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九十四章 傻大黑粗

  “侮辱!”須發皆白的老貴族拍著桌子低吼“讓野蠻人統帥我們的軍團是對達拉斯城邦莫大的侮辱!”

  “算了吧,伯爾尼老爺,西塞羅大人在平原戰役完美地表現出一名優秀統帥應有的能力?!币幻贻p貴族針鋒相對,嘴唇上染黑的胡須似乎在嘲笑對方“不讓西塞羅大人去,難道讓您去?我看你對調教半精靈美人倒是有一套?!?

  年輕貴族的話引來了一陣哄笑,名叫伯爾尼的老貴族氣得面色蒼白,顫抖著半天說不上話來“你,你……”

  這是在達拉斯王宮召開的貴族大會,會議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推選出抗擊斯諾帝國和叛軍的統帥。阿倫根的心腹大多是年輕力盛的年輕貴族,他們提出讓西塞羅統領大軍會師北上,而老貴族們堅決反對,但一時又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諸位?!卑惛酒鹕砥较幊?,他笑著說:“野蠻軍團和西塞羅大人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達拉斯城邦和他們是雇傭關系,在很多國王都曾有過讓傭兵頭領率軍的先例,在這多事之秋我希望各位能夠以聯盟利益為重,不要關注無關緊要的種族問題?!?

  “無關緊要的種族問題?”伯爾尼哼了一聲,如果是其他人說出這樣的話他早就跳起來反駁。

  阿倫根現在的身份仍是王儲,雖然已經住進了王宮,但是城邦主們和各大豪門貴族都對他都是頗有微詞,阿倫根先是用陰毒的計策奪取了王儲之位,隨后慫恿老將軍普恩斯殺死了自己的親生弟弟,現在他尚未進行加冕國王的大禮卻發起了遠征,和鄰邦的一系列戰爭。這一切都舉動都與貴族們的信條和達拉斯法典相違背。

  遠征軍討伐西亞克帝國時老貴族們不止一次議論,如果遠征成功他們還能勉強接受這位心懷叵測的準王國,否則他們將聯合自己的軍隊舉起討逆大旗。

  “我們寧愿失去土地也不愿意讓家族的徽章蒙羞!”一名情緒激動的老貴族拉起伯爾尼朝門外走,他走到門口時回頭對阿倫根微微行禮“尊敬的殿下,祝福你的軍隊,您加冕的那一天我會奉上豐厚的賀禮?!?

  “希望還有那么一天?!崩腺F族們小聲嘀咕著紛紛離座,不一會偌大的會議室里只剩下阿倫根的心腹翻著白眼。

  看到老貴族們走出會議室,等待外面的西塞羅以為會議已經結束,當他走到會議室門口時正好遇到了最后離開的幾名老貴族。

  “呸!骯臟的野蠻人!”一名老貴族朝西塞羅猛吐口水,黏稠的唾沫粘在了他的靴子上。

  “噢,憤怒的老家伙!”西塞羅撇撇嘴,將沾上唾沫的靴子留在了地上。

  西塞羅光著一只腳走進會議室,目光在眾人臉上掃了一圈最后停在阿倫根的身上“尊敬的陛下,看來會議的結果不太令人滿意?!?

  “都解決了?!卑惛栔绨?。

  幾名年輕貴族仍然忿忿不平“這幫老家伙除了大把大把地花著聯盟的金幣什么事也不做,我看應該請他們上絞刑架!”

  “沒錯,城邦主和老貴族們就像一群可惡的寄生蟲,國庫都被他們掏空了,聯盟面臨危難的時候他們連一枚金幣,一個士兵都不出!”

  年輕貴族們的話道出了阿倫根的心聲,他早就有免除城邦主高額俸祿,將聯盟制改成王國的念頭,不過事情要一步步著手,現在首要的問題是解決外患。

  “我們用掌聲歡迎西塞羅統帥!”阿倫根率先鼓掌“聯盟將賜給你二等公爵的爵位,等到你得勝歸來我會給你找一片肥沃的封地?!?

