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五十二章 黑貓夫人

  牛頭怪查瑪賽尓把牙齒咬的‘咔咔’做響,猛然從身后抽出閃著冷光的斧子,壓著聲音說:“黑貓夫人,狄塞尓大人只是守衛將軍,他老人家才是這里真正的主人!”

  “滾出去!”黑貓夫人身體微微一晃,身后的尾巴化做無數的黑色的幻影,夾著凌厲的風聲狠狠的抽在了距離她最近的狂暴者的臉上??癖┱邜灺曀さ搅艘贿?,站起身的時候,木質的地板上多了幾顆沾著鮮血的牙齒,他的臉腫的就像一個爛南瓜。

  三十幾名豬頭人跳上了吧臺,手里抓著生鐵鑄就的豬頭鐵鏟,五十多只蝴蝶小妖在空中盤旋飛翔,手里緊握著銀質的手弩,將查瑪賽尓和狂暴者們團團包圍。

  “黑貓!”查瑪賽尓歇斯底里的嚎叫著“我發誓,一定會拆掉你的酒吧!”最近的幾個月查瑪賽尓是巴士底山谷最風光的人,只有黑貓夫人敢用弩箭對準他的腦袋。

  黑貓夫人發出鄙夷的笑聲,來回踱著步子,似乎根本沒把查瑪賽尓放在眼里。豬頭人和蝴蝶小妖忠誠的執行著黑貓夫人的命令,緊緊圍住了鬧事者,查瑪賽尓和他的手下不敢輕舉妄動,蝴蝶小妖雖然迷人,但是她們祖先制作出的手弩卻可以穿透堅硬的魔銀鎧甲。兩幫人靜靜的對峙著,誰也不愿退縮,誰也不愿首先發動攻擊。

  西塞羅美滋滋的喝著啤酒,觀看著眼前的鬧劇,他不知道查瑪賽尓口中的‘他老人家’是什么人,不過他可以斷言,這個人在巴士底山谷擁有非同一般的權勢,不然查瑪賽尓不會囂張的像頭發情的母馬。

  “我好像聽到有人提到了我的名字!”醉醺醺的聲音從酒吧門口傳來,騎士薄鐵皮靴跌跌撞撞的敲擊著地面,來到了眾人的面前,十幾名鐵甲劍士魚貫而入,呈扇形堵住了查瑪賽尓的退路。西塞羅扭頭一看,山谷的守衛將軍狄塞尓擰著屁股坐到了一張木桌上,將抓在手里的酒葫蘆丟給豬頭人“給我最好的史哥龍酒!”

  查瑪賽尓沒想到狄塞尓會突然出現,他瞥了一眼鐵甲劍士手下鋒利的長劍,哼了一聲對狄塞尓說:“大人,山谷里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守好你的箭樓才是你的職責?!?

  “你這只陽痿的臭蟲!”狄塞尓暴喝一聲,身后的純白的斗氣滾滾而起,將天花板撕出一個呲牙咧嘴的大洞。他邁著大步朝查瑪賽尓沖了過去,將兩個企圖阻止他的狂暴者撞的飛了出去。粗壯的胳膊用力掐住了查瑪賽尓的脖子,將他高高提了起來“我警告過你,不要到黑貓酒吧來鬧事!”

  查瑪賽尓的牛臉憋的通紅,兩只騰空的牛蹄用力的掙扎著,身邊的狂暴者幾次試圖沖上去救他,可是都被純白色的斗氣砸扁了腦袋。

  “算了!我相信他不會再有下次了!”黑貓夫人恰到好處的走了過去,輕輕拍著狄塞尓的胸甲,查瑪賽尓這才像煮熟的面條一樣掉在了地板上。

  狄塞尓冷冷的哼了一聲,接過豬頭人灌滿的酒葫蘆,猛灌了一口“滾!”

  查瑪賽尓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繞過一群鐵甲劍士灰溜溜的跑出了酒吧,走到酒吧門前的時候,他用惡毒的目光狠狠瞪了西塞羅一眼,西塞羅聳了一下肩膀,伸出舌頭晃了晃說:“再見,陽痿的臭蟲!”

  酒吧里漸漸又熱鬧起來,幾十個離開的酒鬼重新坐到桌子前耳語起來。西塞羅端著一杯啤酒走到黑貓夫人和狄塞尓的面前“能夠在山谷里結實正直的朋友,是我最大的榮幸!”

