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六十五章 金屬碰撞

  第三天的黎明似乎來的特別早,很多半獸人都站在附近的山坡上伸長了脖子,近處的半獸人坐在屋頂,或者站在梯子上朝黑貓酒吧張望。最近巴士底山谷賭場的生意特別好,賭場老板親自做莊,讓半獸人們猜測這次戰斗的勝負,西塞羅對查瑪賽尓的賠率已經高到了一賠十九。很多半獸人都相信魔導士的軍隊會踏平黑貓酒吧,但他們寧愿輸光自己的早餐也不愿意押查瑪賽尓一注。

  查瑪賽尓是個守時的家伙,稚嫩的陽光剛剛露出地平線的時候,他胯下的瞎眼蜥蜴就出現在了黑貓酒吧的門前,他的身后跟隨著二百多名由騎士和士兵組成的軍隊。五十名身穿煉鐵板甲的騎士驅動著披掛魚鱗甲的戰馬,只露出充滿殺氣的褐色的眼珠和鐵護手下攥緊騎士重槍的指節,他們的身后是穿著獸皮胸甲的長斧手,和騎士不同,這些以勇猛著稱的長斧勇士習慣在戰場上穿著輕便的鎧甲,因為他們總是喜歡沖在最前面。

  鋒利的斧刃和純鋼圓形盾牌在陽光下閃爍著耀眼的寒光,即便看上一眼,也會覺得自己的睫毛被砍斷了。長斧手的數量接近八十,但是數量最多的卻是穿著綠色長靴的弓箭手,他們身材高挑,在距離黑貓酒吧很遠的距離就拉開了半圓形陣形,從身后的皮箭囊里抽出鶴羽長箭。這些人雖然戴著護臉頭盔,但是他們的綠色鱷皮短靴子還是暴露了他們的身份,這是一些居住在森林里的精靈弓箭手。

  騎士的戰馬悄無聲地息邁著優雅的步子,長斧手胳膊上隆起的肌肉散發著棕色的光芒,纖細而強韌的弓弦在風中發出微微的顫音,空氣因此變得異常沉重,就像暴風雨來臨前世界忽然凝滯。

  “至高神??!是藍蝎騎士團!”身體瘦小的袋鼠人發出刺耳的尖叫,‘呼’的一聲把三個月大的孩子塞進了自己腹袋。

  袋鼠媽媽的聲音就像一顆石子投進了寧靜的湖水,遠處的人群很快變得雜鬧,一個水獺人露出兩顆潔白的門牙,用力咬著自己的爪子,悄聲詢問賭場老板,是否可以改壓投注。不過他的聲音很快就消失了,因為他被十幾只拳頭打倒在地,接著又被來自不同洞穴的大腳板踩在了脊梁上。

  雖然人們堅信西塞羅帶領的半獸人一定可以勝利,但是當他們看飄揚在查瑪賽尓身后那面戰旗的時候,還是不禁擔心起來。紅色的戰旗飄揚在空中,戰旗正中繡著一只令人毛骨悚然的藍色巨蝎,蝎子的尾鉤高高揚起,如同鋒利的鐮刀。就算是對陸地生物最孤若寡聞的暗黑農民的這會也知道這面戰旗代表著什么,這是來自達拉斯城邦的藍蝎騎士團,這支騎士團以血腥殘忍著稱,他們每次和敵人交鋒都不會留下一個活口,慶祝勝利的時候甚至還會血洗戰場附近的村子。曾經有人親眼見過得勝歸城的藍蝎騎兵,耀武揚威的將十幾顆孩子的頭顱丟進了人群。

  血腥是藍蝎騎兵團的代名詞,他們的戰斗力更是大名鼎鼎,早在幾百年前,藍蝎騎兵團就已經名列霍肯大陸六大騎兵團之首,雖然這五十名騎士只是藍蝎騎兵團的一個小隊,但是其驚人的殺傷人足以將未成年的孩子嚇尿褲子。至于那些穿著綠色短靴的精靈弓箭手,人們也并不陌生,為了得到更多的金幣,許多擅長射箭的精靈弓箭手放棄了高傲的尊嚴和潔癖,組成人數眾多的精靈傭兵團,在幾個國家中領取一些艱巨的任務。雖然他們的箭術已經遠不如與自然為伴的幻影弓箭手,但是他們高超的技能還是成為了眾多城邦拉攏的對象。

