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六十一章 暗黑精靈

  靜謐的地下河流向遠方

  鐘乳石和灰質巖比鄰而居

  我們早就應該開懷暢飲

  因為,只有在黑夜主宰一切的地下城邦

  才是我們熟悉的家園。――摘自《暗黑安魂曲》

  ……

  夜色降臨的時候,西塞羅帶著斑馬王子奧尼克斯來到了暗黑農民所居住洞穴的入口,和那些建立在山腳下的洞穴不同,暗黑農民的洞穴更像是一個黑乎乎的地窖,直通陰暗的地下。洞穴口四周非常開闊,六名皮膚黝黑,身體雄壯的地精騎士守在入口處,他們身高超過接近三米,身上的秘銀盔甲在月色中閃著幽幽的光亮,手中的六股鋼叉就像一棵棵參天大樹。

  地精騎士胯下騎著眼睛閃著紅光光芒的黑色獨角獸,獨角獸額頭上的塔角滾動著銀色魔法光波。這些地精騎士的祖先掃蕩了隱藏在地下的邪惡種族,經歷了包括和邪眼,黑龍在內的無數惡敵,為暗黑精靈建立了強大的地下王朝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如果不是那些貪心的暗黑精靈貴族企圖統一地面,他們永遠都將是地下唯一的王者。

  六名地精騎士微微仰著頭,似乎在享受著祥和的月光,事實上,只有在黑夜降臨以后,他們才能爬出地面,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氣。

  西塞羅和奧尼克斯距離地下入口還有幾百米的時候,黑色的獨角獸就發出了低沉的警告聲,前蹄躁動不安的刨著地面,似乎隨時都會沖過去,用銀色的塔角挑開對方的肚子。

  “是西塞羅大人嗎?”暗黑農民頭目站在洞穴口大聲和西塞羅打著招呼。生活在地下生物擁有一些優勢,比如他們的眼睛可以在黑暗中看清楚幾百米樹葉上,正在求愛的毛毛蟲。

  “是我,還有善良的斑馬王子奧尼克斯!”西塞羅把自己的狼牙棒丟給蠻蠻,這樣他顯得更友好一些。

  暗黑農民頭目和地精騎士嘀咕了一陣,地精騎士讓開了地下的入口,輕輕拍著獨角獸的脖子,使它們漸漸安靜了下來。寒暄了幾句,暗黑農民頭目帶著西塞羅和奧尼克斯踏進了地下通道,蠻蠻跟在他們的身后,趁人不注意對準獨角獸的尾巴狠抓了一把,輕呼一聲跳進了地下通道。

  暗黑農民頭目笨拙的點亮了火把“請原諒西塞羅大人,我們不太習慣用火把,這是從邋遢鬼那邊借來的?!?

  “沒關系?!蔽魅_擔憂的看著發出微弱光亮的火把“我們還是快一點吧,這支火把恐怕支持不了多長時間?!毙U蠻慢吞吞的跟在后面,眼睛發出淡淡綠光,她似乎并不介意黑暗的地道,她將一根獨角獸的尾巴放在腦后,兜起銀色的長發梳成一根胖胖的馬尾鞭,獨角獸的尾巴散發出幽綠色的魔法光芒,和蠻蠻的眼睛倒是非常般配。

  暗黑農民一邊朝前走一邊講述了這支暗黑部落的歷史,部落里有近五百人,其中三分之一是孩子和老人。他們原本都是暗黑精靈族的奴隸,幾十前他們部落周圍的地下河干涸,隨著部落移居的時候忽然遇到地震,陰錯陽差的被送到了地面。這支部落里除了兩名暗黑精靈和幾十名地精騎士以外,其他都是暗黑農民,缺少可以挖掘深度隧道的暗黑礦工,所以他們再也無法回到家鄉——蔓延萬里的地下城邦。

  為了維持生存,兩名暗黑精靈帶著地精騎士從西亞克帝國的谷倉里搶走了一些谷種,結果遇到了游獵歸來的王國衛隊,十幾名魔法師同時釋放魔法,瞬間就俘虜了他們。暗黑精靈的祖先曾經對地面上的人類發動過大規模戰爭,想起那些涂滿鮮血的經歷西亞克王國還心有余悸,為了防止得罪地下的暗黑精靈,他們被送到了巴士底山谷。

  “真是一群可憐人?!蔽魅_大聲嘆著氣,打量著地道墻壁上雕刻的壁畫,上面用野獸的鮮血勾畫出暗黑精靈祖先統一地下的重大戰役,在畫面的間隙用花蜜寫滿了贊美的語言,他吧嗒著嘴說:“神一定會指引你們回到家鄉!”

