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六十二章 地下迷宮

  西塞羅和奧尼克斯忽然發動進攻,多少讓埋伏在灰巖坑旁的地精騎士有些措手不及,加上在臺階上行動不便,他們很快就擠做一團,一名受傷的地精騎士趴在地上,身上踩著十幾條同伴的粗腿。

  “后退,后退!”查瑪賽尓在后面大聲叫喊著,久經戰陣的地精騎士馬上從慌亂中冷靜下來,撤到距離西塞羅十幾米的地方,舉起六股鋼叉和西塞羅的狼牙棒碰撞出刺眼的火花。奧尼克斯雙手各持一根投槍并肩和西塞羅站在一起,朝臺階下的地精騎士發起猛攻,西塞羅的蠻力和勇敢讓他大為驚訝,他大聲說:“西塞羅大人,你是我見過最英勇的野蠻人!”

  “啊哈,尊敬的王子,你是我見過最善戰的武士!”西塞羅使勁舔著嘴唇,連連暴喝:“加油,干掉這些雜種!”事實上西塞羅并沒有奉承他,奧尼克斯手中的投槍就像一道道疾速的閃電,總會出其不意的刺到地精騎士難以防護的部位,雖然鑄鐵打造的投槍難以穿透堅硬的秘銀鎧甲,但是他偶爾也會猛然將投槍拋擲出去,刺瞎一兩只習慣黑暗的眼睛。

  西塞羅大聲忽然呼喊著蠻蠻,可是這個小家伙卻跟在西塞羅的身后,拎著骨錘四處張望,似乎在提防著什么。

  “用力!把你的力氣全都使出來!”西塞羅將幾百斤的狼牙棒舞的呼呼做響,盡量朝地精騎士的鋼叉上碰撞,因為他們的火把早已經熄滅,只有這樣才能產生微微的光亮,辨別對方的位置。地精騎士是馬背上的王者,他們并不習慣徒步戰斗,但是天生的巨力加上秘銀制造的鎧甲讓他們占了大便宜,很快就將西塞羅兩個人逼回了灰巖坑上面,并且用六股鋼叉掃掉了奧尼克斯的頭盔。

  “雜種!你在干什么?快過來幫忙!”西塞羅氣喘吁吁的大叫,可是蠻蠻仍然專心傾聽著附近微弱的響聲,根本不理由他的召喚。

  “老子英勇無敵,睿智無雙!”西塞羅猛然朝后退了幾步,半閉著眼睛,口中默念魔法咒語,骨節粗大的手指在空中快速滑動,一個個耀眼的魔法符號快速在空中誕生,無數詭異的魔法符號在西塞羅頭頂疊加起來,逐漸顯露出火焰的赤紅色光芒。

  “攔住他,他要釋放魔法!”查瑪賽尓跟在地精騎士后面跳著腳大叫,伸手拽出了利斧,遠遠的朝西塞羅丟了過去。地精騎士們也明白了這一點,可是他們習慣了在黑暗中行動,如同短線似的眼睛經過十幾代人的進化,已經對光線極其敏感,即便是魔法符號的光芒也讓他們感到深深的恐懼,沖在最前面的地精騎士甚至用手臂護在了額頭上。

  “睜大你們的眼睛,雜種們!”西塞羅的魔法咒語默念完畢,將一個巨大的火球托舉在頭頂,火球中央端坐一個賊頭賊腦的火元素精靈,他只有一個由滾滾巖漿球組成的上身,直立起的頭發足有三丈長,完全是由無數的火焰球堆積而成,這會正肆無忌憚的舔食著地道的頂棚?;鹪鼐`怪叫一聲,轟隆隆飄過地精騎士們的頭頂,消失在刻滿壁畫的墻壁里?;鹪鼐`散發出的光線比白晝還要明亮幾十倍,即便是奧尼克斯也背過身,避開了光線。刺眼的光線立即像一根根毒箭射進了地精騎士的豆子大眼睛,劇痛讓他們完全喪失了抵抗力,痛苦的捂著眼睛從石階上滾了下去。

  身體龐大的地精騎士像是一個個巨大的肉球沿著石階滾滾而下,將自己的同伴壓在了下面,查瑪賽尓費盡了力氣才從地精騎士們的身體里鉆出來,他用手背擦著嘴角的泥巴,大聲朝灰巖坑里喊著“暗黑公爵,我不會再雇用你的士兵!簡直是一群不堪一擊的瓢蟲!”

