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三百三十七章 八千勇士

  大魔君一次次高高躍起,卻始終無法傷害現出龍身的金龍寂滅和霜瀑龍西澤瑪,龍族和西塞羅頻繁釋放魔法,大魔君很快變得傷痕累累。暴雨般的攻擊中從未嘗過敗績的大魔君終于被激怒了,尤其當西塞羅將他引出達拉斯城,一路上看到無數的惡魔尸體,他再也無法像以往一樣保持冷靜,不顧一切地帶著惡魔們追擊西塞羅。

  最具智慧的大魔君終究也是魔君,他率領著數萬惡魔如同被牽著鼻子的巨獸逐漸向塞涅卡河靠近,對潛在的危機毫不知情。

  耀眼的金色,濃綠色魔法光波在空中閃現,兩條巨龍往復奔突呼嘯,站在銀色獨角旁的西塞羅身披湛藍鎧甲,手持霍肯血臂長矛,如同天神下界,威風凜凜。事實上,正是由于西塞羅不顧生命危險潛入達拉斯城誘出惡魔才讓很多達拉斯人幸免遇難,惡魔屠城不足一日,所屠殺的人類還不到城中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一。也正是這些人鑒證了西塞羅威如天神,在天空飛縱的場景,惡魔離城后劫后余生的達拉斯人齊齊跪倒,向著天空大聲祈禱,以為西塞羅是至高神臨世。

  西塞羅在寂滅,西澤瑪的幫助下吸引大魔君前往塞涅卡河河畔時,一支來自納旗王國的船隊正在紅泥水城悄悄登陸。

  天色微亮時,安靜的塞涅卡河渡口傳來了犀利的號角聲,熊熊的火光隨即從港口的城頭吐露而出。

  “登陸!”身披紅黑色戰袍的布萊克昂立船頭,用力揮手,指揮船隊駛入紅泥港口,這座以堅固泥土命名的水城。

  大大小小的上百只戰船,運兵船從清晨的濃霧中駛出,納旗王國的王室旗幟,象征著死神軍團的黑骷髏戰旗迎著河風獵獵作響。

  布萊克嘴角露出一絲難得的微笑,神色馬上又變得與往日無異,這個被世人稱做黑死神的男人四十多歲,不僅是納旗王國的大光明王歌煌的結拜兄弟,更是霍肯大陸三大名帥之一。歌煌是一位喜歡結拜的國王,在他戎馬一生中與之結拜的人超過百人,這些人大多成為他的左膀右臂,為其奪疆掠土,納旗王國的圣鎧騎士大部分都是他的結拜兄弟,他正是用這種親情,君臣情牢牢統御著這些曾經笑傲一方的群雄。

  群雄中布萊克無疑是最出色的,他與歌煌在同一個部落出生,兩家為世交。從十幾歲開始布萊克就一直追隨在歌煌身邊,他們一起經歷了十幾次大起大落,最慘烈的一次戰斗后歌煌身邊的勇士只剩下了幾十人,當他面對著寂寞荒野的落日想要拔劍自刎時,是布拉克阻止了,給予他信心,幫助他建立了霍肯大陸最強大的王國。

  納旗王國只有一名元帥,那就是布萊克,他是當之無愧的,在眾多的通兵將軍中他的功勛最為卓著,不提他多次以少擊眾,在重大戰役中取得關鍵勝利,不提他率領死神軍團搶掠的土地占納旗王國土地的三分之一,只有一件事就足以讓所有人嘆服:布萊克八次在亂軍中救過歌煌的性命,最危急的一次,歌煌被亂箭射下戰馬,被十幾匹戰馬圍住,短斧,長槍一起向身上招呼,布萊克當時已經筋疲力盡,只有用自己的身體死死護住歌煌,結果歌煌的命保住了,布萊克幾乎慘死。布萊克在那場戰斗中究竟受了多少傷,人們只知道布萊克僅面部就被砍中了七刀。

  七刀啊,來自那些力大無窮的勇士之手,可是布萊克卻奇跡般活了下來,這也是他為什么一直披著斗篷,或者戰袍,不愿意以面具示人的原因。

  這一次,正值西亞克帝國和達拉斯城邦兩敗俱傷,大光明王歌煌看準了機會,派布萊克率領死神軍團順水而下,試圖得到漁翁之利。不過死神軍團只有八千之眾,雖然其中圣鎧騎士,劍士,魔法操控者如云,其中的勇士更是跟隨布萊克多年的驍勇之士。

  深藏在寂寞荒野的巴士底屢經惡戰,擊敗了號稱大陸第一騎士團的藍蝎騎士團,在西亞克和達拉斯聯手尚且和西塞羅率領的野蠻軍團惡戰后握手言和,人們潛意識里已經把野蠻軍團當作大陸上最強大的軍團,認為只有布萊克的死神軍團尚且可以與之一戰。

  野蠻軍團終歸沒有像藍蝎騎士團那樣公然被世人承認,畢竟它是屬于獸人,歸野蠻人西塞羅統御,永遠無法被正統社會所接受。

  霍肯大陸的非主流?

  達拉斯城邦和西亞克帝國在大戰中筋疲力盡,然而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很多納旗王國的將軍都認為大光明王歌煌應該給布拉克多派一些勇士,但是歌煌并沒有那么做,他的心里還在為黛鐸屢次去布拉克府上,招來無數的閑話而惱怒,這次似乎想要至布拉克于死地。忠心耿耿的布拉克沒想到這一層,這不是他第一次率寡擊眾,況且此時的達拉斯和西亞克根本無法招架他的死神軍團,他反而覺得歌煌是在給他創力絕世英名的大好機遇。一旦攻陷兩大王國,布萊克將成為歷史上最杰出的英雄,名字會像北斗星一樣熠熠生輝,想想吧,后世將這樣稱頌布萊克:他,有著黑死神之稱的布萊克,僅憑八千人的死神軍團就消滅了霍肯大陸上的兩大王國,從此統一霍肯大陸,此人的英勇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霍肯大陸的三大名帥分別是達拉斯城邦的李威斯,西亞克帝國的陶德和納旗王國的布萊克,他們分別為三大王國盡忠,布萊克剛剛得到獅鷲傳來的消息,西亞克城已被惡魔屠城,陶德,李威斯正在迪亞斯要塞惡戰時遭遇惡魔,兩人生死不明。即便兩人活了下來,沒有可馭之兵,他們根本不會是布萊克的對手。

  布萊克的消息并不及時,他不知道惡魔在連屠西亞克城和達拉斯城市,正被西塞羅引著向塞涅卡河撲來。輕易占領水城后,他所面臨的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惡戰。

  雄心萬丈的布拉克挺立舟頭,用力抖掉了頭上的斗篷,晨曦照在那張布滿刀傷,恐怕的臉上,而扭曲的皮肉中竟然露出了一絲微笑。

  一葉小舟從水城翩翩而來,幾名赤裸著上身的精壯漢子向布拉克躬身行禮:“大人,駐守水城三百名達拉斯勇士全部被殲?!?

  布拉克微微點頭,天亮前他派出了五千勇士偷襲水城,誰料到這座用來防御納旗王國順著塞涅卡河偷襲的堅固水城只有三百名達拉斯勇士駐守,看來在與西亞克惡戰后,達拉斯朝不保夕,只剩下了一個空殼。

  八千勇士足以!

  布拉克低頭戴上斗篷,命令船隊靠岸,登岸后布萊克腳步如風,重錘般鏘鏘地敲打著地面。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