  “贊美英明的殿下?!蔽魅_躬身行禮,掌聲如雷般響起。

  掌聲剛剛結束,門外傳來了老貴族痛苦的呻吟聲,不一會,獅鷲王拎著西塞羅的靴子走了進去,把靴子給西塞羅穿上“大人,靴子弄干凈了,那個老家伙的鼻子可真硬?!?

  由于任命西塞羅為抗敵統帥遭到了老貴族們的一直反對,所以原來準備的祭旗,祭神儀式只能簡單舉行,在一個濃霧籠罩的清晨,西塞羅和凱曼率領達拉斯城內最后的五萬大軍向達拉斯北部進發。

  西亞克帝國和斯諾帝國同時向達拉斯城邦聯盟發起進攻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霍肯大陸,其中最高興的要數納旗王國的大光明王歌煌,他一直等待著西亞克和達拉斯兩敗俱傷,到時候他就可以揮兵南下,統一霍肯便指日可待。

  可惜令人振奮的消息并沒有持續多久,陶德率領的八萬西亞克勇士在迪亞斯要塞附近扎營,每天只是派出小股的軍隊進行騷擾,十幾架投石車不疼不癢地向要塞拋射幾塊石頭后便縮回軍營,李威斯駐守的迪亞斯要塞更是城門緊閉,于是勢同水火的兩軍像是多年交好的老鄰居互不侵犯,偶爾還互拋幾個飛吻以示友好。

  在達拉斯南部的邊境線也發生了同樣尷尬情況,女王納吉尼率領著斯諾帝國和叛軍接連攻克了幾個小鎮和小型要塞以后便按兵不動,閑出個鳥來的士兵們只能靠四處搶掠打發無聊的時光。

  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達拉斯城邦聯盟建國已經幾百年,無論國力還是兵力都是僅此與納旗王國的強大城邦,西亞克帝國和斯諾帝國雖然暗地里結成了聯盟,準備同時發起強烈的進攻,但是兩個帝國都存有私心,尤其斯諾帝國,他們剛剛占領了克洛索大部落,腳跟未穩就對強大的鄰居發起了戰爭,一旦達拉斯擊退了西亞克,或者兩國議和,那么倒霉就是它了。

  西亞克和斯諾帝國都在等著對方首先牽制達拉斯的主要兵力,以免自己遭受重大損失,同時各自也在觀望。

  無聊的觀望給達拉斯贏得了寶貴的時間,西塞羅率兵一路快馬加鞭,一個半月內就在距離斯諾大軍和叛軍的軍營對面筑起了防御工事,兩千五百名獸人也很快抵達,這樣野蠻軍團在達拉斯的兵力就達到了三千人,巴士底留下的守軍不足兩千。

  兩軍陣前戰旗飄揚,一隊隊的巡邏兵,騎兵走馬燈一般穿梭,尚未正式開戰兩軍都開始深挖防御騎兵的壕溝和箭樓,初冬時節雙方隊士兵赤裸著上身,齊聲喊著號子勞動,很多士兵都開始竊竊私語,這到底是戰爭還是挖壕溝大賽。

  西塞羅率軍突然而至,納吉尼和格林哈特連忙召開了軍事會議,叛軍的十幾名將軍盡數參加。

  “尊敬的各位將軍,現在戰場的形勢不需要我多言,野蠻人西塞羅率領五萬大軍和野蠻軍團已經抵達,不知各位有什么良策?”高級魔法師格林哈特坐在納吉尼身邊,他白天操勞國事,晚上鉆研魔法,過度疲憊讓格林哈特身體黑瘦,但目光更加沉默老練。

  格林哈特從小就對魔法有著超乎常人的造詣,如果不是納吉尼一無是處,各種大事小情都要格林哈特親自過問,他有足夠的時間去專心研究魔法,可能已經進階成為高魔導士了。

  “西塞羅?”一名叛軍將軍首先開口:“我聽說這個野蠻人曾經為斯諾帝國效力是嗎?”

  “是這樣?!奔{吉尼面無表情地回答:“他曾經是斯諾家族的家臣,他背叛了偉大的家族和應該屬于他的榮譽,他現在是我們敵人,是無恥,卑賤的敵人!”

