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八十九章 尷尬的往事

  “西塞羅大人!”

  “歐,歐!”

  嘈雜聲四起,慌忙的德魯伊朝西塞羅撲了過去,緊握著三葉草的手指在劇烈地顫抖,其余人紛紛抽出武器向寂滅發起了攻擊,狄塞尓驅使著純白色斗氣,四名中級魔法師大聲吟誦魔法咒語,格魯揮舞著小山的拳頭狠狠地砸了下去……

  “別讓他跑了,他傷了西塞羅大人!”

  “為西塞羅大人報仇!”

  “咚咚咚!”一連串的巨響來自靠在最前面的幾名獨眼巨人和斑馬王子奧尼克斯,他們同時向寂滅發動了全力攻擊,當獨眼巨人的石錘和加諸了魔法火焰的投槍接觸到金色光團的一剎那,金色光團里的四壁忽然冒出了無數個金色的拳頭,平滑的光壁隆起一個個耀眼的魔法光錘,一連串地擊打在眾人的身上,像沙包一樣將他們丟了出去。

  看著潰不成軍的半獸人,寂滅不屑地輕輕搖頭,他并不想和這些熱血沸騰的半獸人糾纏,于是膝蓋微微彎曲,像一只金色的袋鼠連續在空中連跳了幾次,落到了遠處包裹著黃銅的屋角。高高翹起的屋角像燕子窮展的翅膀,寂滅漂浮在上面就像一只蜻蜓落在草尖上。

  “魔法師準備攻擊!斑馬武士,獨眼巨人準備攻擊!”狄塞尓大聲呼喊著,憤怒讓他的雙眼布滿了血絲,作為一名騎士他不能容忍別人接連的恃強凌弱,就算是金龍寂滅也不行!

  就在眾多武士準備殊死一搏的時候,他們耳邊傳來了熟悉的叫罵聲“雜種!都他媽是雜種!”西塞羅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年輕的德魯伊想要上前扶他,卻被他一把推開了。西塞羅吐了一口鮮紅的濃痰,將變成U形的魔法手杖丟到了一邊,剛才要是沒有這根魔法手杖護在身后,他的脊梁恐怕真的會斷成幾段。

  “老龍你過來!”西塞羅雙手掐腰,身體搖搖晃晃,仿佛在風雨中飄搖的一葉孤舟,他不僅被打斷了四根肋骨,背上還裂出了無數血口,如注的鮮血這會已經沿著大腿灌滿了靴子,每走一步都會留下鮮紅的腳印。寂滅高高地站在屋角上,俯視著步履蹣跚的西塞羅,他雖然一言不發,但是多少表情還是流露出驚訝之色,他剛才發動攻擊的力道足以讓普通人痛不欲生,而面前的野蠻人反倒滿不在乎,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過來!你他媽給我滾過來!”西塞羅一邊大聲咒罵,一邊用袖口擦著從鼻子里流出了發黑的血液“來啊,干掉我!砍掉我的腦袋,把我碾成碎末!來啊,你這頭狗屎龍!我收了你的龍丫頭做魔寵,還吃掉了三枚龍蛋……你這個早瀉的雜種,你的家伙恐怕還沒有癩蛤蟆的家伙大,不然龍蛋為什么那么???!……你他媽怎么不過來?”圍在四周的半獸人驚呆了,他們沒想到這會西塞羅竟然還敢肆無忌憚的大罵,他挺著胸脯,站在人群中口水橫飛,雖然寂滅站在高處,但在所有人看來,他們兩個是平行站立的,沒有誰仰視誰。

  寂滅沒有說話,他的手指漸漸蜷成了拳頭,周身發出隱隱的雷聲,身體的金鱗緩緩張開,無數的金色魔法火花在他身體周圍釋放,刺眼的光芒讓炙熱的陽光也暗然失色。

  “大人,你……別說了?!焙谪埛蛉藫牡呐闹馗?,極速跳動的心臟似乎隨時會從嘴巴里跳出來。

  “怎么?怕了?”西塞羅伸出舌頭使勁的舔著嘴唇上的八撇胡,濃黑的胡子很快被鮮血染成了紅色,接著他發出了近乎瘋癲的狂笑“哈哈,你這個老家伙,你不敢殺我!你還要你的寶貝女兒,你知道她是我的魔寵,如果我死了她也會消失……”說著西塞羅伸出一雙大手,瞇著眼睛朝著寂滅豎起了兩根中指。

  西塞羅這時心里異常清醒,他曾聽格魯和暗黑公爵都說過蠻蠻的身上有龍息,當時他只當是玩笑沒有理會,現在他明白了。當初他從斯諾神廟偷出來的四枚金蛋不是什么鳥蛋,龜蛋,哈里波蛋,而是真正的龍蛋,想想也是,堂堂的斯諾家族,供奉在晶之堡神廟里的金蛋一定非同一般。西塞羅知道自己無法與寂滅抗衡,就算搭上巴士底山谷幾千條半獸人的性命也于事無補,這時倔強的性格讓他劇痛中站了起來,既然不能在委曲求全中生存,不如英勇的死去!

