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業如畫  第一章 鸞中劫(2)

  喜樂喧天,如血般的花瓣漫天飄灑,鋪在洛城最華麗的街道上,芬香隱隱逸動。前后三十名佩刀侍衛將鸞車擁簇,八百名宮人逶迤跟隨,其陣勢之煊赫堪比公主出嫁。

  百姓避走于兩側,紛紛探首張望那紅鸞轎中的新娘,喧嘩的人聲淹沒了喜樂。

  他們只想一睹新娘之容是否真如傳言中所說那般丑陋不堪,不然華家怎敢寧愿得罪蘇后也要抗旨拒婚。

  蘇家三女,大小姐嫁給辛王,二小姐嫁給鎮遠將軍,而這個三小姐此番嫁給南昭侯長子,她們蘇家的勢可謂說是權傾天下,試問這天下還有誰敢得罪蘇家。

  鸞轎到了城門,八百名宮人止步,唯剩下三十名佩刀侍衛與十名陪嫁丫鬟將鸞轎擁簇前行,依舊是那樣惹人注目。目送鸞車緩緩駛出洛城,朝西邊三百里的潼城而去。

  坐在鸞轎中,紅蓋頭遮住了落雪眼前的視線,滿目盡是鮮紅,耳邊那喧鬧聲一波一波的傳了進來。她卻置若罔聞,依舊挺直腰板端正的坐在鸞轎中,承受著百姓那過于熱情的呼聲。

  也就在此時,鸞轎猛然停住,她的身子猛然前傾,鳳冠一歪,始終蓋在頭上的紅綃滑落。

  眉黛如柳,額點花鈿,珠玉累累。

  纖弱的身子裹著繁復厚重的嫁衣金飾,仍顯得單薄異常。

  似水容顏,如幽谷青蓮。

  鸞轎外幾十名黑衣蒙面持劍人與佩刀侍衛激烈的廝殺起來,滿街的百姓紛紛尖叫逃竄。

  無數的百姓沖散了整個儀仗隊,城門下場面混亂不堪。

  一名黑衣人飛至鸞轎前一把將蘇落雪扯出,在眾目睽睽之下劫走了新娘。

  ※※※

  蒙面人粗魯的鉗制著新娘穿梭鶯飛草長的天地間,她頭上的鳳冠朱釵早已不知掉落在何地,如瀑的云絲隨著風四散,有些凌亂。

  跑了許久,當天地萬物唯剩下那窸窣的奔走聲時,他才放開了身下的人。

  蘇落雪的雙腳才落地,便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險些站不穩腳。幸好她及時扯住了黑衣人的胳膊,這才穩住了。

  蒙面人冷冷的盯著眼前的新娘子,她絲毫沒有被劫持的恐慌,還有條不紊的理了理凌亂的發絲。待理好,便伸手進喜服中掏著,口中還喃喃道:“不是說好出了城才行動的嗎,你們在眾目睽睽之下也不怕失手?不過我真是小瞧了你們,還挺有兩下子嘛?!苯K于,她從喜服中掏出了四百兩銀票,塞進他的手心:“喏,四百兩,你們的酬勞?!?

  蒙面人眼中那濃郁的殺氣漸漸隱去,取而代之的是那雙悠遠清澈剔透的黑色,細微的光芒閃過一抹詫異。

  “拿了錢就要保密,這是江湖上的規矩,兄臺可懂?”她拍了拍蒙面人的肩膀,嘴角掛著明麗的笑,黛眉微挑,似在警告。

  蒙面人不說話,她便當他是默認了,于是便轉身踩著嫩草離去,她的水眸中跳躍著輕盈而愉悅的色彩。

  她,終于自由了。

  而那名持劍的蒙面人依舊佇立在原地,淡漠而又玩味的目光始終追隨著那個漸漸遠去的背影,沒有任何行動。

  只是,黑布蒙面下的嘴角揚起了一抹笑意,饒富意味。

  ※※※

  而洛城三里外,一群手持大刀頂著驕陽躲在草叢中的一伙人早已是臭汗淋漓,目光卻緊緊盯著前方那條始終沒有任何動靜的阡陌大道。

  “頭兒,這蘇三小姐的鸞轎怎么還沒到?不是說好午時鸞轎會經過這嗎,可這午時已過多時,卻沒個影阿?”一位兄弟終于按捺不住,低聲湊到頭兒身邊低語。

  “可能有事耽擱了吧……”頭兒心里也沒底,底氣不足地張望四周。

  “那蘇小姐是耍咱們吧?”又一兄弟湊了過來。

  “不能吧?她可是付了一百兩定金的……咱們再等等,事成了可有四百兩呢。有了這四百兩,咱們兄弟今后都不用再做匪寇了,開個小店,討個老婆……所以,為了這四百兩,等多久也值了?!狈祟I頭兒越說越興奮,一想到那白花花的銀子即將進入自己的口袋,便咬咬牙,繼續蹲著等待鸞轎的到來。