  “也許我們可以試試金幣的力量?!迸衍妼④娦χ蛄颂蜃齑?,斯諾帝國的富有世所皆知,他們每個人都收到了斯諾帝國的一份重禮,即便戰敗那些金幣也足夠他們到任何地方逍遙一輩子的了。

  “對于叛逆者我們只有屠刀!”納吉尼有點生氣了,好奇的將軍總是揪著這個問題不放。

  “可是……”

  格林哈特站起身打斷了好奇將軍的話“大敵當前,我們還是商議下一步的部署吧?!?

  “沒什么好商量的,我們的人數是他們的兩倍多,偷襲,正面決戰都不會吃虧?!绷硗庖幻砀唧w壯的將軍不以為然。

  “我覺得倒是不用著急,還是聽納吉尼陛下的吧?!迸衍娭羞€是有聰明人,他知道這五萬大軍是他們的本錢,一旦他們手下的士兵在戰場上消耗殆盡,沒有任何特殊能力的他們就和街邊的乞丐一樣,再也沒人理會。

  “加強警戒,把探兵放到距離西塞羅大營十五里的地方,再觀察一段時間吧?!备窳止卦谛睦飮@了口氣,這些原來口口聲聲為自己的主人,達拉斯的二王子麥克復仇的將軍經歷了缺糧少衣的折磨,壯志雄心早就被磨光了,現在個個都在為自己的將來做打算。

  眾人正在商議,一名哨兵氣喘吁吁地沖進了大帳,飛快地給納吉尼和格林哈特行禮“女王陛下,大人,有個野蠻人騎著不知叫什么名字的怪獸正在營外游蕩?!?

  “野蠻人!”納吉尼和格林哈特都被嚇了一跳,隨即帶著眾人沖出了大帳,他們知道達拉斯的大軍,野蠻軍團中只有一個野蠻人,那就是西塞羅。

  眾人剛來到營盤邊緣,就看到一群長槍兵和弓箭手在壕溝邊嚴陣以待,粗野的歌聲很快傳進來他們的耳中:“啊~噢噢!~我的情人納吉尼,她有雙雪白滑膩的大腿,啊噢噢!為什么她在清晨搖醒我,啊噢噢!~~為什么她騎在我身上~~為什么像母獸一樣吼叫~~噢,她那白嫩的屁股……”

  “為什么?為什么???”西塞羅騎在水蛭王后身上在兩軍對壘的開闊地上轉了好幾圈,最后跳到地上,解開褲子開始小便:“噢,她那滑溜溜的乳房,像水蜜桃一樣紅潤!”

  “弓箭手!還等什么?”納吉尼氣得臉色醬紫,果然像母獸一樣低吼。

  “不!”格林哈特舉起手讓士兵們后退“他想激怒我們?!?

  納吉尼用力咬著嘴唇,半天才哼了一聲“我是女王,弓箭手準備!”

  士兵們露出了為難的目光,女王的命令不能違抗,但是平時下達各種命令的都是格林哈特,只要不是傻瓜,誰都可以看得出真正掌握著權力的是這位身兼統帥和高級魔法師的格林哈特大人。

  “進攻!還愣著干什么?服從女王陛下的命令!”當著眾多的將軍,格林哈特當然不好讓納吉尼尷尬,大聲訓斥著無辜的士兵們。

  納吉尼任性,自私,除了生有一副好容貌再也沒有其他優點,就像霍肯諺語所說‘白癡有艷福,天才遭雷劈?!谒怪Z家族的納吉尼從小就過上了公主般的生活,她的母親一直照顧著,母親死后格林哈特又向她表達了愛慕,獨立支撐起將要倒塌的龐大家族。兩個舉行婚禮以后兩人率領大軍離開了晶之堡,開始的時候納吉尼一手遮天,根本聽不進去格林哈特的話,但遭遇了很多次困難之后,事實證明格林哈特是正確的,納吉尼的性格也在這種磨合中改變了許多,自己干脆做個不操心的女王陛下,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給了格林哈特。人的個性生下來就刻在了骨頭上,納吉尼偶爾任性,尤其當著外人大發脾氣的時候,格林哈特還是要極力照顧她的女王尊嚴。

