦。末了,我叫他派個人來把我的車開回去。我就到酒店里等人了,這公司里我可不想多待。

  我訂的是晚上的飛機票,白天就在這酒店休息會吧。倩倩一定要我就開一間房,到房間她就去洗了個澡,我覺得有點累就睡下了,昨夜沒怎么睡好。

  睡意濃濃時,我感到倩倩鉆到我的被子里來了,我懶得說她了,迷迷糊糊的我就睡著沒醒了。

  一陣電話聲響起。我驚醒過來。我發現倩倩正摟著我睡著。這大的聲響還鬧不醒她?不可能!一定又是在裝了。

  懶得理她,我接了電話,原來是陳總叫那個機靈的小伙子來幫我開車來了。

  “我就在大廳里等?!?

  “好的,我就來?!蔽彝屏讼沦毁?,她好像還沒醒,我就讓她睡著,自己下去了。

  “李總好!”他一見到我就叫上了。

  “不要叫什么總,叫我知秋。你現在就走還是?”我把鑰匙遞給他。

  “留下吃頓飯吧?!?

  “我還要把你送到飛機場的?!彼液┬?,“我沒你忙?!?

  “說什么了?走,去房間坐坐吧?!蔽規シ块g,一開門,才想起倩倩還睡在床上了,自己剛才怎么就給忘了?可門已經開了,就只好進去了。

  謝天謝地,倩倩已經起來了,還穿的整整齊齊的在那坐著。

  “這位是和我一起的倩倩,一起出差的?!蔽液退f道。

  “知道。對了,來的時候子樂叫我和你說聲,要你一定趕回來參加他的婚禮?!?

  “知道了?!?

  這時倩倩過來對我們說:“下去吧,我餓了?!?

  我想起她昨天喝醉酒后全吐了,現在是餓了,“怎么樣?醉酒的滋味不好受吧?”

  “領教了,謝謝你照顧我?!?

  “不用的,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倩倩你干嘛喝醉酒呀?”那小伙子很好奇。

  “就是想試試!”倩倩回答他道。我笑著說:“走吧,女孩子就不能醉了?”

  吃完飯,悠蘭打了個電話過來,說家里有急事,叫我回去下。倩倩忙對我說:“要不我先去吧,你快點辦了事來?!?

  “只能這樣了?!庇铺m沒事不會叫我回去的。

  一路火急的趕回家。見到老婆我就問她怎么了?因為一到家我看見老婆正在哄著寶寶,而寶寶正在頑皮的在她懷里舞著手。

  悠蘭指了下書房,我迷迷糊糊就進去了。

  書桌后的椅子里,坐著的是岳父。他很親切的對我說:“知秋,過來坐?!?

  我在他對面坐下了,“爸爸,這么急叫我回來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我說?”

  “我們老了,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了?!彼麌@了口氣,接著說道:“今天老楊和我說了很多話,我們都覺得該是讓我們的孩子擔重任的時候了??粗饔褚惶焯斓某墒?,我也感到欣慰?!?

  “那是,他是很不錯的?!蔽一卮鸬?。

  “老楊和我提議了一件事,我認為很好?!彼A讼聛?,望著我很和藹的笑了笑,“公司的事你和倩倩就不要再去插手了,讓明玉和一浩去弄吧。相信現在倩倩已經被老楊叫回家去了?!?

  說半天原來是叫我和倩倩走開人,讓他們的兒子來握穩權力呀!“可阿明的事?爸爸,他可是傷了悠蘭的呀!”

  “老楊跟我保證了,一定把他好好處理的。倩倩呢,老楊會送她去國外住一段日子。你就帶著悠蘭回你的酒店吧,不要在勞碌了,悠蘭和寶寶也需要你照顧的?!?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還能說什么了?“爸爸,那沒事我帶悠蘭和寶寶去回了?!?

