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犯罪  第六章 醫院長廊的推理秀

  【1】

  又一個毫無預兆的變故,在案件告破之時,周曉樂卻暈了過去。

  本來他作為“女神號”的幸存者,要接受她和馮劍飛的問話,卻在這關鍵的時候不省人事了。更重要的是,因為他是最后的幸存者,在他的口供完結之后,就不能再任由馮云霄逍遙法外。如果從周曉樂這里還是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情報,就要立即和馮云霄展開最后的決戰!

  ——你究竟為了什么而選擇逃亡?

  這句話秦伊妮在心里問了無數次,卻找不到答案。但是從馮云霄的表情上,她看得出他有不得不這么做的理由(如果那是他真實的嘴臉)。

  查清“女神號”沉沒背后隱藏的真相,是她與馮劍飛此行的最終目的。其關鍵就集中在這個昔日的第一神探身上。與馮劍飛的追捕行動不同的是,秦伊妮選擇了利用??墒堑搅俗詈笠幻掖嬲叩菆鲋畷r,一切都需要作一個徹底的了斷。關于馮鷹的死,關于馮云霄的失憶逃亡,“女神號”的沉沒和神秘的Black Jack,他們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牽連?馮云霄逃亡的事實隨時都可能被上頭獲知。一旦到了那時,無論誰都會把他當成是“女神號”沉沒的罪魁禍首。那時無人庇護得了你,馮云霄,你可知道?

 ?。òΑ?

  秦伊妮心事重重地嘆了口氣,因為她明白了,自己的內心原來一直不希望把馮云霄當成兇手,是一廂情愿這樣吧。

  她望著狹小悠長的走廊,似乎覺得它通向了世界的盡頭。這是在W市第二人民醫院6021病房外的走廊,周曉樂正靜靜地躺在她背后房間的病床上,醫生叮囑在病人蘇醒后才能問話,而且絕不能刺激他。從初步的檢查結果來看,他的身體狀況十分良好,之所以會暈倒是因為心理因素,過于刺激病人可能會引起無法挽回的后果。

  秦伊妮這時疲憊地抬頭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馮劍飛,卻發現他那雙眸子此刻正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好像她一下子變成一張供人觀賞的畫像一樣。秦伊妮心里頓時咯噔了一下,慌張地將視線移開。

  可是馮劍飛突然開口了,他的語調顯得異常平靜:

  “請問,你把通訊設備打開了么?”

  【2】

  “你在說什么?”秦伊妮裝出迷惑不解的神情,卻無法再回避馮劍飛的視線,只見馮劍飛還是在注視自己,嘴角如冰雪融化般微微翹起。

  “我想應該是開著吧?”馮劍飛沒有理會秦伊妮的裝聾作啞,微笑著說下去,“因為他應該很在意有關周曉樂的證詞才對?!?

  “……”秦伊妮如同一個做錯事的小孩,雙眼直愣愣地朝上翻著卻開不了口。

  “我說……”不知為何馮劍飛突然做了一個深呼吸,“我說我們的旅途就要結束了。再等十五分鐘,如果周曉樂還不醒來,我就來揭示‘女神號’沉沒的真相。你一定要開著通訊設備讓他聽哦?!?

  “???!”這句話讓秦伊妮大吃一驚,“你已經知道‘女神號’沉沒的真相了?!”

  馮劍飛沒有接話,只是抬腕看了一下手表,然后閉上了眼。

  “OK?!迸c此同時,在秦伊妮的耳朵里傳來一個略微沙啞的聲音,不用說是來自她的無線耳機。秦伊妮頓時雙目一翻,如同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似的癱坐在醫院的長椅上,她已受不了這種壓力,只等著煎熬的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3】

  這十五分鐘對于秦伊妮而言已經失去了時間的概念,不知是漫長抑或短暫。她任思緒紛飛,時常在煩擾的念頭間無規則地跳躍。但是目前她最在意的,還是怎么會被馮劍飛發現她和馮云霄私下聯絡這件事。

  他是從何時起發現的?

