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棺陵獸(賊貓)  第二章 金絲虎

  且說孫大麻子正要就地要價,把那具僵尸賣與松鶴堂藥鋪掌柜鐵公雞,卻被張小辮兒當場攔了下來,沒讓他開口要錢。

  張小辮兒嘻嘻一笑,對鐵公雞說道:“我家這大麻臉兄弟一身頑賴皮肉,掌柜的千萬別把他的話當真。小人們每每聽說松鶴堂布醫施藥,以種種善舉廣濟世間的窮人,今日僥幸得了這名貴的美……美……美人盂,正所謂物歸其主,理應拱手獻上,又怎敢問鐵掌柜要錢?!?

  鐵公雞是十足吝嗇之輩,從不肯輕用一厘一毫的銀錢,正籌算著要想個法子謀害掉二人性命,空手得了他們這件美人盂,便是一個大錢也不打算給的。此時聽張小辮兒說不要銀錢,不覺奇怪萬分,他以己度人,越想越是不解,思量著天底下怎會有這等不使本錢的生意,既不開價求財,定是另有所圖。

  張小辮兒道:“鐵掌柜果然料事如神,您老公平買賣,童叟無欺,自是不肯平白收貨,可小人們臉皮再厚,也不能昧著良心伸手接您的銀子,只好斗膽求取貴宅一件物事?!?

  鐵公雞眉頭一蹙,狠狠盯著張小辮兒道:“要錢要物還不都是一回子事?你們用不著跟本掌柜兜圈子,有話在此直說,有屁滾到外邊去放,想要什么不妨明說?!?

  張小辮兒的謊言瞎話張口就來,想也不用去想,當即捏造出一番說辭來,聲稱在老家甕冢山一帶鼠患成災,鼠夾、鼠藥也滅不盡那許多碩鼠?,F如今正值戰亂,百姓們大多食不果腹,僅有的一點糧食,還要整天提防被老鼠偷啃了,日子過得苦不堪言。

  自古以來,貓鼠便是天敵,居家防鼠多是養貓護宅,但此城方圓數百里的貓兒,皆是靈州花貓,它們都借了老祖宗貓仙爺所留的蔭福,一貫好吃懶做,從來不肯捕鼠。

  張小辮兒說他多曾聽聞,在松鶴堂藥鋪后院,養了一只黑貓,通體滾炭綢緞般烏黑,精神非凡,擅能捕鼠,而且終日不倦,民諺有云“好狗護三鄰,佳貓鎮三宅”,這黑貓絕不是本地所產花貓之輩可比。他兄妹三人為了清除村中碩鼠之災,才冒死將美人盂帶入城內,想以此物換了那只黑貓回去。

  原來鐵公雞自家宅中,在這些年里常被老鼠鬧得傷神,確實是養了一只黑貓。本意是想讓它逮耗子,誰知此貓只愛吃鳥雀,每日里爬樹上房去掏鳥窩,從不理會在廚房廊下招搖橫行的老鼠,撞上了耗子也視而不見。

  那黑貓的舉動,常常氣得鐵公雞翻白了他那對斗雞眼。后來他找到會相貓的術士一看,才知這黑貓從兩眼到貓尾巴尖當中藏有一條金線,只有在星月清光之下方可得見,乃是《貓譜》中有名有號的“月影烏瞳金絲虎”。正因有此金線相貫,所以這黑貓并不是純色一體的黑貓,而是一只正宗的兩色靈州花貓。

  鐵公雞自打知道此事以后,早就有心打發了這只中看不中用的黑貓。這時見張小辮兒愿意用美人盂換貓,不免正中下懷,只要是不掏自家腰包使錢,他鐵掌柜又何樂而不為?唯恐張小辮兒變卦反悔,當即便立了契約,命賬房先生到后院去抱了黑貓出來交換。

  孫大麻子見狀,急得額上青筋突突跳動,把張小辮兒扯在一旁道:“老三你怎地如此糊涂了?有道是好男不養貓,好女不養狗。男子養貓不免消減陽剛之氣,而女子養犬則添戾氣而少柔順。為何咱們放著現成的真金白銀不要,卻偏偏討他藥鋪里的黑貓?”