  “嗖嗖!”飛蝗般的箭雨像是黑壓壓的云層,在天空中劃出一道墨色的巨大弧線,朝著西塞羅籠罩下去。

  “她在清晨搖醒我,啊噢噢!”聽到聲音西塞羅飛快地跳上水蛭王后,半透明的水蛭王后的奔跑快如閃電,眨眼間就離開了箭雨的籠罩范圍,消失在達拉斯的軍營中。

  氣鼓鼓的納吉尼和格林哈特等人看著西塞羅大搖大擺地離開,心里都不禁多了一層顧慮,西塞羅已經不再是昔日傻乎乎,只知道喝酒吃肉的野蠻人了,他如今是數萬名獸人的領袖,在巴士底獨力抗拒了兩大王國的入侵,前不久又在西亞克的平原全殲了十倍于己的黑魘軍團。

  “西塞羅一定在醞釀什么陰謀!”格林哈特斷言。

  “粗魯,卑賤的野蠻人能耍什么陰謀詭計?!奔{吉尼雖然嘴硬,心里卻有些發虛,她在西塞羅身上吃的虧不止一次了。

  叛軍的將軍們也互相議論,看起來傻大黑粗的野蠻人能夠接連在震驚霍肯大陸的戰役中取勝,獸人武士強悍的戰斗力是一方面,西塞羅的狡詐更是不能低估。

  第二天清晨,格林哈特和納吉尼吃早飯的時候仍在談論這個話題,勤勞的哨兵又一次來到了他們身邊:“陛下,大人……不,不好了!”

  “怎么回事?”納吉尼臉色沉了下來,要是在以前有人敢打擾她吃早餐,她的鞭子早就抽過去了。

  “大人?!鄙诒鵀殡y地看格林哈特“還是您去看看吧?!?

  “到底怎么回事?”納吉尼火了,抓起盛滿咖啡的杯子砸了過去。

  “有,有個女人在陣前跳舞?!鄙诒椭^,支支吾吾地說:“就是跳那種舞?!?

  “哪種舞?”納吉尼從小生在女人當權的貴族家庭,根本不了解男人的愛好。

  格力哈特點點頭,對納吉尼說:“親愛的,你安心繼續吃早餐吧,我去去就來?!?

  “喂!到底跳的什么舞?”納吉尼追問的時候格林哈特已經沖了出去。

  仍是在昨天西塞羅騎著水蛭王后繞圈子的地方,海豚小美人蠻蠻穿著單薄衣服正在大跳性感艷舞,斯諾帝國的士兵們越聚越多,已經有上千人在遠遠地圍觀,一邊肆無忌憚地打著口哨一邊脫掉了頭盔和鎧甲拋了過去。

  “哈哈,看看她的屁股,扭得多有節奏!”

  “胸!她的大胸快要露出來了!”

  當兵三年,老母豬賽過精靈美人。色鬼大兵們遇到了蠻蠻這樣的絕世美人跳脫衣服自然像發了情的公豬似的,攆都攆不走。

  “怎么回事?”格林哈特滿腹狐疑地走了過去,忽猛然間他覺察了強大的魔法波動,正要警告士兵們離開,眼前一陣紅光閃爍,巨大的爆裂聲隨即傳來。

  瘋狂扭動小屁股的蠻蠻忽然釋放出一連串的火球,十幾個賊頭賊腦的火精靈坐在火球中,釋放出巨大的魔法能量,將站在最前面的上百名士兵炸得飛上了天,其他人也都被熊熊大火包裹起來。

  “卑鄙!”格林哈特接連釋放出幾個冷凍魔法和水系魔法幫助士兵們滅火,回頭再找蠻蠻的時候她已經不見了蹤影。

  “大人!”一名騎兵隊長跑過來,指著達拉斯大營中陣陣塵土說:“大人,你看,達拉斯軍營今天不停有軍團進進出出,似乎在做什么大的調整?!?

  格林哈特沉默著,昨天西塞羅到陣前挑釁,今天是蠻蠻,達拉斯大營又在做著陣型變化,種種跡象都表明西塞羅將會有大的軍事行動。

  “退后五十里扎營!加強警戒!”格林哈特的心里打起了鼓,西塞羅是他第一個人強勁的對手。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