  西塞羅舉著明亮的火球走下石階,踩著發出驚恐呻吟聲的秘銀鎧甲推開了通往灰巖坑的吊環木門。

  “吱嘎!”沉甸甸的木們被推開的時候,里面立即傳來了女人的尖叫聲“啊,親愛的,我看不見了!”

  門開的瞬間,西塞羅看見了兩個穿著黑色長袍的身影,只見一個高大的長袍抖動了一下,兩個身影閃進了一個黑色空間,男人低沉的聲音從黑色空間里久久回蕩“咳,咳……現在好了!”他不停的咳嗽著似乎已經病入膏肓,而女人的尖叫聲卻更加犀利了“暗黑神啊,竟然是男人,我覺得他要強奸我!”

  “不會的!咳,咳,親愛的,你的病好像又重了?!?

  “為什么有兩個人?。?!他們一定是想強奸我!”

  一男一女兩個聲音再黑色空間里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西塞羅和奧尼克斯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黑色空間,悄悄著打量著這個神奇的東西。黑色空間有三尺寬,兩米高,方方正正,如同一個涂了黑漆的大衣柜,但是朝里面望去,似乎看到一些縹緲的東西在緩慢游蕩,那種感覺就像在深夜的時候,你趴在天窗觀看浩茫的夜空。

  “雜種!你們在搞什么名堂?”西塞羅舉狼牙棒,又停了下來,這個不明的黑色空間是由無數的暗黑魔法元素組成,不能貿然砸下去,說不準會引起什么不便。

  “西塞羅大人!”男人的聲音充滿了威嚴“希望我們能用彼此尊敬的語氣談話!”

  “當然了!”西塞羅拉著奧尼克斯走到距離黑色空間十米遠的地方,這樣即便有人從黑色空間里發動偷襲,他們也有足夠的時間應付。

  “西塞羅大人,咳,咳,看來查瑪賽尓說的沒錯,你是具有強大精神控制力的魔法師?!蹦腥司徚艘粫?,用力喘著氣“你手里的火球最起碼需要中級魔法師才能釋放?!?

  西塞羅得意洋洋的摸著嘴唇上的八撇胡,無法去二元界冥想的期間,他從魔法書里學會了幾樣魔法,火球和火元素精靈就是其中之一,還有一種是透視魔法,可惜他每次去浴室外面等待黑貓夫人的時候,總會輪到那些該死的豬頭人洗澡?!爸x謝你的夸獎,不過你的雇主好像逃跑了!”西塞羅聽到查瑪賽尓的話,看樣子他是準備用什么東西收買黑色空間里的男人,暫借地精騎士為他戰斗。

  過了好一會,黑暗空間里才傳來男人的聲音,他語氣強硬,似乎對西塞羅剛才的話不太滿意“除了暗黑神,沒有人可以支配我,那只牛頭怪只是想和我做一個交易,現在看來……你更適合和我做這筆交易?!?

  “是嗎?”西塞羅嘿嘿一笑“我還不知道該怎么稱呼你,你是不是喜歡永遠藏在黑暗中和你的合作者談話?”

  “咳,咳,請原諒,我不能說出我的名字,那會使家族蒙羞,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一名暗黑公爵?!蹦腥舜謿庹f:“你看到的這個黑暗空間是我用暗黑魔法釋放的黑暗結界,因為暗黑神的子民不喜歡光線,而你手上的火球實在讓我很不舒服?!焙诎到Y界不僅可以讓暗黑精靈保護在黑暗中,躲避在黑暗結界里的人還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人,而不受光線的傷害。

  “暗黑公爵?!蔽魅_低低的吹了一聲口哨“可是沒有火球我就會看不到你了,那樣不公平?!?

  “我有這個?!蹦腥苏f話的時候,從黑暗結界里伸出一根魔法仗,頂端的黑色晶核吐露著黝黑微亮的光波,柔軟而淡薄。

  “親愛的,你為什么和他們說起來沒完?難道你不知道他們要強奸我嗎?”女人又一次尖嚎起來,男人呻吟了一聲,西塞羅猜測一定是女人用指甲抓破了他的脖子。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