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三百六十一章 血祈

  塞爾加馬場一戰,凱曼領導的克洛索騎士傷亡近千人,斯諾帝國只在撤退時傷亡了不足百人,但他們卻輸掉了這場戰斗,斯諾帝國的女王納吉妮墜下移動木塔身受重傷,格林哈特的鋼鐵魔偶沒有在西塞羅面前占到一點便宜。

  湛藍城堡與鋼鐵魔偶的戰斗成為霍肯大陸的又一個焦點,人們并不在乎誰會最終贏得這場戰場,擁有神格的西塞羅是舉足輕重的籌碼,他們相信消滅惡魔的神靈會助西塞羅一臂之力。人們在乎的只有斯諾家族的保護神,湛藍女神是否會出現,畢竟兩枚湛藍徽章都是她送給斯諾家族的禮物。

  斯諾大軍一再撤退,將剛剛占領的大片土地拱手送出,最后他們在剛剛建成了黑鐵堡壘停下了撤退的腳步,開始挖掘陷馬坑,建造箭塔等防御設施。納吉妮傷勢嚴重,一直處于昏迷狀態,按照格林哈特和幾名治療師的診斷,她從移動木塔上墜下去不僅摔掉了即將出生的孩子,還造成內臟的嚴重受損。

  納吉妮臉如金紙,呼吸微弱地躺在床上,雪白的床單和床下的羊毛毯已被鮮血染成了猩紅色,納吉妮的嘴角偶爾還會泛出令人驚恐的血沫。格林哈特坐在床沿,用手帕輕輕擦拭著納吉妮的嘴角,除了給納吉妮加諸一些麻痹魔法,減輕痛苦,這是他唯一能做的。

  “大人,軍隊正在準備防御?!币幻z甲上落滿灰塵的將軍走進并不寬敞的房間,看著格林哈特失魂落魄的模樣遲疑了一會說:“大人,我們的士兵比克洛索騎士多上幾倍,如果不趁現在消滅他們,等到野蠻人找到對付鋼鐵魔偶的時候就晚了?!?

  “你負責防御和調集補給,去吧?!备窳止貨]有回頭,他將沾滿鮮血的手帕丟在地上,從侍女手中托著的圓盤上又拿起了一塊用溫水浸泡過的手帕,輕輕擦著納吉妮的緊閉的眼睛。

  “可是……大人,戰機稍縱即逝??!”將軍有點急了。

  “去吧?!备窳止負]揮手,大滴的淚水從他眼角劃過,愛人隨時可能永遠離開他,他哪里有心情指揮大軍。

  將軍離開后,格林哈特讓侍女把圓盤放到桌子上,也讓她離開了,他獨自陪伴著納吉妮,淚如雨下。

  從正午到天黑,格林哈特一直默默地坐在納吉妮的面前,緊握著她逐漸冰涼的手指。兩盞魔法燈散發出的淡綠的光彩落在納吉妮的臉上,照在她死尸一樣的身體上。

  “親愛的……”格林哈特欲言又止,用力咬著嘴唇,半晌才哽咽著說:“你要走嗎?你要離開嗎?”

  “是嗎?你就這樣離開我了,看也不看我一眼?!备窳止馗┫律碜佑H吻著納吉妮的額頭,淚水落在納吉妮的臉上,像是落在沙漠中的冰冷雨滴。

  格林哈特坐在床前,緊緊抓著納吉妮的手,他的話漸漸多了起來“親愛的,你知道嗎?我喜歡你這樣的安靜的樣子,如果你沒有受傷,如果你一直都是這么安靜,那該多好。親愛的,你一直沒有安靜地聽我說話,現在終于有時間了,你要耐心地聽我講完?!?

  格林哈特長嘆了一口氣,望著窗外夜空中寥寥無幾的星星“我曾是一個和西塞羅,凱曼一樣的人,當然我和野蠻人有很大區別,但是我們曾經都是胸懷遠大的男人,希望能夠建立功勛,成為永載史冊的英雄。你也許會說我在斯諾帝國擁有至高的權力,這已經永載史冊了,不,你錯了。我當初留在晶之堡是因為雅克絲主母對我恩重如山,雖然我知道她這么做是為了讓我效力于斯諾家族和將來的斯諾帝國,但我沒有辦法決絕她的盛恩,后來她離開了我們,西塞羅和凱曼也相繼離開,尋找他們各自的夢想和抱負,我卻不能離開,因為我深深愛上了你。即便你很任性,甚至有些蠻不講理,但我一直相信會改變你,把你改造成一個溫文爾雅,擁有高尚品格和高雅品位的女王,現在看來我沒有做到這一點?!?

