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三百一十三章 淫亂與嗜血之城

  陶德將西亞克的精銳軍團盡數帶到了前線,西亞克城中只留下了五千名護衛軍,這些人要負責日常的巡邏,警戒,維護城內秩序,捉襟見肘的兵力使得平時街頭浩浩蕩蕩的巡邏隊早不見了,只有偶爾經過的,由十幾名長槍兵組成的巡邏小隊。隨著戰爭爆發,城內兵力缺乏,西亞克成為了盜賊的天堂,殺人,強奸,大規模洗劫這些往常每年只會發生十幾起的惡性案件發生率呈直線上升,僅僅上個月就發生了近三百起。

  負責城防的將軍焦頭爛額,每天都會有大批哭天喊地的平民聚集到軍營附近,回到家中,早就等待客廳里的貴族們更是氣勢洶洶地跳起來,揪著他的衣領大聲指責他辦事不利,他只能一味陪笑,許諾著不可能實現的諾言?;艨洗箨懽畲蟮谋I賊工會已經潛入了西亞克城,這群膽大包天的家伙先后洗劫了三座伯爵府,閃電般搶走大量金幣和珠寶的同時,還順便把珠圓玉潤的貴族夫人,小姐們扛在肩上帶走了,幾天后接連有農夫在郊外的田野里發現傷痕累累的女尸。

  無奈之下,城防將軍只好從王宮抽調了一批勇士,防御力本已薄弱的王宮只剩下不足千名勇士護衛。

  上次在王宮遭遇陶德后,大惡魔索西卜立即趕回了位于克里封部落的地下巖漿湖,他繞開西亞克和達拉斯交戰的戰場,晚上趕路,白天挖出地穴躺在里面睡大覺,一路上只遇到幾個不自量力的流浪劍士,可惜他們的英雄美夢只能爽爽嘴角,很快就變成了索西卜的豐盛的晚餐。

  十幾天后,索西卜帶著上千名小惡魔回到了西亞克城,同樣生活在地下,他們挖土掘洞的本領一點也不比暗黑子民差,尤其可以釋放火球的革歌,他們遇到大石塊擋路時不是繞過去,而是用火球將石塊熔化。

  他們從郊外開始掘土,很快挖出了一條通往王宮地下的通道,在帝君居住的城堡下挖出了一座小型地下城。

  “我的……孩子,你還滿意嗎?”索西卜指著地板上的大洞訕訕地笑著,這是一座如同深井般的地下城,井口位于帝君的臥室,直徑兩丈,平時鋪上木板,勉強可以用卷羊毛地毯蓋住,既能掩人耳目,也將井中惡魔們嚎叫的聲音遮住了。

  井口以下垂直深度足有十幾丈,裂縫惡魔,牛耳惡魔,革歌混雜一起,在井中嬉鬧,最深處是惡魔女妖的住所,還有一些浸泡在獻血里,成長中的大惡魔,平時就連索西卜都不會去打擾。井中到處丟棄著人類的殘肢,墻壁上涂滿了帶著獻血的惡魔爪印,繚繞的紅色光束伴著陣陣惡臭和腐爛翻涌上來,就算久經沙場的騎士見到這樣的場面恐怕也會暈厥過去。

  索西卜的目光有些膽怯,侍奉了幾代魔君,他非常了解一旦魔君擁有強大魔法控制力,脾氣便會比普通惡魔還要狂暴,根本不受思維和潛意識的控制,就連智慧也大大折扣。他犧牲了上百名身體巨大的裂縫惡魔重新改造了魔君的身體,又殺死了十幾名靈魂吞噬者,將他們靈魂中最邪惡,最忠于惡魔的部分注入帝君的靈魂。

  經過改造的魔君,再也不是身體柔弱,說話音像女孩哭泣的人類帝君了,非戰斗時的身高足有兩丈,龐大的腳掌踩在地板上總會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音,尤其他的一雙眼睛完全變成了陰森的碧綠色,只是眼膜上還蒙著淡淡的乳白色,等待乳白色的網膜脫落,他即將成為擁有無上法力,讓整個霍肯大陸都瑟瑟發抖的大魔君。

  魔君低頭看著井中奔跑,戲耍的惡魔們,他們現在每天都會到西亞克城外撲殺人類,有了充足的食物他們剩下的事情似乎只有追逐嬉鬧。惡魔間的嬉鬧看似和人類孩童的嬉鬧無異,其中卻隱藏著血腥的詭異,他們通過嬉鬧了解同伴的強弱,如果有同伴在不停的嬉鬧中體力不支,或者弄傷了身體的某一部分,其他的惡魔便會一擁而上,合力殺死他,分食他的身體。

