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犯罪  第一章 小鎮的招魂

  【1】

  阿牛坐在屋外的臺階上望著小鎮的入口,揉了一下眼睛后長嘆了一聲。他生活在葛新鎮的年頭可謂不短,但這個小鎮已經讓他深感厭倦。這里不止地處偏僻,而且人大多也性格孤僻,所有的一切都顯得那么單調乏味,爺爺說是這地方陰氣重的緣故。

 ?。ò⑴?,這就是小鎮的命,也是你的命,一個人的命運是不可能改變的?。?

  爺爺的話總是回蕩在耳邊,阿牛從來沒有懷疑過。

  不過枯燥的生活似乎偶爾也會迎來改變,這是自從那個奇怪的人來到這個小鎮之后阿牛開始體會到的。具體為什么他也說不上來,當那個瘸腿的人出現在他面前時,他著實嚇了一跳。剛開始覺得他的表情顯得有點詭異,但當得知他已失去記憶時不禁憐憫了起來,同時還伴隨著一種奇特的感覺。他分不清這是什么,就是有點納悶,似乎一個失去記憶的人不應該有那種眼神。失去記憶還能堅持什么呢?你不是已經被命運拋棄了么?阿牛只是幫他把腿上打上石膏,跌跌打打他會治,記憶他可幫不了他。對了,他自稱阿益,這肯定是他自己給起的,不知是堅毅的諧音,還是失憶?

  “又吸完了!”阿牛瞅著煙屁股又嘆了一口氣,然后習慣性地把它重重地撳在地上再碾上幾下。也許是那個人的到來,讓他思考的次數變得頻繁了。思考是件好事還是壞事他卻不明了。當抬起頭時,一個陌生的身影映在他的視野里,這好像是夢中的畫面。

  她是一個皮膚白膩的年輕女子,甚至可以用一塵不染來形容,在烏黑飄逸的長發下是一張鵝蛋型的甜美臉龐,雖然穿著樸素,但卻掩藏不住一種帶有靈氣的美和眼里的笑意。雖然葛新鎮從未出過如此美女,但讓阿牛感到驚訝的是她手上正拎著一個與她身形非常不相稱的黑色長形大皮箱,兩個組合在一起頓時產生了一種格格不入的魅力。這里面會裝著什么呢?他的好奇心立刻被勾起來了。當確定這不是幻覺的時候,他站起身,走上前搭訕:“你是來找誰的?”

  “胡鑫,你知道胡鑫住哪兒嗎?”她看起來一點也不畏生。

  “啊,胡鑫啊,離我家很近的。我帶你過去吧,你是他媳婦吧?”

  “不是,我是他妹妹。謝謝你哦?!彼穆曇魩е判?。

  阿牛順手接過她的大黑箱子,朝胡鑫家走去。說起胡鑫,他是一個深居簡出的人,平常不茍言笑,整天窩在家里寫小說,臉上刻著自由職業者的落魄。

  “你叫什么?”阿牛問,“這大箱子里裝的都是衣服么?”

  “我叫玲兒,這箱子里裝的可是我的寶貝呢,我得保密,嘻嘻?!彼谷粚Π⑴f倘灰恍?,阿牛頓時心中一蕩,像被電了似的。從胳膊來判斷這個箱子雖然體積大但一點也不沉,應該沒十斤重。所以阿牛才認為里面裝的都是衣服。沒走幾步胡鑫的房子就出現在視野里,阿牛一邊想象著身邊這位妙齡女子將要住在里面的情景,一邊不知道為什么產生了一種強烈的預感:這個小鎮不會再平靜了!

  胡鑫咳嗽著打開了門,當看見玲兒時,足足愣了將近有半分鐘,才怪叫一聲撲了上去,兩人頓時緊緊地摟在一起。這讓一旁的阿牛大吃了一驚,這和胡鑫平時的大便臉和死氣沉沉氣質完全判若兩人,阿牛甚至想上前檢查一下他是不是發燒了。

  后來阿牛了解到玲兒以前曾嫁過一次人,丈夫是個服裝設計師,可是前不久在一起火災中喪生了。本來作為寡婦的她應該回到娘家去,可是因為那場婚事早就和家里鬧翻了天,而且她有著和哥哥一樣的倔脾氣,憑她的自尊是怎么也不肯在這種時候重返家鄉的。舉目無親的她于是只好來投靠哥哥。

  一切都是多么順理成章啊,在憐憫的同時阿牛多少有一點慶幸。

  “阿牛,你離她遠一點比較好?!卑⒁嫜鎏稍诖采?,綁著石膏的腿正擱在床架上。他靜靜地聽阿牛說完今天的遭遇,用一種不夾雜感情色彩的語氣說道。

  “為什么?”阿牛詫異地望向阿益。阿益只是微笑不答。

  “你連自己是誰都搞不清楚,又怎會知道別人的事?”阿牛有點不滿,因為腿的關系,才讓這個外鄉人暫住他家。平常覺得和他說話挺有意思的(也沒有別人可以說話),所以總是有事沒事找他聊幾句。

  “我怎會知道……”阿益表情變了一下,可以看出這個問題讓他一時語塞,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回答,“也許我以前是一個看相的吧……”

 ?。ㄎ覟槭裁磿尠⑴D敲醋??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我是誰?……)

  阿益和阿牛的這場談話以沉默收場。

  【2】

  阿牛這天離開阿益后就早早地鉆進被窩,感覺今天有點冷,可能是臺風的緣故吧。閉上眼睛,風吹窗戶帶來的吱呀聲就愈加刺耳,阿牛嫌吵得慌,就把整個腦袋蒙在被子里。就當這時,他好像聽到在呼呼的風聲中隱隱夾雜著一個女子的哭泣聲。

  不會是聽錯了吧?

