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項羽遇到劉邦  第三章 獻策·語言的藝術

  【1.好說的話和不好聽的話】

  不管是誰,只要他還是人,還食人間煙火,就一定喜歡聽好聽的話。

  所謂好聽的話,也不一定就特指那些為拍馬屁而刻意組織起來的恭維話,它是人的情感的一種自然反應。人都是向往美好的,對美好的人和事會發出由衷的感嘆,對那些惡人邪事也會自覺排斥。

  在生活里,我們常見有人說不愛聽好聽的話,多是些領導,因為他們每天要聽無數的好聽的話。這里說的好聽的話,其實指的就是那些恭維話。領導如此說,是為了強調自己公平公正的作風。這話多半是在作秀,你要信了就上當了。如果你特立獨行,刻意將好聽的話變成逆耳忠言,那么領導肚子里一定有一雙眼睛在驚訝地看著你。嘴上一方面夸你這人實誠,一邊會在心里給你的職場生命畫上了句號。要知道,誰也不是天生吃嗆的主兒,一天不被人數落就到不了天黑,沒有哪一位領導是這種語言上的被虐待狂。

  也有的領導確實不喜歡聽恭維話,這種領導對話的要求苛刻,他覺得你的話是假話,不是出于真心。領導都是明察秋毫的,馬屁拍得過于膚淺,深入不了骨髓,他產生不了共鳴,感覺上便不過癮,進而會影響他的心情,影響他對你的印象,影響你的前途。伴君如伴虎,其實就是這么一個淺顯的道理。

  領導不喜歡蹩腳的恭維,但也絕不喜歡難聽的話。這點認識不到,你同樣屬于技術上的失誤,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嚴重后果。

  要說還有特殊材料做成的人,聽得進逆耳忠言,那只能說他是一個智者,能夠做到區分和辨別。注意,這也僅僅說明他聽得進忠言,而不是對逆耳感興趣。你的話難聽,他不愛聽,但是他會過腦子,覺得這話對他以后有幫助,所以有時他會聽。能做到這點其實也已經很難得了。

  到底什么樣的話好聽,什么樣的話不好聽,這個很難界定,因為說話的主體是你,說話的對象卻是別人,好聽不好聽,需要對方作出甄別判斷,這就有難度了。因為說話對象的脾氣秉性不盡相同,對好壞賴話的判定標準也不太一樣。不過有一點是共通的,就是你話說得越痛快、越解氣,這話不好聽的可能性就極大;反之,如果你說話越小心、越注意,說出的話就會越委婉、得體。

  道理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個側重問題。前者側重的是自己,只注意自己釋放,圖個嘴上痛快,說出來的話自然不會好聽。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好說不好聽。如果你站在對方立場考慮,說話就會注意分寸,考慮到對方的感情變化。不過這樣一來,自己就顯得受委屈了,因為你要按照他的變化調整自己的說話方式,勢必說起來不那么痛快,這就是好聽不好說。就這么簡單。

  【2.話該怎樣說出口】

  那么我們到底是該說好說的話呢,還是該說好聽的話呢?這得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如果是朋友之間,還是開誠布公些好,因為你們是平等的,不需要誰順著誰,真正的知心朋友也不會在乎那些形式上的東西。如果是對上級,那就要講究說話的方式了。這不是讓你學會拍馬屁,而是要讓你把握一個度,因為你面對的是一個感情變化和你不會有什么太大區別,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比你還小心眼的人,他們是領導,面子比你薄,所以會更在乎說話。

  說話其實是一門藝術,而且是一門了不起的藝術。為啥這樣說呢?比方說,同樣是說話,話劇是藝術形式,吵架是生活本色。如果在舞臺上,也像在生活中吵架一樣,那你在家和老婆一起表演就行了,干嘛還要花錢去聽他們折騰?對待領導也一樣,你和他是工作關系,這個工作就是你們的舞臺,而你和他之間的對話就是舞臺表演,太生活化了肯定不行。

  下級與上級對話最典型的,莫過于古代的勸諫與納諫。這一勸一納,其實已能說明問題的實質了。勸,就要有一個說的過程,就要講究勸的方法;納,就要有一個聽的過程,就要有一定的胸懷。這兩個過程都按正常趨勢發展,這勸納才會并軌,才會成功。換句話說,事情其實并非那么簡單,一方面檢驗的是臣子的智慧;另一方面檢驗的是君王的心胸。這對雙方都作出了要求。