  “恩,希望你能體諒我的苦心?!彼苄蕾p地看著我離開,我想不答應他也會有法子叫我答應的?,F在至少還是一團和氣。

  我打了個電話給倩倩,她也已經在家里了,我祝福了她一下。就帶這悠蘭和寶寶回自己的家去了。和倩倩一起,現在突然的就分開了,心里還有點想著她了。

  回到家。悠蘭沒有問過一句關于公司和她爸的事,她可能知道怕我煩她。真是溫柔體貼,我真是幸福呀,現在的我,終于穩定下來了。也沒有什么好煩心的事了。

  第二天,我來到酒店,叫青青放下手頭的事,專心一意的嫁人去!為了他們的婚事,倒忙呼了我幾天的時間,想想自己那天的事被那個阿明給弄砸了就覺得有根刺在心里梗著?;氐郊?,我對悠蘭說:“老婆,我們還補個小婚禮吧,上次的不算?!?

  悠蘭望著我笑了:“婚紗已經穿過了,明年就去補個蜜月吧?!?

  “也不錯,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出去玩玩?!蔽乙幌伦泳团瓮麜r間早點過了。

  七天后。是一個黃道吉日?;槎Y就在這天舉行。青青沒叫她的父母來,她一定要讓我這個認的哥哥為她送親。到了楊家,我一看老陳忙得那個熱鬧,就笑得很開心了,他又把以前抓工程的勁頭使上了,真像給自己找媳婦呀!

  正笑著,老陳走到我面前,小聲地說:“小小來了,在里邊,你去見見她吧?!蔽乙宦犆M去了。

  很久沒見到小小了,不知道她還是不是老樣子。

  老陳家別墅的后花園里。小小正坐在椅子里望著遠處。她還是老樣子,前邊的熱鬧一點沒影響她在這清靜。

  我快步走到她的面前,她沒有動,沒有轉頭看我,卻對我說道:“知秋,好呀!”

  “不好,你離開我的日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過的?!蔽以谒纳砼远琢讼聛?,“我已經找回我的愛,你了?”

  “無所謂了?!彼p輕地回道。我知道她不看我,其實她心里還是裝著我。我也不想打破這份寧靜,我就靜靜的蹲在那里。微風很溫柔的將她身上的淡香送進我的呼吸,我有點陶醉了,我索性坐到了草地上,陪她一起望著遠方。

  “你該走了?!毙⌒⊥蝗粚ξ艺f。

  “是嚒,我都忘了?!蔽艺酒鹕韥?,腳步有點邁不開。

  “忘了我吧?!蔽艺f了這句話后,無力的走開了,世間無奈的事真是太多了。

  青青和子樂的婚禮結束后,我就開始盼望著新年的到來。新的一年,相信會帶給我一個嶄新的開始吧。

  瑞雪兆豐年,天上開始掉雪花了,好大片。第二天醒來,從窗外望出去,全是白茫茫的??匆娏搜?,我的心情舒暢起來。我想著去看雪了。

  “老婆,我們看雪去,反正寶寶在我父母那。我們好久沒兩人一起出去了?!?

  “你還說兩人好久沒在一起了,從你出差回來,你都沒碰過我?!庇铺m睡著沒動。

  “我不是關心你嘛,我怕你還沒恢復。我們也算老夫老妻了?!蔽倚χf,“你去不去?”

  “我還要睡會,你去吧?!崩掀欧瓊€身又睡著了。

  我無奈地搖搖頭,一個人出去了。一個人出去我有點迷茫,我開著車,迷迷糊糊的到了公園,我就去了。公園還沒多少人,我踏著雪在里邊走著。

  還是有比我更早的。居然還有人在公園的椅子上坐著的。真奇怪,還有穿的這臃腫,來這感受寒冷的人。好奇心驅使我走近看了看,??!是倩倩。不是說她出國了嗎?

  我來到她的身邊,她看見是我,高興得很,她朝我身后望著,我笑著說:“就我一個人的?!?

  她對我說道:“過完年,我就要去國外了,現在沒事我常來這坐坐的?!?

  “你怎么老愛來這坐?”我很好奇。

  “XX—25。不知道在哪哦?”她突然問我。

  “你怎么知道?不錯,就是這張椅子,我以前睡這的,呵呵,睡在這時,我都沒想過自己會有今天。不是悠蘭,我現在的生活都不知道時什么樣子?!蔽易谶@張椅子上,“你怎么會這了解我,這可對我來說算是個小秘密的?!?

