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七十二章 唯一的希望

  “噢!西塞羅大人……我們的救世主!”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剎那間被拯救的半獸人紛紛跪倒在濕漉漉的山坡上,黏稠的泥漿里,飽含淚水的眼睛里充滿了感激和對神的仰慕。

  西塞羅就像一個神靈應該做的那樣,微笑著頻頻點頭,手腕輕輕上翻,仿佛正在賜福給眾人。這時格魯將他放到地面,心里悶悶不樂地嘀咕著“真不明白,本來就是念一句咒語那么簡單,為什么搞的神乎其神?”西塞羅此時的精深控制力已經能夠微弱地感受他的心理波動,他唯恐格魯當眾亂說什么,連忙從掛在脖子上的頸袋里掏出湛藍徽章,將格魯收進了徽章。等在一旁的蠻蠻早就好奇地盯著格魯,這時飛快丟給赤身裸體的西塞羅一件長袍,隨即化做一道旋轉的湛藍光環,也回到了徽章里面。

  西塞羅的微笑并沒有保持多長時間,因為他手腕的傷口實在太深了,加上十幾次往返二元界耗盡了體力,他很快就像一團棉花緩緩地倒了下去。一片驚呼中,年輕的德魯伊和四名中級魔法師連忙圍了過去,散發著魔法光波的三葉草和治療,康復魔法數次釋放在他的身上。

  “他失血太多了?!蹦贻p的德魯伊命令幾名森之子部落的勇士看守著西塞羅,面帶悲色告訴心情忐忑的眾人。

  “至高神一定會保護西塞羅大人!”紅胡子半馬人雙手放在胸口祈禱著,隨即又用手捂住了嘴巴,剛剛他還聽到西塞羅在驅使至高神。

  “現在我們應該商量一下,如何度過眼前的難關?!焙谪埛蛉擞媚抗饪粗姴柯涞念^領和在半獸人中有威望的人。

  討論進行的異常艱難,因為任何人也拿不出解決問題的好辦法,激烈的討論中,話題很快轉到了西塞羅的身上。眾多部落頭領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派,一派是以黑貓夫人,斑馬王子奧尼克斯和年輕德魯伊為首的擁護派,他們認為應該由西塞羅帶領眾人度過眼前的難關,他的能力已經在幾次事件中嶄露無疑,只有他才是最好的人選。另外一派以為狄塞尓和一些年邁的部落頭領為首,他們認為西塞羅剛剛不過是在演戲,他們不愿意相信有人可以驅使至高神,但是他們卻不得不承認,是西塞羅救了所有人的性命。

  每個部落都有自己信仰的至高神,部落首領世世代代都是用信仰約束著自己的子民,讓他們俯首貼耳地服從命令,他們絕對不會準許西塞羅破壞這個固有的秩序,就算西塞羅真的具有強大的能力,他們也要反對!誰也不想失去自己在部落里崇高的地位,人心,無時無刻都隔著斑駁的肚皮。

  “好了!一切等西塞羅大人醒來以后再說吧?!焙谪埛蛉瞬恍嫉目粗媲暗哪腥藗?,粗長的尾巴不滿的敲打著自己的脊梁“做為男人,你們應該牢記自己的責任,而不是什么狗屁權力!”

  黑貓夫人的話讓很多人都低下了頭,幸好天色漸漸黑了,任何人都可以用黑暗掩飾羞愧和不安。

  西塞羅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身邊圍了很多人,他們的目光急切而慌張,似乎對未來的日子充滿了恐懼和不安。西塞羅朝遠處掃了一眼,山坡的最頂端還是停留了很多人,洪水雖然退去,但是地面依舊殘留著很多泥漿,一切地方甚至變成了小片的沼澤,只有山坡上和一些大石塊上還算干爽。藍黑色的夜幕中,半獸人幾十個人圍在一起,點起微弱的篝火,健談的男人和喋喋不休的女人都閉上了嘴巴,長吁短嘆地為干癟的肚子嘆氣。

  “看什么?”西塞羅將身上的長袍裹了裹,盡量讓黑色的胸毛藏在衣服里,他沉吟了一會,用力揮舞著胳膊說:“多找些干柴,讓篝火亮起來,還有那些沒有落水的野獸尸體,趕緊烤著吃掉,要是還能找到鹽巴,就腌制一些咸肉,留給孩子,老人和女人!”眾人這時才應了一聲,各自分頭去準備了,幾乎滅頂的災難讓這些平時桀驁不馴的半獸人都變得膽小而沒有主見,只有當西塞羅吩咐以后才忙碌起來。

  洪水過后的巴士底山谷很快就熱鬧起來,魔法師們積極地釋放著干燥魔法,將大批的干柴塞進了篝火,男人們將野獸的尸體堆成一堆,烤熟后首先發給了老人,孩子和女人。上百處篝火點亮了死氣沉沉的山谷,烤肉的味道阻止了孩子的哭聲,吃飽喝足的男人試探著將手放在了自己女人的屁股上。