  人的脾氣稟性并不相同,而作為領導,心胸氣量也不一樣。事務繁忙再加上自我感覺良好,鼻孔朝天斜眼看人或是淡然冷漠,所反映出來的就是我們常說的官氣。所以給他們提建議并要被順利采納,實際上并不很容易,這里面有個技巧問題。假如領導非常喜歡和欣賞這個下屬,這個下屬說話就會隨意些。古往今來,在這方面做得好的,莫過于唐太宗和魏征。從魏征嘴里說出來的話,李世民喜歡聽,心理上就容易接受,換個人就不一定行得通。但就是魏征,說話也不能太出格,還要把握一個度,像哥們兒一樣大聲吆喝不行。君王的威嚴,還是需要臣子們畢恭畢敬、唯唯諾諾去體現和幫襯的。

  其實即便是魏征,一開始也不招李世民待見,不是嗎?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這二位也是經過反復的磨合,才最終產生了默契。這個過程是通過雙方共同努力才能完成的。具體到劉邦和項羽,這二位也都有過納諫和被人勸諫的經歷,從中就可以看出方法問題。

  【3.劉邦和項羽對別人的態度】

  劉邦給人的印象和唐太宗一樣,似乎也是個善于納諫、聽得進逆耳忠言的人。漢初三杰,張良、蕭何、韓信,還有樊噲、陳平、彭越,都給他出過主意,他的江山就是在這些人的不斷建議中一點點拿下來的。用酈食其計,取陳留;用張良計,取武關;用陳平計,解決滎陽危機。例子太多,就不一一列舉了。

  劉邦之所以能對這些人言聽計從,最起碼說明了四個問題:一則,這些人說得有道理;二則,劉邦認為他們說得有道理,或者說劉邦這人有判斷力;三則,劉邦這人自己沒什么主意,至少不會很多;四則,劉邦這人脾氣還算隨和。通過這四點,我們完全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劉邦同志是個好領導,而且是個相當不錯的一把手。

  一個好的一把手,不是看他具體做事的能力和魄力,而是看他對整體局勢的掌控能力,是否能對事情作出準確預判,進而作出迅速的部署,屁大點事都親力親為的人根本不適合做一把手,要都那樣還要手下人干什么?一把手可以不干活,但必須要有很強的判斷力和識別力。這就需要他遇事有耐心,心胸開闊、脾氣隨何,能夠冷靜分析下屬的意見和建議,讓問題在腦子里有充分的停留時間。發揮群策群力,永遠比自己獨斷專行好。

  劉邦這方面做得很好。天下大定,劉邦大宴群臣,在會上做總結時,他說:“夫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馕,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币馑际?,論謀劃的運籌,我不如張良;鎮守國家,安撫百姓,保障供給,我不如蕭何;打勝仗,我不如韓信。這三個人,都是人中豪杰!我能夠用好他們,就是我取得天下的原因所在。這是劉邦攫取天下之后的經驗總結,是肺腑之言,張、蕭、韓三人都有各自的特長和優勢,哪一個拿出來劉邦都比不了,但是劉邦能把他們綁在一塊兒,共同為他效力,那么劉邦就是集合了三個人的能力,如此,三人中哪一個都比不上他劉邦了。這就是一把手的本事。

  對于別人的話,項羽其實也并非完全聽不進去,項羽從跟隨叔父項梁起事,到破釜沉舟獨當一面,最后成為號令天下的西楚霸王,一路走來,也沒少有人給他出主意。對此,項羽不但聽,而且還能做到主動和別人商量。比如:項羽解除趙國危機,章邯軍全部投靠了項羽,然后大軍一起進發關中,行至新安時,項羽指揮的諸侯聯軍和投降的秦軍之間,因為積怨太深而發生了爭執。諸侯聯軍的官兵大都是窮苦出身,許多人以前曾被征戍到關中一帶做徭役,飽嘗羞辱和打罵,這下有如咸魚翻身一般,把怨氣全撒在這些秦朝的降兵身上,變本加厲地把秦兵當奴隸使喚,秦兵難以忍受,好多人便有了逃跑的念頭?!爸T侯微聞其計,以告項羽”,項羽這邊的將士察覺了,便報告了項羽,項羽便召來黥布和蒲將軍二人商量,最后三人達成一致意見:將這些投降的秦軍全部坑殺。

  拋開事件本身的對錯,以及手段是否殘忍、事件的影響如何不說,單就聽取別人意見來說,項羽首先是聽了,然后很重視,當自己拿不定主意時,還主動去和手下人商量。

  還有:鴻門宴前夕,曹無傷向項羽告了劉邦一狀,項羽打算向劉邦興師問罪。沒想到卻遭遇無間道風云,叔叔項伯不但向張良泄露了軍事情報,還被劉邦忽悠,做了口頭上的兒女親家,于是反過來幫著劉邦蒙項羽。他對項羽說:“沛公不先破關中,公豈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擊之,不義也,不如因善遇之?!币馑际侨思覄钯M力打下關中,你才這么順利入關,人家立了功,我們還要出兵打人家,這是不義的行為,應該善待人家。項羽認為言之有理,于是“許諾”,答應善待劉邦。這也是鴻門宴劉邦沒被項羽滅掉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否則項羽想殺劉邦,那是誰也攔不住的,十個樊噲闖宴也是白搭,劉邦借口上廁所更是門兒都沒有。

