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三百二十四章 遲到的救援

  從冥想中恢復,西塞羅立即嚷嚷著要趕往迪亞斯要塞。

  “西塞羅大人,您……生病了?!钡卖斠劣樣樀毓緡佒?,不敢和他對視。

  斑馬王子奧尼克斯隨聲附和:“是啊,西塞羅大人,您應該休息,人類所犯下的罪孽需要他們自己償還,惡魔就是索賬的噩夢?!?

  “沒關系,我只是舊病復發,現在比獨眼巨人還要強壯?!蔽魅_走向墻角,從上至下的三個鹿角疊放在墻角,上分別放著他的頭盔,鎧甲和魔法手杖。房間里擠滿了他的好友心腹,大智者芝諾先生和狄賽爾閉口不語,他們是巴士底極少數的人類,不愿意因為這件事和獸人武士起沖突。其他人目光像是要暴烈的魔法火球,他們明顯在支持德魯伊和奧尼克斯。

  泰貝莎擋在西塞羅身前,胸脯像洶涌的海浪般起伏“西塞羅大人,難道人類給我們的災難還不夠多嗎?為什么你會去幫助敵人?讓惡魔毀滅他們吧,只要人類存在一天,他們就不會停止獵殺獸人?!?

  “爸爸,我不同意你去,勇士應該有堅定的立場!”半精靈五葉氣鼓鼓地掐著腰,這些天以來她每天都會聽到獸人談論人類,談論人類像對待野獸一樣獵殺獸人,用鎖鏈困住被俘的獸人,讓他們沒日沒夜地做苦役,吃的卻是看上一眼都會作嘔的爛菜粥。

  小食人魔塔庫唯唯諾諾地躲在墻角,輕聲抽泣著:“爸爸,你別去,我不想讓你死?!?

  “閉嘴!男人不許掉眼淚!”西塞羅朝塔庫吼了一嗓子,怒視著擋住他的泰貝莎,森林小妖泰貝莎不由后退,怯生生地讓開了路。

  看到有幾個人欲言又止,西塞羅抓起魔法手杖大喊:“誰再阻攔我,他就不配做我西塞羅的朋友!”

  “親愛的?!本S德尼娜終于開口了,西塞羅個性倔強,這種時候他聽不進任何人的話,只有她才能讓西塞羅安靜下來。

  “惡魔太強大了,就算野蠻軍團和我們的朋友傾力相助也無濟于事,對嗎?”維德尼娜走到西塞羅身后,抱著他,臉著他的脊梁,聲音充滿了溫柔的關切。

  “噢,是這樣?!蔽魅_的手抖了下,將魔法手杖放回鹿角上,轉身緊緊抱住維德尼娜,許久捧著的臉蛋,端詳著一會說:“親愛的,人類確實給我們制造了無數的災難,但是你想想,上次在達拉斯城,如果不是詩妃婭,你和這兩個孩子早就沒命了,我不是去拯救達拉斯,我沒有那么強大的力量,我要救出詩妃婭和阿倫根,至于我的安全,有老龍他們保護,你還擔心什么?!?

  維德尼娜擔心地看著西塞羅,嘴巴張了下又合上。

  西塞羅捂住她的嘴唇說:“親愛的,不要說,如果有恩不報,我們和那些殘暴陰險的人類還有什么區別?!?

  “好吧,祝你好運?!本S德尼娜依依不舍地松開了西塞羅,猛然又緊抱他,聲音充滿悲涼“親愛的,你一定會回來,對嗎?”

  “是的,一定會回來?!蔽魅_盯著縮在墻角的塔庫說:“照顧好孩子們,尤其要改變他的飲食習慣,我可不想讓我兒子每天想著吃人肉?!?

