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五十七章 二元縱深

  烏黑的云朵密布在黑貓酒吧的上空,雞蛋大的冰雹密集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短短的幾分鐘,酒桶狀的黑貓酒吧就被冰雹砸的千瘡百孔,像是一個破破爛爛舊篩子。

  這是一個短暫的中級水系魔法卷軸,烏云和寒冷很快消失了,頭頂的天空依舊碧空萬里,如同從噩夢中醒來的人群逐漸朝酒吧圍攏,臉上掛滿了驚恐的表情。魔法消失的同時,酒吧里的冰雕也都消失了,紅胡子舉在半空中的酒杯終于放到了桌子上,他用力揉著自己的臉蛋,無論誰保持長達幾分鐘的微笑都會覺得肌肉酸疼。蝴蝶小妖尖叫著從空中摔落,籃子里的水果被凍成紫黑色,個個都癟了肚子,像被幾十匹野馬踐踏過。

  黑貓夫人怒氣沖沖的從酒吧里跑了出去,站在西賽路的面前大聲咆哮“西塞羅大人,我警告過你,不要招惹那頭色牛,現在怎么樣?竟然連累到我了!”黑色的尾巴在她身后快速搖擺,黑色的絨毛上還掛著薄薄的冰霜。蠻蠻抱著肩膀跳到了街道中間,牙齒快速撞擊著,發出“噠噠,噠噠噠”的聲響,她確實被凍壞了。

  西塞羅無奈的聳著肩膀,一把將黑貓夫人推到了一邊,她身后的木門在經歷暴虐的冰雹襲擊后,碎成了幾塊,轟然倒了下去,將黑貓夫人原來站的地方砸出一個大坑。西塞羅用皮靴輕輕踢著破門板,掏出兩顆火焰寶石說:“放心吧,西塞羅大人不會連累任何人?!?

  黑貓夫人很快轉怒為喜,這兩顆火焰寶石足夠再蓋兩座這樣的酒吧,她一把搶過火焰寶石塞進了耳朵里“好吧,這次我原諒你,但是你一定要記住,不要再做蠢事了!”

  不堪重負的酒吧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當所有人從離開逃出來以后,像一座快速的融化的冰山,悄然倒塌,氣派的黑貓酒吧這會只剩下了一堆爛木頭。

  “報仇!我們一定要報仇!”瘸腿獅鷲王面紅耳赤的大叫,眼睛緊盯著西塞羅,試圖從他眼睛里找到肯定的答案,半馬人兄弟撇著嘴站在一邊,小聲商量著應該給黑貓夫人提供一些幫助,雖然黑貓夫人從來沒有免費贈送過他們啤酒,但是他們早就把西塞羅當成了好朋友。一群暗黑農民沖進了廢墟中,大聲喊叫著,將幾瓶剩余的美酒藏進了自己的破草帽里。

  此后的幾天,西塞羅一直住在酒吧旁邊臨時搭建起的帳篷里,黑貓夫人雇用了一大批半獸人,和狄塞尓派去的士兵一起修建酒吧,她在重建的基礎上又擴大了酒吧的規模。半馬人兄弟送來了一批堅固的連接鉤,這些鐵鉤主要用于連接房屋的木梁,暗黑農民雖然膽小,也在夜深的時候送去了幾十根上好的木材,不過這些贈送的物品都堆放在西塞羅的帳篷旁。

  西塞羅偶爾會在獸人街閑逛一會,其他時間都會躲在帳篷里冥想。他去過幾次銳森金鋪,逼迫著老板銳森請他吃了一頓黃金烤全羊大餐,百無聊賴的時候他也會和一些街邊的小販閑聊,聽他們滿腹怨氣的咒詛經常不路面的魔導士和色牛查瑪賽尓。有幾次,西塞羅遇到正在大發淫威的查瑪賽尓,不過每次查瑪賽尓都會帶著他僅剩的幾名狂暴者恨恨離去,只有一次西塞羅讓蠻蠻轟走了這些家伙,因為他們把一個年邁的老婦人打的滿臉是血,還搶走了她一年的收入。

  西塞羅不再和查瑪賽尓有任何實質上的接觸,冰雹事件讓西塞羅驚醒起來,聯合山谷里的半獸人固然重要,但是首先應該具有和魔導士對抗的實力,他覺得二元界的獄卒格魯是個的理想人選。

  當西塞羅第一次在白天出現在二元界的時候,格魯睜著布滿血絲的眼睛疑惑的看著他“如果我沒有記錯,那個世界現在是白天,平時你都是晚上才到這里來?!?

  “沒錯?!蔽魅_爬上他的手掌,躺在一根手指上,翹著腳說:“西塞羅大人有時候也會很悶,也會想找人聊天?!?

  “噢?!备耵敯阉南掳统赃吪擦伺?,不然他粗重的呼吸可以把西塞羅吹的飛起來,或者把他吸進肚子里。他嘆了一口氣說:“我也不太好,想起至高神隨時都可能降臨的懲罰我就覺得害怕極了,最近我失眠了……噢,你是為什么會悶,不是說你有很多半獸人朋友嗎?”對于在二元界的不死生物來講,只有長時間的睡眠才是打發時間的最好辦法,一旦患上了失眠,那么他們面對的只有無盡的灰色和無邊的灰蒙蒙色彩。那絕對是一種赤裸裸的折磨。

  西塞羅故意哀嘆連連“黑貓酒吧被人毀掉了,我在里面藏了幾十桶最好的唆羅蜜啤酒,可是現在都沒有了?!彼沉艘谎鄹耵?,加重語氣說:“要知道那些啤酒都是準備送給你的!”