  他是怎么發現的?

  自己在“李老大”案件中的表現就讓他起疑了么?還是小平頭告的密?

  不過河妖轉世案件說不定會引起他的懷疑……

  對了,不管之前,在黑玫瑰案件中他肯定已經確定是馮云霄在背后幫我了……

  秦伊妮想起了她在第一個密室解法中忽略了門被反鎖的細節,的確這是在場的任何人都不應忽略的。她閃電般地說出了一個密室解法,可是卻犯了如此低級的錯誤,這是上個案子中最不合常理之處。而且自那以后馮云霄就不開口說話了,難道他那時就已經知道會被馮劍飛看穿了么?就那么一個細微的錯誤就已經能讓這二人如此確定了么?不對,馮云霄后來又和她說過一句話,就是告訴她窗臺可能會有腳印。對了,我之前一直沒有去思索這個問題,就是他怎么知道窗臺會有腳印的?

  難道……

  難道他那時就推理出真相了么?

  難道當別人把注意力集中在死者怎么背貼在門上時,馮云霄就已經把注意力集中在死者面對的窗戶上了?也只有經過這樣的推理才會想知道窗臺有沒有腳印啊。這樣說來,他應該早就知道事件的真相了。

  這點想必馮劍飛也知道了。

  解密室的低級錯誤只是讓他開始懷疑,他現在能這么肯定是因為后來他在宣布兇手的時候故意讓她來發言。因為他知道如果窗臺的腳印是她自己找到的話,那么她就一定能說出真相才對。他知道憑她炫耀的性格,如果馮云霄事先已經告訴她真相的話她肯定會搶著公布才對,否則反之。于是他才對她臨時發難,這樣馮云霄即使馬上在一旁幫她,她述說起來也會一頓一頓的,讓他看出端倪。

  原來……上個案子馮劍飛完成的是一次二重推理……

  【4】

  “哦,時間到了呢?!瘪T劍飛先站了起來,做了一個伸展身體的動作,然后走到周曉樂的病房前打開門朝里面張望了一下,然后再輕輕地合上門。秦伊妮的視線隨著馮劍飛移動,直到他坐回原位。她知道周曉樂還沒醒來,而馮劍飛的推理秀就要開場了。

  此時空氣好像法庭最后宣判前的凝滯,馮劍飛低著頭看著地板,表情如同白紙,是一種秦伊妮從未看到過的冰冷。

  “我知道你也想尋找是誰讓‘女神號’沉沒的,我知道你也想知道是誰讓你喪失記憶的,我也知道你也許對這些都無所謂,不過你知道么,記憶喪失后的你真變得與以往大不相同了呢?!?

  秦伊妮不知為什么自己好像瞬間就變成了馮云霄的化身坐在馮劍飛的對面,至少在馮劍飛心里是這樣以為的。聽著馮劍飛對著“自己”侃侃而談,她淚水“唰”地涌出了眼眶,卻無力抬腕擦拭。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復雜情緒襲上心頭,耳機里傳來馮云霄的沉默,他雖然不發出一絲聲音,卻已讓自己淪為傀儡。這不是人類應該有的體會,她第一次品嘗到了魔鬼般的心靈震懾。

 ?。ㄎ也幌霚S為傀儡,誰來救我!……)

  “你知道么?”馮劍飛抬眼望向天花板,但依舊繼續對“她”侃侃而談,“你可能已經忘了,但以前的你一定深深記得馮鷹對你說過的話,因為你不斷地把它向我重復。你說,當偵探到達犯罪現場時犯罪行為其實并沒有終止,它會一直在罪犯的內心衍生。所以這世界上從來也不會有完美的犯罪存在,只要想方設法對他的內心進行攻略就一定會讓他的罪行原形畢露,對吧?也許你已經忘了,但你確實這樣和我講過??墒乾F在的我感到很無能為力呢……是啊,我真的很無能為力呢,面對你的完美犯罪……”

 ?。ㄊ裁赐昝婪缸??)