  雖然暗黑農民是地下生物最柔弱的群體,和那些揮舞著十字鎬的暗黑礦工無法比擬,更不可能挖掘出深達幾百民的隧道,但是西塞羅腳下的地道錯綜復雜,即便是野兔進入也難免會迷路,簡直就是一座漆黑的迷宮。

  曲曲折折的幾十分鐘小時摸索以后,他們來到了一座灰巖坑前,暗黑農民頭目悄聲對西塞羅說:“我們的主人身份有些特殊,她不太習慣見生人……”

  “放心吧?!蔽魅_點點頭,每個與世隔絕的部落都會有一些讓旁人無法理解的行為,這種行為在部落首領表現的極明顯,他曾經在寂寞荒野遇到過豺狼人部落,那個充滿血腥的部落總是讓人不太舒服,豺狼部落的首領喜歡收集各種的白骨用來裝飾臥室,所以他每見到一個陌生人就習慣大聲測算對方的腿骨是否適合做桌腿。

  暗黑農民頭目還是不放心的看了看西塞羅,站在灰巖坑前小聲,躬身低聲說:“尊敬的主人,有客人拜訪?!?

  過了好一陣,里面傳來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像是病重的人深深嘆了一口氣“你為什么總是這樣?咳,咳,你每次喝了別人的酒都會帶他們來這里,難道你以為你的主人是籠子的野獸,隨時都可以接受別人的參觀嗎?咳……”

  “不!主人,您最卑微的奴隸怎么敢做那樣的事情?!卑岛谵r民頭目用力擦著額頭上淅淅瀝瀝的冷汗“這次是西塞羅大人,我已經跟你提起過他,他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商量?!?

  灰巖坑里再也沒有了聲音,火把散發的光亮越來越微弱,似乎隨時都可能熄滅,暗黑農民頭目直起腰,苦著臉說:“西塞羅大人,這次恐怕不行,我的主人心情不太好?!?

  “我一定會讓他精神煥發!”西塞羅一把推開了他,搶過火把跳進了灰巖坑,斑馬王子奧尼克斯愣了一下也跟著跳了下去,他的頭頂滾過一道藍色的光束,蠻蠻渾身散發著湛藍色的魔法光波,手里拎著骨錘警惕的看著四周。

  通往灰巖坑的是由花崗巖組成的臺階,西塞羅皺眉看了看蠻蠻,他和龍騎士薩堤羅斯決戰的關鍵時刻蠻蠻的身體才散發出湛藍色的光芒,莫非在這距離地面幾十米的迷宮里隱藏著巨大的危險?果然,跌倒在地的暗農民頭目大喊了一聲“衛兵!衛兵!有人私闖公爵府!”接著他聽到附近傳來一陣急促的鎧甲撞擊聲,幾十名地精騎士將三個人團團圍住,看樣子他們早已經等在這里了,只是臺階上行動不便,他們沒有騎在黑色的獨角獸身上。

  “哈哈,西塞羅,你沒想到我比你早來一步吧?現在跪下求饒,我會考慮給你留個全尸!”牛頭怪查瑪賽尓從地精騎士身后探出頭,露出陰森森的獰笑,咧開的牛嘴露出了黃乎乎的牙齒。西塞羅腦子嗡的一聲,他心里快速盤算著眼前的形勢“難道這些地精騎士就是查瑪賽尓的軍隊?不會!我聽說查瑪賽尓的軍隊都藏在附近禁止半獸人進入的森林里,說不準他也和我一樣是來尋求幫助的?!?

  “雜種!西塞羅大人從來不知道什么叫求饒!”西塞羅掄起狼牙棒就朝地精騎士沖了過去,灰巖坑臺階上的空間雖然寬敞,但是地精騎士的身體太過龐大,緊緊的擠在一起,像一桶黑牛肉罐頭。

  斑馬王子奧尼克斯一眼就發現了查瑪賽尓,俊俏的面孔馬上因為憤怒而扭曲,他暴喝一聲,飛快的從身后抽出兩根投槍,他的身體隨即進入了戰斗狀態,十幾面盾牌大小的黑白色魔法護盾瞬間圍繞在身體周圍,抓在手中的投槍頂端噴出一道亮麗的魔法火焰。

  ‘嗖,嗖!’兩只投槍呼嘯著朝查瑪賽尓擲了過去,查瑪賽尓連忙躲在一名地精騎士的身后,跳躍著紅黃色魔法火焰的投槍扎在地精騎士的秘銀肩甲上,彈了一下,在他的脖子上劃出一道血口,噴出出兩尺高的鮮血很快將鎧甲染成了紅色。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