  “沒想到我離開前還能見到你?!彼脑捵屛也幻靼?。

  “見我干嘛?”說出這句話,我突然明白,她真的很關心我的,可她怎么那樣的來關心我?“倩倩,你不要告訴我,你哎我愛得深若……”

  “我就是愛上你了,才落到現在的地步的?!彼龥]讓我說完,接著又對我說:“我認為值得,真的。我以前騙你失憶,是希望自己在離開你后,能夠忘記你;可是,我忘不了,我就騙你幫我,在和你一起的日子里我很開心?,F在,你生活在自己的幸福生活中,我也該走了?!?

  “你說什么?我怎么好糊涂,我有那么可愛???”我覺得自己就是個俗人,怎么會就讓她這個精靈鬼給喜歡上了,她是不是在耍我呀!

  “你比他們好多了,在金錢和權力面前,很少有人像你這灑脫的?!彼吭谖业募缟?。我還是不清楚,“可這也不是理由呀!”

  “阿明讓我失望后,我才知道自己其實是早就喜歡上一個人了,可惜自己一直都不知道,我太驕傲了。直到那天你罵過我,我才知道,自己早愛上你了?!?

  “切,那不是愛,那是因為我讓你覺得羞辱,你第一次被人罵吧!”我笑著說:“你還是個小女孩哦,忘了吧,我給你道歉了?!?

  “不是。第一次我見到你,你就很特別,看著你離開悠蘭時,我心里也替你難過。后來你一直對我很好,盡管我一再的陷害你。我都想不到自己不愛你的理由?!彼斐鏊氖謥?,“你看,你給我的戒指我一直戴著?!?

  “傻孩子。我知道你現在這樣時因為你缺少你哥哥的疼愛了,你仔細想想,以后就會發現自己是好傻的?!蔽液薏坏昧⒖叹桶涯莻€戒指搶回來,免得讓她老掛念著。

  “你知道嗎?那次在這陷害你,我真的很內疚。我還記得你吻我的感覺的?!?

  靠!肉麻,害人后還把話說得這么好聽,她也算是人物了。我覺得很冷了,起身我就想和她告別了。

  “我不過就想彌補下對你做過的事。我又不會闖進你的生活,你難道連呆在我身邊一會子都不愿意了嗎?”她望著我,激動起來,她想站起身,卻軟倒在我的身上,我一摸她的額頭,滾燙的。

  “你真是傻得可以,雪天坐在這,感冒了吧,我送你回家?!?

  “不要,我現在坐在XX賓館的?!?

  女人真是麻煩,“我送你去醫院吧,瞧你這樣!”

  我把她送到上次那個醫院,看病的又是那個醫生。他怎么天天都在呀?不過他每對我大呼小叫了:“知道關心女人了?本來女人病了就要男人陪的,你看看!她……”

  “你快幫她看看?!边@個男醫生怎么跟個女人一樣啰里啰唆的。

  “你去交錢拿藥。對了,先把她送到病床上去?!彼f了個藥單給我。

  哎,在我拿藥時,我想自己今天怎么這倒霉呀?早知道在公園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就好了。

  倩倩在床上掛著點滴。她對我說道:“麻煩你了,你可以走了?!蔽铱匆娔莻€醫生在門外轉悠。他怎么那么沒事做呀?這醫院是不是沒什么人來的?以后不來這了。

  “沒事,等你好點我再走?!痹掚m這么說,我還是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這時,我發現倩倩正深情地注視著我。

  那次我在大街上將她氣走后,她的確沒有再傷害過我,而且還一直在幫著我。正如她所說,騙我失憶是讓我忘記她,和我一起是為了給她自己一個留念。想想這也不為過了。她還知道不闖進我的生活,證明她還是有點喜歡我的。

  “我陪你打完,再送你回去。哎,你怎么一個人住賓館了?!蔽也幌刖瓦@么丟她一個人在這了。

  “我是男孩子,那在家一定是大鬧天宮??晌沂莻€女孩子,所以我被氣得離家出走了?!彼覝\笑了下,“過完年,我就誰也煩不到了?!?