  再比如:劉邦伐楚,結果被項羽打敗,追到滎陽,雙方在滎陽展開拉鋸戰,劉邦“筑甬道屬之河,以取敖倉粟”。筑起甬道,和運河相連,好用來運取糧食。項羽屢次出兵侵奪甬道搶奪糧米,最后劉邦軍“食乏,恐,請和”。面對項羽狼一樣的進攻,劉邦軍實在支撐不下去了,于是欲“割滎陽以西為漢”,咱別打了,我們服了,我就占滎陽以西就行了,其他還是你西楚霸王的。項羽“欲聽之”,也覺得這樣耗下去沒勁,打算就此罷手,這時范增就說了:“漢易與耳,今釋弗取,后必悔之?!闭f現在劉邦已是強弩之末,很快就會敗的,現在我們要是收手,將來肯定后悔,項羽聽從范增建議,“乃與范增急圍滎陽”。

  不光是老謀深算的范增,就連十三歲孩子的話,項羽也能聽。滎陽拉鋸戰,劉邦不是項羽的對手,多次失利,后來滎陽也被項羽軍占領了,劉邦于是派彭越攻打梁地,截擊項羽的糧道,切斷其補給,以緩解項羽的進攻勢頭。彭越接連攻下睢陽、外黃等十七座城池,逼得項羽只得回兵攻打彭越。結果在攻打外黃時,項羽遇阻,將士折損不少,外黃一戰,項羽氣到極點,把氣全撒在城中百姓身上,下令“男子年十五已上詣城東”,將十五歲以上的男子全部驅趕到城東,準備坑殺。這時外黃縣令舍人的兒子,剛十三歲,站出來面對威嚴而又憤怒的項羽說:“彭越強劫外黃,外黃恐,故且降,待大王。大王至,又皆阬(坑)之,百姓豈有歸心?從此以東,梁地十馀城皆恐,莫肯下矣?!边@段話的意思是:彭越用武力征服了外黃,城里人迫于彭越的淫威,所以暫時妥協投降,盼著大王能殺回來?,F在大王重新得到了外黃,卻又要把百姓坑殺,百姓怎么會有歸附大王的心呢?如果大王真這樣做,那么從今以后,由此向東,梁地十幾個城池的百姓,都怕大王坑殺,一定拼命堅守,大王一處都攻不下了!項羽“然其言,乃赦外黃當阬(坑)者”,怒氣全消,此事就此作罷。大軍一路順暢,再未遇任何阻力。

  以上例子最少也能說明項羽的四個特點:

  一則,項羽考慮問題簡單。項伯蹩腳的說辭,劉邦敗軍之后的求和,都說明了這個問題;二則,項羽容易受外界影響,容易沖動。本來拿定的主意,很容易因外界影響而改變;三則,項羽拿不定主意時,也會主動找人商量;四則,當別人的意見與他大體相同,或是能說服他時,他也會言聽計從。連十三歲孩子說的話,只要對,項羽都能聽,已足以證明這一點。

  也就是說,項羽除了主觀性較強,好沖動,容易受外界影響之外,沒什么大毛病。想問題簡單那是天生的,他小時候讀書學劍不就是那樣嘛!而且這也和閱歷有關,項羽當時才二十多歲,慮事周全這方面肯定欠缺,需假以時日才能改變。

  外界影響誰都會遇到,誰也別說誰能明辨是非,其實誰的耳根子都軟,如果有人老在你耳邊說一個人的壞話,久而久之,你對他的印象定然好不到哪兒去。這都是人之常情。但這些特點綜合在一起,就得出一個結論:項羽不是一個合格的領導,如果說得委婉點,那么項羽就是一個有個性的領導。這樣的領導容易走極端,容易判斷失誤。

  【4.如何面對難聽的話】

  以上事例都是在對話平和、氣氛融洽的情境下發生的。還有特殊情況。我們先說劉邦。

  盡管劉邦給人的印象比項羽要隨和得多,但他也不是什么時候都隨和,他也喜歡聽好聽的話,所幸他手下這幫人都挺會說話,一個個全是老油條,察言觀色的本事不一般。蕭何、曹參不用多說了,曾為底層小吏,長期服務于基層,沒點察言觀色的本事根本混不下去;張良就更別說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體現在嘴臉上一定是一副十足的奴才相。所以這些人說出的話劉邦愛聽并不稀奇。劉邦的幕僚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會說話,比如樊噲,就是粗人一個,跟隨劉邦起事前是干殺狗營生的屠戶,說話鏗鏘有力,不會拐彎,鴻門宴中面對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項羽,說話那也是毫不含糊。樊噲是劉邦的連襟,絕對的親信,他對項羽不客氣,劉邦喜歡,但若對劉邦本人說不好聽的話,劉邦照樣會生氣。

