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秘葬  第十九章 神秘墓葬

  苗君儒去過很多古代帝王的地宮,卻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座有這么大,這么奢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這個外表并不起眼的大土堆下面,居然會有一座這么奢華的陵墓。

  皇帝谷內的地形怎么樣,苗君儒并不清楚,但是他經過的那些地方,有好幾處還是很險要的。

  面對強悍的日軍,絕對不能魯莽從事,而要動心思揚長避短,動用谷內一切可利用的條件,才能出奇制勝。不管怎么說,從外面進來的人,對谷內地形的熟悉程度,是無法與谷內生活的人相比的。

  八路軍與強大的日軍作戰,雖武器裝備低劣,但是因為與當地老百姓魚水相融,仰仗地利與人和之勢,才不至于被“消滅”。

  當猴王跟隨那些男人離開之后,石碑前就剩下苗君儒和丑蛋,以及李大虎三個人了。

  李大虎眼中的那抹怨毒之色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對苗君儒的敬服。

  苗君儒望著丑蛋,笑道:“以后我該稱呼你什么,是丑蛋還是公主?”

  丑蛋微笑著,恢復了原先的天真無邪,笑道:“你愛怎么叫就怎么叫,無所謂?!?

  李大虎問道:“我們現在去哪里?”

  丑蛋說道:“你不是想得到谷內的黃金嗎?我就帶你們去看。不過,在看黃金之前,我還要去救一個人?!彼缇?,繼續說道,“是我讓她去救你的,沒想到卻觸犯了谷內族規。正午時分,她就要嫁給天神?!?

  苗君儒想起了救他的守金花。他答應過她,如果她真的要被嫁給天神,他會殺了天神。男子漢大丈夫一諾千金,不能言而無信。

  丑蛋說道:“我替她謝謝你的好心,你雖然厲害,可天神是很難殺死的,比猴王厲害多了,我不希望你白白去送死?!?

  苗君儒記起他和崔得金在收魂亭那晚看到的那股沖天妖氣。進谷之后,他并沒有見到什么厲害的妖物,莫非那股妖氣就是丑蛋所說的天神?何大瞎子替他摸了骨,說他不會死在這里。不管何大瞎子摸骨準不準,他都想見識一下,天神到底是何方神圣。

  丑蛋接著說道:“按照諸葛老先生當年與天神的協議,每到地牛翻身之時,我們就要給天神獻上一個新娘……”

  苗君儒打斷了丑蛋的話,問道:“諸葛老先生?難道這事連他都牽扯進來了?”

  丑蛋笑道:“我說的諸葛老先生,不是你想的那個啦?!?

  苗君儒說道:“西漢元帝時期有一個叫諸葛豐的司隸校尉,自幼聰慧,讀經閱史,以剛直著稱于世。到了三國時期,他的子孫勢力遍布魏蜀吳三國,官職最大的有四人,分別是蜀國的諸葛亮,官至丞相;吳國的諸葛瑾、諸葛恪父子,官至大將軍;魏國的諸葛誕,官至征東大將軍。對玄學深有研究的人,當屬蜀國丞相諸葛亮?!?

  可惜無論是哪一國的諸葛族人,大多不得善終。

  丑蛋笑道:“苗教授,你僅僅是從書上知道這些的。實際上,一個真正看破天機的人,怎么會剛愎自用,使蜀國無棟梁之人?怎么會用人不察,導致街亭失敗,又怎么會六出祁山無功而返,最后還輸在司馬懿手里呢?最可惜的是,他連人家偷襲都算不到,使自己的兒孫戰死綿竹?”

  面對丑蛋一連串的提問,苗君儒無言以對。

  是的,一個洞曉天機的玄學高手,是不會犯那么多致命錯誤的。所以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后人對諸葛亮的描述,言過其實。真正的諸葛亮,或許只是一個略通陰陽玄學,能說會道,且懂點軍事戰略的人而已。

  苗君儒問道:“既然不是諸葛亮,那你說,諸葛老先生到底是誰?”