  藍蝎騎兵團和精靈弓箭手組成的鐵拳就足以傲視霍肯大陸,更何況還有彪悍的長斧手和查瑪賽尓,這頭色牛得意洋洋的咧著嘴巴,懷里抱著十幾根流動著魔法光波的羊皮卷軸,尤其背在身后的巨大羊皮卷軸,它長達一米半,桃木柄上纏滿了金絲,如波紋般的銀色魔法光芒將查瑪賽尓籠罩其中。

  “西塞羅,三天期限已到!”查瑪賽尓得意的晃動著斧子,雖然朝著黑貓酒吧大聲叫嚷,但是眼角的余光卻瞥向四周,像是在向半獸人們顯示,他才是巴士底山谷真正的統治者!

  “轟!”高高聳立的黑貓酒吧忽然倒塌,釘在木架四周的楔形木板同時砸在地上,揚起遮天蔽日的塵土,酒吧里面的景象展現無遺。形狀如同啤酒桶的黑貓酒就像一顆巨大的桔子,忽然間桔子皮四散落下,露出了整齊的橙色果瓣。

  黑貓酒吧內部猛然間展現在日光下,在遠處圍觀的半獸人們不禁同時爆發出一聲驚呼,酒吧里面不知什么時候搭建起十幾米的梯形高臺。高臺一共分為四層,地精騎士騎著黑色的獨角獸并排站立在最下面,被加諸了黑暗結界的地精騎士看起來就像一口口黑箱子,或者刷了新漆的棺材,成群的鐵甲劍士在地精騎士身后列成了進攻陣形,鋒利的十字長劍像冰山一樣寒冷。第三層屬于釋放魔法者,年輕的德魯伊和四名中級魔法師站在中間,口中念念有詞,花瓣似的魔法火花像噴泉一樣越涌越高,仿佛一條七彩的瀑布從九天傾瀉而下。

  和魔法師站在一起的還有長劍出鞘的狄塞尓,不?;蝿游舶偷暮谪埛蛉?,藏在黑暗結界里的暗黑公爵夫婦,以及半馬人兄弟和大呼小叫的獅鷲王。手里拿著豬頭鐵鏟的豬頭武士和魁梧的駱駝武士圍繞四周,平素羞澀嬌小的蝴蝶小妖,一概穿著軟銀細甲,忽扇著翅膀在他們頭頂盤旋飛舞,不過現在這些細腰豐臀的小妖精可不好惹,她們手里抓著打造精致的手弩,據說這種霸道的弩箭可以輕松穿透三層城磚。

  斑馬王子奧尼克斯帶著英俊的斑馬武士,手持精鋼投槍站在高臺的最上層,這樣他們才可能更有效的殺傷敵人,即便有人沖上高臺,他們的勇猛絕不會輸給任何一樣擅長肉搏的生物!

  “啊哈,早上啊,陽痿的臭蟲!”西塞羅騎著水蛭王后從高臺里面緩緩走了過去,即便站在近處也很難分辨出透明的水蛭王后,所以查瑪賽尓不停的揉著眼睛,以為西塞羅已經學會了漂浮魔法。西塞羅長大了嘴巴,不停打著哈欠,高臺下面早已經變成了他的安樂窩,里面不僅有一張舒服的吊床,還有成桶的史哥龍美酒和一地的花生殼。

  懶洋洋的西塞羅身后跟著艷光四射的蠻蠻,她穿著赤紅色獸甲,一身女武士打扮,走起路來,豐滿的臀部左右搖晃。她的肩膀上扛著西塞羅的狼牙棒,將一個巨大無比的骨錘丟在了身旁,想起蠻蠻曾經用骨錘將石化后的狂暴者砸進地面,查瑪賽尓不由的打了一個寒戰。

  西塞羅瞇縫著眼睛,看著對面戰旗上耀武揚威的藍蝎標志……忽然,他瞪大了眼睛,犀利的目光從瞳孔中暴射出去“雜種!你們還在等什么!”