  “妮默辛是希臘神話中掌管記憶的女神,恐怖分子卻把它命名為讓人失去記憶的違禁藥物,但強行讓你服下這藥物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馮劍飛突然語氣變得緊張而急促,“當‘女神號’緩緩沉下海面的時候,注定了一切物理證據的毀滅。是啊,還有殘骸可以打撈,但身為專家的你知道這毫無用處,除了計算損失之外是查不出其它證據的!你當時那樣教導我,和我說沒有完美的犯罪,因為犯罪行為會一直在罪犯的內心生根發芽,深諳此道的你又怎會忘記這點呢?于是你想到了一個唯一能破解的方法,你一手完成了所謂的完美犯罪——你在安裝好定時炸彈后就讓自己服下了會永久損壞記憶的‘妮默辛’,你讓自己完全忘記了自己的所有犯罪事實,你毀滅了自己的所有心理證據。你肯定在完成這一切之后回到了毫不知情的馮鷹旁邊,在爆炸之后你會聽到馮鷹的囑托,他可能會讓你尋找Black Jack,這變成了你最初的記憶,從此你從一個完美的罪犯變成了一個悲哀復仇的受害者,你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Black Jack!”

 ?。ò??怎么會是這樣?。。?

  秦伊妮張大了嘴想要驚叫,但是喉嚨里發不出任何聲音。耳機里傳出了沉重的呼吸,是的,是馮云霄的呼吸,但也許是Black Jack的……

  “你不會讓我出示證據吧?不好意思,我沒有任何證據,因為你犯下了連你自己也找不出任何證據的案子,測謊儀也毫無用處,如果你讓我出示證據,我真的無能為力!……”馮劍飛也許因為話說得太多,聲音一下子低啞下來,他彎下腰托住了自己的頭,可以看出身子在微微顫抖。

  淚水再一次溢出秦伊妮的眼眶,她站了起來,就這樣面對馮劍飛呆呆地站立著。此時的她已經不是馮云霄的傀儡了。她內心能強烈地感受到馮劍飛的痛苦,這種痛苦浸透了她的全身。是啊,哪里都像推理小說里寫的那樣,罪犯每次都會遺留什么證據。法庭上的出示證據也只不過是人類的游戲規則,但即使沒有它真相也還是真相。作為偵探最痛苦的就是在揭示了罪犯的罪行后,卻同時也清楚沒有一點證據可以將之繩之以法,這不正是讓偵探最感到悲哀之處么?如果真如馮劍飛所言,那么馮云霄的確已經毀滅了這世界上所有的證據……

  馮劍飛這時緩緩地抬起了頭,他的眼神卻突然變得如同巖石一樣剛強堅毅,散發出一種懾人的銳氣:

  “但是,不好意思的是,我還是能把你捉拿歸案,我有把握讓你在三十分鐘之內,自動出現在我的面前?!彼蛔忠痪涞卣f道,“我想你會有興趣聽的,因為我就要把逮捕你的計劃告訴你,以及我關于黑玫瑰事件的三重推理?!?

  【5】

 ?。ㄈ赝评怼???。?

  秦伊妮驀地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她很難想象在黑玫瑰事件這么短的時間內馮劍飛竟然做出了三重推理。并且……他還說能馬上逮捕馮云霄?!

 ?。ㄟ@可能么?)

  決戰來得太快,她顯然沒有絲毫準備,她用茫然的眼神望向馮劍飛,第一次感覺到了他的陌生。以前總覺得他就是一個血氣方剛,愛出風頭的毛頭小伙罷了。沒想到在這種關鍵時刻才發現了他體內原來竟蘊藏著深不可測的力量,給人以一種堅強男子漢的感覺!

