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三百六十七章 法師會議雛形

  恢復生機的達拉斯城再次陷入了死寂,街頭貼滿了惡魔在克洛索大部落出現的告示,成群結隊的獸人武士全副武裝反復在城內巡邏,如臨大敵。奧尼克斯,芝諾先生,蕾塔,黑貓夫人,各帶了一隊獸人在街頭散發書皮上寫著《如何逃過惡魔的攻擊》的小冊子。

  小冊子散發著淡淡的墨香,上面記錄了遭遇惡魔時應該爬上大樹或者高層建筑,以及躲避惡魔時應該在地窖的四周散上厚厚的香料。惡魔體型巨大,鋒利的爪子擅長挖掘洞穴,卻不會爬樹,登高,他們始終生活在臭氣熏天的地下巖漿湖,對香氣異常反感。

  達拉斯城內蓄積不多的香料很快被一搶而空,就連貴族經常光顧的脂粉店的貨柜同樣空空如也,驚慌的貴族少婦們穿著勇士出征時才穿的沉重鎧甲,臉上,手腳上涂滿了厚厚的香粉,盼望惡魔對香氣刺鼻的香粉畏懼,從而放棄對她們的蹂躪。

  恐懼在達拉斯城里悄悄蔓延,達拉斯人經歷過惡魔屠城后變成了驚弓之鳥,不過還是有一些達拉斯人不以為然,他們認為大部分惡魔已經被眾神在塞涅卡河消滅,而且最近的惡魔出現在遙遠的克洛索大部落,達拉斯城是被眾神祝福的地方,惡魔不會再回來。

  一個月暗星稀的夜晚。狄塞爾,暗黑公爵,奧尼克斯和圣德魯伊等人帶著一群獸人悄悄來到了位于達拉斯城東北角的一座小城堡。

  小城堡的門前插著兩支忽明忽暗的火把,幾名長槍兵低聲低估著什么,兩名背著弩箭的士兵靠在墻角打鼾。這是達拉斯城里的一座監獄。

  達拉斯城的悔恨監獄位于城外,那里關押著犯了殺人,搶劫,強奸等犯了重罪的囚犯。這座位于城里的小城堡是一個中轉站,犯了重罪的罪犯在沒有接受貴族議會審判之前會被關在這里,另外一些犯了偷竊,煽動等小罪的囚徒會在這里度過幾個月不等的刑期。

  圣德魯伊看著城堡上一個個黑洞洞的窗口有些不忍,扭頭對狄塞爾說:“這里最少也有幾百人吧?”

  “他們罪有應得,難道你想把座狼丟進米昭家族的城堡?”狄塞爾哼了一聲。

  “是惡魔?!卑岛诠艏m正了一句,他命令獸人武士們隱藏在建筑物的陰影里,接著拿出一枚儲物戒指,把四十幾只奄奄一息的座狼放了出來。

  微弱的星光落在燒焦了似的座狼身上,照這它們鋒利的獠牙,顯得非??植?。

  “它們能行嗎,是不是應該先給它們一點吃的東西?”狄塞爾看到座狼們都癱軟在地,有些擔心。

  暗黑公爵搖搖頭“給它們十分鐘休息的時間?!?

  十分鐘后,座狼們沒有那么頹廢了,它們用力咽著口水,自從被西塞羅獵捕他們就只靠著清水活命。

  “那里有你們食物,沖進去,飽餐一頓!”暗黑公爵指著小城堡對座狼們低吼。

  座狼們帶著不解的目光互相對視,奧尼克斯飛起一腳踢在頭狼身上“快!還等什么!”

  頭狼首先朝小城堡沖了過去,其他的座狼紛紛跳起來,嗚鳴著奔向小城堡,幾名斑馬武士舉起投槍射殺了幾只跑向其他地方的座狼,這樣一來座狼們便集中起來,向小城堡撲去。

  “快看,那是什么!”一名長槍兵推開圍住自己的同伴,指著飛速奔來到黑影驚叫。

  “少來這套,快說,什么時還賭債,噢,你還有個漂亮的妹妹,不如把她嫁給我?!逼渌麕酌L槍兵哄笑著拿他逗趣。

  “難道是惡魔?”長槍兵嚇得臉色慘白,抓住長槍的手臂劇烈顫抖。

  他的同伴們正要繼續取笑,忽然聽到身后傳來陣陣呼嘯聲,如同快刀劃過空氣的聲音。

  “??!”醫生凄慘的叫聲閃電般劃過夜空。

  幾名長槍兵被沖在最前面的座狼撲倒,一口咬掉了腦袋,沉睡中的弓箭手在夢中就變成了座狼的晚餐。

  長槍兵們的尸體很快被饑餓的座狼分食,接著它們撞開城堡大門,向關押著囚徒的牢房沖去。

  “怎么樣?”圣德魯伊忐忑地看著狄塞爾,雖然小城堡里關押的是囚徒,但他們罪不至死。

  “別著急,為了獸人長久的利益就犧牲幾個小賊吧?!钡胰麪栯p手握在一起,沒有發出信號的舉動。

  小城堡里變成了人間地獄,四十幾只瘋狂的座狼沖進用手指粗鐵欄桿圍成的牢房大肆吞食囚徒,他它們一層層地沖上城堡,幾只座狼甚至竄進了地下水牢,慘絕人寰的叫聲即便在城堡外也清晰可聞。