  丑蛋笑道:“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

  苗君儒當然想知道那位神秘的諸葛老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丑蛋不愿意現在說出來,就是想賣個關子。

  丑蛋抬頭看了看天色,接著說道:“走,現在過去還來得及?!?

  他們三人照著來路往回走,剛到谷口時,就聽到持續不斷的槍聲,遠處的蘆葦蕩里冒出沖天的火光,大片的蘆葦被火點著,火勢借助風勢,劈天蓋地而來。

  苗君儒吃驚不小。他原以為這一大片蘆葦蕩可擋住那伙日軍幾個時辰,熬到天黑??礃幼?,不消兩個時辰,整片蘆葦蕩就會變為一大片湖邊的空曠地,周邊的景物將全部暴露在眼皮底下。

  十幾個男人從蘆葦中竄出來,一個個狼狽不堪,面帶煙火之色,為首一個連頭發都燒掉了一大半,露著帶血泡的頭皮。他們跪在丑蛋的面前,問道:“公主,該怎么辦?”

  蘆葦燒光后,日軍肯定會發現這處谷口,前往不死神泉的道路雖然險要,但無法抵擋得住日軍的進攻。

  丑蛋的神色冷峻,面露悲戚之色,說道:“所有人退進谷內,若戰至最后一人,無論如何都要將神泉毀掉,絕對不能落入外人之手?!?

  苗君儒正要說話,卻見蘆葦中跳出十幾個黑影,那些黑影的來速極快,十幾個男人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見刀光閃閃,鮮血噴濺之時,尸體已經倒地。

  苗君儒看清站在面前的那十幾個黑影,居然是身穿和服的日本忍者。

  日本忍者已經出現了,藤野一郎一定在附近。

  苗君儒的眼睛望著日本忍者身后的蘆葦蕩,想看看藤野一郎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卻聽到身后的丑蛋問道:“你為什么要那么做?”

  他扭頭一看,見丑蛋望著李大虎。

  李大虎發出一陣得意的笑聲,說道:“不死神泉已在我的控制之下,還剩下黃金和霸王之鼎。公主,你是聰明人,知道該怎么做的。我只要得到這些東西,絕不傷害你們谷內人的性命?!?

  苗君儒大驚失色,他怎么都想不到,李大虎居然就是藤野一郎。

  藤野一郎朝苗君儒笑了一下,說道:“苗教授,是不是覺得很意外?!?

  苗君儒說道:“是很意外,我懷疑齊桂枝是日本女間諜,懷疑崔得金投靠日本人當了漢奸,卻沒有想過,你李大當家的居然就是藤野一郎。早知這樣,真不應該浪費神水救你?!?

  藤野一郎笑道:“我的苦肉計,是跟你們中國人學的。否則怎么能得到你們的信任?”

  苗君儒回想起與藤野一郎見面的每一個細節,仔細一想,確實有很多值得懷疑的地方。從一開始綁架丑蛋,藤野一郎就是針對抬棺村去的。在山洞里時,若他沒有沿途留下痕跡,莽莽大山,日軍怎么可能那么準確搜得到山洞?有關李大虎的故事,苗君儒也是聽老地耗子說的。老地耗子似乎很害怕李大虎,但有些時候,卻又表現出有二心的樣子。

  苗君儒說道:“如果你手下的那批人都是你們日本人,但至少有一個人不是。告訴我,老地耗子為什么會幫你?”

  藤野一郎笑道:“邯鄲城博雅軒的孫老板,是我的朋友,他是個生意人,只要我出得起價錢,他什么都能賣給我。我們在他的幫助下,找到了老地耗子。要想別人替你賣命,最好的辦法就是最高的賞賜。我答應老地耗子,事成之后,滿足他的愿望?!?

  苗君儒問道:“他的愿望是什么?”