  “轟隆??!”成群的地精騎士在一瞬間發動了進攻,地面在顫動,天空在搖晃,雖然只有幾十名地精騎士,但是他們胯下的獨角獸爆發出的巨大震撼力足以讓人誤以為火山噴發了。一些圍觀的半獸人不停的盯著自己的腳下,似乎擔心地面隨時會被震出一條寬大的裂縫,吞噬自己。地精騎士們的黑暗結界迅速連接在一起,在查瑪賽尓的眼里就好像有一堵黑色的城墻向自己撲了過來。

  同一時間斑馬武士們伴隨著雷鳴般的吶喊進入了戰斗狀態,無數面黑白相間的魔法護盾在他們四周旋轉,逐漸融合成一面圓形的魔法護盾,斑馬王子奧尼克斯拔出一支投槍,朝著槍尖輕輕吹了一口氣,絢爛的紅黃色火焰立即暴盛而開,其他的斑馬武士緊接著做出同樣的動作……幾百支附加了火焰魔法的鋒利投槍暴雨般襲向了敵陣,天空驟然間變得明亮如白晝。

  魔法師們忙碌起來,漂浮在空中的魔法火花盡數落在地精騎士的身上,嗜血魔法,石肌魔法,加速魔法,四名中級魔法師釋放出的魔法鋪天蓋地而來,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這些魔法他們早在昨天夜里就開始準備了。一陣魔法狂轟以后,四名中級魔法師把矛頭對準了呆在原地的藍蝎騎兵團,軟弱魔法,哭泣魔法,膽怯魔法,還有一種魔法是西塞羅昨天夜里從魔法書里找到的――快速消化魔法,這種輔助魔法本來是幫助便秘病人通暢食道之用,但是大量釋放以后會讓人不停的產生去茅房的沖動……

  “啊哈,老子英勇無敵,睿智無雙!”西塞羅大喊一聲,抓起兩丈長的狼牙棒沖了過去,急速奔跑的水蛭王后很快就超越了地精騎士們,就像一把銳利的飛刀,刺進了敵人的心窩。

  西塞羅先發制人,這讓查瑪賽尓意大驚失色,但是他很快就鎮靜下來。

  面對殺氣漫天的地精騎士和囂張的西塞羅,查瑪賽尓大聲命令藍蝎騎士團發動進攻,但是藍蝎騎們士們并沒有馬上服從他的命令,而是扭過頭,滿臉怒氣地看著他。這次藍蝎騎士團沒有攜帶隨軍魔法師,因為查瑪賽尓信誓旦旦的說,他懷里的魔法卷軸比一個法師團還要管用。在騎士們怒氣沖沖的注視下,查瑪賽尓愣了一下,隨即一股腦將所有的魔法卷軸都砸了下去。

  一陣陣戰馬咆哮聲后,藍蝎騎士團的騎士們放下了頭盔的護臉,挺起騎士重槍迎向了藏在黑暗結界里的地精騎士。

  查瑪賽尓在大拍魔導士馬屁的同時,還是學到了一些低級的魔法控制力,比如使用麻痹魔法將行夜路的婦女放倒,干人所不齒的事情,雖然他的魔法控制力微乎其微,不過釋放魔法卷軸對控制力要求很低,加上魔導士為了照顧這個魔法低能兒,還在這批魔法卷軸做了一些改動,所以他來投擲這些魔法卷軸基本沒有問題。

  大量的魔法卷軸都是魔導士老頭子親自所制作,這些魔法卷軸如果有規律,有層次的投放,會大大增加騎士的攻擊力和防御力,但是投放卷軸的查瑪賽尓是一個廢物,他的專長是拍馬屁和偷窺婦女洗澡,當他胡亂的投放魔法卷軸的時候,不僅沒有幫助騎士們,反而給他們帶來了一些麻煩。比如兩個加速魔法卷軸同時砸在了一名藍蝎騎士的身上,結果騎士胯下的戰馬像飆風一樣掠過黑貓酒吧,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撞在了遠處的大樹上,除了薄皮鐵靴完好的掛在樹枝上,身體已經變成了肉餅。

  地精騎士和藍蝎騎兵團猛烈的撞擊在一起,仿佛兩個不同顏色浪頭拍打,交織,喊殺聲和兵器摩擦聲滾滾而起。陸地上最強大的騎士團和地下騎士展開了生死之爭,不僅關乎性命,還有更重要的東西需要他們捍衛――騎士的榮譽!

  幾百年前,貪婪的暗黑精靈帶領大批的地精騎士沖出地下城,妄圖消滅所有的地面生物,在他們的眼里,只有暗黑子民才能享受神之恩寵,而地面生物全部都是卑賤的物種!結果在決戰之時,藍蝎騎士大敗了地精騎士,這次經典的戰役成就了藍蝎騎士的美名,從此兩支騎士團更加水火不相容。

  榮譽!幾百年后,兩支強大的騎士團再次為榮譽而戰,一支是為了延續不敗的神話,另一支則是要洗刷蒙受了幾百年的恥辱!

