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業如畫  第三章 府中秘(2)

  扶著荀洛回到屋中,蘇落雪立刻燃燭掌燈,只見他的臉上一片死寂,背上赫然醒目的鮮血染紅了白袍。

  “櫥子左邊第二個抽屜里有金瘡藥和紗布?!彼吭谧郎险f著。

  突然間,她開始佩服起荀洛來,身中一箭能夠逃脫,在危急的時刻頭腦冷靜地處理此事,更有非同于常人的忍耐力與氣勢。今夜若他少了一分忍耐,少了一分氣勢,他必死無疑。

  堂堂二少爺竟然在自己府上當賊,說出去定讓天下人看笑話,依方才荀夜那帶著殺意的眼神來看,縱然抓到刺客是荀洛,他也不會留一分情面,荀洛難逃一死。

  小心地褪去他的衣衫,為其灑上金瘡藥,然后取來紗布為他包扎,手法很是生疏。

  “今夜為何幫我,對你有什么好處?!避髀鍤馊粲谓z地問。

  “對我也沒壞處呀?!碧K落雪笑道。

  “如果今夜大哥硬是讓人進來搜了,我必死無疑,而你則是同謀?!?

  “可是我相信,荀夜絕對不會進來搜?!?

  “為什么?”

  “因為你是他的二弟?!?

  荀洛聽到這里便笑了出聲,慘白的臉上充斥著邪魅地笑意:“蘇三,你果真有膽識?!?

  蘇落雪將紗布綁好,再為其將上衣穿好,眼中亦有幾分迷惑:“你是南昭侯的二公子,我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要對付自己的父親,這對你有什么好處?!?

  荀洛不說話,只是那陰郁的眼神泄露了他的心緒:“你下去吧?!?

  蘇落雪將東西收拾好,熄了燈,卻在黑暗中盯著那個看似已經睡去的荀洛,低聲道:“其實我今夜幫你,還有一個原因?!彼D了頓,嘴角扯出一抹清雅地笑意:“我對你有份熟悉感,仿佛我們認識了很久很久……”

  閉目躺在床上的荀洛聽著屋門關閉地聲音,還有她漸漸遠去的腳步聲,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地笑意,在黑夜中如妖艷的墨罌粟。

  ※※※

  幾日的療養,荀洛的傷好了許多,侯府依舊在搜捕那名刺客,荀夜斷定那名刺客不可能逃出守衛森嚴的侯府,幾日未搜捕到刺客唯一的答案就是,那名刺客本就是府中之人。侯府出了奸細的消息很快便蔓延開來,看似平靜的侯府內藏即將爆發的波濤洶涌。

  洛閣的后園有一片櫻花林海,此時正是櫻花綻放之際,滿園飄散著櫻花的淡然芬芳,一陣風拂過,翩然地櫻花紛落滿園,鋪了一地粉白。

  這幾日蘇落雪閑來無事老愛往園內跑,欣賞此刻那滿園的美景,可今日卻發覺這櫻花園內迎來了另一個人。她一身白衣勝雪,傲立在花瓣紛飛的櫻花林間,靜靜地盯著某一處出神。

  蘇落雪踩著被櫻花瓣鋪滿地彩石小道,朝她走去,那張絕美地臉在眼中漸漸清晰起來,她認出了她,是荀語。

  想起那夜荀語的癲狂,她的臉上閃過幾抹笑意,荀家人都這么奇怪嗎?

  一個素好男寵,行為癲狂的小姐;一個秘密與父親作對,行徑可疑的二少爺;而大少爺荀夜,在他們之中或許算是唯一正常的人吧。

  荀語感覺到有人接近,收回失神,調頭看著已站定在她身旁的女子,一身婢女打扮卻掩飾不住渾身上下的靈動之氣,一雙水靈的眸子甚為討喜。

  “這里的櫻花很美吧?!碧K落雪探手接下一瓣紛飛的櫻花瓣于掌心。

  “你是洛閣的蘇三?”荀語似乎很肯定,這倒讓蘇落雪格外驚訝,疑惑地問:“三小姐認識我?”

  “膽敢在大哥的面前怒斥他的侍衛,并出言威脅,這事早就在侯府傳開了。我想,這樣的丫鬟也只有二哥能調教出來罷?!?

  聽荀語這句話,明顯可發覺,荀語與荀洛的兄妹關系很好,蘇落雪道:“三小姐過獎?!?