  藤野一郎說道:“長生不死?!?

  苗君儒說道:“我明白了。老地耗子一直想見識不死神泉,他知道憑他自己的本事,即使進谷,也沒命走出去,所以他答應和你合作,先出賣了李大虎,讓你扮成他,而后接近抬棺村,一步步地實施你們的計劃?!?

  藤野一郎說道:“李大虎那股土匪,和你們八路軍的關系不錯,所以我扮成李大虎,在八路軍的根據地內,可以暢通無阻。我原想和八路軍的游擊隊一起進谷,沒想到卻把你給卷進來了。我很想知道,堂堂的中國一流考古學教授,究竟有多么厲害?!?

  苗君儒說道:“所以你一直扮演著李大虎這個角色,連我都被你騙了?!?

  藤野一郎說道:“請把你腰上的神水交給我?!?

  一個忍者朝苗君儒走過來的時候,苗君儒聽到一陣羽箭破空之聲。他抬頭一看,空中出現一大片黑點。

  丑蛋大叫道:“快跑!”

  苗君儒趁那個忍者發愣的當頭,飛速抓住對方持刀的右手,將對方的身體朝藤野一郎甩了過去,隨即返身抓住丑蛋,向山坡上跑去。

  身后傳來一兩聲慘叫,以及藤野一郎氣急敗壞的吼聲:“追!”

  苗君儒和丑蛋跑上山坡后,見前面除了那個大土坡外,居然沒路了,身后的那十幾個忍者距離他們還不到二十米。

  “跟我來?!背蟮罢f著,拉著苗君儒轉到大土坡的后面。

  苗君儒第一次看到這個大土堆時,就懷疑是墓葬的堆土,只因為土堆前沒有帝王墓葬應有的石翁仲和陵碑,才使他認為這個土堆不是墓葬。

  在大土坡的后面,有一個兩米多高的墓碑,墓碑上居然沒有任何文字。

  奇怪!墓碑應該在墳墓的正面,怎么豎到背后了呢?這是什么葬法?

  丑蛋的手在土堆上摸了幾下,只見那石碑在轟隆聲中移到一邊,露出碑座底下一個黑乎乎的洞口來。

  時間緊迫,根本容不得他多想。隨著丑蛋跳到洞里之后,石碑在他們的頭頂合上了。苗君儒似乎還聽到外面忍者急促的腳步聲。

  若是再慢半分鐘,他們就被忍者追上了。

  石碑合上后,頓時伸手不見五指。苗君儒聽到丑蛋說道:“若不是情況緊急,我是不會帶你這里的?!?

  過了片刻,眼前一亮,苗君儒看清自己置身于一個地下通道中,通道的兩邊都是平整的巖壁,亮光正是從巖壁的孔洞中透出來的,每隔四五米遠,便有一個發出亮光的孔洞,柔和的亮光照著他們腳下的臺階。

  丑蛋已經往下走了好幾步,扭頭道:“苗教授,你怎么了?”

  苗君儒問道:“你對這里所有的一切都很熟悉,是不是?”

  丑蛋有些生氣地說道:“苗教授,你哪來那么多問題?你不愿意跟我走,就回到上面去。記著,每隔四步就換一個方位走?!?

  苗君儒這才發覺丑蛋往下走的時候,忽左忽右,原來是避開腳下的機關。他跟著丑蛋往下走了一兩百級臺階后,繞過一個拱門進入一個很大的空間。

  苗君儒進去過很多古代帝王的地宮,卻從來沒有哪一座有這么大,這么奢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這個外表并不起眼的大土堆下面,居然會有一座這么奢華的墓葬。