  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考慮太多,她總覺得自己要做點什么,她對馮劍飛打了個手勢,意思是問她該怎么做。但馮劍飛只是抬起頭冷漠地看了她一眼,沒有說任何話。在這一瞬間,秦伊妮體會到了一種失落,抑或是難過,她倒退兩步退回剛才坐的位置,默不作聲地低下了頭。她不知現在自己的復雜心情是什么,是知道了她和馮劍飛之間的差距而失落,還是為他對自己的態度難過。她咬了咬嘴唇,眼淚又流出了眼眶,滴落在膝蓋上,小腿在微微發抖。在這場決斗中,她淪為觀眾,從傀儡變為木偶。

  “我首先要說出你的姓名,你叫馮云霄?!瘪T劍飛開口了,語氣如新聞主持人般平靜,“我要你在三十分鐘之內出現在我的面前,你可能會覺得我很可笑,決定亡命天涯的你又怎會輕易束手就擒呢?更何況我前面說的話沒有任何證據。是的,沒有一點證據,你在犯下了滔天大罪的同時還順手把自己變為了帶悲劇色彩的好人,好似惡魔在轉身之即就披上了牧師的外衣。但是我能讓你在三十分鐘之內出現在我面前,你不得不這么做,因為在你的好人字典里,一定對Black Jack具有刻骨的仇恨對吧?那么我即將告訴你的就是:我掌握了Black Jack的最后線索。如果你不惜性命也要捉拿他的話,除了照我說的做之外別無它途!”

  “你不是認為Black Jack是我么?還有,你有Black Jack最后線索的……證據?!边@句話從秦伊妮的耳機里傳來,于是秦伊妮如傳聲筒般復述了一遍。

  “嗯,那么,就請聽我的推理?!瘪T劍飛的口氣又一下子變為一位站在法庭上正準備述說呈堂證供的律師,“正如我之前所說,你已經借助‘妮默辛’的幫助,從惡魔搖身一變成為好人。這是一個利用‘妮默辛’的把戲,恍如希臘記憶女神設計的圈套。但是,當你自己也相信自己是一個好人的時候,我恰恰也可以利用這點。

  “現在你只有兩種選擇:1,相信我的推理,你承認自己耍了一個‘妮默辛’的圈套,雖然你做得干凈利落,沒有留下任何證據,但因為你現在已經變成好人了,所以只要你能相信我的推理,相信你是Black Jack,你也應該無法忍受這種負罪感而現身自首,這應該就是你作為好人所應處的立場。當然,我想你現在不會相信我的推理,那么……

  “2,你不承認自己耍了一個‘妮默辛’的圈套,你要繼續捉拿‘另一個’Black Jack,好,我也成全你。同樣以你這個立場,你更是不惜性命要捉拿他,那么我就可以和你做一個交易。因為你肯定堅信‘女神號’是Black Jack炸沉的,而他肯定是幸存者之一。我知道黑玫瑰事件雖然你早就發現了真相但是也沒有吭聲,因為那并不是你所想尋找的。你心里肯定也很焦急,到黑玫瑰事件為止,你應該已經把所有的幸存者都過濾了一遍,如果你還是找不到Black Jack,那么你就應該知道——‘當你把決不可能的因素排除后,不管剩下的是什么,不管它多么難以置信,那也是真相’——而你自己就是所剩下的最后可能了!”說到這里馮劍飛頓了一下,“不過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情況暫時還不像你想象的那樣壞,因為我發現了一個新的幸存者!”

 ?。ò??有新的幸存者??。?

  這句話又出乎了秦伊妮的意料。

  “是的,新的幸存者,這確實是最后一名幸存者了!或者說,這是馮云霄你最后的機會,你如果能證明他是Black Jack,那么你就是無辜的。從理論上講也的確存在這種可能。如果那樣,我想你也就完成了你不惜性命的使命,而我也抓住了罪魁禍首,大家皆大歡喜。但如果他不是Black Jack,那么你就是Black Jack,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可能!那時我就要逮捕你,站在好人的立場,即使你已忘記了所犯的罪行,以你的執著你也同樣會自首,不是么?”