  “斯諾帝國本來就是一個錯誤,親愛的,請原諒我這么說。是的,成為斯諾帝國的代理執政者,我一定會載入史冊,但我在后人眼中會成為譏諷的對象,凱曼卻一定會成為英雄,無論他的義軍是否被我們打敗。親愛的,女系氏族社會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我們可以在一個部落或者一個家族內部實行女人掌權的制度,但是絕對不能建立帝國,那會成為眾多國王的眼中刺,他們都是男人,對于他們來講,斯諾帝國的出現像是霍肯大陸的一塊惡疾,他們不能容忍它的存在,即便斯諾帝國沒有給他們造成任何傷害。假如沒有凱曼,沒有西塞羅,還有會更多的人來反對我們,進攻我們,你應該知道,斯諾帝國的出現是給那些想成為英雄的人制造了一個機會,他們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況且斯諾帝國現在的行為是可恥的侵略?!?

  喃喃自語了一陣,格林哈特跪在窗前,舉起右手向著淡淡的月光發誓:“至高的湛藍女神,您是斯諾家族的保護神,納吉妮是斯諾家族唯一的繼承人,如果您還袒愛斯諾,如果您還記得您對斯諾的慷慨,還記得斯諾家族對您的虔誠,那么請您挽救納吉妮吧!”

  格林哈特祈禱了一陣,拿出魔法手杖,用手杖頂端的瑪瑙在自己的左腕劃了一道口子,接著他放下魔法手杖,右手不停在空中劃出一個個雪花狀的魔法符號。

  格林哈特不停抖動左臂,讓自己的鮮血飛濺到空中的魔法符號上,晶瑩的雪花狀符號很快變得血紅透明,將整個房間變成了一座紅彤彤的顏色。

  “湛藍女神啊,請拯救納吉妮吧?!备窳止氐孽r血不停飛濺,數不清的魔法符號很快布滿整個房間,仿佛一雙雙冷漠的眼睛看著床上的納吉妮。

  幾個小時很快過去,中間格林哈特幾次暈倒,但他仍在堅持用鮮血祈禱,他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長時間,他只知道湛藍女神也許是納吉妮唯一的希望。

  湛藍色的魔法光波從門縫滲入,濃霧般在房間里升騰,眼看著又要昏倒的格林哈特一陣驚喜,跪在地上大聲贊美“贊美神!贊美湛藍女神,您是斯諾家族的保護神,我知道您一定會……”

  “我現在是戰爭女神,不再是斯諾家族的保護神?!蔽羧盏恼克{女神,今天的戰爭女神緩緩現出身體,她的聲音依舊冷漠,卻多了幾分憐憫“癡心人,血祈會要了你的命?!?

  “為,為什么您是戰爭女神?”格林哈特目瞪口呆,他每到一個地方首先要做不是建造軍營,補充補給,而是率領士兵們膜拜湛藍女神的雕像,可是湛藍女神卻離開了斯諾家族。

  黑色的長發在戰爭女神腦后輕輕飄揚,如同一群悠閑的熱帶魚,她看著床上的納吉妮,自言自語地說:“為什么總有人不懂得珍惜多情人?”

  女神語氣悲涼,似乎不僅在感嘆格林哈特,也似在感嘆自己的愛情厄運。

  格林哈特不知道湛藍女神在說什么,只能保持沉默,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神靈,也是最后一次。

  “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不過這是我給予斯諾家族最后的祝福。你要知道無論是神靈還是人類,得到一種東西時一定會失去一種東西,你愿意用永無子嗣來換取納吉妮的生命嗎?”

  “我愿意,愿意!”格林哈特用膝蓋走路,急切地向戰爭女神靠了幾步,之后忽然停住,似乎剛剛明白女神說的是什么。

  永無子嗣代表著斯諾家族再也沒有正統的血脈傳人。

  “我愿意?!备窳止貜难揽p里擠出了幾個字,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