  劉邦入關,子嬰投降,劉邦進得咸陽宮,可算開了眼,見“宮室帷帳狗馬重寶婦女以千數”,小地方來的人哪見過這陣仗,于是見錢眼開、見色起意,“意欲留居之”,打算長住下來不走了,好好享受下勝利果實。這時樊噲就建議了,他“諫沛公出舍”,讓劉邦趕緊搬出宮去,并說秦國就是因為奢靡無度才滅亡的,你可別重蹈覆轍,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劉邦哪兒愿意搬啊,這屁股還沒坐熱呢,況且自己辛辛苦苦,腦袋掖褲腰里在刀尖上混日子,不就是為了今天嘛,所以他對樊噲不屑一顧、不以為然。多年前秦始皇的威風又浮現于劉邦眼前,他瞇著眼憧憬著未來的世界。見劉邦沒理他,樊噲也來了氣,說:“沛公欲有天下邪?將欲為富家翁邪?”意思是,你是想成為天下的統帥呢,還是想當一個傻有錢的大款?

  這話是很刺激人的。1983年,喬布斯為了讓當時的百事可樂總裁約翰·斯卡利加入蘋果公司,說了一段至今為人津津樂道的話,堪與比肩:“你是想賣一輩子糖水,還是跟著我們改變世界?”斯卡利大受刺激,于是選擇和喬布斯一起改變世界。斯卡利聽勸,劉邦未必買賬,斯卡利再有錢,畢竟他還是個商人,是和喬布斯在一個檔次上的商人,或者說二人是朋友關系。劉邦則不一樣,他現在是一路諸侯,是領導,有權有勢,盡管和樊噲是連襟,但雙方首先是上下級的關系,而且按照劉邦的憧憬,他馬上就會成為關中之王,身份在那兒擺著呢。所以劉邦乍聽這話像吃了蒼蠅一般,不高興是肯定的,“沛公不聽”,拉下臉對樊噲說:我當然是想得天下了,這還用你說。劉邦對樊噲表現得不屑一顧,要不是當時看著財寶美女心情愉悅,估計宰了樊噲的心都有。

  最后這事還是張良出來勸解,說樊噲說得對,“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藥苦口利于病”,咱們剛得到關中就開始享樂,這和秦國有啥區別?一番苦口婆心,劉邦這才“還軍灞上”。從張良引用孔子家語“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藥苦口利于病”的話中,也可以想見當時樊噲說的話確實很不中聽,否則怎會“逆”,怎會“苦”呢?

  說話不好聽的不只樊噲一個,還有酈食其。劉邦西進關中時,曾攻打陳留,當時在高陽(隸屬陳留)看城門的酈食其有心投奔劉邦,于是找人引薦后去拜會劉邦。結果酈食其興沖沖地來應聘,滿心歡喜以為遇到了明主,心想那劉邦還不熱情死???沒想到一進門就吃了個閉門羹,劉邦老先生正在足療,由兩個丫鬟左右伺候著在那齜牙咧嘴享受呢,酈食其感覺很沒面子,一拱手,也不跪拜,順嘴禿嚕了一句氣話:“足下欲助秦攻諸侯乎?且欲率諸侯破秦也?”你是想幫助秦國滅反秦聯軍呢?還是想幫助反秦聯軍滅掉秦國呢?

  劉邦正爽呢,一聽這話,火噌地一下就上來了,大罵道:“豎儒!夫天下同苦秦久矣,故諸侯相率而攻秦,何謂助秦攻諸侯乎?”好小子,竟敢和老子這樣說話,我辛辛苦苦沒日沒夜把腦袋別腰里里折騰不就為了有一天能滅掉秦國嗎?你在這說什么助秦不助秦的屁話,找抽呢!

  見劉邦生氣,酈食其倒平靜了,接著說:“足下必欲誅無道秦,不宜踞見長者?!蹦阋胝D暴秦、得天下,就不應該坐著接見長者,還洗著腳丫子,這樣不禮貌,很不好。這話其實也很不好聽,直接質疑劉邦的道德品行,不懂事,不懂尊重長者??蓜钸@次沒有生氣,趕忙起身、行禮、讓座、看茶,并有模有樣地喝退侍女,將適才的尷尬和沒素質讓兩個洗腳女去獨自承受了。