  在這狹長的醫院長廊,當馮劍飛閉上嘴后,四周歸于可怕的沉寂。

  “那么……”過了一會兒秦伊妮開口了,傳達著馮云霄的聲音,“關于最后幸存者的證據?”

  “呵呵,這是你用無線通訊設備所無法察覺的黑玫瑰事件三重推理?!瘪T劍飛一邊回答臉上一邊露出苦澀的表情,“雖然讓人難以置信,但是我卻親眼看見了那個本應該死去的女人!”

  【6】

  那一晃而過的影子,瞬間在秦伊妮的腦海飄過。

 ?。莻€死去的王梅么?……)

  的確秦伊妮還記得馮劍飛初次看到她時的驚惶失措,但是……但是當馮劍飛公布了黑玫瑰事件的真相后,秦伊妮已經把那人拋在了腦后。以為她只是一個偶然的邂逅,或者是一個意外因素。她被排除在了整件事情之外,馮劍飛在結案陳詞中也沒有提到過這個女人。但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這樣,那個女人只是被排除在了黑玫瑰事件之外,但卻被牽扯在“女神號”沉沒的漩渦中。

  “通過遠距離監聽的你沒有看到門被反鎖,也很難察覺到別人的口誤?!瘪T劍飛嘆了一口氣,“是啊,這是多么讓人容易疏忽的口誤,所以你才沒有察覺,這個女人其實是周曉樂的戀人尹月!”

  一聞此言秦伊妮馬上脫口而出:“怎么是她,她不是在‘女神號’途中死了么?”

  “是啊,照理應是這樣沒錯,我也不知道她為什么會活下來,但這就是事實。如果想知道她存活的原因就只有等問她本人才知道了!”

  “但你為何能肯定那女人就是尹月?”

  ——神秘活下來的女人,會不會是Black Jack呢?

  在問的同時,秦伊妮心里產生了這樣的疑問,她不明白為什么她總是不由自主地出現偏袒馮云霄的想法。

  “你還記得這個女人和周曉樂相框里的人很像吧?”

  “是啊,但是老陳問過周曉樂,那相框里的人是王梅才對???”

  “你真的以為周曉樂在他的宿舍里,不放他自己女朋友的照片,而去放別的女人的照片么?”

  “……”這個問題頓時令秦伊妮啞口無言。

  “老陳問‘是王梅的照片么’,是因為他正在調查黑玫瑰案子,王梅是這個案子的中心人物,所以他才會一時口誤說錯。而值得在意的是周曉樂為什么會回答錯呢?如果你注意的話就會發覺他那時正躺在床上心不在焉。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說到這里馮劍飛頓了一下,才接下去說道,“就是他有某方面的精神疾病,不過那時我還不能確定,直到他現在暈倒才證實了我的想法。依我現在的判斷,他很可能是患了臆想癥?!?

  “你看清那個女子真的和照片上是一個人?”

  “我打包票?!瘪T劍飛看了一下手表,“而且我前面已經托人找到了她落腳的旅館,她這兩天應該會在那里,但之后我就不清楚了。馮云霄,你為了追查Black Jack已經從秦伊妮那里換取了兩個線索,這是最后一個了,但這是要賭上你本人的性命才能換取的線索。如果你相信自己是好人,如果你真的不惜一切都要抓住Black Jack,我想你不會猶豫的……對了,現在30分鐘正好過半,因為監聽設備的通訊距離有限,我知道你現在離這家醫院一定不遠,那我就再給你最后的15分鐘時間來決定自己的命運吧。不過你一定要考慮清楚,我會在這等你……”

  【7】

  又是煎熬的十五分鐘!

  分針像被吸鐵石吸住了一樣,怎么也不肯走。汗珠不斷地滲出秦伊妮的額頭和鼻尖,因為餐巾紙已經用完了,所以她只能用手來擦拭。這時她抬頭向馮劍飛臉上看去,可能是他弓著身子的緣故,汗水直接從他的鼻尖和臉頰兩側滴落在地。秦伊妮忽然驚訝地發現,馮劍飛整個上半身全部被汗水給浸透了,地上也多了一攤水漬,他像剛從暴雨中走出來一樣!