  從建筑的格式上看,根本看不出這是墓葬的地宮,而是一座漢代的內廷宮殿,其規模比北大的禮堂還要大兩三倍。

  整座宮殿金碧輝煌,無論是柱子還是臺階,無不金光閃閃,在光線的映照下熠熠生輝,刺得人眼發花。

  苗君儒微微一愣。難道整座宮殿都是用黃金打造成的?這么大的宮殿,該用多少黃金呢?不單是宮殿,就連腳下踩著的,都是三尺見方的大金塊。

  在宮殿的臺階下面,還堆著一堆一人多高的黃金珠寶玉器,只消遠遠地看上一眼,他就能斷定那些都是漢代宮廷器物。那么多古董,隨便拿一件出去,都能賣個大價錢。

  從苗君儒站立的地方到達宮殿的正門,大約有二十多米遠,兩邊各有一排真馬大小的玉馬,其造型各異,有的奮首揚蹄,有的翹首長嘶,每一匹的神態和氣勢神駿氣昂,非能工巧匠,雕琢不出馬的神韻來。

  側面有一塊兩人多高的玉碑,上面的陰刻隸書居然就是曹操的那首樂府詩《龜雖壽》。

  難道這里就是曹操的地下寢陵?只可惜無法走入大殿,否則,他倒想打開棺槨,看一看那位一千多年前的絕世梟雄究竟長什么樣。

  不愧是一代梟雄,一面向世人宣揚儉葬,一面秘密安排自己的后事,收集人間奇珍異寶修建這座地宮。后世人都以為曹操的真墓在鄴城一帶,誰知道卻在這里。七十二疑冢任憑別人怎么去挖,都不關他的事。

  漢代的黃金之多,超乎后人的想象,即便曹操用黃金在地下建了這座宮殿,也還綽綽有余,剩下的黃金去了哪里呢?

  丑蛋冷冷地說道:“看夠了沒有?”

  苗君儒用手拍了拍一匹玉馬,微微笑了一下,跟著丑蛋繼續往側面的通道走去。這一走,居然走了半個多時辰。他們在通道內拐來拐去,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彎,才踏上往上去的臺階。

  他粗略估計了一下,在地下走了約五六里地。這么巨大的地下工程,不知要動用多少人力物力。

  古代帝王為了防止皇陵的機關秘密外泄,一般都會將工匠和守陵士兵全部誅殺。以曹丕的性格,絕對不可能讓修筑王陵的人活著。如此一來,谷內活著的那些人,是什么人的后代?

  當年朱元璋派來的人在里面修筑大明皇陵,是否也與谷內的人發生過沖突?

  除了曹操墓和大明皇陵,山谷里面還有哪位皇帝的陵寢?

  兩人走到一堵石壁面前,丑蛋在石壁的旁邊摸了一下,一聲巨響,石壁緩緩移開,露出一扇石門來。

  石門一開,光線從外面射進來,苗君儒情不自禁地瞇起了眼睛。

  走到門口,感覺一陣熱浪撲面而來,鼻子聞到一股很濃的腥臭味,他還沒有來得及看清外面的情形,就聽到有個蒼老的聲音傳來:“下臣見過公主?!?

  石門在苗君儒的身后悄無聲息地關上,與巖壁合為一體。若不是剛才從里面出來,他還不相信這里面會是一條通道。

  一個白須白發,拄著拐杖的老頭子,單膝跪在丑蛋的面前。丑蛋的手微微一抬,老頭子便起了身。

  苗君儒往前走了幾步,發覺自己置身于一個巖石洞窟之中。石窟兩側均是一兩丈高的佛像,有五六十尊之多,最大的一尊釋迦牟尼佛,身高超過三丈。與云岡石窟中的佛像一樣,這些佛像也是在巖壁上雕刻出來的,其工藝古樸而粗獷,線條唯美,有漢末之風。只可惜雕刻手法過于簡單,每一尊佛像都尚未完工。

  石窟的左側是一條崎嶇的山路,右側是一條看不見底的深溝。外面的巖壁上古藤纏繞,一些古藤從石窟的頂上垂下來,遮住了石窟內的佛像,若站在遠處,是絕對看不到這處古代石窟奇觀的。