  驕陽烈烈下,一群與頭兒一樣抱著如此夢想的兄弟們一邊擦著額頭上滴滴而下的汗水,依舊毫不言棄的蹲著等待鸞轎的到來。

  ※※※

  走了大半天,天色漸漸暗下,灰蒙中透著初露的冷月。溶溶寒光照亮了深處的路途,而她正在思索著此次該往哪個地方逃才夠安全。

  忽地一陣殺氣由耳邊逼來,她一個旋身避過,鋒利的劍削去項邊一縷青絲。她一連后退數步,又見鋒芒掠眼,她纖指縈繞雙臂揮展,袖中白綾乍出,形若長蛇蜿蜒纏繞劍鋒。

  待看清來人,有些心虛的喚了聲:“風影?!?

  手持長劍的男子眸底清明,嘴角微揚。持劍之手順著纏繞的白綾之力一繞,借力掙脫。另一手以風電般的速度將那縷被劍削落而緩緩飄下的發絲接在手心:“風影不知三小姐竟敢算計蘇后?!?

  他收劍,走近兩步,月光清影照射在他的左臉,一道猙獰可怖的刀疤從額角一直蔓延至嘴角,令人不寒而栗。

  而蘇落雪對著這張猙獰可怖的臉已經有五年了,早就習以為常。

  記得那年風雪將整個洛城籠罩在冰天雪地之中,她與管家在回府的路途中瞧見一伙孩子圍著一個年約十四歲的男孩對其拳打腳踢。坐在馬車中的她便取出幾錠銀子朝外丟了去,那幾個孩子一見銀子便開始哄搶,全然忘記那個已被打的遍體鱗傷的男孩。她又掏出一錠銀子,丟到那個男孩身邊,便喚管家駕馬而去。

  可是那個男孩卻沒有撿銀子,反倒是追著馬車跑,口中大喊:“恩人,恩人,你救了我,我愿為你做牛做馬?!?

  她聞聲望去,這不望還沒事,一望便嚇得縮回馬車,因為他臉上那道猙獰的疤痕,確實駭人可怖。忙說:“蘇家最不缺的就是銀子,你不用謝我,我也不需要牛馬,你快回去吧?!?

  他不依,仍追逐著馬車:“恩人,我會功夫……”

  她心念一動。

  “恩人,我還會易容……”

  她眼睛散發出光芒,立刻探頭望著他說:“好,我留下你做我的影衛?!?

  于是,風影自然就成了蘇落雪形影不離的影衛,她鬧事,風影給她善后,她闖禍,風影替她受罰。最重要的是,她逼著風影教她功夫,給她易容,于是乎她便有了一身功夫,更靠著風影那百變易容之術不斷變幻著自己的身份。

  蘇落雪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夜深人靜的夜晚偷溜進風影的屋子,其目地就是看看風影那張恐怖的臉是不是他易容出來的,可是一連五年都沒有一次得手,每每都會被他拎著丟出屋。

  收回漸遠的思緒,她無可奈何地笑了笑:“逃也逃了,難不成你還想抓我回去向蘇后邀功?”

  他勾勾嘴角:“三小姐沒事,風影便放心了?!鳖D了頓,又問:“那群黑衣人是小姐安排的?”

  “祁連山上一群匪寇,五百兩銀子收買了他們演這場戲。明日,天下人都會知道,蘇三小姐被人擄去,生死未卜?!彼拇竭吳娜粍澇鲆荒ㄐσ?,眸底靈動之氣乍現,為了這場戲她可是煞費苦心。

  “匪寇?”風影清冽的目光一閃,隨即道:“小姐如今打算去哪?”

  “莞城。我要親眼看看那個竟敢當眾拒婚給我難堪的商賈華修?!?

  他有些擔憂地說:“莞城很亂,小姐也不適宜去那兒?!?

  她倒不以為然:“正是因為亂,才好玩,不是嗎?”

