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七十三章 魔法傳送陣

  天剛蒙蒙的時候,西塞羅就帶著一行人鉆進了山谷里的森林。

  洪水留下的潮氣在清晨化做朦朧的霧氣,人走在霧中像是帶著乳白色的面紗,穿著灰色的長袍,只能分辨清幾尺開外的地方。眾人排成長隊,手拉著手在森林里摸索,防止陷進洪水退去后留下的泥潭,年輕的德魯伊走在最前面,森林是他熟悉的地方,隨便掃一眼枝葉濃密的參天大樹,他就可以準備的說出樹齡。他用自然魔法將靈芝花環變成長長的藤蔓,這樣藤蔓的前端像蛇一樣探路,其余的部分輕輕纏繞在眾人的腰間,引導著朝森林深處走去。

  “就在前面!”年輕的德魯伊用手擦著額頭上晶瑩的露水,在清晨的森林穿行身體會經常碰到肥大的樹葉,儲留在葉面上的露水就會一股腦地傾倒在人的身上。

  “大家散開,在四處尋找?!蔽魅_背過眾人咧了裂嘴,他的皮靴里灌滿了泥水,剛才他三次掉進了水洼里,最后一次還有幾條小泥鰍鉆進了他的靴子,這會正癢著他的腳心。不過他還算幸運,瘸腿獅鷲王行動不便,無數次摔到在泥潭里,褐色的泥漿這會還順著它的羽毛緩緩流動。

  “在這里!”斑馬王子最先找到了龐大的魔法陣,他大聲驚呼著,似乎看見了夢中都無法見到的奇跡“是它!一定是它!至高神啊,太偉大了!”魔法陣擺放在森林中心的空地上,遠處四周長滿了整齊的橡樹和半人高的山毛櫸,這時清晨的陽光漸漸升起,穿透了濃濃的霧氣和樹木的枝葉,照射在魔法陣上,散發出幽幽的紫黑色魔法光波。

  “啊哈,還是個大家伙!”西塞羅踱著步子,小心翼翼的接近了魔法陣。這是一架呈現八邊形的魔法陣,長寬各有三十多米,高達二十余米,在森林里顯得極其雄偉壯觀,其恢弘的氣勢不禁讓人肅然起敬,仿佛來到了莊嚴的,用巨石累積而成的神廟面前。黝黑的魔法陣中央有一座煙囪形狀的尖塔,塔的周圍開著四扇小門,看樣子那些藍蝎騎士和精靈弓箭手就是從這里鉆了出來,可惜他們的尸體已經洪水沖的沒有了蹤影。

  洪水退去的時候將魔法陣上掛滿了水草和污濁的泥巴,遠遠看去就像被戰火洗禮后的地堡,不過當西塞羅用衣袖擦掉一塊淤泥的時候,紫黑色的光芒立即將西塞羅包裹起來,就像鑿開了藏寶室的墻壁,耀眼的光束迎面而來。紫黑色的光芒是如此的絢爛,就算是清晨的陽光也顯得微弱如螢火?!班?,是黑魔金!”眾人爆發出一陣驚呼,黑魔金是產自生命火山的昂貴金屬,即便是一枚小小的黑魔金戒指也可以成為貴族少婦炫耀的資本。

  “可愛的雜種!”西塞羅大聲吧嗒著嘴,將近三秒鐘的時間他的腦子一片空白,眼睛里似乎看到了無數黃燦燦的金幣,要是在平時他早就揮舞著狼牙棒砸爛著魔法陣,之后大聲嚷著:“發財了,發財了!”可是如今的西塞羅大人是被人擁護的大人物,他應該具備一些特別的品質,于是他朝著眾人微微一笑,做出無所謂的表情“這個魔法陣看起來還不錯,你們把它擦干凈,現在它看來就像一個臭茅房!”

