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斗明爭:狐貍出更第5章 水火不相容

  周六這天下午,胡六和石夢剛跟一個客戶吃完飯,客戶走了以后,胡六跟石夢無處可去,就待在酒店二樓咖啡廳喝咖啡,這時財務數據部副總監肖晴的電話來了,說:“領導,給你匯報下明天的要數。”

  “多少?”

  肖晴把第二天的要數告訴了胡六,胡六又問:“同期對比少了多少?”

  “三萬份左右。”

  胡六沉思了下,說:“上周日零售實銷率是多少?”

  “不到百分之六十。”

  胡六心里明白,上周還按照石級偉的指示弄虛作假了一次,實銷率還這么低。他想要是這時保持上周的要數,必定實銷率低于百分之五十,搞不好會低于百分之四十,那傳出去人就丟大了。他說:“就按照這個數據報吧。”

  “可石總說要保持上周的要數。”

  胡六明白,這段時間報社盯著要數,石級偉怕數據少了下來,報社會說他開始的數據有假。但胡六已經做了一次假了,這些日子就像吃了一塊惡心的東西卡在他的喉嚨里,現在石級偉還想讓他繼續吃,他不打算妥協了。他不能為了一時的和諧,而葬送了他辛苦多年積累起來的好名聲。胡六堅決地說:“就按這個數據報,然后告訴石總,就說我說的明天的天氣不好,報紙版數又少,這個數據已經不少了。”

  肖晴掛了電話沒兩分鐘,石級偉的電話就來了,說:“胡總,明天的要數太少了吧?”

  “明天天氣不好,版數又少,再說前些日子退報率拉得太高了,這個數據已經不少了。”

  “報社那邊盯得緊啊,你這忽然少了幾萬份,我們沒辦法交差啊。”

  胡六苦口婆心地說:“老板,銷售講周期的,每天的報紙內容不同,版數不同,周日本來就是一周銷售量最低的,而且又是風雪天,能上這么多就已經不容易了。”

  “這些問題我能不懂?但沒辦法跟報社那邊交代啊,他們會問上周日不也一樣嗎?為什么會少了這么多?”

  “上周日是怎么回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胡六有些生氣,說,“難道你的意思是繼續賣廢報紙?”

  “我可沒說過這話,零售歸你管,我不希望你這塊出問題,讓大家跟著挨批。”

  胡六惱了,說:“我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市場實際需求只有這么多,如果你覺得非要上周的數,財務數據部歸你直管,你可以直接下命令,讓報這個數就可以了。”

  “你什么態度啊?”石級偉也火了,“你非要大家撕破臉皮嗎?”

  “我不想拿虛假數據去騙報社,每份報紙的成本至少是回收報款的三倍,這樣的浪費我不想經我的手。”胡六想,自從你公然說我要搶你位置那一刻起,這層臉皮已經撕破了,我們之間還需要什么遮掩嗎?我固然不會主動害人,但難道我還不會自保嗎?

  “你的意思是我在弄虛作假了?”石級偉大聲說。

  “事實很明顯,我還能說什么?”胡六的語氣也變得火藥味很重了。

  胡六跟石級偉在電話里爭吵,石夢就坐在胡六對面,她憂心地看著胡六,她能體會到胡六的心情。對面是她愛的人,電話那頭是她親叔叔,她心里萬千心思浮動,左右為難,一時不知如何才好。

  胡六跟石級偉又爭論了十幾分鐘,胡六說:“我還是那句話,你如果想要多少數,你自己下命令,我不可能叫下面的人去作假。”

  石級偉恨恨地把電話掛了。

  胡六坐在沙發上,他心里憋著很多火,他有些不明白的是,為什么石級偉是白功福的親信,會故意弄虛作假去騙白功福,難道真如石級偉暗示的那樣,是為了數據做得好看點,便于白功福給董事長交差?但這跟他的職業理念相違背,他確實很難逼著自己去做這種事情。

  石夢看著胡六拉著個臉坐著,就說:“你們倆就不能好好地溝通嗎?”

  胡六看了一眼石夢,他能體會到石夢的難處,就說:“這不在于我,在于你叔叔啊。”

  “是的,我都明白。”石夢又說,“難道你們就真的沒辦法好好地溝通下,把有些矛盾消除?”

  胡六苦笑,說:“怎么消除?你叔叔認定我要搶他位置,消除矛盾的辦法只有一個,要么我走,要么他走。”

  “那你是真的要搶他位置嗎?”

  “你認為哩?”胡六沒有正面回答。

  “我不知道,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胡六嘆息了一聲,說:“別操你不該操的心,你還是個孩子,大人們的事情大人們會處理。”

  “我二十六了。”

  “呵。”胡六苦笑了下說,“是啊,確實不小了,我二十六已經當副總了。”

  兩人又說了幾句話,肖晴的電話進來了,說:“胡總,石總說就按照你說的數據報。”

  “他沒有說別的?”

  “沒有。”

  “行,那就把這數據報給印刷廠吧。”

  掛了電話以后,胡六陷入了沉思,難道自己跟石級偉真的已經到了矛盾無法調和的階段了嗎?為什么左雄跟他那么深的矛盾都至少能保持表面上的相互尊重,而到了自己這里,卻會鬧得這么僵?這里面一定有自己所不知道的隱情,這個矛盾不解決掉,以后大家的日子都不會好過,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胡六想了半天,也找不到一絲線索。

  就在胡六苦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晚上胡學友打來電話,說:“總裁說讓你回來就去找他報到,他有事跟你談。”

  胡六問:“沒說什么事?”

  “沒說,見了不就知道了。”

  “靠,好事壞事你總該告訴我吧?”

  “好事。”胡學友神秘地說。

  掛了電話以后,胡六心里慢慢地浮起了一個念頭,莫非真如胡學友以前提示的那樣?石級偉要回去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