  直到一名渾身鮮血淋漓,被座狼撕掉了一條胳膊的囚徒搖搖晃晃跑出小城堡,發出聲嘶力竭的求救聲,狄塞爾才緩緩釋放斗氣,發出了信號。

  明艷的斗氣舔舐著夜晚的天空,一座座箭塔隨即敲響的警鐘,驚魂動魄的警鐘聲很快在達拉斯城里連成一片,于是沉睡中的達拉斯人被驚醒了,一個又一個窗口透出了燈光。

  睡夢中的達拉斯城驚慌失措,從無數窗口中透出的燈光點亮了夜空。

  “去吧,暫時不要全部殺死!”狄塞爾對奧尼克斯說了一句,之后他和暗黑公爵點點頭,兩人分別率領一對獸人武士守住了不遠處的街口。

  “跟我來!”奧尼克斯和德魯伊帶著上百名斑馬武士殺向小城堡。

  形同惡魔的座狼屠殺人類囚徒如同探囊取物,面對手持投槍的斑馬武士就顯得力不從心了,很快二十多只座狼被殺死在小城堡里,剩余的十幾只座狼從斑馬武士們留在的出口逃了出去,奔向人頭攢動的街頭。

  警鐘敲響后熟睡的達拉斯人驚醒過來,很多人都躲進了地窖或者地下室,一些強壯的男子則舉著火把走上街頭,他們認為是納旗王國的大軍開始攻城了。

  “惡魔!快跑!”有人最先發現了向他們奔來的座狼。

  人們潮水般四處奔跑,火把像繁星落下似的丟了滿地。

  斑馬武士們大聲呼喊著,腳步卻不緊不慢,只要座狼不傷害普通民眾,他們不會出手進攻。他們驅趕著座狼狂奔了三個街區后才殺光了它們,最后一只座狼是撲向一個鐵匠時被投槍射中的。滿臉絡腮胡子的鐵匠癱軟地下,褲子被尿水打濕了。

  從凌晨開始,達拉斯城整夜都籠罩在惡魔襲城的恐怖中,第二天清晨,西塞羅派出大量的獸人武士全城搜索惡魔,并貼出公告,告訴達拉斯人,進城的達拉斯人已經被全部消滅。

  驚恐并未散去,成千上萬的達拉斯人涌向米昭家族的城堡,要求西塞羅祈禱眾神,再次賜福給達拉斯。

  西塞羅站在最高的城堡上,用擴音魔法傳達了他的話:“虔誠的信徒們,眾神已經消滅大部分惡魔,他們需要休息。請不要打擾眾神的睡眠吧,作為神使,我有責任率領野蠻軍團保護你們的安全!這一切都在眾神的掌控之中,想想神諭吧,野蠻軍團將永遠保護達拉斯的安危,永遠!”

  達拉斯人漸漸散去,他們沒有在意西塞羅在神諭里添加了永遠兩個字,對于他們來說,生命才是最可貴的。

  對獸人的質疑聲從此銷聲匿跡,后來幾個獒人武士在酒吧喝醉了酒,打傷了酒吧的老板,這次達拉斯沒有異常的反應,在他們看來這件事就像醉酒的騎士在酒吧鬧事一樣平常,假若放在惡魔出現之前,肯定會有無數的挑撥者跳出來大喊“快看,獸人開始在我們頭上拉屎了!”。

  很多達拉斯人以結交獸人為榮,每次當他們在酒桌舉起酒杯都無外乎這樣的話:“來吧,親愛的朋友,為了我們的友誼,噢,如果惡魔再次出現,你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趕到我的家里,對吧?”

  ‘惡魔’先后在克洛索大部落和達拉斯城出現,這在很多小王國和城邦產生了不小的震動,他們紛紛寫信,甚至派出使者跟西塞羅和大光明王歌煌聯系,希望他們能夠建立抗魔聯軍。

  大光明王歌煌急于占領克里封部落群,以便把它變成自己占領曼育平原的前哨,所以對信件和使者根本不加理睬。西塞羅的態度截然相反,他帶著悲憤的口氣回信,熱情款待各個小王國的使者,許諾以為野蠻軍團為核心建立抗魔大軍。

  “我希望你們的王國能夠參加霍肯大陸的第一屆法師會議?!蔽魅_在宴請各王國使者的宴會上高舉著翡翠杯說:“人類勇士對惡魔所能造成的傷害太小了,魔法才是我們鋒利的武器。我以為眾神的名義發誓,假如你們的王國派出最優秀的魔法師參加法師會議,一旦你們的王國遭受惡魔襲擊,抗魔大軍會在最短的時間抵達?!?

  “知道天空之羽兵團嗎?”獅鷲王得意洋洋的顫動著翅膀“橫穿霍肯大陸獅鷲們只需要十幾天,神使大人的援救將是最及時的?!?

  “來吧,讓我們干了這杯史哥龍酒,為抗魔大軍歡呼!”西塞羅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各個小王國沒有選擇的余地,他們的王國太小,軍隊太少,幾百只惡魔都可能使他們滅亡。

  上百名低階,中階魔法師陸續進入達拉斯城,準備參加即將召開的第一屆法師會議。每個王國都有護國法師,高級魔法師是各個王國爭奪的寶貴資源,對于一些低階的魔法師更愿意去小王國,在那里他們能夠享受到在大王國享受不到的奢華和尊嚴。

  上百名魔法師的出現讓歌煌和陶德吃驚小不,他們沒有想到各個小王國竟然藏有這么巨大的潛力。

  法師會議召開之前,西塞羅故意推遲了召開時間,他宣布法師會議召開的同時也會召開武圣大會,金龍寂滅將親自挑選勇敢的騎士,幫助他們成為圣鎧騎士。

  達拉斯城變成了人類魔法操控著和武技高超騎士們的匯聚點,他們想要在抗擊惡魔的戰爭中嶄露頭角,青史留名。

  西塞羅把操辦法師會議的事情統統交給了芝諾先生和狄塞爾,他帶著暗黑公爵前往地下城。

  他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他必須盡快解決這件事情。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