  可是如今張小辮兒滿身的精神命脈,一發傾注在松鶴堂后院的黑貓之上,認定要得大富大貴,須是忍得這一時片刻,豈能像孫大麻子似的受窮等不到天亮?這時候更是心硬如鐵,莫說是孫大麻子,縱然觀世音菩薩下凡,也勸不得他回頭了。

  此時賬房先生已將后院里的黑貓抱了出來,張小辮兒急忙把眼看去。只見那小黑貓雖是滿身疲懶之態,顯得不甚機靈,但若以高明的相貓之法細觀此貓,自可辨其出眾之處。

  何以見得此貓出眾?有贊為證,真乃“烏龍入眼穿金線,黑云罩體似墨染;爪藏鋒銳能翻瓦,尾分七節會掉風”,是靈州花貓中極為罕見的“金絲虎”。

  張小辮兒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之情,從賬房先生手中接過了黑貓,使出相貓的手段,揪貓耳朵、拽貓尾巴、捏貓骨、數貓坎。他鬼迷心竅,自認為得了此貓,靈州城中那樁奢遮①的富貴,定是非他莫屬了,卻不敢在鐵公雞面前顯山露水,只是交口稱謝不已,假意要帶這黑貓回村去捉老鼠,說著話便要辭別離去。

  鐵公雞拿黑貓換了美人盂,也倒是件不費本錢力氣的美事。他有心讓張小辮兒和孫大麻子回鄉后,再多尋幾件此等的行貨偷運進城,所以并不急于送客,竟然破例命人斟上一壺“高沫”款待,并對他二人說起這美人盂的來歷。

  一說之下,滿座皆驚,你道為何吃驚?原來美人盂是前朝所留,并非本朝之物。這前朝便是明代,說起這明朝,自打洪武皇帝開國定基以來,一度國泰民安,四海升平。傳至明朝后期,合該是朱家氣數將盡,圣聽閉塞,不用賢能,有許多奸臣宦官趁機掌權得勢。

  朝中的宦官閹黨無休無止地搜刮民財,由于這些人都是沒有子孫的絕戶,所以揮霍受用起來變本加厲,格外喪心病狂。為了滿足他們畸形病態的精神需求,發明出了許多窮奢極欲的享樂方式,美人盂便是其中之一。

  何為美人盂?顧名思義,這是一件用活人做的痰盂。從使錢買來的奴婢中,選那年輕貌美的,令她終日跪在房中伺候,什么時候聽主子一咳嗽,美人立刻張開櫻桃小口,接住從主子嘴里吐出去的濃痰,強忍著惡心咽進肚里,這就叫美人盂。

  當時的豪族富戶對此舉爭相效仿,誰家權勢熏天、財大氣粗,誰家就要擺個活生生的美人做盂。那美人盂越是光鮮漂亮,越能顯得主人身份顯赫,這種風氣一直延續到閹黨失勢,才逐漸廢除。

  鐵公雞雖然人品卑劣,可他識得歷代方物,知道甕冢山里曾經有前朝的墓葬,明末清初之際被賊人盜發過。他一看張小辮兒和孫大麻子背來的女尸,形態非常奇異,跪地仰首還沒下巴,料想是臨死前用器械把嘴撬開所致,便估計是墓中陪葬的美人盂。

  最近幾年,鐵公雞正千方百計收集生前含恨屈死的古尸,見了美人盂,正如蒼蠅集腥、惡犬見血一般,但他并非想用僵尸肉制藥,而是和張小辮兒一樣心懷鬼胎,表面開藥鋪,私底下另有許多不能見人的隱秘勾當,怎肯輕易把自家底細和盤托出?他說到后來便有所隱瞞,只告訴他二人:“美人盂其實是具前朝古尸,盜發損毀皆為刑律所禁,咱們尋常百姓要它更是無用??杀菊乒穸霉欧?,正好要用其肉入藥救人,甘愿替你們兩個擔了這天大的干系。你們切記守口如瓶,回去之后千萬不要走漏半點風聲,否則免不了要吃官司?!?