  “你要去找個能讓你24小時煩著的人。你太孤獨了。哎!”我一直以為孤獨是男人的專利,沒想到女人比男人更孤獨。

  她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一顆眼淚在她的眼角,順著她的臉,流了下去。

  “我燒得流眼淚了?!彼犻_眼淚沖我笑著。我忍不住用手抹去她的淚珠,她把臉在我的手掌里蹭著,我體會到她的溫柔,心里很不是滋味起來。

  我把她送到賓館,招呼她吃了點東西后,哄著她睡了。

  “明天我再來看你?!蔽艺f完輕輕的離開了。

  回到家,已經到了下午。

  “你去哪了?”老婆像是有點審問我的眼神,我笑著說:“出去看雪,自然走得忘了時間了?!?

  “是去私會情人了吧?”

  “什么跟什么?你不會吧?!蔽疫€是笑著望著悠蘭,“老婆,你不會懷疑我對你的愛吧,我可是就你一個女人的?!?

  悠蘭開始有點面無表情了,她一面無表情就有點冰人。

  “你還是老實點好?!?

  “什么老實?”我沒有笑了,我覺得她的話里有話,她的神色也不太正常。

  “你今天去公園接了倩倩去醫院,她出來后面無血色,還有,你不送她回家,倒把她送到賓館去了;你不要告訴我陪她打胎去了?!?

  “你跟蹤我?”我想不到她對我的去向了如指掌,還產生了那么古怪的聯想,這聯想可是要死人的,“你胡思亂想什么了?”

  “我胡思亂想?自從我回到你身邊,我就發覺你對我冷淡多了。你和倩倩一起出差,她喝醉了,你就在她房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你還是和她住在一起,你叫我怎么想?要不是楊一浩告訴明玉,我還蒙在鼓里了。還有,你和倩倩她們一起去旅游,你和她不是兩個人去上海了???回來你裝失憶,你以為這樣就能騙過我嗎?李知秋,你現在功成名就,事業有成,也想學人家三妻四妾了?”

  “老婆,你不要胡思亂想,我真的和她沒什么的。我以前和你一起那久都沒碰過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蔽铱从铺m鐵青著臉,忙解釋道。

  “你去哄小孩吧,你那時還不是看我有利用價值?,F在你可沒什么顧慮了,連打胎都去了,你還說什么?”

  “誰說我去打胎了?我是清白的?!?

  “清白?”悠蘭拿了本病歷扔在我面前,“自己看去!”

  我拿起一看,居然是本偽造的病歷,里邊寫的今天倩倩的病癥是有了小孩!靠!“這誰拿來的?”

  “在你陪著倩倩去賓館時,有人拿來給我的??尚?,我一直深深相信你,你居然背著我干這種事。我真是看錯你了?!庇铺m開始有點冰冷得嚇人了。

  “老婆,你聽我解釋,這不是你想的那樣,真的。等倩倩的感冒好了我叫她來見你,還有那個看病的醫生我也認得的?!蔽蚁肫鹞疫€是有人證的。

  “你準備去串供?李知秋,我不信你這套。你不老實交代,我們就離婚?!彪x婚?悠蘭居然提出這個字眼,我立刻頭重腳輕起來。

  “老婆,不要靠你的一點猜測就說離婚好不?我受不了?!?

  “你也知道受不了?早知道就不要對不起我?!彼褚l怒了。

  “我們都冷靜下吧,這樣對我們都不好的?!?

  “冷靜,我被你氣昏了,我回家去了?!彼龤鉀_沖的走了,關門的聲音真大。

  我滿腦子稀亂,我出門找倩倩,叫她無論如何幫我解釋清楚?,F在,就她能救我了。

  趕到賓館,她居然退房了。是不是又是一個陰謀?我又被她給耍了?李知秋呀,李知秋,你太相信女人了。我失了魂似的回家去了。這場雪下的真他媽的郁悶。

  回到家。我累得快趴下了。等我快要在沙發上睡著的時候,傳來了急劇的敲門聲。我打開門一看,是倩倩,她一身睡衣,居然還穿的是拖鞋??粗墓謽?,我忘了質問她,她已經溜進房間里了??粗粌龅哪莻€可憐樣,我沒有辦法,拿來被子給她裹著,又給她泡了杯開水。

  她很小聲地說:“我還沒吃東西?!蔽矣秩ソo她下了點面條,這時,我才記起自己也沒吃的,就一起多煮了點。

  看到我和她一起吃面,她笑了,“好像我是來通知你要吃飯的。對了,悠蘭姐姐呢?”