  劉邦不喜歡聽酈食其的話,一方面是因為這老小子說話確實不受聽。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劉邦不喜歡儒生。酈食其當初讓騎士引薦他見劉邦時,騎士便給他介紹了這位首長的喜好:“沛公不好儒,諸客冠儒冠來者,沛公輒解其冠,溲溺其中。與人言,常大罵?!眲畈坏幌矚g儒生,而且看到那些帶著儒生帽的,必定是一把上去把他的帽子摘下來扔馬桶里。平時說到儒生,劉邦嘴里從來都是罵罵咧咧的,可以說沒有任何好感。

  劉邦沒怎么讀過書,因而對讀書人有抵制情緒。這個可以理解,大多數人對自己沒有或不具備的東西,不是羨慕就是恨。而且劉邦信奉的是信馬由韁的處世態度,放蕩不羈慣了,對儒生的循規蹈矩、之乎者也肯定沒甚好感,那根本不是他喜歡的類型。也正因如此,所以劉邦知道酈食其要來,并不怎么重視,該足療還足療,該保健還保健,沒做啥刻意的準備,見都是給你老大面子了。

  其實酈食其來前聽了騎士的介紹,應該早已有了思想準備,對劉邦的態度不應該感到突然。饒是如此,真遇到那場面還是感到不自在,書生意氣上來,故此“長揖不拜”,做出一番姿態,說話也帶著情緒。劉邦生氣也在情理之中,他絕不會容許一個小小的看門老頭、還是他最不喜歡見的儒生這么和他說話的,而且還當著兩個洗腳女的面。那兩個洗腳女臉上但凡蕩漾出一點微笑,或是臉色嚇得稍稍變了顏色,都是對劉邦的莫大刺激,所以他接受不了,就想找回威嚴。何況那時劉邦正為打陳留著急上火呢,要不也不會搞足底按摩來緩解疲勞和壓力。這也見劉邦的心胸并沒有寬廣到海納百川的地步。他對那些刺耳的話照樣不喜歡聽。

  我們再來說說項羽。項羽給人的印象多是不聽勸告,特別是不聽謀士范增的話,讓這個七旬老人很傷心。不過項羽聽也好不聽也罷,他們二人之間始終都沒有產生過什么太大的沖突,也沒掀起什么大的波瀾,最多就是項羽不聽,范增恨鐵不成鋼地嘟囔幾句。最典型的就是鴻門宴。

  范增見劉邦有坐大的意思,建議項羽除掉隱患,“急擊勿失”。按照范增的想法,鴻門宴就是劉邦的墳墓。而項羽卻被季父項伯迷惑,不打算對劉邦下手。那么,鴻門宴對項羽來說,實則就是給劉邦一個親近領導的機會。

  鴻門宴有陰謀,但并不是人們想的那樣殺機四伏,項莊舞劍應該是個偶然的小插曲,項羽的本意并非要取劉邦的性命,而是要取劉邦的心,讓劉邦順從自己,和其他諸侯一樣,緊密團結在自己周圍,不要有什么其他想法。這招其實現在領導也經常用,為了調動下屬的積極性,領導設宴款待,席間噓寒問暖,下屬一般都會情緒激動,心底熱流涌動,會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干,和領導保持高度一致。

  但項羽無疑把問題想簡單了,把劉邦想簡單了,也想純潔了?,F在的劉邦,心里并不認為項羽是自己的領導,他并不認為自己比項羽差,相反,還有那么一點點覺得自己比項羽強,因為他是打入秦國都城的第一人。劉邦之所以還對項羽唯唯諾諾,只是迫于項羽的淫威而已,也就是說劉邦心里對項羽并不服氣。在這種情況下,光憑一頓飯,項羽就想將劉邦收于自己麾下就有難度了。

  席間,范增曾“數目項王”,一個勁兒給項羽使眼色,并“舉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拿玉佩暗示項羽,讓他盡快“玉決”,項羽像是突然變成了瞎子,對此視而不見。范增無奈,這才自作主張,招項莊來舞劍。

  項羽再耿直,或者說再傻,他也不會不知道范增是什么意思,但是項羽顯然沒有聽范增話的意思。不聽歸不聽,二人并未產生沖突。后來劉邦借口如廁逃跑,委托張良進獻禮物,范增將獻給項羽的玉斗擱在地上,揮劍辟為兩段,大聲嚷嚷道:“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蹦阈∽诱媸莻€沒眼力的貨,跟你合伙我算倒了八輩子霉了,你看著吧,將來天下一定是人家劉邦的,我們都得做人家的俘虜。

  范增對項羽如此大不敬,而且是當著張良等外人的面,項羽是很沒面子的。雖說范增是亞父,就是親爹,這樣讓項羽下不來臺也不行啊。結果項羽并未表現出不高興,或者也有,但史書未記載,最起碼不會是發怒或是大怒??梢婍椨疬€是有一定的涵養的。

