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七十五章 老本行

  六頭體重超過五百斤的洛斯獸被吊在樹上,大頭朝地,慢吞吞的掙扎著,這種懶惰的大型食草動物即便在垂死關頭,動作也比蝸??觳涣硕嗌?。洛斯獸肉質鮮美,常被貴族大批圈養,用來當做招待晚宴上的主要菜品,洛斯獸雖然不具備攻擊力,但是外皮卻異常堅硬,是制作皮甲的上好材料。堅硬的外皮并沒有給宰殺帶來麻煩,因為洛斯獸的腦后一塊凹陷的致命軟穴,那是它全身最柔弱的地方,只要將長刀從軟穴刺進去就可以輕松殺死它,從而得到一整張完好的獸皮。

  十幾名身穿深藍色軍服的士兵圍攏在一起,他們將袖筒高高挽起,宰殺洛斯獸的同時高聲討論著天氣,有人詛咒著潮濕的氣候,因為他曬在陽臺上的內褲三天還在滴水,結果引來了一陣同病相憐的哄笑。屠宰場的地面鋪著平整的細沙土,四周種植著高大的楊樹,六只洛斯獸就被捆綁在楊樹上。

  “嗤!”鋒利的長刀刺進了洛斯獸后腦,一股股濃紅色的鮮血噴濺出去,星星點點的落在屠夫們的絡腮胡子和敞開的軍服上,將地面顆粒均勻的沙粒染成了刺目的顏色。這時西塞羅四處了望著,用力舔著嘴唇小聲嘀咕了一聲“雜種!上!”早就蓄勢待發的蠻蠻和水蛭王后如同一藍一紅,兩道閃電襲向了毫無防備的士兵們。

  ……

  十幾名士兵的尸體軟軟地躺在沙土地上,他們就像洛斯獸一樣悄無聲息的告別了這個世界,只是仿佛更加粗魯。西塞羅跑過去,將尸體丟進附近的灌木叢,用亂草蓋好,回到沙土地的時候,發現蠻蠻的喉結正在快速蠕動,她蹲在楊樹下面,用手指蘸著口水在洛斯獸的后腿畫著圓圈,似乎在衡量哪塊肉適合燒烤,哪塊肉適合清燉?!梆捵斓碾s種!”西塞羅無奈的罵了一聲,只好親自動手,將四只洛斯獸搭在水蛭王后的背后,自己扛著兩只洛斯獸,疾步朝來時的路走去。他要盡快趕回巴士底山谷。

  西塞羅大汗淋漓地接近樹林的時候,陣陣悶雷似巨響迎面而來,等他走到魔法陣前才發現原來是格魯正在打著呼嚕,他的腦袋枕在一只巨大的樹龜身上,嘴角留下的口水將灌滿了附近的幾個樹洞?!半y道要我服侍你們嗎?”西塞羅幾乎瘋狂地咆哮著,三只魔寵里只有水蛭王后還算聽話,不過這會已經吃飽喝足,回到湛藍徽章里睡大覺去了。他的狼牙棒足足狠力砸了十幾下才將格魯從夢中喚醒,他可沒時間詢問格魯從哪里找到了樹龜,將六只洛斯獸丟進魔法陣以后,他也氣鼓鼓地躍身跳了進去。

  西塞羅再次出現在巴士底山谷的時候,把圍在魔法陣周圍的斑馬武士們嚇了一跳,他們不約而同的舉起了加諸了魔法火焰的投槍,剛才魔法陣里忽然冒出來十幾達拉斯城邦的武士,要不是他們的投槍還算鋒利,說不準已經有幾個人又逃了回去。西塞羅笑瞇瞇地走出魔法陣,告訴斑馬武士剛才有幾百名士兵圍攻他,他打了一個噴嚏,結果有一些士兵就翻進了魔法陣,從這一端跳了出來。

  “西塞羅大人英勇無敵,睿智無雙!”帥氣的斑馬王子奧尼克斯也學會這一句,不過他的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六頭肥大的洛斯獸,昨天晚上他只吃了一小塊烤肉,今天早晨更是滴水未沾,因為任何一名真正的勇士都不會和女人,孩子搶東西吃。其他的斑馬武士目光也都落在洛斯獸的身上,有些人的肚子不爭氣的發出‘咕嚕,咕?!穆曇?。

  “還等什么?架起篝火,烤肉吃!”西塞羅腆著肚子,大聲指揮著斑馬武士“把黑貓夫人,駱駝武士和地精騎士統統都叫來,噢,還有豬頭人,我們需要一些力氣大的家伙?!?

  一名斑馬武士領命而去,年輕的德魯伊卻不解的看著西塞羅說:“大人,這些食物是不是應該留給……”

  “我知道你在說還有很多老人,女人和孩子沒有食物?!蔽魅_揮著大手打斷了特魯伊的話“我們必須飽餐一頓,這樣才能給他們找到更多的食物!”