  一提起悠蘭,我就問起她來:“楊倩倩。你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我拿起茶幾上的病歷放在她的面前。

  她看了看,一副不明白的表情:“誰弄來的,這是誣蔑,我還是女孩子的?!?

  “你真的不知道?”我仔仔細細的望著她,想從她的神色中觀察點什么出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在賓館被哥哥帶回家,我還是偷跑出來的?!?

  我注意到她的一身睡衣,就問道:“不用出來的這么嚇人吧?!?

  “還說,我被人盯得死死的,都算得上是軟禁了。我看見阿明了。我到這來是想告訴你要小心他們,我可是借著洗澡出來的?!?

  “我老婆已經被氣跑了,對了,你明天和我一起去接她回來?!蔽抑钢缚头?,掐滅了煙頭,我想去睡了。

  “我一個人睡,冷……”她見悠蘭不在家,又有點發傻了。

  “睡電熱毯去?!蔽也幌朐倏拷?。

  她應了一聲,走路卻有點搖。才吃了東西就搖?哎,我扶著她進了客房,她一身還真有點發軟,是不是來的時候又凍著了。

  “你本來是來這就想走的吧,現在睡這還不滿足?”

  她沒有回話,卻往我的懷里倒。我一摸她的頭,沒燒了??伤褪且簧碥涇浀?,我把她一把抱起放在床上,她拉著我的手搖我陪她會,我心軟就坐下了。她指著她的枕邊,我就靠著床頭坐了。

  “你知道我為什么來嘛?”她突然問起我。

  “你說?!?

  “因為我怕你又要恨我,又要以為我是在玩弄你的感情。哥突然接我回去一定是有目的的,他還叫人看著我,那就更是對你有陰謀。因為這些都是見了你后立刻發生的。我不想,真的不想自己再在你心目中,覺得壞了?!?

  我聽著,看著她炯炯有神的眼睛,我站起身來,出去了。

  我換了身睡衣,來到客房。我一開門,就看見她正擦去眼淚,然后微笑著看著我,“我又燒得掉眼淚了?!?

  她怎么老是以為我是個笨小孩?我忙沖到她的面前,蹲下來幫她擦干眼淚,她的臉又在我的手掌里輕輕的蹭著。我想張口說的什么,卻發不出聲音來。我坐到床頭,她就爬到了我的懷里,我不能給她幸福,可我不能不讓她趴在我的懷里。我摸著她的長發,對她說:“傻妹妹,我不會恨你的,乖乖地睡吧!”

  “你陪我?!彼龑ψ约和蝗徽f出的這句話連自己都有點不明所以。她離開我,睡到旁邊,對我說道:“你去睡吧,我睡了?!?

  我是該狠心的離開、還是留下來?在我左思右想時,她用被子蓋在我的身上,“你還在這發呆,會著涼的?!?

  我感覺到被子里的溫暖,又想起她風塵仆仆趕到我這的模樣,就躺下來陪她睡下了。兩個人睡真暖和,我老婆居然會氣得回了娘家,真是服了她的想象力了。都說女人的耳根子軟,看來只要是女人都跑不掉。

  倩倩摟得我死緊的,我也半摟著她,她不會有什么沖動吧?我腦子里在跳出這絲火花后,就沉寂了,我也跟著睡著了。

  次日早晨。在迷迷糊糊聽見一聲關門的聲音后,我醒了。倩倩還睡在我的懷里,哪這聲音就是代表悠蘭回來了。

  我忙起身來到客房,就看見悠蘭坐在沙發上。鐵青著臉。

  “老婆”我走到她的面前,摟著她坐下了。她還是那么的神色冷漠。

  “你怎么了?”

  “你怎么睡在客房?”

  “是這樣的,倩倩感冒了,她昨夜跑到我們這來的,說什么她哥哥軟禁她,我看楊一浩又在?;?,那病歷八成是他弄來的吧?!?

