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三百三十四章 野誘

  一個個隱藏于地面之下的地窖,地下室逐漸被發現,一群群在惶恐中度日的平民成為了惡魔們的腹中餐,嬰兒,老人,男人,無一例外地被鮮血淋漓地撕成肉片,塞進惡魔臭氣熏天的大嘴里,鮮血在地下匯聚成河,瀕死時的哀嚎聲不絕于耳,惡魔們仿佛在用滲入地下的鮮血祭奠位于地下的巖漿湖,那是他們隱藏著成百上千年的骯臟洞穴,記載了他們避難偷生的可恥歲月。

  最可憐無疑是那些女人,嗜血嗜淫是惡魔的本性,他們喜歡把被嚇暈過去的女人拖上地面,用細長的,滿是倒刺的舌頭舔舐她們的生殖器,很多女人因此被淫亂致死。達拉斯的平民了解惡魔的習性,男人們看著地下室松動的墻壁在惡魔即將攻進之前,含淚殺死了自己的女人,女兒,甚至是母親。悲壯和殘忍在這一刻凝固如冰,男人們嚎啕大哭,他們不愿用鋤頭,石頭殺死至親的人,但是他們沒有選擇,死,總比來自惡魔的羞辱要強得多。

  死去的女人同樣無法逃脫被惡魔折磨的厄運,惡魔們割掉了她們的乳房,送到大魔君的前面供他享用,一筐筐,一車車的乳房沾滿了鮮血,像是一雙雙怒眼斥責著惡魔,她們在痛罵,在呼救,沒有人可以救得了她們。

  惡魔的殘忍遠遠超出了人類的想像,上次惡魔荼毒霍肯大陸早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們只能從史書上小心翼翼地窺視惡魔的殘暴行徑,用令人乍舌的人類死亡數字銘記仇恨。當惡魔撲面而來時人類才明白史書里的記載的遠不及現實的萬分之一殘酷??吹接H人,朋友,鄰里被殘忍殺死,蹂躪,有血性的男人翻然醒悟,拿起武器沖向了惡魔,可惜為遲已晚,那些真正的勇士早在他們像縮頭烏龜般藏在地下室時戰死了,他們發起的零星的進攻除了激起惡魔更加瘋狂的殺戮,沒有任何實質上的意義。

  王室,貴族,平民,乞丐,所有人的尸體在惡魔前面沒有任何分別,這似乎在用無數的鮮血鑒證了霍肯大陸的那句箴言:“努力構建你生前的榮譽和勇氣吧,沒有誰死后會比泥土更高貴!”

  在遠離達拉斯城的遠郊,西塞羅望著紅彤彤的達拉斯城唏噓不已,屠城后惡魔正在縱火,達拉斯幾百年的歷史和文明就要在烈火中逝去,變成如青銅般粗糙的土地。

  “唉”西塞羅長嘆了一口氣,低頭坐在石塊上用力揪著自己的頭發。

  “主人?!备耵斈弥鴱母浇迩f里找來的食物遞給他,他只是搖頭。

  金龍寂滅緩步走到西塞羅面前,輕輕踢了他一腳:“你是西塞羅大人?”

  “當然?!蔽魅_仍然低著頭。

  寂滅語氣充滿戲弄“哭鼻子的西塞羅大人?”

  “你不覺得悲傷嗎?”西塞羅沒有理會寂滅,看著達拉斯城的方向嘆氣“成千上萬的人就那么死了,成千上萬個家庭就那樣消失了,他們不久前還生活在幸福的生活里,憧憬著美好的未來,他們努力賺錢,她們安靜地躺在丈夫的懷抱里……你明白幸福的含義嗎?”

  寂滅神色黯然“抵達巴士底之前我不明白人類為什么喜歡組建家庭,直到和蕾塔結婚,我才明白幸福代表著什么,別那么悲哀,我一直認為人類在為他們的罪孽贖罪?!?

  “為罪孽贖罪?”西塞羅大聲冷笑“制造罪孽的是那些貴族,他們為了滿足奢侈的生活,極速膨脹的欲望做出了比惡魔行徑更加可恥的罪行,你要知道達拉斯城里死了多少平民,他們一輩子與世無爭,為什么要讓他們替貴族負罪?他們是無辜的!”

  “他們不是無辜的,平民的罪行在于沒有反抗貴族,任由貴族恣意妄為?!奔艤绾敛煌俗?。

  “他媽的!”西塞羅跳了起來,布滿血絲的眼睛仿佛在噴火“不要激怒我,再褻瀆死去的無辜者,就算你是頭龍,我也不會放過你!”

  寂滅冷冷地打量著西塞羅,忽然笑了,他頻頻點頭說:“這就對了,這才像不可一世的西塞羅大人,不要悲傷了,惡魔的罪行越大,你的責任也就越大,別忘了你是神使”

  西塞羅瞪大的眼睛逐漸恢復了常態,明白寂滅故意說出這樣的話是想激起他的斗志。是啊,西塞羅不能頹廢下去,上萬名獸人依靠著他,克洛索大部落依靠著他,他要按照至高女神的明喻把惡魔引向塞涅卡河。

  “恐怕沒那么容易,我總覺得這個大魔君沒有想像的那么好對付?!蔽魅_面色冰冷,他想起在達拉斯城外發生的那一幕,號稱極度狂暴的大魔君當時正在拼命追趕他們,可是看到達拉斯城頭的時候,他竟然可以遏制自己的怒氣,指揮惡魔攻城,太匪夷所思了。

  寂滅也想到了這一點,苦笑著說:“擁有智慧的大魔君確實是個難題?!?

