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八十四章 相思鳥

  好消息確實像長了翅膀一樣,只用了半天的時間,居住在巴士底山谷的半獸人都知道他們已經成為了米昭家族的貿易伙伴,人們呼喚雀躍,情緒激動的黑貓夫人還聲稱她已經聞到了烤肉的香味。西塞羅趁機發動發表了一次激情澎湃的演講,鼓勵在礦井里埋頭苦干的半獸人和每天在訓練場上累的半死的士兵,在糧食和諸多許諾的前提下巴士底山谷像雨后春筍一樣迅速從成長起來,大批的黃銅鎧甲存進了新蓋的庫房,巍峨的城墻和各種建筑拔地而起。

  人們堅信:黎明永遠眷顧最勤勞的人!

  即將到來的米昭商隊使西塞羅充滿了信心,一個又一個弘大的構思在他腦子里產生,他當然不會只想做黃銅鎧甲生意,巴士底山谷的黃銅礦數量他非常清楚,用不了幾個月就會被瘋狂的半獸人挖掘一空,而且黃銅鎧甲在霍肯大陸的需求量也并不大,只有達拉斯城邦,西亞克帝國和納旗王國才會給步兵裝備價格不菲的黃銅鎧甲,其他的小城邦還是習慣讓步兵穿著硬梆梆的獸甲戰斗,而三大王國的步兵總數也不過幾萬人。

  獅鷲王成為了出色的信使,徒步兩個月的路程,它往返只花了五天,這讓西塞羅想起了遠在納旗王國的維德尼娜,他們已經分開了幾個月,相思的痛苦折磨著第一次墜入愛河的野蠻人。維德尼娜變成了西塞羅身上重要的一條腦神經,除了處理要事無法分神的時候,他幾乎無時無刻不再想念著維德尼娜,看到蝴蝶小妖從面前翩翩飛過,他會想到維德尼娜那輕盈的步伐,苗條的身資,當他聽到森林小妖聚在一起放聲歌唱的時候,他會想起維德尼娜如同清泉一樣甘甜的嗓音,她總是用溫柔而安然的口氣呼喚西塞羅“勇敢的將軍,我的王……”

  “唉!我可憐的小美人啊,我一定會去迎娶你!”這是最近西塞羅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西塞羅忍不住拿起鵝毛筆給維德尼娜寫了一封,這時正午的陽光暖洋洋的灑在寬大的桌面上,微風輕輕吹動,綠色的葡萄枝從敞開的窗口伸進了一簇簇濃綠的葉片,西塞羅閉著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陽光的氣息和植物的清香融合在一起,讓他覺得身體像飄起來一樣。那是相思的味道。

  “給我進來!”隨著砰的一聲,西塞羅的房門被重重的踢開,格魯拽著德魯伊的衣領怒氣沖沖的從外面走了進來。最近格魯想盡了各種辦法,最后終于把自己的身體變得像常人一樣,不過他的身高還是有兩米半,大腦袋與身體的比例嚴重失調。

  西塞羅睜開眼睛,皺著眉頭看著格魯,他把年輕的德魯伊狠狠的摔在木質地板上,掐著腰對西塞羅說:“你到底管不管?這個色棍每天都去騷擾我的未婚妻!”

  “你的未婚妻?”西塞羅非常不喜歡被人打擾,尤其在思念愛人的時候,但是他不能讓自己人出現內訌。

  年輕的德魯伊站起身,拍打著衣服上的灰塵,默默整理著靈芝花環,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說的是蠻蠻!”這時蠻蠻扭著屁股從外面走了進去,手里拿著一疊矮人廚師剛剛烤出來的黑麥餅,坐在桌子上,幸災樂禍地看著格魯和德魯伊。

  格魯瞥了一眼嬌艷無比的蠻蠻,雖然蝴蝶小妖和森林小妖以苗條的身材和漂亮的臉蛋聞名于霍肯大陸,但是她們和蠻蠻比起來就像烏鴉落在鳳凰的身邊。格魯氣呼呼的大喊“這個色棍明明知道蠻蠻是我的未婚妻,他還是換著法子去討她的歡心,一會送去一大堆鮮花,一會又送去松香做成的香水,我……我……”

  “嗨,大個子別那么緊張!”年輕的德魯伊朝蠻蠻擠了眼睛,就像在和約會多年的情人在調情“蠻蠻曾經救過我的命,并且受了傷,森之子部落的人都懂得知恩圖報,所以我要表達我的謝意?!?