  不過現在才是暴風雨的前夕。

  秦伊妮甚至有種幻覺,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決戰不會如此早的到來。就好像老師剛走上講臺,忽然就宣布下課?;叵氤霭l的那天還歷歷在目,這之間的光陰如流星般倏然而逝。本以為是漫長的旅途啊,雖然吃過苦,但秦伊妮卻不知為什么有點懷念這段時光,不希望過早收場……

  就在這時,走廊的轉角傳來一聲咳嗽。

  馮劍飛和秦伊妮身子都緊張地顫動了一下,不約而同地扭過頭去。但只看見一個披著白大褂的中年醫生走了過來。

 ?。ê簟?

  一看不是馮云霄,秦伊妮的心跳慢慢恢復了正常,感到如釋重負。

  那名醫生當看清了醫院長廊的二人后露出了稍稍詫異的眼神。的確從醫生的角度來觀察他倆可能會有些擔憂。特別是馮劍飛現在臉色慘白,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紅潤。那名醫生腳步急促走到近前,在馮劍飛面前站定,秦伊妮以為他會詢問馮劍飛的身體狀況,剛想說什么,哪知他卻開口說:

  “你們這樣聚在一起,難道不怕我殺掉你們后再服用一次‘妮默辛’么?”

  這句話像子彈一樣擊中秦伊妮,驚得她身子向后一仰撞在墻上。不過她已經反應過來,這原來又是他的化妝術!而馮劍飛卻好像一點也沒有吃驚,他只是抬起頭死死地盯著眼前這名男子的臉部,然后滿意地點了點頭,嘴角甚至露出了一絲笑意:

  “果然是你,不過我無需擔心,因為我知道‘好人’是不會用‘妮默辛’的?!?

  “你就是馮劍飛吧?老實說我很想認識你?!蹦凶右贿呎f一邊脫去了白大褂,他用布滿皺紋的臉轉過來面對著秦伊妮,“不好意思,我們的合作就此終止了……”

  秦伊妮勉強地笑了笑,以示無妨,雖然她已經可以肯定眼前的這個男子就是馮云霄無疑,但那個化妝術實在太迷惑人了。

  “用戴手銬么?”

  “不必?!瘪T劍飛的這個回答出乎秦伊妮的意外,不過轉念一想也釋然。因為馮劍飛的推理其實是建筑在馮云霄已經變為“好人”的前提下,然后他要用沒有證據的推理來證明給馮云霄看他是一個背負著莫大罪惡的“好人”。如果能做到這點,作為“好人”的馮云霄就會主動自首了。否則,即使強行帶馮云霄回去,也難以將他定罪。

  這就是法律,或者也可以說是科學技術的無奈。

  是的,所有的證據都沉入大?;癁闉跤?,即使是內心的證據也被“妮默辛”這位希臘女神輕輕地拂手拭去。高科技在此案沒有絲毫用處,如果想要將罪犯伏法,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武器就只?!巴评怼倍蚜?。

  ——其它任何手段在這里都失去作用!

  這句話秦伊妮又在心里強調了一下。

  就在這時,一聲嘶聲裂肺的慘叫驀地傳來,如平地驚雷般打斷了醫院長廊上三人的思緒,這好像是地獄惡鬼才會發出的嘶吼,三人的臉色瞬間全變了。

  馮云霄第一個打開了6021的房門,只見凌亂的床鋪上已經失去了周曉樂的身影,一陣微風帶著嘲笑從敞開的窗口吹了進來。

  “有人跳樓了!”“快報警??!”此起彼伏的呼喊從樓下傳來。

  馮云霄閉上了眼,然后重重地一拳擊打在門背上。

  秦伊妮忽然開始發抖,因為她看到馮劍飛在一旁正冷冷的盯著面如土色的馮云霄,這是一種只有刻骨深仇才會有的眼神。

  這一幕,她永遠也不會忘記。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