  以前可從來沒遇上過這種事,阿牛決定不加理睬,把被子捂緊耳朵繼續睡??墒遣恢切睦碜饔眠€是怎么的,那聲音卻似乎越來越響,越來越凄厲。風似乎在給這聲音打節拍似的繼續拍打著窗戶,讓人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雖然害怕,但恐懼還是被睡意戰勝,阿牛不知什么時候起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雖然不停做著情節緊張且毫無邏輯可言的夢,睜開雙眼時溫暖的陽光已經從屋子南面窗口鋪灑了進來。整個屋子又變得亮堂堂的,昨晚的那怪聲也變得恍如一場夢境。

  就在阿牛刷牙的時候,胡鑫過來叫門。阿牛開門一看就發覺他的眼袋明顯發黑,可能昨夜太興奮了而一夜沒睡吧?阿牛一邊這樣揣測一邊露出理解和羨慕的眼神。

  胡鑫露出十年難得一見的微笑(至少對阿牛而言)說:

  “我妹子以后可能長期住我那兒,所以今天我打算親自下廚燒一桌好菜為她接風洗塵,也想請你晚上過來吃個便飯助興,行不?聽說你這還來了個瘸腿的小伙子,也把他給叫上吧?!?

  阿牛腦中馬上就映出玲兒的可愛模樣,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下來。只是有點出乎阿牛意料的是:阿益也是如此。

  臺風給夏日平添了幾許涼意,似乎連天也黑得早了。才5點半左右那邊就擺好桌子準備就緒。飯桌上,阿牛發現除了胡鑫、玲兒這對兄妹外還有兩個中年男子。胡鑫介紹說文縐縐書生模樣的那個叫韓陽。另一位臉上長著一把夸張的絡腮胡子,額頭刻滿皺紋的叫張盛發,他客氣地說叫他盛發就可以。他們兩個也是最近才暫住到胡鑫家的。韓陽是某出版社的編輯,上門和胡鑫洽談出版事宜,為人斯文卻健談。盛發則自稱歷史學家,現任某大學名譽歷史教授,因看中了胡鑫這塊地的風水,所以有意向購買。他對各地風土人情均了如指掌,雖然看起來性格沉穩內斂,但一旦話匣打開最為幽默詼諧。飯桌上的眾人都被逗得笑聲不斷,特別是玲兒常常掩著嘴前俯后仰。

  唯獨阿益除外。

  別人看到阿益的樣子都感覺有些奇特,所以總喜歡引他和眾人講話。但阿益似乎并不想融入氣氛,除非必須開口他才略微應付幾句,有關他的話題總會以冷場收尾,讓氣氛變得有些尷尬。他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掃興,所以中途就早早退場,別人包括阿牛在內也沒多做挽留。

  胡鑫今晚似乎把往日的陰霾一掃而空,真可謂人逢喜事精神爽,整個人神采奕奕,不停地向眾人敬酒。既然主人盡興又有美女相伴,客人們也樂得觥籌交錯。

  至于昨晚睡覺前的怪聲,阿牛幾次想裝作不經意間提出來,但看到大家都處在興頭上,不想壞了大家的興致,后來幾杯暖酒下肚,更是把一切都拋在了腦后。

  因為自己也是頭暈目眩,最后阿牛并不記得是誰第一個倒下的,但飯局就在這東倒西歪中散場了。阿牛打了幾個嗝,搖搖晃晃地朝家里走去。進了房門第一件事就是一個大馬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強烈的頭痛讓阿牛醒了過來。他坐起后發覺已經是深夜時分了。先有氣無力地摸了摸快要裂開的額頭,然后尿意襲來,他準備要上廁所??墒窍裢蝗槐皇┝硕ㄉ硇g似的,他站在床邊一動不動。因為一種近乎凄厲的哭泣聲正從外面傳來。它時斷時續,若隱若現,窗戶的縫隙無法阻止它蔓延進來。

  昨夜的記憶瞬間蘇醒了!這次他很清楚自己并沒有聽錯,聲源可以肯定就在附近不遠處?,F在對于他而言,去廁所也一下子變得艱巨起來。

 ?。ㄔ趺崔k好?)

  這時他忽然想到聲音會不會和玲兒有關?

  首先明顯是自她搬來之后才有的,雖然她外表樂觀開朗,可畢竟是一個女人家,喪夫在前,又孤身搬到異地,會不會躲在夜里放聲慟哭呢?

  對了,這可能是她的哭聲??!

  如此一想阿牛的膽子就立馬大了,堂堂六尺男兒怕這個干嘛!早上從胡鑫的黑眼圈判斷他也應該是聽到了,因為知道是妹子的哭聲所以才什么也沒說吧。嗯,這么一來不就全都說通了?

  恐懼散盡,一股憐惜之情油然而生。他馬上下床決定去探個究竟。一來是為了讓自己安心,二來如果事情果真如自己所料的那樣,第二天就要找機會和這小丫頭談下心,安慰一下她才行。想罷他就打上手電,也顧不得去廁所,就順著小路徑直朝胡鑫家趕去。

  還沒走幾步路,一陣冷風迎面刮來,讓身單衣薄的阿牛不由哆嗦了一下。他完全忘了臺風這茬兒,后悔真該披件外套再出來。寒意襲人,也讓他清醒了許多。凄厲的聲音仍然在前方時斷時續,阿牛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這真的會是哭聲嗎?

