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三十九章 格魯

  今天西塞羅的心情不太好,沒有像往常那樣逐一趴在洞穴前和不死生物們打招呼,他抬頭看著幾個空蕩蕩的洞穴,大罵著雜種,彎下腰抓起一把流沙朝洞穴揚了過去?;疑牧魃吃诳罩屑ど涑鲆欢尉嚯x,忽然變成五顏六色的魔法光波,迅速轉了轉了一個彎,朝遠處飛去,似乎想要遠離心情糟糕的野蠻人。

  “雜種,難道你母親是挖煤的嗎?”西塞羅坐在黑骨龍的洞穴邊,掰下了它的一根肋骨,用力敲著它黑乎乎的腦袋。黑骨龍早就忘了母親的模樣,為了讓西塞羅多和它聊會天,它用力點著頭,碩大的骨架發出一連串的‘噠噠’聲,就像勤勞的啄木鳥,用長嘴漫無目的的擊打著樹干。

  黑骨龍順從的趴在洞穴口,任由西塞羅將它的尾骨拆下來,掛在了下巴上,它一邊做出滑稽的動作一邊朝其他洞穴得意的伸出了中指,西塞羅從來也沒有在誰的洞穴前停留這么長時間,它覺得自己的腦袋上似乎籠罩著光環做的王冠。西塞羅低聲和黑骨龍聊著天,二元界的空氣也隨著他的語氣而劇烈振蕩,如同強勁的飆風在四處撞擊著天幕,而灰蒙蒙的世界也漸漸變得明亮,幾處天幕已經漸漸露出了亮光,像是一縷縷的陽光透過破舊的帳篷,照在熟睡旅行者的臉上。

  西塞羅不緊不慢的發著牢騷,根本沒有發覺二元界已經隨著他的聲音擴散著逐漸發生了變化,刺眼的光線傾瀉而進,無數的不死生物驚恐萬狀,紛紛逃回了自己洞穴的深處,膽大包天的三頭地域獵犬慌亂中用碎石片埋住了自己的腦袋。

  “嘩啦,嘩啦!”金屬碰撞的聲音由遠及近,洋洋得意的黑骨龍也意識到了滅頂危險的臨近,它飛快把掛在下巴上的尾骨擦在屁股上,縱身跳進了洞穴里,接著一股魔法波動從洞穴里傳出,抓在西塞羅手里的肋骨夾著一股黑煙,閃電一樣飛回到了它的身體。

  西塞羅驚訝的站起身,密密麻麻的洞穴轉瞬間變得空蕩蕩的,沒有一個好事的腦袋,灰色石壁上的石子片片剝落,暴雨一樣無聲的砸了下來,整個二元界開始顫抖,很快演變成了令人眩暈的山搖地動。

  “嘩啦,嘩啦!”比金屬摩擦聲更加刺耳的聲音傳進了西塞羅的耳朵“野蠻人,你違反了二元界的戒律,將要受到最嚴厲的懲罰!”

  巨大的灰色身影緩緩而來,從他口中吐出的每個字符都變成一朵朵蘑菇狀的灰色云朵,飛快的在二元界上空擴散,天幕上那些明亮的窟窿很快被灰色的云朵包圍,填補,眨眼間灰蒙蒙的世界又恢復了本來的狀態,甚至更加灰暗。

  西塞羅仰著頭,雖然他不喜歡仰視別人,但是來者身體太過巨大,就連十幾丈高的猛犸戰象和他比起來也小的可憐。巨大的身影拖拽著長長的鎖鏈,鎖鏈的每一節比西塞羅的腰還要粗上很多倍,這就是發出嘩啦聲的源頭。西塞羅仔細打量著鎖鏈,這是一根失去了原色的鎖鏈,上面纏滿了濃綠色的苔蘚,肥厚的水草和斑斑的紅褐色鐵銹,鎖鏈的一端搖晃著搭在巨大身影的肩膀上,纏在他的身上,手腕上,另一端拖在地上,卷起一陣陣漫天的流沙。

  “看的出來,你是一個野蠻人?!本薮蟮纳碛耙黄ü勺诹说厣?,兩側的灰色石壁隨著猛烈震顫著,碎小的石子雨點般迅疾落下。他搖晃著腦袋,以便眼睛可以從亂蓬蓬的青色長發的縫隙里看到西塞羅,接著西塞羅也看到了自己,因為一個無以倫比的巨大獨眼緊緊盯著他,就像一面灰涂涂的鏡子放在他的面前,于是他看到了十幾個自己,搖頭晃腦的站在鏡子里。