  每天都有惡魔成為同伴的腹中食,但井中惡魔的數量卻與日俱增,其原因就來自盤踞在井底的惡魔女妖,她的身體像龐大的章魚一樣,身體正中凸出長著獨眼,用來進食和交配的大腦袋,形狀如同破碎的大南瓜。(據說有些得了性壓抑癥的魔法師經常將南瓜掏出一個洞,放在水中煮熱后自慰,看來他們的靈感應該感謝惡魔女妖。)

  南瓜腦袋四周伸展著十幾個用來受孕,生育的肢體,任何生物都不得不佩服女妖強大的子宮,只要有充足的食物,她每天都可以生出十幾個活蹦亂跳的小惡魔。

  生育出的惡魔中以小惡魔和革歌劇多,能夠生育強大的裂縫惡魔或者靈魂吞噬者的幾率極低,生育大惡魔更是幾年才會遇到,如果一年中惡魔女妖產下了兩只大惡魔,整個巖漿湖都會通宵歡慶。普通惡魔生下后幾個小時便可進食,和同伴打鬧,但大惡魔生下后卻如同人類的嬰兒,連眼睛都要在三個月后睜開,而且需要在新鮮的血液中精心培育幾年才能成形,此后的成長中更是需要無數的肉食喂養,不過成年大惡魔的威力足以和中級圣鎧騎士相抗衡,這也是為什么索西卜對培育中的大惡魔極為精心的原因。

  魔君耷拉著腦袋,碧綠色的眼珠隨著在井中歡騰跳躍的惡魔身影而移動,小惡魔們對他沒有一點畏懼,看到井口透出光亮,十幾革歌竄了上去,其中一個還把臟兮兮的爪子放在了魔君腳下,眼睛骨碌碌好奇地盯著他看。

  魔君粗大的鼻孔噴出兩股濃煙,龐大的腳掌微微移動,踩在了革歌的爪子上,頓時將干巴巴的爪子踩成了肉醬。

  “吱吱!”革歌疼的死去活來,像猴子一樣吊在了井口,其他的革歌看到同伴受傷,紛紛發出了威脅的嚎叫,手掌上釋放出的紅褐色的火球,張牙舞爪地向魔君逼近。

  “呼!”被激怒的魔君噴出一大團散發著嗆人氣味的火焰,瞬間將十幾個革歌都燒成了灰燼,紛紛揚揚地落了下去。喧囂的井中忽然一片死寂,所有惡魔都驚愕地看著魔君,他們早已經忘了魔君應有威嚴,索西卜平時對他們不加管束,面對兇神惡煞的魔君他們有些不知所措。

  “裂縫惡魔,靈魂吞噬者,革歌?!蹦Ь龘]起大爪子指著井中三個角落,給三群不同的惡魔指定了活動范圍“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妄動!”

  “呼!”更加濃烈的火焰從惡魔口中噴出時,惡魔們慌亂地動了起來,快速奔向屬于自己的活動地域。

  女惡魔史琳思笑瞇瞇地走過去,站在魔君的身邊,她現在還沒有魔君的肩膀高“好威風啊,我的孩子,你沒有聽到你的父親在和你說話嗎?”

  魔君臉上凝固的威怒頓時散去,他退后兩步,讓自己的容貌從惡魔們的視線中消失,他的聲音仍然像人類的貴族那樣彬彬有禮“當然,我親愛的魔母,您和父親為我受盡苦難,將來我一定會報答你們?!?

  “哈哈?!彼魑鞑沸Φ煤喜粩n嘴“將來你別吃了我們就好了?!?

  “臭嘴!”史琳思狠狠地瞪了索西卜一樣,滿頭黑色的小蛇都像從冬眠中醒來了一樣,屈伸蠕動。

  當初史琳思殺死小魔君后,和索西卜找到了身為西亞克帝君的他,索西卜一直認為魔君成長后性格暴虐,絕不會為任何人所操控,但史琳思堅持自己的想法,從走進王宮的城堡以后,她始終再給他灌輸著報恩的思想,她不僅要讓現在魔君成為歷史上最強悍的魔君,她還要和索西卜成為唯一可以控制魔君的大惡魔。

  惡魔的身體和人類的智慧思想組成了如今的魔君,他的魔法控制力和沒有打折扣的智慧讓兩個家伙信心倍增,只等到那雙碧綠眼上的網膜脫落,他們便可橫行霍肯,一血多年沉眠在地下的陰晦。