  風吹得草叢窸窸窣窣,樹影也跟著無規則搖曳。阿牛由開始的大步流星漸漸轉為戰戰兢兢的小碎步。這段路一下子就漫長了許多。

  當他終于心驚膽戰地來到胡鑫的房屋前時,抬頭一看,果真三樓的一間屋子還亮著燈,昏黃的光芒在黑夜中顯得尤為醒目。一個人影正印在半透明的格子窗簾上,從姿態和那一襲長發判斷必是玲兒無疑!

 ?。ㄔ瓉碚媸沁@樣?。?

  阿牛長吁了一口氣,開始思索起明天該怎樣來勸慰她。風兒吹得他瑟瑟發冷還有那難忍的尿意,促使阿牛開始往回走。也許只是習慣性的動作,阿牛不經意的轉身回瞅了一眼,可哪知窗簾上原來只有一個人的影子,現在竟然一下子變成了兩個!最讓阿牛倒吸一口冷氣的是第二個影子并不是處在正常的高度,而是從半空中平行出現的!當那個影子最后緊貼著窗簾時,從側面看整整比玲兒高了半個身子還多!這還不算,而且她也是一頭長發飄逸!不可能啊,阿牛知道胡鑫的別墅就一個女人,所以這個是……是鬼??!

  慘叫一聲后阿牛掉頭就跑,使出了吃奶的勁!

  直到“哐”的一下關上房門,阿牛感到整個世界就只剩自己的心跳。不但不覺得冷了,只覺得汗水浸透了上衣。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雖然難以置信,但今夜看來是無法入眠了。阿牛趁著自己還未冷靜下來連忙上好廁所,找了一件大衣披上,就這樣開著燈縮在客廳的陳舊沙發里,把眼珠瞪得如銅鈴一般,一動不動地凝視著窗外……

  【3】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讓阿牛醒了過來,他抹了抹嘴邊的口水晃了一下腦袋坐了起來,才知道原來昨晚還是睡過去了。他先環視四周見已經天色大亮,才放心的三步并兩步打開了門。門口站著胡鑫。不過這次的他和昨天的神態明顯的不同,只見現在他一臉焦急,臉上的肉似乎都要擰到了一起。

  “不好了!”

  “玲兒出事了?”

  “是啊,你咋知道的?”他用布滿了血絲的雙眼詫異地盯著阿牛。

  “看你都急成這副樣子了,出啥事了你快說!”阿牛的心頭其實也在打鼓。

  “她……唉,其實都是我不好!你到我那邊去,我詳細和你說!”說著他就要拉阿牛過去,阿牛忙道:

  “你倒是先說是啥事???否則我去了也不頂用??!”

  “頂不頂用還難說,至少她現在還沒事。這里說不清,你還是去我那吧?!?

  拗不過他,阿牛就跟著去了。走到一半想到昨晚的事他就開始后悔,本能地想往回走,不過胡鑫的手像老虎鉗似的緊緊地攥住了他。阿牛知道這樣下去不行,自己都騎虎難下了,那該說的就不能再瞞著了,于是他先清了清嗓子然后盡量用一種輕松的語氣問:

  “你昨晚睡覺可有聽到怪聲了嗎?可吵得我半宿沒睡好?!?

  “???你也聽到了?”胡鑫緊張地瞟了阿牛一眼,“其實……這……總而言之……”

  阿牛豎著耳朵等了半天,可是胡鑫的“總而言之”后面就沒有下文了,眼看胡鑫的家就在眼前了,阿牛急忙嚷道:

  “到底總而言之什么???!”

  “唉……是我妹子在用碟仙招魂啊,你聽到的是鬼叫……”胡鑫嘆了口氣無奈地說。

  “有這種事?”阿牛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次總算逮住機會甩開了胡鑫的手,停下了腳步,“真的是鬧鬼???”

  “別怕,碟仙招魂暫時還不會有大礙,咱們走!”胡鑫說完就繼續朝前走,頭也不回,也不留給阿牛繼續說話的機會。沒辦法,阿牛呆立了兩秒鐘,只得不情愿地跟在后面。

  “啥叫碟仙招魂???”他邊走邊小聲問。

  “總之到了再說,都是……都是我不好……”胡鑫的話更加吞吞吐吐起來,欲言又止。阿牛雖然心里發慌,不禁也好奇起來。

  到胡鑫的房前時,阿牛忍不住瞥了一眼玲兒的窗戶??瓷先ワL平浪靜,似乎昨夜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來到屋內,卻見韓陽在客廳的椅子上正襟危坐,他就那樣靜坐著,一句話也沒有,比起昨晚飯局的活躍完全判若兩人。胡鑫也沒和他打招呼就徑直朝樓上走去,阿牛緊隨其后。

  當來到玲兒房間的門外時,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怎地,阿牛倏的感覺身上發冷,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冷顫。胡鑫來到門前先敲了下,沒有回應。但他好像對此早有預料,利索地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然后一股冷風就撲面而來,阿牛又哆嗦了一下。

 ?。ㄔ趺磿@么冷?)