  年輕的德魯伊對西塞羅魔法手杖產生濃厚的興趣,他在安排好自己的部落以后,來到了西塞羅的身邊,但是他還是放棄了自己想問的問題,因為西塞羅這會正用魔法手杖串著一只野豬腿在篝火上烤。

  “你好啊,勇敢的年輕人!”西塞羅大聲問候著德魯伊,雖然他的年齡并不比特魯伊大多少,他還是喜歡用這種親切的稱呼。

  “和您比起來,我的勇氣簡直不值一提?!蹦贻p的德魯伊臉紅了一下,坐在西塞羅身邊的石塊上,悄悄從懷里掏出一包種子“西塞羅大人,這是加諸了自然魔法的種子,可以在半個月之內結出果子?!?

  “善良的小家伙!”西塞羅接過種子粗略的估量了一下,這是大醉桃的種子,大概有幾十粒,半個月以后結出的果子應該夠幾十個人食用。成熟的醉桃有西瓜那么大,只是這種果實只能果腹,吃多了會得痢疾,他嘆了一口氣說:“交給女人們吧,她們和孩子更需要這個?!?

  “好的?!蹦贻p的德魯伊收起了大醉桃的種子,四處尋找著黑貓夫人。這時由遠及近傳來一陣吵鬧聲,斑馬王子奧尼克斯揪著狄塞尓的鎧甲大聲叫嚷著:“你這個懦夫,跟我去見西塞羅大人!”

  狄塞尓面無表情的任由奧尼克斯把他拽到了西塞羅面前,黑貓夫人,銳森,瘸腿獅鷲王,半馬人兄弟和很多部落的首領都圍了過來,就連喜歡躲在一邊的暗黑公爵也挪動著黑暗結界,在一旁看熱鬧。

  “西塞羅大人,你給評評理!”奧尼克斯憤憤不平地指著狄塞尓說:“現在我們都塊快要餓死了,他卻堅持不讓我們離開!”在他的心里,西塞羅已經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即便他已經死去的父親復活,他也會選擇找西塞羅做是非的斷定人。

  狄塞尓看也不看西塞羅,他還在為自己的家人擔心,對西塞羅存有很大的怨氣“那是我的職責,我和我的士兵同樣缺少糧食?!?

  “你難道是木頭嗎?你難道忍心看到這么多人餓死?”奧尼克斯背過手緊緊握著投槍,如果不是西塞羅在場,他早就拔出武器,在狄塞尓的身上狠狠的穿上幾個窟窿。

  “我說過了,那是我的職責,我已經有過一次迷途的經歷,不能再犯錯了!”狄塞尓聲音不緊不慢,根本不理會情緒激動的奧尼克斯。

  “狄塞尓大人,你不應該這么不近人情!這里很多你的朋友!”年輕的德魯伊和奧尼克斯站在一起,大聲指責狄塞尓。

  “就是??!難道軍人就沒有朋友,沒有良心嗎?”

  “我看他是被洪水嚇壞了,要不然就是暴雨灌進了他的腦子!”

  眾人七嘴八舌地指責狄塞尓,聲音越來越大,語氣越來越強硬,眼看著一場針對巴士底守衛大人的群毆就要發生,西塞羅連忙攔在狄塞尓面前說:“他做的非常正確!我們應該成全他做為一名騎士的榮譽!”他頓了一下,用緩和的目光凝視著眾人“即便他打開山谷的出口,放我們走又有什么用呢?我們面對的是無邊的寂寞荒野,我們沒有糧食就無法穿越它,就算穿越了荒野我們面臨的將是無數的追殺和逃亡,城邦里的貴族不會給我們自由的生活!”

  半獸人們想起自己曾經的行徑,不由的紛紛嘆起了氣,西塞羅說的沒錯,即便他們離開巴士底山谷,人類會派出強大的軍隊對他們進行剿滅,畢竟他們都是真正的囚犯。聽到西塞羅的話,黑貓夫人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狄塞尓,她現在覺得眼前的狄塞尓不再是整日纏著自己的酒鬼,而是一名堅持主見的真正騎士。

  狄塞尓瞥了眼西塞羅,冷冷的哼了一聲,不知是對西塞羅的嘲弄,還是感謝他的解圍,很快他就帶著鐵甲劍士和其他士兵離開了,他們要去山谷入口的營房,那里應該還有一些被泡的發脹的糧食,雖然可能會導致痢疾,但是起碼不會餓死。

  “大人,我們現在應該做什么?”獅鷲王夾在眾人中間,探著腦袋問西塞羅。

  “干什么?睡覺!”西塞羅拍了拍腦袋說:“明天黑貓夫人和銳森辛苦一趟,去山谷里的石灰礦里找一些石灰灑在地面,洪水退去以后常會帶來瘟疫,其他人跟我去魔法陣看看,那里也許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