  最近王宮內外都在流傳著關于帝君的種種謠言,幾名常年服飾帝君的侍女這會也在離臥室不遠的地方小聲談論著。

  “帝君到底怎么了?這么長時間沒有露面,還不讓我們進去收拾臥房?!币骂I上繡著淡綠色牽?;ǖ氖膛е种?,一副擔憂的模樣。

  “是啊,帝君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換衣服了,房間經常傳出亂哄哄的聲音?!绷硗庖幻膛R上接口,她長的胖乎乎的可愛,就是牙齒太過丑陋,像是參差不齊的破山洞,所以她平時總是緊咬著嘴唇,像是憋不住笑,或者尿急的樣子。

  其他幾名侍女也說起來關于帝君的種種怪異“是啊,臥室里總是有臭哄哄的味道,帝君說話的聲音也變粗了,你們應該聽的出來,他說話的時候盡量壓著聲音,可是聽起來還是……”

  “誰的臥室里有臭哄哄的味道,我今天晚上親自去檢查?!币幻麆κ繋е鴰酌S從笑著走了過去,他趴在衣領繡著牽?;ǖ氖膛弊优孕崃诵?,做出很陶醉的表情說:“很香啊,我都快要醉了?!?

  “討厭,我們再說帝君的臥室?!笔膛叩脻M臉通紅。

  “色棍!”牙齒丑陋的侍女撅著嘴巴低聲罵著,占卜師常說牙齒丑陋的女人生性淫蕩,或者天生石女。她的多情在無數個夜晚里被很多軍官領教過了,不過她還是鐘情于眼前的劍士,可惜他從來都不看自己一眼,整天圍著領口繡著牽?;ǖ氖膛D。

  劍士沒有理會牙齒丑陋的侍女,正色說:“履行我們各自的職責吧,不要談論空穴來風的事?!笔聦嵣?,他們這些軍官早就想沖進帝君的臥室,如果帝君真有什么不測,陶德大人回來后肯定要重罰他們,遺憾的是就連陶德大人上次都吃了大虧,他們更是不敢接近帝君臥室,只能增加門外的守衛。

  侍女們撇嘴做鬼臉,正要離開時帝君的臥室里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那是他們的帝君,此時的惡魔正在用火焰教訓挑釁他威嚴的小惡魔。巨響在安靜的城堡里顯得更加刺耳,劍士以為帝君出了什么危險,再也顧不得許多,抽出長劍,沖過去踹開臥室了木門。

  劍士和隨即趕過來的幾名隨從驚呆了,他們的面前再也沒有什么人類帝君,而是容貌丑陋,體型巨大的惡魔,那雙碧綠色的眼睛如同死亡深淵一樣讓人望而卻步。

  “呼!”飛騰的火焰如同巨大的舌頭將劍士和隨從們卷進了臥室,只留下一把長劍孤零零地落在地上,接著臥室里傳來恐怖的咀嚼聲。

  “??!”不遠處的侍女們發出刺耳的尖叫,隨即向樓下跑去,和聞聲涌上樓的幾名護衛撞在了一起。

  一名護衛馬上從腰間拿出犀牛號角,吹響了警報,整個王宮立即沸騰起來,到處奔跑著神色緊張的士兵和魔法師。

  “我們被發現了,怎么辦?殺光他們嗎?”索西卜走到窗前,看著上百名士兵從四面匯集而來。

  魔君碧綠色的雙眼猛然一眨,高舉手臂大喊:“我們應該開始了,沖出去,踏平霍肯大陸!”

  史琳思抱著肩膀眼也不眨地看著他,魔君馬上躬下龐大到幾乎不能彎曲的身體,小聲說:“魔母,您說呢?”

  “以后無論做什么都要請示我們?!笔妨账紳M意地拍了拍魔君大肚皮,躊躇滿志地說:“既然被發現了,我們就不用再過這種藏頭藏腦的日子了,開始吧!”

  “等等!”索西卜跳過去攔住史琳思,指著魔君的眼睛說:“還有一層網膜,再等等就沒有誰可以阻攔我們了?!?

  “哈哈,現在也沒有誰可以阻攔我們!”史琳思搖晃著腦袋,朝著腳下惡魔聚集的井中大喊“去吃人,去放火,把西亞克變成淫亂與嗜血之城!”

  迷亂嘈雜的尖叫聲從井中傳出,數不清的惡魔帶著濃烈的腥臭味沖出城堡,沖出王宮,像貪婪的蝙蝠群一樣黑壓壓地籠罩在西亞克城上空。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