  但有一個人的意見,項羽不但沒聽進去,后來還反應激烈,導致情緒失控,這就是項羽入咸陽后韓生的一個建議。項羽火燒咸陽后準備東歸,韓生建議:“關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饒,可都以霸?!标P中這地方好,地勢險要,土地肥沃,可以在這建都。但項羽打算回老家,不想在這建都,便說:“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還是衣錦還鄉好,光宗耀祖,街坊鄰居親戚朋友都跟著沾光。韓生見項羽不聽,來了句:“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背司拖袷呛镒哟┮麓髅?,再怎么像人它也不是真人。韓生言外之意罵項羽是畜生,項羽一氣之下將其烹煮。

  項羽反應如此激烈,下手如此之狠,讓人不寒而栗,也看到了項羽霸氣蠻橫的一面。不過事情并非這么簡單,韓生和項羽的那番對話我們可以仔細分析下。從這幾句簡短的對話中,至少傳遞出以下四個方面的信息:

  首先,韓生的建議,項羽其實不是一點沒聽,而是他對此有著不同意見,有著自己的想法,他是不同意韓生作出的規劃,而不是單純對韓生這個人有意見。

  其次,韓生建議的時機并不是很對,他是在項羽火燒咸陽后建議的。如果是在火燒咸陽之前,看著金碧輝煌的都城,項羽興許還有答應的可能,現在面對斷壁殘垣,根本無處落腳,也就沒什么誘惑力了。

  第三,項羽也不是完全沒有留在咸陽的意思,而是見“秦宮皆以燒殘破”,讓自己糟踐得實在不成樣子了,所以才“又心懷思欲東歸”,一個“又”字,已然明了項羽當時也是對咸陽動了想法的。

  第四,項羽不想久留關中,其中還有一個情結所在,關中是秦始皇的老窩,是他最痛恨的地方,這樣的情結讓他對關中,特別是咸陽城有抵觸情緒,也不允許他留在關中。

  項羽這樣想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但這些細致的心思韓生沒有考慮到。二人的想法根本就沒尿到一個壺里去,猴吃麻花滿擰,他能聽嗎?最要命的是,見項羽不聽,韓生便直接把項羽歸類為目光短淺的畜生了。且莫說你韓生說得對不對,即便是對,你那也只是建議,上級提出不同的意見你該怎么辦?你該擺事實講道理去說服領導啊。你的目的就是讓他聽你的,要的是結果。顯然,韓生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分不清誰大誰小。

  【5.劉邦的優點和項羽的瓶頸】

  劉邦最初對酈食其傲慢無禮,后來謙卑恭順,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轉變之大之迅速,令人驚嘆。其實,這個轉彎就是劉邦的優點,是劉邦不同于常人的地方,是劉邦高明的地方,或者叫閃光點。因為他會過腦子,懂得取舍,能夠從別人話中迅速區別利弊,而不是一味地關注話的語氣和態度。劉邦心中有大志,當別人的話符合他心里的這個志向時,他便聽,這個優點,一般人是做不來、也不具備的。

  項羽這個人其實也很隨和,劉邦的手下后來評價項羽都是“仁而愛人”,可見此言非虛,并非人們說的那樣,是個不易讓人接近的領導。從他對韓生的一番解釋中看,他對不同意見還是能夠做到耐心解釋的,只是項羽有一個缺點,就是脾氣上來不好掌握,耐心不夠持久。這是他不能充分發揮下屬能力的瓶頸所在。

  【6.聽與不聽的癥結】

  同樣是獻策,為什么會產生兩個不同的結果?大家的注意力一般都集中在劉邦和項羽身上,由此得出劉邦善于納諫、項羽剛愎自用的武斷結論。這有一定的道理,但略顯蒼白,因為我們忽略了問題的另一個層面,就是當事人的另一方——獻策者,忽略了酈食其和韓生兩個配角。這兩個配角的性格十分鮮明:一個老謀深算,心里有著自己的小九九;一個年輕氣盛,性格生猛而張揚。

  和韓生一樣,酈食其其實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六十多的人了,按孔子的說法,應該到了“耳順”的境界,結果“人皆謂之狂生”,雖然這點他自己并不承認,也足以說明其個性必是極強。雖然他僅是個看大門的,眼光卻很高,以前來來往往路過這里的兵馬首領也不少,可酈食其覺得他們“不能聽大度之言”,都是小心眼,牛皮哄哄的主兒(敢情只興他狂),所以“深自藏匿”,沒有出來參政,仍舊大門看著,小酒喝著,小日子滋潤著。等劉邦來了,他聽說劉邦“慢而易人,多大略”,是位溫和大度的領導,于是有心投靠。結果一見面,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是溫文爾雅,而是傲慢不敬,所以很失望,“狂生”的勁頭一下給激了起來。先痛快了再說,反正一把老骨頭了,還怕個啥。但盡管如此,酈食其仍舊沒有完全失去理智。