  金龍寂滅,霜瀑龍西澤瑪,蠻蠻,龍族三人組隨同西塞羅前往迪亞斯要塞,當然,藏在湛藍會長的里的格魯和水蛭兵團也是不可小窺的力量。

  “我會很快回來,巴士底交給你們了?!蔽魅_看了眼暗黑公爵和狄賽爾,大步走出了房間。

  “親愛的!”維德尼娜忽然尖叫著沖了過去,撲進他的懷里失聲痛哭,她西塞羅相愛后,西塞羅經歷過數不清的艱險,每次她都會覺得西塞羅能夠安然無恙,但是這次她的心里卻充滿了恐懼,那是死亡將即將降臨時帶來的恐懼。

  “爸爸!爸爸!”五葉和塔庫跟著大哭,其他人咬著牙紛紛扭頭,以西塞羅的魔法控制力和睿智,無論他面對多少人類騎士,他們都不會擔憂,但是惡魔是沒有理性的大家伙,唯一能和他們交流的只有冷冰冰的兵刃。

  西塞羅心里猛地一顫,抱緊了維德尼娜,之后拍著她的肩膀說:“放心吧,達拉斯之行我不僅要報答詩妃婭的救命之恩,同時也是奉了神諭?!?

  “神諭?”眾人大驚之余,青灰色的臉上終于露出了喜色,如果說西塞羅是受了神的委派,那么此行肯定不會有什么風險。

  “是戰爭女神吧?”維德尼娜對著西塞羅的背影大喊。

  “是至高女神!”西塞羅向眾人揮手。

  十幾只獅鷲在高空飛翔,金龍寂滅和霜瀑龍西澤瑪在兩側飛翔,眾人抬頭望去,只見一金一綠兩道光芒夾著白云似的獅鷲群逐漸消失在碧藍色的蒼穹之中。

  “福佑西塞羅大人!”暗黑公爵低聲祝福。

  “戰爭女神保佑西塞羅大人!”更多的祈禱聲隨即響起。

  獅鷲群在距離迪亞斯要塞幾十里的地方降落,西塞羅和寂滅等人站在高崗上瞭望,獅鷲王帶著幾只強壯的獅鷲飛向迪亞斯打探敵情。

  “我們恐怕是來晚了?!奔艤缇o握著拳頭,雖然龍族天性自私,但他也無法容忍惡魔肆無忌憚地屠殺生靈。

  “希望李威斯能堅持住?!蔽魅_聲音很小,迪亞斯方向黑煙滾滾,濃重的血腥味在幾十里外都能聞到,看來迪亞斯要塞和李威斯的幾萬藍蝎騎士是兇多吉少了。

  時間不長,幾只獅鷲降落在他們身邊。

  “大人!西塞羅大人?!豹{鷲王喘著粗氣跳到西塞羅面前“迪亞斯要塞失守了!”

  “失守了?”西塞羅瞪大了眼睛,激烈的目光馬上變得黯淡,這樣的結果雖然在意料之中,但卻是他無法接受的。

  “是的?!豹{鷲王拍著胸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此時的迪亞斯要塞比屠殺場還要恐怖幾百倍,他們從空中掠過城頭時看到無數的斷肢,摧毀的殘墻,被烈火融化的鎧甲鋪滿地面,沖天的血臭味差點讓它吐出來。最恐怖的是趴在城頭嗮太陽的幾百只惡魔,他們個頭太大了,尤其牛耳惡魔,比犀牛武士還大了幾倍。

  寂滅眼睛沉默了一會,問獅鷲王“惡魔都集中在迪亞斯要塞嗎?”

  獅鷲王說:“應該走了,迪亞斯要塞城下只有幾百只,像在留守,我派了兩個兄弟去前面打探,大群的惡魔應該還沒走遠,幾十里外的煙塵非常明顯?!?

  “不知道李威斯將軍怎么樣了?”西塞羅忽然想起這個一直統帥藍蝎騎士團的人,他一生立下戰功無數,官居極品卻始終郁郁不得志,始終無法得執政者的真正信任。

  “別管他了,咱們還是快去達拉斯吧,現在已經晚了一步了,再有延誤,達拉斯恐怕已經被變成廢成了?!彼冽埼鳚涩敶叽僦魅_。

  獅鷲再次起飛,寂滅在起飛前忽然問了西塞羅一句“達拉斯如果陷落,阿倫根會去哪里?”

  西塞羅沒有回答,對于普通的人類來講生活就是衣食住行,無論去哪里滿足這個條件就可以,世界在他們眼里是浩淼無邊的,但是身為王儲,執政者的阿倫根,雖然高高在上,但是世界只有達拉斯城那么大,或者說王宮那么大,失去了達拉斯,他將無路可走。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