  還來不及思考,阿牛就被屋內的景象給震懾住了。就見玲兒披頭散發,只穿一件睡袍趴在窗前的方桌上,像蠟像般紋絲不動。即使他們走進屋內她的眼珠也轉都不轉,直直地瞪著面前的一個破碎的碗碟,那就是胡鑫所說的碟仙么?阿牛本想上前和她打個招呼,但忽然想起昨晚之事,立即打消了念頭。

  看著玲兒的臉,阿牛發覺她皮膚變得比以前更白了,像白化病一樣慘白??赡苁抢涞木壒?,她的身子還在微微發抖。披著外套的阿牛在這個房間尚覺得陰冷,更何況只身著一條薄睡袍的她?環視四周,房間內的其余布置尚完好無損,沒有鬼怪鬧事的痕跡,那個格格不入的大黑箱子也靜靜地臥在房間一隅,宛如陷入冬眠的動物。

 ?。ㄔ瓉硎沁@樣?。?

  阿牛發現了這里特別冷的原因,原來房間的空調開著!

  涼風從空調的扇葉里呼呼地直吹出來,走近一看,不止開著,還調到強檔的風速。阿牛心底暗暗責怪胡鑫為什么不將它關上??匆娍照{遙控器擱在床上,于是就走上前,可當阿牛剛準備拿起遙控器時,駭人的一幕無預兆地發生了:原本一聲不響趴著的玲兒猛然間如觸電般竄了起來,半轉身朝阿牛就張牙舞爪就撲了過來。

  經歷過昨晚的那一幕,阿牛哪受得了這個!

  他駭得手一抖,把遙控器也碰落在地。突然感到肩膀上有股后拽的力道,讓他踉踉蹌蹌倒退了幾步,回頭一看原來是胡鑫正神色嚴峻地拽住了他。在這驚魂未定之時,阿牛發現玲兒沒有再次朝他撲來,而是突然蹲下用雙手狠狠地抓住了那個遙控器。

  這才明白她的目標原來只是遙控器。

  只見她把遙控器緊緊地攥在手中,又坐回了原先的椅子。這下阿牛是徹底懵了。

  胡鑫這時終于開口說明:

  “她這樣已經很久了,不許任何人碰遙控器,第一次我也被嚇了一跳。問題是到現在為止她連一口飯都沒吃過,你說該怎么辦呀?”

  “她是中什么邪了?”

  “走,我們到外面說去?!焙斡职寻⑴nI到了外面,“我是當你朋友才告訴你的,你能答應我不告訴其他人么?”

  沒有選擇,阿牛只得點了點頭。

  “追根溯源的話,這事還得從前天夜半講起,那時夢里突然聽見有敲門聲,我就醒了過來。爬起來一看,是韓陽和盛發。他倆的神情都非常不好,我心知不妙,一問才知道是有怪音從玲兒房間傳出。盛發他就住在玲兒的隔壁,韓陽的房間則在玲兒房間的正下方。所以他們都清楚地聽到了動靜。韓陽摸了上來,確定了這聲音的來源。而盛發也正好被這怪聲擾得夜不能寐,于是他倆商議后決定來找我。我仔細一聽才發覺真如他們所言,但已比之前小了許多。我想妹子應該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這樣的,于是先把他倆暫時勸回,再決定第二天就此事詢問妹子。

  “第二天我早早起來,有點忐忑不安地敲開了妹子的房門,可開門之后她臉上卻是一副歡快的表情,讓我一下子不知從何說起,反倒是妹子先提起了這茬。她問我昨晚是否影響到我們,猶豫之后我照實說了,問她在干嘛。她頓時低下頭,雙眉緊鎖,像是在思忖是否要說,我也跟著緊張起來,過了半晌她才坦白她是在用碟仙進行招魂?!?

  “碟仙招魂?”阿牛吃了一驚,昨夜的景象又在腦海浮現,顫聲問道:“這是啥?”

  “是我們老家祖輩們流傳下來的一種招魂術,具體是這樣:先把一個特制的碟子放在桌上,然后集中注意力念咒語,據說這樣可以從陰間喚來死人的靈魂,來與陽世的人對話。有的人把這稱為迷信,但我們老家那邊都特信這個?!?

  “她……?”

  “是的?!焙握f到這里不禁嘆了一口氣,“她想和死去的老公見面?!?

  【4】

  “原來是這樣,那現在她又是怎么回事呢?”阿牛朝玲兒的房間張望了一下。

  “唉,當妹子和我說她是在碟仙招魂后,我當即就勸她不要再這么做了。也勸她不要再去想以前的事,節哀順變。她聽后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爽快地答應了,還開口說搬到這里就代表一個新的開始。我看她肯聽這個理兒,別提有多高興了,于是決定燒一桌好菜慶?!?

  阿牛這才知道,原來那桌酒宴還有這個意義。

  “也許是太興奮的緣故,昨晚在你走后不久她又喝了不少酒。韓陽和盛發都看出不對勁,忙把她攙回屋去,希望不要有什么事才好。但可惜還是事與愿違,妹子昨夜非但沒停止招魂,還變本加厲,鬧到凌晨三點多還不停止,我擔心到無法入睡。當我在床上如坐針氈之際,門外又傳來敲門聲,開門一看,果然是他倆站在外面。他們怨聲載道說這樣下去不行,他們睡不好是其次,妹子這樣下去最終會出事的。

  “我想他們說的在理,就馬上跑到妹子房前叫門,可是這次妹子卻怎么也不肯開門,而且房間內還不時傳來古怪響聲。我暗道不妙,忙找來備用鑰匙將門打開,朝屋里一看,這一驚可非同小可:只見妹子正站在房間中央,披頭散發,口中念念有詞,一副被惡鬼附身的模樣在全身抽搐著。我忙上前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想將她喚醒。開始她沒有反應,后來突然‘啊’的一聲尖叫起來,張大了雙眼直直地瞪著我。我當時就嚇壞了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好在過了半晌她才緩緩回過神,恢復了神智??烧l知這才是悲劇的開始,原來剛才不經意間那個碟子已經掉在地上摔碎了?!?