  劉邦對酈食其態度轉變,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酈食其氣話歸氣話,但話里有鋪墊,有潛臺詞,和那句廣告語差不多:你想滅秦嗎?你想成王嗎?那就請你聽聽我酈食其的建議。打蛇打七寸,酈食其的這個潛臺詞可以說抓住了問題的牛鼻子。劉邦當時最發愁的就是怎么盡快進入關中,他要想知道酈食其的韜略,就必須轉變態度。酈食其心里有他的小九九,他算準了這話一定會引起劉邦注意,既能找回面子,還能達到目的,還順便彰顯一下自己的個性,可謂一箭三雕。

  饒是如此,劉邦的轉變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要換個人,先給你點顏色看看,讓你知道誰大誰小再說,至于滅秦不滅秦的,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你那狗嘴里未必就能吐出象牙來。劉邦對此表現得很冷靜,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有點本事的人都有點小個性,有個性但不是傻子,他既然敢這么說話,一定是胸有成竹,帶來了什么好點子,否則就是死催的活膩了。劉邦也不是傻子,他不會聽不出來,所以他迅速作出取舍,將不好聽的話拋到腦后、立馬忘卻。只要能成大事,受幾句搶白算不了什么。

  相比之下,韓生就不只是個狂生了,簡直有些生猛。你說你為項羽好,為啥不用論證去說服他?做下屬的一個重要職責,就是為一把手作決斷提供翔實的信息,讓他的思路和你的思路相和。你韓生擺了你的道理,項羽也擺了他的道理,光宗耀祖、衣錦還鄉是大多數人心底的愿望,即便是當了皇帝,也還要時不時回家鄉看看呢。這很正常,而且家鄉支持者多,政權易于穩固,也不能就此說項羽胸無大志。你韓生不想讓項羽那樣,便需想出更高明的策略,說給項羽聽,為何非要逗項羽的氣。

  做下屬其實也是有學問、有套路的。下屬需要了解上級領導的性格,不同的領導,方法思路也不盡相同,脾氣秉性也不一樣,你不能由著自身性子來,搞得倒像自己是人家的領導,這不是什么好下屬。都像韓生這樣,認為自己對就不作解釋說氣話,還有什么組織紀律可言?班子的戰斗力也不會形成合力。

  再說了,你韓生早干嘛去了,沒燒咸陽的時候你不建議,說別燒,咱們留著自己用。都燒成灰了,你才說留下,你以為災后重建工作那么簡單??!就是在燒了咸陽宮之后說也沒事,可你總得講個方法不是?比如你說燒是燒了,可這兒的地理位置實在是好,易守難攻,像如今電視上那些軍事專家整天談論的那一套搬出來一說,項羽未必就不聽。結果你老先生裝有文化,還發明了個成語,“沐猴而冠”,罵誰呢?不煮了你會飛!

  所以這事也不能完全怪項羽,韓生也屬自找的。

  就受言者來說,劉邦的洗腳和項羽的解釋,其實都是在拒絕對方。兩相比較,項羽其實比劉邦還要隨和些,因為他向韓生擺出了自己的觀點,并進行了解釋,很耐心。劉邦則來個不理不睬,猶如你向領導匯報工作,他自顧自地和別人說笑,態度是十分傲慢輕浮的。但最后酈食其被以禮相待,韓生被蒸煮烹炸,這里面確實值得思考。

  為了深入分析他們四位當時的心理活動,我們不妨做個這樣的假設:如果給項羽獻策的是酈食其,給劉邦獻策的是韓生,角色互換一下,事情會怎樣。

  以韓生的脾氣,看到劉邦在洗腳,他還會像酈食其那樣在門外等候嗎?還會繼續他的建議嗎?答案是肯定的:不會。這是他的個性使然。而以酈食其的隱忍,面對項羽的解釋,他一定會做進一步的耐心說服,用自己的理由打消項羽心中的顧慮。我們再做個假設:如果韓生獻策時,項羽在洗腳,在和丫鬟們調笑,他會怎樣?肯定一句話不說扭頭就走。搞不好還得撂下句比沐猴而冠還難聽的話,照樣會被項羽蒸煮,而且會更快。而如果劉邦像項羽對待韓生一樣,擺事實講道理,很客氣很耐心,那么酈食其估計連那樣刺激的話都不會說的。