  被魔法卷軸搞的有些混亂的藍蝎騎士團很快鎮靜下來,呈品字形和地精騎士們展開了廝殺,但是他們馬上意識到自己遇到了大麻煩。每名地精騎士都隱藏在龐大的黑暗結界里,當藍蝎騎士和他們對攻的時候,無法辨別對方的具體位置,更不知道地精騎士手中那鋒利的六股鋼叉什么時候,從哪個方向向自己襲來。而站在高臺上的暗黑公爵夫婦不停的向自己的勇士拋灑著各種詭異的暗黑魔法,每當暗黑魔法落在地精騎士身上,都會引來騎士們的一陣陣海潮般的咆哮。

  地精騎士也沒有找到徹底擊敗對方的好辦法,藍蝎騎士身上穿著厚重的煉鐵板甲,除了眼睛和手指露在外面,身體的其他部分全被嚴嚴實實的包裹住了。這種煉鐵板甲原本并沒有地精騎士身上的秘銀鎧甲堅硬,但是在打造過程中,魔法師加諸了永久的堅固魔法和反射魔法,當地精騎士刺到藍蝎騎士身上的時候,會有很大一部分力氣反彈回去。

  塵煙滾滾,戰馬嘶鳴,擁有無數稱贊和勝果的兩只霸王軍隊死死的纏在一起,發出‘砰砰’的巨響,卻無法真正至對方于死地。相比起來,西塞羅卻英勇非凡,他的身旁已經躺下了三名藍蝎騎士。

  西塞羅最先接近了藍蝎騎士,水蛭王后看到膘肥體壯的戰馬就像發情的母老鼠一樣‘吱,吱!’叫了一陣,十幾根觸角分別插進了四名藍蝎騎士的戰馬,戰馬身上薄薄的魚鱗甲根本無法抵擋兇狠的水蛭觸角。不到十幾秒鐘,體壯高大的戰馬紛紛倒地,便成了一具具干尸,粘稠的血液滾滾流進了水蛭王后的腹部,在它的身體飛揚沸騰,將西塞羅的鎧甲映的一片火紅。

  無數的血液充斥著水蛭王后的身體,它很快就便成了血紅色的球體,西塞羅坐在上面,就像踩著紅色皮球的大狗熊。

  “歐,歐!”歡呼雀躍的蠻蠻始終守護在西塞羅的身邊,無以倫比的速度讓藍蝎騎士的重槍無法確定她的位置,這場戰斗對她來說更像一場別開生面的捉迷藏。她掄起巨大的骨錘,將兩名騎士掃的飛起幾丈高,還將一名騎士和他的戰馬同時砸進了地面以下,只露出四只劇烈痙攣的馬蹄。

  “嗨,雜種們!先干掉他們的戰馬!”西塞羅揮舞著狼牙棒將趴在地上的藍蝎騎士的腦袋砸進了肚子里,同時大聲命令只知道硬拼的地精騎士們。

  許多藍蝎騎士都皺緊了眉頭,西塞羅不僅給他們帶來了從未有過的恐懼,還讓他們極度的心煩意亂。騎士永遠都是彬彬有禮的化身,無論他們是否邪惡,藍蝎騎士同地精騎士的交戰中,雙方的騎士只有大聲叱詫,喊殺喊打,但西塞羅嘴巴里的卻臟話層出不窮,而且花樣翻新,他一邊朝對方吐著口水,一邊編造著對方的母親和爺爺發生了肉體關系,一名藍蝎騎士就是被一口濃痰擊中,分神的時候被西塞羅砸斷了大腿。還有西塞羅兩個致命的魔寵,一個像老鼠似的鳴叫,另一個發出歐歐的聲音。

  西塞羅和他的魔寵將是噪音的代名詞!