  “那個碟子……很重要么?”阿牛的話音變得吞吞吐吐起來。

  “非常重要!我后來才想起老家碟仙招魂的規矩:招魂到一半時千萬不能去打擾,碗碟更不能摔碎。否則請出來的鬼魂就無法通過正常途徑回去了?!?

  “那該怎么辦?”阿牛心頭一顫,慌忙地環視四周。

  “你別擔心,白天陽氣重鬼出不來,要出來也是等晚上?!彼雌饋黼m然是想安慰阿牛,自己卻越說越怕,“不過鬼也是無法長久呆在陽世的,所以它也會想方設法回去……”

  “怎么回去?”

  “借助招它出來那個人的靈魂?!?

  “這怎么說?”

  “就是殺了招魂人,讓她死后的靈魂領路,一起去陰間?!?

  “這樣??!”阿牛有點理解玲兒現在的舉動了,但還是有一點疑問,“那會怎么殺,她又為什么要開空調?”

  “鬼怎么殺人全憑它的喜好??此_空調可能是因為鬼想烤死她。你別忘了他老公是死于火災的?!?

  “烤死?我怎么看她現在快凍死了??!對了,她的老公不是服裝設計師嗎?會不會用剪刀之類的……”忽然阿牛說不下去了,他朝后縮了一下身子,好像惡鬼正潛伏在某個角落里窺視著他。

  “你別怕,我叫你來其實只是想請你幫我個小忙而已?!?

  “什么忙?”

  “你讓他們兩個在你家暫住幾天吧,他們反正馬上也快走了。就暫住兩天,行么?”原來是這個,阿牛松了口氣,現在這種狀況有人陪著何樂而不為,于是就滿口答應下來。末了補充一句:“那你怎么辦?”

  胡鑫眼神空洞地望著前方,過了半晌才回答:“我自己有辦法?!闭f完就跑下樓了。

  阿牛也跟著下去。在樓梯轉角處又習慣性得回瞅一眼,雖然這次沒再看到鬼怪現身,但也不敢多作停留。

  【5】

  在阿益的房間里,阿牛把這事原原本本述說了一遍,然后唏噓道:

  “你原來真會看相??!”

  “哦,我后來想了一下,也許,我依靠的是推理吧……”阿益皺著眉頭搔了搔頭皮,眼神突然變得迷離。

  “推理?當時你連她人都沒看到你能推理出什么呀?你說說看到底有什么可推理的?”

  “我覺得那個大黑箱子不尋常?!?

  “如何不尋常法?”

  “一個漂亮女子,帶著一個古典風格的大黑箱子,風塵仆仆地跑來投奔她的哥哥。這似乎有一點像電影畫面……”

  “像電影畫面又怎么了?你能看出什么?”

  “像電影畫面怎么了?這……我也說不上來,只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你沒覺得么?”

  “我……我好像也有過這種感覺!”阿牛這時似乎有點激動。當看到阿牛的反應后,阿益自言自語起來:“原來不止我感覺到了……那么這個不是推理,只是一種感覺。感覺和推理是不一樣的。當時我就體會到了那個不尋常的氣氛,我也許真的是一個看相的吧……”

  “之前你以為你是做什么的???”阿牛好奇地問。

  “我比較希望是自己是一名大學教授,或者橋牌選手,再或者……”阿益低聲輕訴著,可是突然被阿牛給打斷了:

  “我知道了!”他叫了起來,“她來找哥哥并想住下來其實是因為這個小鎮陰氣重,最適合碟仙招魂!”

  阿牛臉上流露出一語道破天機的激動神情,然后得意洋洋地出了門。房間里又只剩下阿益孤零零一人,他望著阿牛的背影,欲言又止,然后若有所思地垂下了頭。

  【6】

  晚上,韓陽和盛發拎著包裹來到了阿牛的房子,表情略顯尷尬。他們先對阿牛道了聲謝就什么也不說的上樓了,大家不約而同地對玲兒的事只字不提,各自早早入寢。

  其實他倆來這兒的目的只是為了躲遠一點吧。阿牛象征性地躺在床上任思緒紛飛。他其實也擔心著那邊可能發生的一切。如果是別的事,他肯定會過去幫一把手。說起來胡鑫來這兒的幾年,話雖然不多,但為人可說是誠懇老實,挺想幫一把的,可現在碰上的是這事……唉……阿牛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思前想后,陷入了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喊:“救火啊,快救火??!”

 ?。ㄊ裁??哪里著火了??。?

  阿牛騰地坐起來,頭腦迅速恢復了清醒。他先用鼻子嗅了一下,發覺失火的地點并不是自己的屋子,再仔細一聽,聲音似乎是來自胡鑫房子的方向。

 ?。▽?,是胡鑫的聲音!怎么會失火了?)

  阿牛連忙下床沖下樓,只見韓陽正鬼鬼祟祟地站在門口探頭探腦,阿牛見了不知道為什么火氣就上來了,大聲嚷道:“人命關天,還不一起去救人?!”說完后阿牛也有點心虛,但話已出口,索性就豁出去了!