  在釋迦牟尼佛的下面,有一個兩米多高的洞口,洞口的巖石呈暗紅色,熱氣和腥臭味正是從洞里飄出來的。一股渾濁的氣體沿著洞口的石壁往上升去,使苗君儒想起了在收魂亭那晚看到的那股妖氣,當下暗暗吃驚。旺盛的妖氣足以證明,妖物至少修煉了千年以上。對付千年老妖,他可沒有多少把握。

  洞口齊聚了一些人,從裝扮上看,都是一些女人,有老有小,甚至還有被抱在懷里吃奶的嬰兒。

  在洞口的邊上,有一張半人高的供桌,供桌上有一個牌位,擺著三牲祭品,香爐里插著三支大香。

  幾個精壯的女人抓著一個年輕的女人,站在離洞口最近的地方。苗君儒看清了那個年輕女人的臉,正是之前救過他的守金花。

  守金花的身上穿著一襲色彩華麗的漢代宮廷長衣,頭上戴著一個用鮮花編織成的花冠。她望著苗君儒,眼中充滿了感激和驚奇。

  丑蛋望著守金花,眼中有一絲愧疚,微微張了張口,卻沒有說話。

  老頭子看了看天色,說道:“公主,已經正午了,天神發怒,后果不堪設想,請公主三思?!?

  苗君儒望著那個老頭,問道:“每六十年一次地牛翻身,你們都要送一個漂亮的女人進去,這么多年來,你們究竟送了多少個?”

  老頭子的眼中射出一道精光,神色不怒自威,望著丑蛋問道:“你為什么帶外人來這里?”

  丑蛋緩緩說道:“還記得諸葛老先生留下的那四句偈語嗎?”

  老頭子的目光轉向苗君儒,一字一句地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苗君儒說道:“苗君儒?!?

  老頭子的臉色大變,張了張口,卻沒說出話來。

  丑蛋的眼中出現淚光,神態顯得悲傷而激動,說道:“每六十年就是一個,我有多少好姐妹被送進去做了那個畜生的新娘?”

  老頭子厲聲道:“你敢違抗先帝的旨意?”

  丑蛋抹了一把眼淚,說道:“我是公主,有何不可?”

  老頭子發出一陣大笑:“很好,很好!不知諸葛老先生天上有知,聽到你說出這樣的話,會不會降罪于你?”

  丑蛋對苗君儒說過,要想知道諸葛老先生到底是誰,到了這里就明白了??伤家呀泚砹四敲淳昧?,還未見到那個神秘的諸葛老先生。他開始還以為這個老頭子就是諸葛老先生,現在聽對方這么說,諸葛老先生一定已經死了。

  丑蛋說道:“苗教授,你不是想知道諸葛老先生是誰嗎?看看供桌上的牌位就知道了?!?

  苗君儒走到供桌前,見到那塊兩尺多高的白玉牌位,上面用隸書寫著:大漢圣母仙師乘煙葛女之位。

  他以為諸葛老先生是個男人,原來是個女人。他怔怔地看著牌位,想起了一個人來,那就是諸葛亮的女兒諸葛果。據《歷代神仙通鑒》中記載:……孔明深慨,呼三子一女出拜,(諸葛)均曰:“三兄分仕三國,吾宗當興?!笨酌黪绢~曰:“安不忘危,《易》之知幾呼,聞(諸葛)恪侄剛躁,非保家子弟;(諸葛)誕固執寡謀,亦非令終者,我受付托之重,以身許國。此女愛未字人,常教以禳斗之法。彼即奉事不懈,后必證仙果,故名曰‘(諸葛)果’?!?