  “當然了,您一定會有辦法!”年輕的德魯伊雖然不知道西塞羅在搞什么鬼名堂,但是他對西塞羅的信任甚至已經超過了對自然之神的信任,畢竟西塞羅給他們帶來了食物,而自然之神似乎從來沒有展示過神跡。

  黑貓夫人帶著一群大力士出現在魔法陣旁的時候,六只洛斯獸已經在篝火上烤的滋滋冒油,濃郁的肉香不斷在樹干和葉片之間繚繞,升騰。西塞羅大聲吆喝著,讓斑馬武士將烤肉分給地精騎士,駱駝武士和豬頭人,他把黑貓夫人拉到一邊說:“有件事情需要請你幫忙?!?

  “請講吧,西塞羅大人?!焙谪埛蛉擞瞄L尾巴擦著額頭的汗珠,她原來以為從魔法陣里又沖出了很多藍蝎騎士,來的時候她的腿都快嚇軟了。

  西塞羅頓了一下,悄聲說:“你去一趟狄塞尓的軍營,問他一些達拉斯城邦的事情……他以前應該經常出入大王子的府邸,你去問他糧食儲藏在哪里?”

  “你要干什么?我覺得你應該自己走一趟?!焙谪埛蛉擞行┎桓吲d,因為狄塞尓總是向她獻殷勤,她不想用色相換取什么,雖然西塞羅并沒有讓她當著狄賽爾的面跳肚皮舞。

  “我需要很多糧食,不然這里的人都會被餓死!”西塞羅把‘餓死’兩個字說的格外重,接著干笑著說:“他好像還在生我的氣,我覺得你會幫這個忙,你是山谷里最美麗的女性,潮汐因你而停止,月光也會被你的容顏折服……”

  “義不容辭!”黑貓夫人聽到糧食的時候眼睛亮了一下,打斷了西塞羅蹩腳的恭維,隨即轉身朝軍營的方向跑去“等我的好消息吧!”

  西塞羅滿意的看著黑貓夫人的背影,抓起烤在篝火上的一串烤肉,遠遠地丟了過去“美麗的夫人,你應該先添飽肚子!”

  黑貓夫人轉過身,臉猛的紅了一下,用尾巴卷起烤肉,箭一樣射出了樹林。

  對于上百名大肚皮來說,六只洛斯獸還是少了一點,而且貪吃的蠻蠻一個人就吃掉了大半頭洛斯獸。即便這樣,這些半獸人武士眼睛里的灰暗色彩也被逐漸抹去,這表明他們隨時都能開始肉搏,給敵人終生牢記的痛擊。斑馬王子奧尼克斯走到西塞羅身邊說:“大人,你剛才好像和黑貓夫人說,我們一會要去搞糧食是嗎?”

  “是的?!蔽魅_將烤糊的肉塊塞進嘴里,大聲咀嚼著“確切的說,我們是去搶!”

  “是去魔法陣的另一端嗎?”年輕的德魯伊也了走過去,手指上夾著閃動著魔法光波的三葉草,不過這會攥著三葉草的手指滿是油膩。

  “啊哈,聰明的雜種!另一端是達拉斯城邦王子的府邸,存儲著大量的糧食,應該夠我們吃上一陣了?!?

  “可是……可是搶劫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蹦贻p的德魯伊低頭擺弄著三葉草,似乎不太同意西塞羅的做法。

  西塞羅用手指抬起德魯伊的下巴,就像奴隸販子估量著半精靈美人價格“善良的孩子,別忘了你們當初是怎么被關進這里的,搶劫不過是你們的老本行!”他的話讓年輕的德魯伊和奧尼克斯都變得非常尷尬,西塞羅說的沒錯,巴士底山谷的每一個人都是為了糧食和金幣被關進來的,每個的手上都粘著無辜的鮮血。

  “好了,那不是可恥的事情!”西塞羅拍著兩個人的肩膀說:“我也愿意做一些善事,那樣心情會像晴朗夜空一樣舒爽,但是現在我們必須要活下來,也許你們害怕得罪達拉斯城邦里的貴族老爺,沒關系,我會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西塞羅大人的杰作!”

  “不!大人,我們不是那個意思?!卑唏R王子奧尼克斯連忙擺手,黑白相間的魔法護盾忽隱忽現“你說的對,生存至關重要!而且我們從來不會畏懼任何力量,藍蝎騎士也曾敗在我們的手上!”斑馬王子的傲氣激起了眾人的斗志,斑馬武士紛紛站起身,手舉武器高呼“糧食,生存!”激昂的情緒很快蔓延開來,駱駝武士和豬頭人圍攏在西塞羅四周,手臂在空中用力地揮舞著,漸漸的,就連沉默寡語的地精騎士也參加進來,喉嚨里爆發出陣陣來自生命本源吶喊。

  森林里到處充滿了高漲的斗志和滾雷般的咆哮聲,一只只緊握的拳頭擊向蒼穹“糧食,生存!生存,糧食!”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