  “你叫蘇三,在家里也排行第三?”荀語整了整被風吹亂的衣襟,邁步前去。

  蘇落雪立刻在其身后緊隨:“是的,奴婢排行第三??上Р蝗缛〗慵沂篮?,家境貧寒,不得已被賣入侯府為婢?!?

  聽到這里,荀語冷笑一聲:“誰又說貧家女就不如侯府小姐呢?縱然衣食無憂,卻連自己的姻緣也不能自主?!?

  聽她語氣里滿是嘲諷,蘇落雪好似被說中心事:“是呀,家世再好,終究要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夫婿,姻緣也輪不到自主?!?

  荀語收起冷笑:“有一段時間不見二哥了,也是該去探視一番,閑話家常了?!?

  突然的轉變話題讓蘇落雪有些不大適應,卻還是上前帶路,領她去見荀洛。

  這看似風平浪靜的侯府中,似乎藏了太多太多不能為外人道的秘密。

  ※※※

  荀語與荀洛單獨在屋內待了許久,而蘇落雪則是守在外邊,不讓任何人來打擾。約摸過了半個時辰,荀語才從屋內出來,臉上含著淡淡地笑意,站定在蘇落雪面前,打量了她許久才道:“二哥讓你進去?!?

  蘇落雪雖然被她看的不自在,也不敢多問,只是點點頭,便朝里走去。雖然看不到荀語的表情,卻依稀能感覺她的視線始終在緊盯著自己,她的脊背不由發寒,怎么荀語進去一遭,便如此盯著她看了。

  屋內熏爐內余煙裊裊,空氣中散發著一抹沉香,聞了使人心緒安寧。

  荀洛慵懶地倚在靠椅上,目光深沉地盯著窗外,表情似在思考著一些事。她也不打擾,就杵在原地,等待他先發話。

  半晌,他從懷中掏出一張銀票,遞了過去:“五百兩銀票,當作你那夜幫我的報酬?!?

  她一見是銀票,立刻喜笑顏開地上前接過:“謝二少?!笔蘸勉y票,她的腦海中便開始算計,如今有了錢,那就該謀劃一下如何離開這南昭侯府了。該如何離開呢,她知道了荀洛這么多秘密,他怎可能輕易放她離開?

  “銀票收了,你可以離開這里了?!?

  荀洛的一句話讓還在考慮怎么逃跑的蘇落雪滿臉詫異,不解地問:“二少說的離開這里,是離開這間屋子,還是離開……”

  “南昭侯府?!避髀迨栈匮鐾祀H地目光,側首凝視蘇落雪繼續道:“從哪兒來的,回哪去?!?

  “你要放我走?你不怕我出去后便將你的秘密抖露?”

  “那天夜里你沒有背叛,之后你也不可能會背叛?!?

  她愣住了,仔細盯著他的表情想找出點痕跡:“你不會想在我出府之后,安排一幫殺手將我秘密殺死在野外吧?”

  “是個不錯的建議?!避髀逍χ鹕?,走到蘇落雪面前,手掌輕撫上她的頭頂,像在撫慰一個孩子似地說:“放心走吧,永遠不要再來南昭侯府?!?

  頭頂感受到他手心的溫度,她的心突然間那么的平靜:“為什么?”

  “記得你和我說過,你對我有分熟悉感,我們好像認識了很久很久……”他的手依舊停留在他頭頂,目光卻如深淵般那么深邃:“而我,對你也有分熟悉感,我不想你受到傷害?!?

  ※※※

  蘇落雪雙手撐著下顎獨自坐在荀洛屋門前的石階上,沉思了許久,耳邊似乎還回響著荀洛對她說的最后一句話:而我,對你也有分熟悉感,我不想你受到傷害。

  她重重地嘆了一聲,開始喃喃自語:“真奇怪,荀洛為什么要對我說這樣的話,難道他知道我是蘇落雪?不可能,我久居洛城,從未和荀家人打過交道,即使貪玩要出去,也是風影事先為我易容……可如果荀洛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又為何要對我說這么奇怪的話……難道……”頓了頓聲,她眉頭微蹙:“難道他喜歡上我了?”

  說到這里,她突然笑了起來:“蘇落雪,你想什么呢,這荀洛對你可是動不動就頓露殺意的?!狈駴Q掉一條條想法,最后只能無奈地抱怨了聲:“荀家人個個都是怪胎?!?

  她猛然起身,回首望了眼荀洛那緊閉的屋門,摸摸懷中的五百兩銀票,既然他都放她走了,還費神尋思什么,離開這里才是上策。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