  “我看是你在?;影??不說了,我本來氣消了,不過現在火來了?!彼酒鹕砭鸵?。

  “等等,我去叫倩倩來給你解釋。老婆,相信我,我和她真的沒什么?!蔽依?,“我一直就愛你一個人的?!?

  “哦,沒人在就只愛我一個人吧?”

  “不會的,你忘了我們風風雨雨都過來了,怎么會做背叛你的事了?”

  悠蘭笑了笑:“現在的人都是苦的時候能在一起,一旦發達了,就很少能共富貴了。你的心思我懂。還需要我伺候你不?”

  “老婆你什么意思,你可不是以前的你了?!?

  “你還是以前的你???”悠蘭說完甩開我的手走了。

  我忙進去想叫倩倩起來和她說清楚,卻發現她又發燒了。哎,我忙叫個醫生來給她看了,過了幾天,她總算好了,可我的頭痛,好像越來越深了。因為悠蘭這幾天根本就不理我,后來連電話都不接了??磥磉@手機電話要少打,越打越疏遠,因為它是無線的嚒。

  今天。倩倩好了,我帶著她就往悠蘭娘家去,由于是去道歉的,我和她商量了很久,其實我很傻的,一句話就能證明的,倩倩她還是女孩子,不是女人。

  到了。出來見我的是明玉,他苦著臉跟我說:“姐夫,姐姐回來幾天一直在房里,昨天還出去了,都不知道去哪了。她叫我給你這信?!?

  “信?”我看著它就傻了,不會是什么離婚協議吧?我忙把它拿過來看了。是用電腦打的,老婆,你吝嗇到連信都要用電腦打出來嗎?

  “什么?她出國了?這可能嗎?”看完信,我一下子覺得事態嚴重了,明玉又拿出悠蘭的手機,“你看,她連手機都沒帶在身上。姐夫,你這下慘了。我都幫不了你了?!彼f完就進去了。

  我記得自己好像是被倩倩扶著回去的,還是她做的飯,我胡亂吃的,連味道都沒吃出來。吃完飯,我就坐到沙發上發傻。我摸了摸身上,要命!這種時候沒煙了。翻翻家里,才發覺老婆不在家幾天,家里都空空的了。

  “剛才你弄的什么吃的?”我一下子好奇,她才弄給我吃的是什么?

  “蛋炒飯。你家就幾個雞蛋了,我一次過全用了?!彼轿疫吷?,“拿支煙來?!?

  “不會吧,就快過年了,你居然吃蛋炒飯,還有,我也沒煙了?!?

  “走,出去買去!”她來了興趣。

  “你不會把我這當家吧?我老婆還要回來的哦?!?

  “我決定不出國了,哪里不一樣呀!”

  “什么?”在我一聲驚呼后,我們出發買東西了。

  怎么老和她一起去買東西呀?郁悶。她還是那個購物狂的樣子,一買就是一大堆,我都想看看錢包里是不是夠錢了。

  “過年了,多買幾條煙?!?

  “幾條?你不會有煙癮了吧?”我怎么看她像個管家婆了。

  “我就抽過你幾支煙,你就小氣了?”她叫拿了五條。呼呼,沒那多現錢了。

  “拿你的卡來!”她一把抓過我的錢包,555555大女人哦!“再拿幾瓶酒!”

  “??!準備在我家過年了?”

  “我可是有個酒店的,要得那么多東西在家里?”

  “在家過年比在外邊好,你不知道?”

  我能說不知道?我只好說:“在家的氣氛是好點,可我老婆出走了。你去幫我找回來?!?

  “放心,悠蘭姐姐只是一時的想不開,過幾天就會回的?!?

  “我都有點傻了。哎!”

  “我陪你去散心,你說去哪?”

  “哪都不去,現在回家?!蔽姨嶂佣紒砘卦谏虉龊蛙囎幼吡藥茁妨?。

  “也好,買個碟回去看?!彼苤チ?,拿著我的錢包……

  女人的能耐在這里體現得最充分。因為她還為自己買了幾套衣服,因為她不想穿悠蘭的,可錢包,我的錢包?

  “放心,錢全是用卡刷的??床怀龅?。真的?!彼桓睙o辜的表情,真是上輩子欠她的?;隋X不算,還讓我在車子里等了N久,我都快睡著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