  西塞羅提醒了地精騎士,這些藏在黑暗結界里的地下勇士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接著頻頻將六股鋼叉向藍蝎騎士胯下的戰馬發動了進攻。藍蝎騎士原本和地精騎士實力相當,同樣有堅固的防御力和驚人的殺戮手段,但是當地精騎士把攻擊目標轉向戰馬的時候,他們立即陷入了被動,披在戰馬身上的魚鱗軟甲根本無法抵抗神出鬼沒的六股鋼叉。

  “咻!”一匹戰馬發出了痛苦的嘶鳴,兩匹,三匹……越來越多的戰馬重傷倒地,藍蝎騎士的下場也比那些戰馬好不了多少。他們身上沉重的板甲接近上百斤,只有坐在戰馬上他們才能所向披靡,一旦落到馬下,他們就變成了笨拙的鐵皮人,很快被地精騎士的黑暗結界籠罩在其中,被黑色獨角獸的鐵蹄踢碎了腦袋。

  查瑪賽尓緊張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他用力拍著自己的腦門,無論如何他也不敢相信,縱橫霍肯大陸的藍蝎騎兵團竟然會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潰敗,雖然藍蝎騎士還在用生命捍衛自己的尊嚴,但是他們的數量已經變得越來越少,濃黑色的黑暗結界漸漸圍攏在一起,像一團令人毛骨悚然的黑霧吞食了這些藍色的蝎子。

  “長斧手!前進!”查瑪賽尓歇斯底里的大喊,他似乎覺察到自己的好日子已經走到了盡頭,西塞羅的手下隨時都可能砍掉他的腦袋,即便他取得了勝利,他也會遭到達拉斯城邦的重罰,想想吧,聲名如日中天的藍蝎騎兵團竟然在他的手里毀掉了,雖然只是一小隊騎士,但是這已經足夠了!

  “咚!咚!咚!”聽到命令的幾十名長斧手用力敲擊這純剛盾牌,平時他們用這種方式震懾敵人,但是這會卻是在給自己壯膽。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比他們強大許多的藍蝎騎士被卷進黑暗結界里,很快又被血肉模糊的甩了出來,還有那些以堅強意志著稱的騎士發出的慘叫,他們幾乎同時用眼角的余光觀察著四周的情況,也許逃跑才是唯一的出路。

  “弓箭手準備!”查瑪賽尓大聲指揮著精靈弓箭手,緊張的把背在身后的魔法卷軸抓在手里,他那雙昨天夜里還在蹂躪幼女的大手,這會正在劇烈的顫抖。

  “他要干什么?”一名長斧手停止了敲擊盾牌,吼叫著詢問身邊的同伴。

  “他要放箭!”十幾名聽到聲音的長斧手紛紛醒悟過來,因為他們正在接近地精騎士,一旦精靈弓箭色的鶴羽長箭激射出去的時候,會將他們和地精騎士用時射殺。

  查瑪賽尓的舉動立即導致了長斧手的不滿,雖然他們是真正的軍人,但是他們同樣是達拉斯城邦的勇士,怎么可以聽從一個半獸人的調遣,更重要的是這頭色牛根本不會指揮軍隊。兩軍對壘時,弓箭手通常會先發制人,也就是說當地精騎士從過來的時候就應該用箭雨削弱他們,當兩軍膠著在一起的時候,放箭只會傷到自己人。

  藍蝎騎士的慘敗已經讓長斧手膽戰心驚,現在查瑪賽尓又想讓他們暫時阻止地精騎士,之后干掉他們。

  “他是個蠢貨!兄弟們,我們撤!”一名年長的長斧手率先轉身離去,很快就有五六個人相應他,跟在他的身后離開。這時沖在最前面的地精騎士距離他們不過十幾米,而查瑪賽尓已經向精靈弓箭手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嗖,嗖,嗖!”無數只鶴羽長箭射向天空,轉眼間暴雨似的刺向地面,就像一群霸道的蝗蟲撲向了無法還擊的稻谷。慘叫聲首先從地精騎士的口中發出,鶴羽長箭的箭頭是由火山頑鐵打造而成,雖然霍肯最鋒利的武器,但是足以穿透秘銀鎧甲。夾雜著恐懼的慘叫聲是最后幾名藍蝎騎士發出的,他們原本已經被十幾名地精騎士包圍,但是沒想到死亡卻是同伴所賜予。

  密集的箭雨由近及遠地襲擊地精騎士,當兩名地精騎士靠近長斧手的時候,箭雨馬上波及到了長斧手擺開的方陣,幾十長斧手被鶴羽長箭釘翻在地上的時候,其他的長斧手大聲哄叫著四散逃避,大部分都朝森林里跑去。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