  狄塞尓淡淡一笑,示意西塞羅坐下來說話,而黑貓夫人似乎根本沒有聽到西塞羅說話,她掐著手指小聲嘀咕著“最少跑掉了幾十名客人,還有那些打碎的杯子,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損失?!彼f話的時候,黑色的尾巴在腦后不?;蝿?,蠻蠻好奇的盯著她的尾巴,腦袋隨之左右搖擺。

  “啊哈,黑貓夫人,這是一點小意思?!蔽魅_掏出一把金幣,摔在木桌上,坐在狄塞尓身邊,笑嘻嘻的看著她。

  “噢,西塞羅大人真是名不虛傳!你的慷慨會讓百花盛開!”黑貓夫人喜形于色,飛快的把金幣劃進用熊膽做成的錢袋里,接著塞進了把錢袋子塞進了胸前,她輕輕拍著胸脯坐到兩個人的中間,打著響亮的響指對豬頭人說:“給西塞羅大人來一杯史哥龍酒!免費!”

  西塞羅瞇著眼睛,緊盯著黑貓夫人的胸前,思量著她傲人的胸脯是貨真價實的肉饅頭還是用金幣支撐起來的。蠻蠻站在黑貓夫人身后,一把抓住了黑貓夫人的長尾巴,不停的癢著自己的鼻子,黑貓夫人扭身摸了摸蠻蠻的臉蛋,笑著說:“真是一個可愛的小美人!”黑色的長尾巴掙脫了蠻蠻的手腕,在蠻蠻面前左右閃動,蠻蠻樂此不疲的捉著頑皮的尾巴,就像剛出生的小獸對水池邊藍色的蜻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黑貓夫人是一個健談的小婦人,誘人的金幣輕易撬開了她的嘴巴,她指著酒吧的大門說:“西塞羅大人,你剛到這里,行事一定要小心,最好不要招惹狂暴者和那頭色牛!”

  “他?”西塞羅不可思議的笑著“以前在寂寞荒野的時候,他每天清晨都會用舌頭把我的皮靴舔的像鏡子一樣?!?

  “嗯?”黑貓夫人瞥了一眼狄塞尓“那是以前的事情,現在色牛有老頭子撐腰,連狄塞尓大人都要讓他幾分,你說是不是?”

  狄塞尓尷尬的笑著“希望我剛才的舉動還能讓你滿意?!?

  “一般?!焙谪埛蛉苏酒鹕韺ξ魅_說:“我要去忙了。西塞羅大人,你以后就住在這里吧,黑貓酒吧有最好的房間和最精美的食物,而且還可以保證你的安全!如果你需要,順從的蝴蝶小妖將是你最柔軟的褥子,希望你不會弄疼她們?!彼D了一下,露出嫵媚的微笑“前提是,你要有足夠的金幣!”

  西塞羅無奈的伸出雙手,苦著臉說:“我比那些暗黑農民還要窮!”

  “要做一個誠實的人!”黑貓夫人咯咯的笑著,伸出手指輕輕在西塞羅的額頭上點了點“你手上的火焰寶石足夠你在這里住上十年!”。

  西塞羅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美麗的夫人,你的消息可真是靈通!”狄塞尓默默的看著黑貓夫人,當看到長長的黑色指甲的時候,他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像是火把點燃了黑夜。

  “這個山谷里還沒有我不知道的事情!”黑貓夫人挺著胸脯轉身離去,走了幾步忽然扭頭對狄塞尓說:“那葫蘆史哥龍酒價值五十枚金幣,我不能再賒賬給你了!”

  “可是……”狄塞尓站起身朝著黑貓夫人的背影伸出了手,黑貓夫人卻已經消失在吧臺的后面,蠻蠻一頭鉆進了吧臺里,很快里面傳來了黑貓夫人的笑聲“咯咯,你這個討厭的小家伙!”。這時兩名蝴蝶小妖飛到木桌上空,忽閃著翅膀,用她們特有的尖嗓子說:“夫人說了,要是沒有金幣,我們就要抬走這些酒?!?

  狄塞尓一把抓住了酒葫蘆,可是又緩緩的松開了,潛意識的抓了一把干癟的口袋。正當兩名蝴蝶小妖費力的抬起酒葫蘆的時候,西塞羅將酒葫蘆按到了桌面“狄塞尓大人的賬算到我的頭上,一枚金幣也不會少你們!給他們每人一桶梭羅蜜啤酒!”他指著跟隨狄塞尓的十幾名鐵甲劍士說,劍士們發出一陣歡呼,酒吧里更加喧鬧了。

  說話的時西塞羅用手指勾起蝴蝶小妖的短裙,朝腰身下隱蔽地帶投去了無恥的目光,蝴蝶小妖驚叫了一聲,拉著手飛走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