  由此可見,問題并不完全出在劉邦和項羽身上。因為同是獻策,酈食其和韓生二人的方法并不相同。

  我們發現,酈食其比韓生多了一道手,就是伏筆,這是韓生不如酈食其的地方。韓生沒有考慮項羽的感受,沒有站在項羽的立場去想問題,去考慮問題的解決方法。話說得直來直去,不講方法,沒有吊足項羽的胃口,你韓生以為你是項羽他爹,你說什么他都聽啊。這就是不講究勸諫的方式。你既然是想讓項羽采納你的意見,那如何讓他采納意見才是你應該做的,否則還不如不說,結果后來說著說著變味了,變成不聽你的話就是畜生,感情你說話別人不聽你就罵街,難不成你是西楚霸王?這事就算落到劉邦頭上,他也未必買賬。

  獻言獻策也要講究方式方法,不是你說得對就能被采納,也不是對方不采納就是對方沒有辨別力,這是一個論證和滲透的過程。既然雙方有不同的想法,那肯定是都有自己的道理,你要讓對方遵從你的思路,你就要說服他,讓他信服,這樣才能達到目的。項羽脾氣暴不假,但人家這次沒表現出來,還很耐心地向你韓生解釋,而你偏要侮辱刺激他,結果丟了卿卿性命。

  性格決定命運,韓生的結局其實也就這樣了。假如項羽這次沒生氣,那么結果又如何呢?我想項羽的縱容會讓韓生更加迷失自己,更加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罵項羽不如猴子都能安然無恙,那么下次他就敢罵項羽豬狗不如。眼里沒有領導,更加不會有同事和群眾了,其結果是:即便項羽不收拾他,也遲早會有人收拾他。

  【7.藏在心里的結】

  現在我們重新回到主題,拋開獻策者的外因,單就劉邦、項羽兩位的做法來看,也能看出他們之間的不同。那就是他們對時局的認識和把握不同,或者說,他們心中的理想不同。劉邦考慮全局多,項羽考慮自己多;劉邦有王者的風范,項羽有濃郁的人情色彩。

  應該說,兩位都有著遠大的志向,項羽也許沒有劉邦野心大,但是他也想做號令天下的西楚霸王。項羽的這個志向其實已經實現了,消滅了秦軍主力,各路諸侯唯其馬首是瞻,也占領了關中,殺掉了秦王子嬰,燒掉了象征秦朝皇權的咸陽宮。因此他很滿足,所以他不想留在關中,所以他聽不進韓生的勸告。

  劉邦一心想進關中,想按照楚王熊心的約定,成為獨霸一方的關中王。這個目標很明確,也很渴望,當時劉邦入關并不順利,特別是在陳留遇阻,前途未卜,所以一旦有利于他入關的建議,他都會聽取,這個理想信念會讓他忽略一些微小的細節——比如酈食其對他的態度,從而聽得進別人的意見。

  這兩件事對雙方都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劉邦最后得以順利入關,雖說聽酈食其的意見也不算關鍵原因,但其作用是明顯的。而項羽不入關中,自此遠離劉邦,也就給了劉邦機會。對于劉邦來說,離開項羽的視線范圍,相當于天高皇帝遠,更便于發展勢力。

  有人說項羽是戰略上的失誤,沒有認識到關中的戰略意義,或假設項羽占據關中會如何如何。我想這只是紙上談兵、事后諸葛亮罷了。關中具有地理優勢,這個我不否認,但也沒到非它不可的地步,秦朝定都關中,不照樣被劉邦帶著為數不多的人馬打下來了嗎?可見八百里秦川并不是什么堅防的神話,唐朝之后也沒聽說還有哪個朝代定都關中,不照樣得天下嗎?所以什么戰略不戰略的,那都是閉門造車的扯淡話,就像一些軍事專家分析國際形勢時的侃侃而談一樣,站著說話不腰疼,也不用負什么責任,你讓他指揮打仗試試,肯定完蛋。戰爭瞬息萬變,地勢地理只能算一個外因,解放戰爭時蔣介石據有長江天險,號稱固若金湯,不照樣被我英勇的人民解放軍搶灘登陸嗎?還有長征途中的險中之險的大渡河,不也照樣被我紅軍拿下嗎?

  項羽的錯誤其實在于他的內心,他過于自信,如果他認為自己的想法正確,而別人又不能給他一個令他信服的論證,他就會固執己見,一條道走到黑。項羽最后敗于劉邦,也正是源于這種自信。項羽根本就沒把劉邦放在眼里,所以他后來會將漢中割給劉邦,連那驍勇強悍的章邯他都能打敗,何況羽翼未豐的劉邦呢?這不是小視劉邦、忽視劉邦,而是自信的另一種表現形式。項羽也沒有把天下的諸侯放在眼里,所以他不會在關中落腳??梢哉f,項羽成功源于自信,失敗也源于自信。

  與項羽對應的,是劉邦的不自信,他對自己的韜略不自信,所以他要借助別人、借助外力,所以會有眾多的能人來投奔他,勢力也越來越大。到最后,他也能變得自信起來,終于發兵五十萬,去和項羽一較高低。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