  眾人脫掉上衣,忙著擦拭魔法陣的時候,西塞羅掏出湛藍徽章走到了僻靜的地方,他不知道如何催動魔法陣,但是新魔寵的魔法知識卻非常淵博。隨著聯綿不斷的魔法光波飄蕩,湛藍色的小海豚,水蛭王后和大個子格魯同時出現在了西塞羅面前。過了好一會,蠻蠻才打著哈欠又變成美麗的少女,她躺在格魯的鼻子上,用幾根白色的野獸腿骨搭建了一張小床,格魯用巨大的獨眼溫柔地看著她,看來他們相處的非常和諧。

  水蛭王后剛剛跳出湛藍徽章就藏在了西塞羅的身后,顫抖著盯著格魯,身上的觸角只剩下了六七根,西塞羅疑惑地掃了格魯一眼,最后在他的鼻孔里看到幾根斷裂的水蛭觸角,看到這些他馬上明白將格魯收進湛藍徽章以后都發生了什么?!按髠€子,你不應該欺負它!”西塞羅有些心疼地拍了拍水蛭王后,它‘吱吱’叫了兩聲,用腦袋輕輕蹭著西塞羅的手,像是受盡了屈辱。

  “它是一個邪惡的家伙?!备耵敳灰詾槿坏暮吡艘宦暋澳銚碛幸恢积垖?,而我曾經是神的仆人,你為什么收這么卑鄙的生物?”

  “龍寵?”西塞羅驚訝地指著蠻蠻說:“你是說她,她可是一只海豚!”

  格魯聳了聳肩膀“隨便你怎么想,反正她的身上有很重的龍息,是龍的后裔?!?

  “好吧,先不說這個了!”西塞羅警惕地朝空地上的魔法陣看了看,低聲對格魯說:“你個子能不能小一點?你難道希望你的主人仰著頭和你說話嗎?”

  “我試試看?!备耵敳惶樵傅泥止玖艘痪洹拔乙恢卑涯惝斪魑业呐笥?,可是現在你已經開始對我大聲吆喝了,就像對待一頭畜生?!闭f話的時候格魯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龐大的骨骼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眨眼間,頭頂云彩的龐大身體縮小了三分之一。

  西塞羅愣了一下,連忙解釋說:“哈哈,你應該知道野蠻人的習性,不過你要好好干,說不定我會把蠻蠻嫁給你!”

  “真的?”格魯喜形于色,已經變得松弛的皮膚和骨骼同時收縮,又縮小了十幾倍,躺在他鼻子上曬太陽的蠻蠻‘唰’的滑落到地上,好奇的盯著格魯,甚至還伸手捅了捅他的腿肚子,仿佛她觸摸的是一個軟塌塌的稻草人。

  “只能這樣了?!备耵斚氡M了辦法,但是身體還是保持在五丈多高,只有他趴在地上的時候,西塞羅才能平視他。

  西塞羅唉嘆一聲,走到格魯的耳朵旁邊說:“告訴我,怎么使用魔法傳送陣?!?

  “那邊那個?”格魯用多棱鏡眼睛朝擺放魔法陣的空地看了看說:“很簡單?!?

  格魯又給西塞羅上了一課,魔法傳送陣通常都是由兩個巨大的魔法陣構成,就像不同海洋上的兩個碼頭,使用的時候只需默念一些簡單的咒語就可以抵達另外一個地方。西塞羅將咒語熟記在心,騎上水蛭王后,帶著蠻蠻和格魯回到了魔法陣附近。

  這時魔法陣已經被擦拭干凈,一道道紫黑色的魔法光波扶搖直上,仿佛一柄柄巨型利劍直插蒼穹,而炙熱的陽光和魔法陣所散發的陽光比起來顯得那么微弱,就像在熊熊燃燒的火爐旁點燃一袋旱煙。西塞羅甩開步子走過去,吩咐斑馬武士在魔法陣周圍擺開陣勢,防止有意外的事情發生,接著他整理了一下鎧甲,走上魔法陣,伸手去拉尖塔上的小門。

  “西塞羅大人!”年輕的德魯伊驚呼一聲,上前攔住了西塞羅“你要干什么?要知道魔法陣通往達拉斯城邦,也許那邊已經埋伏著大批的軍隊,或者會有什么更狠毒的陰謀!”

  “西塞羅大人英勇無敵!”西塞羅一把推開了德魯伊,招呼著自己的三只魔寵“難道我們就留在這里,等著餓死嗎?”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