  “雜種,難道他的眼睛是多棱鏡嗎?”西塞羅心里想著,卻用手捂上耳朵,大家伙的聲音已經不能用刺耳來形容了,西塞羅覺得耳朵似乎都要被震出血了,就像幾萬把鋒利的長劍同時摩擦的盾牌發出的聲音,事實上,比那還要恐怖許多。

  “雜種!閉上你的嘴!”西塞羅連忙朝后退了幾步,試圖和大家伙拉開距離,不過他很快就停了下來,對于身材過于高大的身影來將,退后幾步和幾百步沒有什么區別,始終都是站在他的面前。

  “雜種?”大家伙愣了一下,用力甩著瀑布般的青色頭發“請原諒,我好像很久沒有說話了,是不是現在人類的語言發生了變化,雜種和先生有什么不同?”

  “沒什么不同!你這個狗雜種!和西塞羅大人說話的時候你的語氣最好溫和一點,不然我會砍掉你的腦袋!”西塞羅揮舞著雙臂咆哮著,但是他的聲音和大家伙的聲音比起來就像未成年的蚊子在哼哼。

  “好吧?!贝蠹一镢读艘幌?,在二元界還從來沒有人敢用這么放肆的態度和他交流,他放低了聲音說:“在你變成不死生物之前,我答應你的一切要求?!贝蠹一镎f話的時候嘴巴一張一合,地上的流沙隨著劇烈的空氣流動沖進他的嘴里和鼻孔又被吐了出來,砸在西塞羅的身上,像針扎一樣。

  “現在好點了,不過你還可以聲音再小一點,我看的出來你是有修養的家伙?!蔽魅_用力堵著耳朵,即便這樣,大家伙的聲音還是震的他頭皮發麻。

  “噢,聰明的野蠻人!”大家伙趴在上,欣喜的看著西塞羅,仿佛遇到了知音“你竟然可以看的出來我是有修養的人,贊美神,野蠻人簡直是最完美的生物!”大家伙說話的時候屏住呼吸,盡力控制的聲量,甕聲甕氣,憨態十足的樣子,這讓西塞羅想起了見傻氣十足的麋鹿人。

  “有修養的大家伙,你應該稱呼我西塞羅大人!嗯,你叫什么名字?”西塞羅有些驚訝,大家伙竟然說出贊美神這樣的話,他清楚的看到大家伙山丘的一樣的腦袋,亂糟糟的灰色胡子就像長滿了擎天大樹的原始森林,即便是一根汗毛也粗的嚇人。

  “我叫格魯,你好西塞羅大人?!贝蠹一锊楝敒榱司S護自己有修養的身份,終于開口稱呼西塞羅為大人。

  “嗯,你為什么不呆在洞穴里?你……你好像和那些雜種不太一樣?!蔽魅_盡量裝出無所謂的樣子,試圖用閑聊拖延時間,可是他想了半天也找不到對付大家伙的辦法,他不知道在二元界是否可以釋放魔法,即便可以釋放,他那三腳貓的功夫恐怕連大家伙的胡子都對付不了,更麻煩的是,他無法召喚不死生物,平日那些自命不凡的不死生物個個嚇的要死,恨不得用隱身魔法將自己變成透明的氣體。

  格魯用力眨著眼睛,像是在回憶著什么“讓我想想,我本來是在那邊的池塘洗澡,后來好像睡著了?!蔽魅_朝遠處望去,除了灰蒙蒙的天幕和石壁,哪里看的到什么池塘,但是鎖鏈上的水草證明他沒有撒謊。格魯說話的語氣有些幽怨“我也是不死生物,不過我是看管這里的獄卒,你知道要想打發無盡的歲月只有靠蒙頭睡打大覺。唉,我討厭睡覺?!?

  “是有點麻煩,也許你可以喝點酒?!蔽魅_發現格魯的性格并沒有他的長相那么兇惡,甚至還帶著一絲木吶和順從。

  “酒?這里是二元界,除了灰色任何東西都應該存在?!备耵敽鋈幌肫鹞魅_破壞了二元界噤聲的規則,多菱獨眼爆出一絲寒光,可是嘴里卻輕輕嘀咕了一句“我第一品嘗的是紅玫瑰酒,那味道實在太棒了?!?

  “不對!”西塞羅打算了格魯的回憶“史哥龍酒才是最棒的,你不會忘記蝴蝶小妖的模樣了吧,那酒的味道比那幫小妖精的屁股還要豐滿!”說話的時候他驚訝的看著二元界的天幕,每當他說話的時候天幕就會顯現出一絲明亮的光斑,一旦格魯開口,灰蒙蒙的顏色就會掩蓋光斑。

  二元界的天幕一會變得明亮,一會又異?;野?,兩個人似乎進行著漫無休止的爭斗。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