  這就是諸葛果名字的由來。相傳在鄧艾破蜀后,諸葛果逃到西南的乘煙祠(后改為朝真觀)躲避戰亂,最終在觀中修成仙道,羽化升天。

  有一次,苗君儒經由成都往甘肅考古時,路過那個道觀,還見到了諸葛果的泥塑真身,牌位上寫著:圣母先師乘煙葛女之位。

  與朝真觀中的牌位不同的是,這個牌位上多了大漢兩個字。

  諸葛亮一生輔佐劉備父子,因劉備是大漢宗室,所以蜀國也稱為蜀漢,諸葛亮的兒女,自然也稱為大漢子民。

  至于“先生”二字,不僅是古代,就是現在,很多文藝女性,也被人稱為先生呢。

  諸葛老先生,未必就是男人。

  苗君儒想不通的是,諸葛果既然是在成都修煉成仙的,怎么會跑到這里來了呢?

  再者,蜀漢是被魏國所滅,諸葛果的兄長和侄兒,均死于曹魏之手,身為大漢子民的諸葛果,又怎么會幫助不共戴天的仇人呢?

  不知何時,苗君儒的身后多了幾個男人,其中一個男人的手上,拿著他那把青釭劍。

  老頭子對丑蛋說道:“你真的相信他能夠殺得了天神,破解那個千年詛咒?”

  丑蛋說道:“沒有試過,怎么知道不行?來人,把劍還給他?!?

  持劍的男人走上前,將青釭劍遞給苗君儒。苗君儒接過寶劍,輕松地挽了一個劍花。

  丑蛋走到苗君儒身邊,低聲說道:“對不起,苗教授?!?

  苗君儒微笑道:“你并沒有對不起我。我答應過她,如果她真的要嫁給天神,我會幫她殺了天神的?!?

  說完,他環視了大家一眼,朝那個洞口走去。在經過守金花身邊時,他被守金花扯住,于是問道:“你干什么?”

  守金花的臉上泛出一抹紅暈,低聲道:“我要跟你一起去?!?

  苗君儒說道:“我是一個凡人,怎么能夠殺得了天神?此番進去,只怕九死一生?!?

  守金花眉目含情地望著苗君儒,說道:“你是個好男人,我就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苗君儒正要說話,卻聽到一個撕心裂肺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不要!”

  他抬頭望去,見一個懷抱著嬰兒的女人正跌跌撞撞地跑過來。兩個男人沖上前,將那個女人死死拖住。

  女人懷中的嬰兒發出“哇哇”的啼哭,哭聲洪亮。

  守金花不顧一切地沖過去,摟住那個女人,哭道:“姐,你來做什么?”

  女人哭道:“妹妹,我不能讓你替我去?!?

  老頭子走過去,大聲呵斥道:“成為天神的新娘,你應該感到很榮幸,這是上天給你榮耀,可是你居然違抗族規,不但幫著外人逃脫,而且與外人生下這個孽種。來人,殺死她和這個孽種?!?

  守金花轉身朝老頭子跪下,哭道:“大人,你答應過我,只要我愿意替我姐當新娘,你會既往不咎的?!?

  老頭子厲聲道:“我是答應對你姐既往不咎,可也告訴過她,不要再讓我見到……”

  “夠了!”丑蛋大聲道,“守春花違反族規,其妹已代其受過。一個弱女子,不能與親人一起,孤零零地在谷內生活了一年多,其艱難已遠勝于所受的處罰。不管怎么說,孩子是無辜的?!?

  苗君儒聽了這些話,似乎明白了什么。

  一年前,守金花的姐姐守春花幫助外人逃走,并和外人有了肌膚之親,他們所說的外人,就是從石棺那里逃走的那個人。守春花是谷內的人,應該知道那條出入皇帝谷的捷徑,她帶那個外人出去后,那個外人肯定知道了捷徑怎么走??墒菫槭裁匆荒甓鄟砟莻€外人并沒有再次帶人進谷呢?

  那個神秘人,究竟是誰呢?