  “謝意?”格魯一把揪住德魯伊的衣領,使他的雙腳離開了地面,懸在半空中“你為什么還要說那些讓人惡心的話,你一定是愛上她了!想從我搶走我的心上人,小心你的腦袋!”

  “放開你的手!”德魯伊嘴唇輕輕蠕動,靈芝花環忽然散發出一陣銀光的魔法光波,將格魯硬生生推開了?!拔揖褪窍矚g蠻蠻,那又怎么樣?她還沒有成為你的妻子,每個人都有追求她的權力!”

  “歐,歐!”蠻蠻圍著兩個人興奮的又喊又跳,用力揮舞著小拳頭,像是在鼓勵兩個人做一場痛快的決斗。

  眼看著兩個人就要大打出手,西塞羅走過去攔在他們中間,朝著蠻蠻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腳,讓她乖乖的坐到了一邊“你們兩個雜種!看看蠻蠻吧,她還是個孩子,連話都不會說一句!現在巴士底所有的人都在為生存做著最大的努力,而你們卻在這里爭風吃醋!”他狠狠瞪著兩個人,指著門口說:“滾出去!”

  格魯和德魯伊被說中了要害,臊的滿臉通紅,低著頭溜出西塞羅的房間。蠻蠻卻喜氣洋洋的跳在西塞羅身邊,雙手吊在他的脖子上,嗲嗲的叫了一聲“媽媽?!?

  “雜種!都是你惹的禍!”西塞羅想狠狠暴打蠻蠻一頓,可又舍不得,只有用力掐了一把她的臉蛋,這會蠻蠻更得意了,用力扭著身子,用甜的發膩的聲音不停的喊著媽媽。

  接下來的幾天,一向晴朗的天氣忽然布滿了烏云,有時淅淅瀝瀝的下著小雨,有時暴雨如潑,雖然巴士底山谷四周已經挖了深達兩米的排水渠,不必在為洪水擔憂,但是西塞羅還是非常擔憂,沉甸甸的黑色云朵就像墜在他的額頭,墜的他整天皺緊了眉頭。

  十幾天以后,陰雨天氣還在繼續,西塞羅已經變得焦躁不安,因為始終沒有獅鷲王的消息,他刻意打開了臥室的窗戶,期待著獅鷲王能從雨霧中忽然飛出來,像以前那樣大喊著“西塞羅大人英勇無敵,睿智無雙!”

  焦躁的情緒很快在眾人中蔓延起來,尤其是狄塞尓,他把所有的鐵甲劍士都派到了山坡上了望,他不停的在房間里轉圈喝悶酒,整潔的鎧甲又充滿了污漬。

  “這只傻鳥為什么不聽你的忠告?”狄塞尓陰沉著臉坐到西塞羅的身邊,薄皮鐵靴用力踢著西塞羅屁股下的樹樁椅“它一定是被閃電擊中了!天空的烏云簡直比我見過的螞蟻還多!”

  西塞羅知道狄塞尓的憂慮,如果獅鷲王沒有把回信送到亞斯蘭特的手中,那么運送糧食的商隊永遠都不可能來到山谷,他的母親和妹妹只有死在大王子府邸的水牢。他的心里同樣的焦慮,如果獅鷲王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不僅會餓死所有的人,他也無法再見到美麗的維德尼娜。不過西塞羅必須要讓眾人安靜下來,不安的氣氛會讓剛剛恢復平靜的山谷重新變得動蕩“再等等吧,它肯定有避開閃電的好辦法,要知道它的祖先已經在天空稱霸了幾百年?!?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