  西塞羅茫然地看著寂滅,問他“什么事會讓你真正憤怒?”

  “我是強大的龍族不會像人類那樣輕易動怒?!奔艤鐟腋≈诎肟罩?,一副凌駕于世人之上的架勢。

  西塞羅轉了轉眼睛,確實沒有想到可以讓寂滅動怒的理由,做為朋友,他也不可能拿寂滅的妻子蕾塔開玩笑。

  “歐,歐!”蠻蠻跳到霜瀑龍西澤瑪面前,飛快搶走了她手里的雞腿,得意地扭著屁股走開了。

  “這孩子?!蔽鳚涩敓o奈地笑著,她很喜歡蠻蠻,但她總讓自己難堪。

  “噢!”西塞羅眼睛里露出一絲詭異,他朝蠻蠻勾勾手指“過來,小家伙?!?

  “歐,歐!”蠻蠻警惕地看了西塞羅一眼,把整個雞腿塞進嘴里,翻著白眼把雞腿咽了下去,這才放心地走了過去。

  蠻蠻剛出生時,她主要的體力鍛煉就是和西塞羅爭奪美味的食物。

  西塞羅看著走過來的蠻蠻一臉壞笑,伸出大手用力在蠻蠻的屁股上掐了一把“雜種!你是個地道的雜種!”

  蠻蠻扭了扭屁股,不以為然地走開了,她早習慣了西塞羅這種惡俗的玩笑,但是懸浮在空中的寂滅卻怒了,他身體周圍的金黃色魔法護罩驟然明亮,大聲警告著西塞羅“野蠻人,我最后說一遍,不要用你和我的女兒開卑鄙的玩笑,她已經長大了,是個女人!”

  “是個姑娘,也許很快就會成為女人?!蔽魅_滿意地笑了,他現在知道寂滅最在乎的是什么,也明白大魔君最在乎的是什么了。

  西塞羅站起身,看著就要落入地下線的夕陽,說:“好了,伙伴們,我們該干點什么了?!?

  “干什么?你最好明智點,和大魔君硬拼只有一個后果,死無葬身之地!”

  “你以為野蠻人都像龍族那么愚蠢嗎?”西塞羅撇撇嘴,還是沒忘開寂滅的玩笑,他后面的話把寂滅嚇了一跳“我們要潛入達拉斯城?!?

  “你瘋了?”寂滅和西澤瑪同時大叫,格魯也擔憂地看著西塞羅,他覺得自己的主人可能被接踵而來的災難嚇壞了腦子。

  西塞羅拍打著身上的塵土,根本不看他們的表情“放心吧,我比你們還要珍惜自己的生命,我說了,是潛入達拉斯城,天亮之前離開。大個子,噢,還有尊敬的龍族,你們可能會辛苦一點,做一次搬運工?!?

  “希望你的魯莽不會害了我們?!奔艤缃K于同意了,他了解西塞羅,他像狂暴戰士一樣,在戰場上勇猛無畏,平時他的智慧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一個以狡詐著稱的人類將軍。

  西塞羅抱著肩膀對寂滅和西澤瑪說:“現在是證明龍族的強大的時候了,有沒有隱身魔法或者……”

  西塞羅一臉壞笑,寂滅和西澤瑪同時皺眉,即便真有隱身魔法他們不會教給他,他是一個偷窺成癖的家伙。

  寂滅說:“隱身魔法是那些欺世盜名的魔法師的謊言,他們只是利用了光線和人類視覺的弱點,你要知道惡魔的視力比獵犬還要敏銳,還有他們的嗅覺,五里之內他們輕易發現你的行蹤,知道你早餐都吃了什么?!?

  “嗅覺!”西澤瑪眼睛一亮,跳著大叫“我有辦法!”

  “什么辦法?”西塞羅扭頭看她,他一直認為這個擅長用水系魔法的龍美人中看不中用,如果有綠龍戰士供他挑選,他絕不會讓西澤瑪和自己并肩戰斗。

  西澤瑪臉色一紅,喃喃地說:“也許這個方法不太適合你們?!?

  寂滅立即明白了西澤瑪的想法,他哈哈大笑“難道你要嫁給野蠻人?還是大個子?”

  “我說了不適合他們!”西澤瑪跺腳大窘,羞紅的臉勝似桃花。

  寂滅想了想,笑著說:“潛入達拉斯城不僅關系我們的生命,還有霍肯大陸無數的生靈,假如我們不能把大魔君和惡魔引到塞涅卡河畔,后果不僅是人類的滅絕那么簡單?!?

  “我知道?!蔽鳚涩旤c點,半晌才鼓起勇氣對西塞羅說:“你先要告訴我潛入達拉斯城以后用什么辦法吸引大魔君,否則我決不會拿出龍囊香!”

  “龍囊香是什么?”好奇寫滿了西塞羅的臉。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