  風影垂首思附片刻:“風影很想一路伴小姐隨行,但是若我與小姐一同失蹤,定然引起帝后的懷疑。過一段時日,風影便去莞城與小姐會和,珍重?!?

  月色漸濃,光暉灑在她的臉上,綽約淡雅。

  她滿是感激地說:“謝謝你風影?!?

  謝過之后,她便轉身跑了出去,才跑幾步卻又調轉頭折了回來。她尷尬的站在風影面前說:“我的全部家當都給了那群匪寇……”

  風影無奈,從懷中取出幾張銀票遞給她,又說:“或許,我給你易個容,更方便行事?!?

  她眼光一亮,點頭如搗蒜。

  ※※※

  “一群廢物!”六宮之首,紫鸞宮中,蘇后的聲音冷入骨髓,金碧輝煌地大殿上跪了一地的宮人,無人敢接一句話。

  “三十名大內高手,竟然讓區區匪寇堂而皇之地將人劫走,他們是在挑釁本宮的威嚴嗎?”蘇后的眉宇間凈是憤怒,頭頂的鳳冠亦因她的怒氣而巍巍晃動著,清脆交鳴。

  一直立在蘇后身側不語的國舅蘇成風開口了:“帝后,微臣以為劫走小女的不是一般匪寇?!?

  蘇后美目流轉至他身上,廣袖一揮:“都在外邊候著?!?

  滿地宮人一刻不敢耽擱,立即起身退出。

  蘇成風待宮人皆離去,這才繼續開口:“三十名大內高手不是吃軟飯的,想如此簡單地將小女劫走,不留下一點痕跡,絕對不可能是一般匪寇辦得到的。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這早就是一場密謀已久的劫持。而落雪……”他說到此處,聲音頓時哽咽了一下:“落雪很可能,已遭到不測?!?

  蘇后聽到這里,凌厲地目光也閃過一絲哀傷,但很快便被精銳的光芒所掩去:“若說此人針對蘇家,那扶柳和靜蘭成親為何不見他們有任何動作,反倒是在落雪身上下手?”

  蘇成風收回悲傷,娓娓道來:“只有兩個解釋。其一,就是落雪不滿這樁婚事,不愿嫁入南昭侯府,故買通匪寇,演這出好戲。但是落雪常年養在深閨,不可能認識此等高手,即使認識,也不可能瞞的過我的眼睛?!?

  蘇后順言而問:“那么其二呢?”

  “其二,就是南昭侯府也不滿這樁婚事,卻不好名正言順地拒絕這樁婚事,故命高手半路劫殺落雪,阻止鸞轎到南昭侯府?!闭f到這里,蘇成風卻搖搖頭:“可南昭侯荀遠沒有理由做這樣的事,也不可能做這樣的事?!?

  蘇后卻沉默了,腦海中閃過無數的思緒,也在猶疑。隨后卻自嘲地笑了:“大哥,這世上,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蘇成風自知提到了不該提的,立刻轉移話題:“娘娘,是否張貼落雪畫像,重金懸賞?”

  “不,我蘇家子女在重兵把守之下遭劫,若張貼畫像尋訪,我蘇家顏面何存,威嚴何在?”蘇后擺了擺手,有些疲累地說:“聽說落雪身邊有個影衛叫風影?”

  “是的,風影是落雪五年前在大街上收留的一名孤兒,面目丑陋可憎,卻是一等一的高手?!?

  “那風影現在何在?”

  “自落雪被劫持之后,風影便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蘇后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也許事情并不如我們想象中的那么糟,或許真是落雪她不滿這樁婚事,派了風影去劫持自己也說不定?!?

  蘇成風愣了愣,他怎么沒想到還有一個風影?落雪這丫頭!雖然憤怒,可想到落雪極有可能安然無恙,蘇成風心上的石頭也放下了許多。

  “一切都還只是我們的猜測,還是派人秘密拿畫像去尋找落雪,同時也給我盯著南昭侯府的一舉一動?!?

  “是?!?

  蘇成風退下后,偌大的殿宇中唯剩下她一人,桌案上的檀香裊裊飄散,霧如輕紗般將她籠罩地一片朦朧,更稱她的雍容華貴。

  她的眸子直勾勾盯著右側盆中的一株薔薇花,用低不可聞地聲音呢喃道:“我蘇薔薇不會容許任何人動搖蘇家的地位,包括你,也不行?!?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