  格魯無所謂的搖著頭,西塞羅無法把啤酒帶進二元界,他也無法離開這里,所以那些啤酒只能憑空想象“謝謝你的好意,善良的西塞羅大人?!?

  西塞羅凝視著格魯那顆如同多棱鏡似的巨大獨眼“難道你一點不感到憤怒嗎?我要是你一定會找毀掉黑貓酒吧的人拼命!”

  “憤怒會讓一個善良的人做出愚蠢的事情,我應該保持善良?!备耵敯盐魅_放在自己的鼻梁上“我還是帶你去散散心吧,你好像從來沒有去過二元界的深處?!?

  西塞羅挑撥的計劃徹底破滅,他騎在格魯的大鼻子上,隨著格魯離開了灰蒙蒙的石壁周圍,向二元界的縱深走去。

  世界依然是灰蒙蒙的,一望無際的灰蒙蒙中,有時會落下幾滴雨,那微涼的雨滴也是灰色的,就像透明的灰毛蟲。西塞羅瞪大了眼睛,很快被眼前新奇世界吸引了,這里確實是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一望無際的灰色中,似乎隱藏著無盡的奧秘,西塞羅可以感受到無數強烈的魔法波動,像是一顆顆巨大的心臟,傳出咚咚的聲音。格魯每邁出一步他都會看到完全嶄新的景象,他看到一團金色的光芒追逐著一群身上長滿長刺的劍龍,當它們轟隆隆的在眼前經過,就像刮起了一陣魔法飆風,從未感受到的強大魔法波動一閃而過。

  西塞羅撅著鼻子,用力嗅著有些熟悉的氣味,這是那團金色光芒遺留的氣息“這是什么味道?”

  “龍息?!备耵斉ゎ^看了看逐漸消失在遠處的金色光芒“金龍寂滅正在捕獵,回頭你也可以嘗試著捉一些小型異獸,他們的晶核可以幫助你大幅度提高精神控制力?!?

  “龍息?”西塞羅用力敲了敲腦殼,他想起蠻蠻的身上似乎也有這種讓人難以忘記的氣味。他雙手在空中比劃著“你是說去捉那些劍龍,它們可是一群大家伙!”

  “不!你千萬不要碰它們,在至高神的狩獵場它們是最兇惡的家伙,就算是離群的劍龍也能吸干你的精神控制力,讓你變成僵尸領主?!备耵斢纸忉屩f:“你的精神控制力剛剛可以進入狩獵場,所以最好讓我陪著你,不然就連十幾斤的魔油鼠都可能給你造成大麻煩?!?

  很長時間以后,西塞羅才搞明白囚禁在石壁洞穴里的不死生物不過一些低階的不死生物,用來供魔法師召喚時使用,而狩獵場的異獸雖然還會死亡,但是壽命卻高的離奇。

  西塞羅沉默了一會,思量著格魯的話,看來他送給凱曼騎士的僵尸領主是個貪心的家伙,結果在這里被吸干了精神控制力,變成了不死生物。至高神的狩獵場,這個詞引起了西塞羅的濃厚興趣,他又一次提出了自己的疑問:“金龍寂滅也是二元界的獄卒?嗯,或者狩獵場的奴仆?”

  “狩獵場沒有人管理,整個二元界只有石壁那邊有獄卒,其他的地方完全開放?!备耵斕诉M了一片池塘,傳出嘩嘩的水聲“金龍寂滅和其他一些人,經常會到這里提高精神控制力,據說他是你們那個世界的強者?”

  “是這樣,他應該和一些魔導士的精神控制力不相上下?!蔽魅_看到清澈見底的池塘,身子一躍跳了下去。這里是格魯說過他洗澡的地方,雖然是個池塘,但是水面散發著灰白色的朦朧霧氣,無邊無際的向遠處伸展,仿佛沉睡的海洋一樣凝重。西塞羅觀察著微微蕩漾的水面,清澈的池塘似乎只有一根指頭那么深,可是當他躺下去的時候池水剛好淹過他的脖子,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光滑的鵝卵石被壓在身子下面,非常舒服。

  格魯也躺在了池塘里,池水隨著形體大小而改變,所以池水也剛好淹過他的脖子,他極其享受的半閉著眼睛“我建議你經常來這里泡一會,至高神每天都會把洗澡水潑在這里,不僅可以幫你洗滌罪惡,還可以增加你對水系魔法的控制力,恕我直言,西塞羅大人,你身上的殺虐之氣太重了……”

  “嘩啦啦!”一陣急促的水聲傳進了格魯的耳朵里,他回頭一看,西塞羅已經從水池中跳了出去,正蹲在岸邊干嘔“雜種!不要說了……太惡心了……原來是洗澡水!”

  “怎么?你不覺得是種榮幸嗎?那可是至高神的洗澡水!”格魯站起身,用手拍了拍西塞羅的背,試圖幫他制止干嘔,但是他的手掌太大了,西塞羅重重的撲到在地上,腦袋被埋進了灰色的流沙中。

  “太惡心了,幸好不是洗腳水?!蔽魅_站起身,用力吐出嘴里的流沙,他可不想把這些不死生物化成的流沙吃進肚子里。

  “我說過了,那是很神圣的水池?!备耵敱砬楹懿蛔匀?,把西塞羅拎起來,放在自己的鼻梁上“我應該帶你去見見這里最勤奮的人,也許你們認識?!?

  “好吧,不過我認識的魔法師都還在初元界摸黑捉螢火蟲呢?!蔽魅_渾身酸疼,格魯那一巴掌差點把他的內臟震碎。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