  張小辮兒和孫大麻子終于知道了美人盂是件什么東西,心下一陣悚栗,好生作嘔,對鐵公雞后邊那些話,都聽得有幾分恍恍惚惚,并未上心。

  鐵公雞又嘮叨了一陣,無外乎是些兜圈子的車轱轆話,張小辮兒支應了幾句。他得了靈州黑貓,不想再在松鶴堂里久留,抱著黑貓又要告辭,臨走前向鐵公雞打聽了一件事情:“聽說靈州城以前有戶姓婁的大貴人,婁家的宅子里種了許多槐樹,有個別名叫槐園。自打婁家衰敗之后,槐園也隨著荒廢了,想跟您打聽打聽這座宅子現在還有沒有?”

  鐵公雞聞言一怔:“婁家后人窮困潦倒,早已將祖宅轉賣,槐園如今是我鐵家的產業了。你這窮小子打聽此地想做什么?”

  張小辮兒只記得林中老鬼囑咐的事情,是先用甕冢山里的古尸換貓,然后再到槐園中尋寶,卻不曾想到婁氏槐園已然換了主家。他靈機一動,借著鐵公雞的話頭說:“眼瞅著天色全黑,城門都已關了,城中又要宵禁戒嚴,小的們在此無親無故,只想尋個破廟荒宅對付一夜,挨到天明再做理會。想起聽人說起過有座槐園荒宅古舊破敗,這才動了念頭前去,不承想竟然是您鐵掌柜的產業?!?

  槐園是處古宅,亭廊院落精致典雅,內部多有石、泉、花、木組成的園林景觀作為點綴,在當地極具盛名。鐵公雞前幾年看中了槐園,巧取豪奪占了此宅,誰想那宅中鬧鬼,根本容不得活人居住,偌大的宅院荒廢至今。

  鐵公雞處處都想占人便宜,他翻了翻眼珠子,心想那槐園兇宅空著也是空著,這幾年連打更守夜的都不敢從邊上過,更別提再轉手倒賣給哪個倒霉鬼了。還不如讓張小辮兒這伙不知情的外來人進去住一住,要是他們命大沒死在里邊,兇宅的惡名自然是不攻自破,萬一被厲鬼索了命去,也只不過是件無頭公案。在這兵荒馬亂的年月里,死幾個窮小子又算得了什么大事。打定了主意,便大大方方地取出一串鑰匙來丟在桌上說:“各道城門早就閉了,掌燈后即便在破廟舊祠周圍,也常有兵勇巡邏,如果遇到流民乞丐,多是不分良賤好壞地拿住,先是要當作細作嚴刑拷問一番,隨后輕則丟進深牢大獄,重則當堂斃在杖下。別看靈州城雖大,卻哪有容人留宿的去處。唯有我鐵家在城南的槐園大宅,是個人去樓空的荒廢所在,里面沒甚值錢物事,只是常年無人打掃,有些……有些個不太干凈,你們要是不嫌棄,倒是可以在里邊將就過夜?!?

  張小辮兒聞言,連忙抓起鑰匙道:“不嫌不嫌,我們一向是犯法的不做,犯歹的不吃。倘若在夜里沒頭沒腦地被官軍抓住下獄,豈不冤殺了我等安分守己之人,恐怕死后也沒處叫這撞天的屈?!彼砻嫔鲜菍﹁F公雞一番千恩萬謝,心中卻偷笑:“別看你鐵掌柜奸似鬼,今日卻成了張三爺發財登天的墊腳石,現下是一石二鳥,正好帶著黑貓進槐園尋寶?!?

  張小辮兒心里的如意算盤雖然打得好,但他畢竟沒有未卜先知的法子。如果身邊真有個能掐會算之人,知道他在槐園中會遇到什么事端,此時肯定要把他攔腰抱住,舍命阻攔。只因他不去則可,這一去就要闖出一場塌天的大禍,直教靈州城里血流成河,城郊野外又添無數墳丘。

  欲知槐園兇宅詳情如何,留待下回分說。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