  “我也想過去,只是沒看到火光啊……”韓陽的回答顯得底氣不足。

  但當阿牛順勢望出去時,發現那邊的天空還是黑沉沉的,確實不像失火的樣子。

  在此時,胡鑫“救火啊”的聲音繼續從遠處傳來,怎么也得過去瞧瞧才行!

  二人剛準備動身,背后傳來一個聲音:“我也去吧?!痹瓉硎鞘l佝僂著身子走下樓梯,他分明是不想落單才跟了過來。不過將心比心地說,如果和胡鑫只是萍水相逢的話,不想冒這種險也是無可厚非的?,F在屋子里就只剩阿益一個人了,他腿傷未愈,沒有人想去喊他。他們三人大步流星的向胡鑫屋子趕去,路上還不時地聽到胡鑫那已快嘶啞的喊聲。

  來到他的屋前。一看不是整幢房子起火,只是玲兒的房間著火了,而且火勢很小,從外頭看似乎只有窗簾著火了。但一看到那窗簾,阿牛就頓時有點發怵。

  “就這么點火至于大呼小叫嘛!”韓陽終于發起了牢騷。

  是啊,就這么點火,胡鑫自己為什么不進去救呢?對于這點阿牛也很納悶。

  不過還有一點更奇怪,現在整幢房子沒有透出一絲燈光。除了玲兒的房間都被籠罩在黑暗里。他為什么不開燈呢?一時之間也無暇細想,三人翻進胡鑫院子推開虛掩的大門,一起沖上樓。到了三樓這么一瞧,他們不由面面相覷起來。只見胡鑫正形同瘋子站在走廊里大呼小叫,手里還拎著一個應急燈,歇斯底里的模樣已然不成人形。而附近卻沒見有任何火苗。

  阿牛一個箭步上前,才算弄明白了事情原委:原來房門的鑰匙正插在鎖孔上,但是轉不動,無疑是玲兒在房間里面把門反鎖了。而撞門老實說并不如想象中那般簡單,單憑一己之力很難將門撞開,更何況胡鑫是區區一個文弱書生,所以幾次撞不動之后就放棄了,只能在這里大聲求救。

  阿牛和韓陽是這幾人中身板最結實的,他倆對視了一眼,然后韓陽率先沖到門前就是一記狠狠的蹬踏,門只是“咚”地悶響了一聲。這時身高馬大的阿牛隨后殺到,他卯足了勁像橄欖球運動員一樣用肩膀部位朝門猛地沖了過去,就聽“咔哧”的聲音從門內側傳來,料想是和鎖頭結合的木板被撞出了裂縫。韓陽見狀再趁熱打鐵地補上一腳,“咣”地一下,門終于應聲而開。

  就在這個剎那,一股濃煙也隨之涌出,讓沒有準備的眾人紛紛后退。

  只有胡鑫手舞足蹈地試圖驅散煙霧想沖進去,被盛發一把拉?。?

  “危險!先去找條濕毛巾捂拄臉?!?

  只見他剛才已經從隔壁原先住的房間找了條毛巾罩住了鼻和嘴,“我先去看看情況,你們呆在外面?!?

  他順手抄起胡鑫手里的應急燈奔入煙霧中,不一會兒屋內就傳來了他的聲音:

  “還行,火勢小。我一人能撲滅!”

  “電線燒壞了,燈不亮,你們小心!”

  門外的幾人把門敞開驅散煙霧,可能是火勢不大的緣故,視野漸漸清楚了。他們忙湊到門口,只見盛發已經把應急燈擱在地板中央,光束照著大半個房間,他一把扯下燃著火苗的窗簾,然后嘴里喊著“讓開!讓開!”就朝門口沖來。阿牛等人見狀連忙避讓。在他出去之后房間里的煙已經所剩無幾,目光所及之處并沒有發現其他燃燒物,除了地上零星的碎紙屑還帶著些許火星。

  “快救人!”不知誰喊了一嗓子。

 ?。▽?,快救人?。?

  阿牛一行人迅速沖進房內。一進門就瞅見胡玲仰面躺在床上,身上沒有蓋什么,仍舊只穿了那件睡袍。阿牛三下五除二脫下外套蓋在她身上,胡鑫和韓陽上去一個肩膀一個腿就把她抬了出來??墒钱敯押崽У椒块g外時胡鑫倏的發覺有些不對勁。

  “?。?!”

  借著月光細細打量她的臉,阿牛頓時魂飛魄散!

  除了外面的衣服鞋子,胡玲整個身子已經變成了一具塑料模特!

  胡鑫突然哀吼一聲暈了過去。韓陽則驚得坐倒在地,盛發這時也從樓下上來,就連一向見多識廣的他此時也被駭得面無血色,接連倒退兩步。

  ——還是晚了!

  阿牛心思電轉間開始明白了來龍去脈:因為玲兒的老公死于火災,所以她才開冷氣,是為了抑止鬼的魔力??墒堑栏咭怀吣Ц咭徽?,鬼先把房間的電線給燒斷了,讓空調失去了作用。胡鑫曾說鬼魂怎么殺人全憑它的喜好,而她死于火災的老公是一位服裝設計師,于是他就把玲兒的身體變成了一具塑料模特,通過這樣的手段殺死玲兒并和她的靈魂一同前往陰間……

 ?。ㄔ趺磿@樣??。?