  老頭子揮了一下手,立即有兩個男人將守春花與懷中的嬰兒強行分開。

  “孩子,還我的孩子!”守春花哭喊著要撲上前搶奪孩子,但被另兩個男人死死拉住。她和嬰兒的哭聲連成一片,扯心揪肺地催人淚下。

  苗君儒沖上前,兩下將奪走孩子的男人踢翻在地,伸手抱過孩子。只見這孩子濃眉闊嘴,脖子上那件用絲線系著的東西,居然是一顆黃澄澄的子彈,當下心念一動,轉身對丑蛋與老頭子說道:“對你們而言,我也是一個外人。今天,我就以一個外人的身份,說一句公道話。不錯,守春花是犯了你們的族規,該怎么處置她,是你們的事情,我一個外人沒有替她說情的權力。但是你們想過沒有,我手中這個嗷嗷待哺的孩子,究竟錯在哪里?他才剛剛來到世上,就要面臨喪母之痛。一個剛剛生下孩子的母親,還未盡到人母之責,就要被強行施以酷刑,使母子陰陽相隔,如果換作是你們,你們愿意嗎?”

  他這番話說得情真意切,句句在理,那些懷中抱著小孩的女人,忍不住淚流滿面。那兩個緊緊抓著守春花的男人,也羞愧地放開了她,低頭走到一邊。

  老頭子面如冰霜,厲聲道:“按你的意思,我就這樣輕易放過她,不按族規處置,以后怎么服眾?”

  苗君儒將手中的嬰兒交到守春花的手里,說道:“自古以來,所有的律法與族規,都是人定的。法理之外還有人情。若要服眾,應為理而非法。昔日漢文帝感于緹縈之孝,法外開恩,赦免了其父的罪過,傳下了緹縈救父的孝女故事。魏武帝曹操為一代梟雄,雖有‘寧教我負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負我’之豪言,但也知體恤百姓,留下‘割發代首’的千古佳話。難道你們就不能看在孩子的面子上,給他母親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嗎?”

  老頭子問道:“她怎么將功贖罪?”

  苗君儒說道:“其實她已經將功贖罪了?!?

  老頭子問道:“你怎么知道?”

  苗君儒說道:“你們想過沒有,如果她救出去的那個男人再帶人進來,是從谷口進來呢?還是走另外一條近路?”

  老頭子的臉色一變,沒有說話。

  苗君儒繼續說道:“所以,那個男人一定答應過她,不把谷內的秘密泄露出去,這一年多來,他并沒有再帶人進來?!?

  守春花感激地望著苗君儒,淚流滿面地點頭:“他發過誓,永遠不會再進谷,也不會把谷內的秘密說出去的?!?

  苗君儒望著守春花說道:“在大明皇陵那里,和我一起進來的人,說是看到一個女人把孩子放在鎮陵將軍的背后,我以為他們看花了眼?,F在才知道,原來那個人是你。告訴我,你為什么要那么做?”

  守春花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苗君儒低聲說道:“你一定以為他在我們當中,所以想把孩子還給他,是不是?”

  守春花點了點頭。

  苗君儒繼續說道:“可是你又發現,原來他并不在我們當中,所以又把孩子抱走了。孩子脖子上掛的那顆子彈,是他留給你的?”

  守春花摟緊孩子,低著頭不吭聲。

  苗君儒顧自笑了一下,說道:“我猜到他是誰了?!?

  丑蛋問道:“那個人是誰?”

  苗君儒望著身后的洞口,說道:“等我出來之后,自然會告訴你。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已經違背了他的誓言?!?

  守春花驚訝地問道:“你見過他了?”

  苗君儒說道:“沒有,但是我肯定,他已經進谷了?!?

  守春花的身體一軟,跌倒在地,口中喃喃道:“他果真……果真違背了誓言……”

  苗君儒正要說話,卻聽到一陣激烈的槍聲。他抬頭望去,見十幾個男人跌跌撞撞地從遠處跑過來。

  在谷口,又陸續出現了不少黃色的身影。

  是日軍。

  丑蛋原本白里透紅的臉蛋,驀地變得煞白。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