  光芒四射!眾人又一次領教了寂滅身體四周金黃色護盾的威力,他從空中飄下,朝著西塞羅直沖了過去,身體帶起的飆風將幾十名身體魁梧的武士掀翻在地上?!澳氵@個無賴!難道不怕我真的殺了你!”寂滅悄無聲息地漂浮在地面,又一次身處金黃巨爪拎起了西塞羅,不過這次是用鋒利的爪尖緊緊扣住了他的喉嚨,蕩漾的濃重魔法氣息的巨爪子只需輕輕一動,西塞羅的脖子就會悄然截斷。

  西塞羅用力扭動著脖子,這樣才能發出嘶啞的聲音“無賴?無賴保全了你的女兒,不然你現在還像沒頭蒼蠅,四處尋找女兒!”他說并非沒有道理,寂滅幾年來始終在尋找著自己的兒女,他去過海拔最高的花語高原,去過叢林密布的奇跡半島,甚至還在鉆過小城邦的胡同,他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四枚金蛋竟然會藏在寂寞荒野深處的晶之堡,之后陰差陽錯的被西塞羅得到,最后來到了巴士底。這次寂滅原本是途徑巴士底,想繞道去生命火山弄一些漂亮的火山寶石,他最近被一只兔美女迷的神魂顛倒,寶石是最能哄美人開心的東西。

  當他走進巴士底山谷的時候嗅到了熟悉的氣息,于是不顧一切沖破了城墻,沒想到自己唯一的女兒竟然變成了野蠻人的魔寵。

  “我是無賴!好吧,好吧!那你就是色棍,誰不知道你的私生子比螞蟻還多,你這條濫交的老龍!”西塞羅費力地扭動著脖子,想朝寂滅的臉上狠狠吐上一口血痰,但是失敗了。

  寂滅臉色一變,眼角的余光不自然的掃了掃四周的人,最后落在了瞪大了眼睛的蠻蠻身上,龍族的成員天生目空一切,強大的攻擊力養成了他們像貴族一樣傲慢的臭脾氣,他們把榮譽和虛偽的尊嚴看的極重,他沒有無數的私生子,但擁有無數的情人卻是事實,當著這么多人被說到自己的糗事,寂滅開始沉不住氣了。他瞥了一眼朝他們跑過來的蠻蠻,壓低了聲音說:“閉嘴!粗魯的野蠻人,別讓她聽到這些話,她還是個孩子!”

  “雜種!”西塞羅大喊了一聲。

  “雜種!”西塞羅朝著蠻蠻吐了吐舌頭,做出窒息的表情,蠻蠻心疼地‘歐,歐!’叫了兩聲,揮舞著小拳頭用力砸著寂滅的胳膊,大滴的淚水奪眶而出,試圖從寂滅的手中搶下自己的主人。此時的蠻蠻完全處于混亂狀態,她不知道籠罩在金色光團里的人是誰,但是這個卻給她非常親切的感覺,這樣感覺深深地制約著她,在救護主人的時候她無法發動攻擊。

  西塞羅喊第一聲雜種的時候,寂滅愣了一下,隨即怒視著西塞羅“野蠻人!注意你的言詞!我警告你,她是龍族的后裔,不是雜種!”

  “她不是雜種?”西塞羅干脆放棄了抵抗,像掛在樹枝上的稻草那樣,無奈的飄蕩著“她最開始是一頭獨角獸,后來是金剛鸚鵡……現在還會經常變成海豚,莫非你強奸了海族的精靈?還是先強奸了獨角獸,再強奸金剛鸚鵡……”

  “夠了!”寂滅惡狠狠地盯著揚揚得意的西塞羅,牙齒咬的咯咯做響,如果不是怕西塞羅再也承受不了什么打擊,他的拳頭早就揮出去了,他看了看好奇的蠻蠻,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真不明白她為什么會成為一個無賴的魔寵……好了,她還是一個孩子,有些事情不應該讓她知道?!?

  “為什么不說?這是她的權利!”西塞羅得理不饒人,斷裂的肋骨這會似乎扎進了肉里,疼的渾身直冒冷汗,不過越是疼痛難忍他越是要破口大罵,西塞羅大人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罢f吧,她的母親是誰?她一定非常想知道,是不是,雜種!”

  蠻蠻倒是非常配合,腦袋連忙點了三下,歐歐叫起來沒完。

  “這個回頭再說,我要在這里住下來,養育我的女兒!”寂滅顏面掃地,不顧眾人詫異的目光,低頭朝遠處走去,順便帶走了蠻蠻。

  “哎喲!”西塞羅被丟到地上的時候痛苦地喊了一聲,原本丑陋的老臉因為疼痛變得更加難看了,看到寂滅消失在遠處,他再顧不得許多了“德魯伊,魔法師!你們這幫雜種,想疼死西塞羅大人嗎?”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