  如果玲兒還活著,她一定從這房間的其它出口逃出去了,這是她唯一的生還可能。

  于是阿牛他們抱著這最后的一絲希望,筋疲力盡地搜索屋子的角角落落,但卻一無所獲。更確切地說,是否定了玲兒從其它出口脫出的一切可能,這個房間處在一種所謂的“密室”狀態:窗戶從內被鎖住,窗外沒有攀爬的痕跡,門同樣也是反鎖。而胡鑫則確定他妹妹肯定在房間里,這其實無庸置疑,因為門和窗是無法從外面反鎖的。那么現在除了這具塑料模特之外,已經沒別的可以面對了。

  對了,黑箱子里裝的是什么?

  阿牛突然想到這個問題,于是走上前,輕而易舉解開皮扣打開了那個碩大的蓋子,只見里面是滿滿一箱衣服,放的整整齊齊,還真的被他給說中了!可是阿牛轉念一想,這些想必就是她那位死去的丈夫,那位服裝設計師生前所為她量身定做的了。她一直像對待寶貝一樣將它們放在箱子里,隨身陪伴??墒撬龖摬粫氲剿慕Y局是變成與之相配的模特。

  如此詭譎的變故讓今晚的每個人都心有余悸。

  阿牛以為這次胡鑫醒來后會進瘋人院也說不定。

  【7】

  不過阿牛錯了。幾天后胡鑫不但沒瘋,還來找他。

  “看來他和我說的是真的,我有事想問他?!焙沃v出這樣的開場白。

  “誰?”阿牛沒聽明白。

  “就是住你家的那個阿益呀,他沒和你說過么?”

  “阿益?他說過什么?”

  “他也應該和你說過的呀,叫你離我妹子遠點是不是?”

  經胡鑫這么一提,阿牛才想起的確有這么回事兒。

  “那天喝好酒,我回到房里,看見一張紙條,上面說預計這幾天會出事,讓大家先離胡鑫遠一點,但他又和我說不論出什么事,都別急,以后來找他就行了?!焙晤D了一下,滿臉期待地望向阿牛,“既然他這么和我說了,應該有解救的辦法吧?”

  “???莫非這小子真懂看相?”

  “嗯,因為他的緣故,讓我心里對這件事有所準備,否則……”說到這里胡鑫眼睛發紅,低下頭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不瞞你說,我小時候心臟就不太好,受不得驚嚇,現在也算是劫后余生呢。所以不管怎樣,我想來拜一下恩人?!焙喂首魉?,但眼神里還是有抹不去的悲傷。

  阿牛忙把胡鑫帶到樓上。那天之后他就把發生的一切都告訴阿益了。但是阿益沒有說任何話,如老僧入定般陷入沉思。這兩天也很少看到他下樓,與他在一起時他也一直沉默著,可能是在思索這件事吧。但阿牛認為看相的畢竟只是看相的,現在要他來發表看法的話,最多只會搪塞幾句模棱兩可的話,讓你云里霧里的。

  但打開阿益的房門后,吃驚地發現里面空無一人。

  “阿益……?”阿牛覺察到有點不對勁,輕喚了一聲。

  “那上面有什么東西!”胡鑫指著床上。阿牛定睛望去,在那張整整齊齊的床鋪上的確擱著什么物體。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張撲克牌,它被撕成兩半,壓在一張紙上面。是用撲克牌來算命的?來不及細想,阿牛連忙拿起了那張紙,但見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字,阿牛激動地閱讀起來:

  〖阿牛:你好!

  感謝這些日子來你對我的照料,并原諒我的不辭而別,馬上你就會知道理由。托你的福,我的腿傷已好轉了很多。

  對了,胡鑫可能會過來找你吧,因為上次我在他房內偷偷塞了一張紙條。告訴他關于玲兒的事,我用了算命師常用的諸如“血光之災”之類的模棱兩可的話,可能胡鑫會信以為真吧。關于玲兒的事我之前和你提過,那時我腿傷還未好,所以向你隱瞞了一件事情。其實在那天吃晚飯的時候我找到了證據,這個女人切切實實會對胡鑫不利的證據。那天我借故退場,偷偷給胡鑫留了紙條。

  我之所以不馬上聲張,有我不可告人的理由。原諒我之前一直沒告訴你們,我是一個逃犯。值得諷刺的是,我也正是憑借這個身份發現了玲兒的心機。玲兒在那天吃飯之時似乎一下子認出了我,但她卻馬上加以掩飾,更沒和我打招呼。從這里我得知了一件事,也是一件對自己很不利的事實:我已經被通緝了。

  也許你會吃驚,但抓捕我的通緝令是隨時可能發布的,我已作好準備。玲兒不和我打招呼,說明她在生活中和我不熟,但是她又能認出我。說明在她過來的途中,看到了什么和我相關的東西。我想,就只有是通緝令這一個可能了。

  抱著這個觀點,她的舉動就讓我感到奇怪:她明知是和一個通緝犯共進晚餐,卻沒有聲張的意思。按當時的情況,你們幾個人就能輕輕松松制住我。憑此我得出了下一個推論:她一定有不想讓警方出現的理由。也就是說,她的到來也伴隨著她的陰謀。

  這幾天我都在思索著你跟我講述的事,終于理出了一點頭緒,以下是我的一點推測:

  首先,玲兒的身體變成了模特,我認為這肯定是一個幌子,是她在耍把戲。她哥哥如果受到打擊瘋了或者怎樣,應該會讓她得到某種利益。也可能是因為小時候某件事對哥哥一直懷恨在心而想報復,姑且不論動機為何,先來分析這套鬼把戲是如何完成的吧:

  你第一次來到玲兒的窗前時,見到兩個女子身影,其中一個漂浮于半空。這是再簡單不過的花招,只要借助后來出現的那個模特就行了。這個模特肯定是她事先拆開裝在箱子里的,她先把模特拼接好之后,再借助竹竿等器具,就可以輕易完成人影漂浮的影子了。當然,這只是餐前附送的甜點。

  而第二次的火災事件,則讓我有些苦惱。窗戶從內鎖住,窗外也沒有攀爬的痕跡,門也從里面被反鎖住,那么可以肯定玲兒處在房內??墒钱斔麄兇蜷_門進去時,只找到了一具模特。所以所有人才會懷疑這是鬼怪所為。關于這一點,我先懷疑,人是不是事先藏在大箱子里,然后再趁亂逃走呢?可是阿牛又說大箱子里的衣服放得整整齊齊,如果事先有人藏在里面,是不可能做到這點的,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再回顧了一下現場,終于發現了一個可疑的人,我想應該是在他的幫助下,和玲兒合作完成了這套“鬼把戲”。

  他就是張盛發。

  其實箱子和床上的模特都只是障眼法而已,為了能吸引你們的注意力。當時的情況應該是這樣的:盛發以濃煙為借口,叫回了胡鑫,然后他頭帶毛巾沖了進去。當他進去之后,馬上躲在門后。與此同時,早在房間內藏匿多時的玲兒,身著和盛發一樣的裝束,把頭發盤了起來帶上假發,臉上也披上了毛巾,可能還戴上了假胡子。

  并且當時伴隨著如下狀況:

  1.救人心切的緊急情況;

  2.燒斷了電線導致房內沒有燈光,而應急燈在他們手上;

  3.毛巾掩住臉。

  在這三個條件下,可想而知,他們二人應該是很難分辨的。

  盛發把應急燈放在地上躲在處于陰影的門后,然后玲兒一把扯下著火的窗簾沖下樓離開了現場。而“閃開”的叫喊聲是由門后的盛發所發出的。你們進去時注意力必然集中在那具穿著玲兒衣服的模特上,不會注意到門后的人,也沒有亮光可以發現他。加上救人心切,你們首先要做的事必定是先抬“玲兒”到屋外,然后當你們發現所謂的“玲兒”突然變成了一具模特的時候,又會大吃一驚。那時盛發有充足的時間從門后悄悄閃出,再假裝從樓梯那邊走過來出現在你們身后。

  我想當時的情況就是如此。

  要說證據,其實也稱不上證據,就是盛發既然已經搬到你家了,怎么還會在他原來的房間留一條毛巾呢,這雖然只是一個小細節,但不合情理。

  阿牛,要和你說再見了。

  我沒法和你直接道別,有我不得已的苦衷。玲兒如果得知胡鑫沒事,就可能會立刻通知警方來賺取舉報我的賞金。雖然有點好奇通緝令上會寫多少金額。但現在只有繼續逃亡。請再次原諒我的不辭而別。

  阿益即日〗

 ?。ㄔ瓉硎沁@樣?。?

  看完后阿牛呆住了,胡鑫也傻眼了,二人張大了嘴面面相覷。就在這時韓陽醉眼惺松地經過了門口,一看到胡鑫就問:

  “盛發和你談完了么?我怎么一大早就看到他的行李不見了?”

  【8】

  “請問你就是阿牛么?”臺風剛過去,一位高大的青年男子就如熱帶氣流般立在了門口,汗水從他紅撲撲的臉龐直往下淌,周圍的高溫似乎都是從他身上散發出的。還有一個妙齡女子在他身邊俏然盈立,略微昂著頭,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地瞅著阿牛,讓阿牛覺得有點局促。

  “我們一接到報警馬上就趕來了。他在哪?”

 ?。醿汗粓缶耍。?

  不過當阿牛打量眼前二位時,發覺他們一點也不像警察,也許是為了偽裝吧,還是城里的警察都這樣?年輕的男子一手插在口袋,一手耷拉在外面,一副擺酷的模樣。但他的嗓音似乎有一種懾人的威力,很難讓人違抗。而年輕女子潔白的面容上是清晰分明的五官,長得十分順眼可愛。阿牛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進入了一個不真實的世界。的確這個孤僻的小鎮最近發生了太多的異事,也遇到了太多的怪人,和之前的反差實在太大。讓他一時接受不來。他先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機械性地把事情原委復述了一遍。

  當他說完后,男子的神色明顯變了,問了一些阿益的狀況。女子卻顯得事不關己,抿著嘴不發一言。后來在男子的催促下,阿牛帶他們來到了阿益曾呆過的房間,那張被撕成兩半的撲克牌還放在原位。男子拿起來瞅了一眼,就迅速塞進口袋,嘴里還咕囔了一句阿牛沒有聽清的話。這時,阿牛終于鼓起勇氣開問:

  “他是干什么的,犯了什么法?”

  “他是……”

  女子剛張嘴,就被男子狠狠地瞪了一下,女子“哼”的一下側過臉,朝天翻了一個白眼。阿牛不禁納悶:通緝令不是都貼出來了么,還有什么不好說的?

  他倆似乎不愿久留,甚至沒和阿牛打一聲招呼就下樓而去??帐幨幍姆块g馬上又只剩下阿牛一人。這是他以前熟悉的環境,可是現在卻覺得有點陌生,他望著阿益曾睡過的床鋪,不知為什么,一種失落感竟油然而生。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