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九十一章 被遺忘的魔導士

  達拉斯城邦原來的二王子麥克布蘭奇在邊境屯軍五萬,后來老將軍普恩斯前去勸說,希望他與阿倫根握手言和,放棄王位之爭,兩不相讓的情況下普恩斯將軍釋放出高級圣鎧騎士的終極魔法‘焚靈之火’,和他同歸于盡。出事后阿倫根,陶德先后派人游說,希望五萬大軍能夠為其所用,就連遠在納旗王國的大光明王歌煌也派出了使者,但統領大軍的將軍們始終沒有投靠任何一方,始終想著有朝一日攻進達拉斯城,為二王子麥克布蘭奇復仇。

  喪家之犬般的大軍四處游蕩,由于缺衣少糧很快陷入了困境,只能靠攻打掠奪一些小城鎮,要塞獲得補給。阿倫根一直沒有把他們放在心上,認為已經淪落成為了盜匪的叛軍不過是烏合之眾,遲早會因窘境發生內訌而四分五裂。他萬萬沒想到,就在遠征軍剛剛抵達西亞克城下,尚未開始攻城的時候斯諾帝國竟然勾結叛軍在邊境集結,總兵力接近十二萬。

  達拉斯城邦的遠征軍有十七萬之眾,但遠在西亞克帝國無法撤回,即便想要罷戰撤退西亞克也不會善罷干休,達拉斯城中只有五萬名由藍蝎騎士和紅衣武士組成的城防軍,即便盡數將他們拉上前線和敵人的兵力對比也太懸殊了,更何況達拉斯大部分的中高級魔法師都隨著大軍遠征。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阿倫根的手下沒有可以放心任用的統帥。

  斯諾帝國的軍隊和叛軍在邊境集結的消息傳到李威斯耳中的時候,他和西塞正羅站在西亞克高達三十丈的巨城之下唏噓不已。

  呈八十五度傾斜的城墻上插滿了迎風舞動的西亞克軍棋,小型箭樓,垛口如同密密麻麻的蜂巢,勇士們明亮的刀槍在陽光下折射出道道寒光??梢酝瑫r供五千人防御的城墻如同一頭無以倫比的巨獸趴在十七萬大軍面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它是西亞克的驕傲,是西亞克的命脈,只要攻陷它,西亞克人的勇氣也會隨著消減?!崩钔姑嫔?。

  “是的,如果無法攻陷,西亞克人會勇氣倍增?!蔽魅_的心情同樣沉重,他們將要面對的將是霍肯歷史上最難以攻陷的城池和不屈的人民。

  這時一名副團長拿著加諸了低級禁錮魔法的羊皮信走到了李威斯面前,低聲說:“大人,出大事了?!?

  李威斯眉頭緊皺,打開羊皮信后,身體猛地一晃,像被人從身后重擊似的。

  “糧食還是棉衣有麻煩?”西塞羅關切地問他,現在十七萬大軍已經兵臨城下,最要緊的就是補給。

  “都不是,我們恐怕要……”李威斯欲言又止,調轉馬頭返回了自己的大帳。

  一路疾奔回到大帳中,李威斯遣散了仆人,拿出水晶球開始聯系阿倫根。

  “殿下?!崩钔箍吹剿蛑械陌惛嫔野?,好像身患重病。

  阿倫根半晌才說話,他點點頭“你得到消息了吧?”

  “是的?!?

  “說說你的想法?!?

  李威斯沉吟片刻說:“為今之計只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派出達拉斯城中的五萬大軍,同時大規模招募勇士,讓各大貴族家族派出他們的軍隊,聯合抗擊斯諾帝國和叛軍組成的聯軍,我這里加緊攻城,攻陷達拉斯后盡快率大軍返回,一舉鏟除叛軍,同時消滅斯諾帝國,占領克洛索大部落?!?

  達拉斯和西亞克帝國軍隊統一歸王室統領的情況不同,達拉斯是由幾十個大小城邦組成的城邦聯盟,城邦主們和大貴族們都各自擁有為數不同的私人軍隊,用來保護自己的封地和城邦。

  阿倫根想了想,無奈地搖頭說:“還有呢?”

  李威斯的第一個建議可謂用心良苦,他了解阿倫根恨不得眨眼就統一霍肯大陸的性格,不過以達拉斯現在的國力,同時和兩處進行大規模戰爭明顯是不可能的,而且兩處都沒有七成以上的勝算,尤其城邦主和貴族們根本不可能派出軍隊協助王室。按照李威斯的建議,如果順利達拉斯將占領西亞克和克洛索大部落,成為領土面積最大的王國,但勝利的幾率極低,一旦失敗,達拉斯將面臨亡國滅種的危機。

  斯諾帝國和叛軍聯合的情況如同迎面一擊,打醒了阿倫根,他開始后悔不該輕率發起遠征,不過他的手里還有二十幾萬大軍,只要這些軍隊的主力尚在,達拉斯還有可能渡過這次浩劫。

  “第二?!崩钔拐f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放棄攻打西亞克城,讓紅衣武士和其它軍團掩護藍蝎騎士團撤退,只要七萬藍蝎騎士團安然返回,我可以保證達拉斯無恙?!?

  “你可以保證?”阿倫根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生氣。

  李威斯緩緩點頭“以我的生命和榮譽保證!”

  李威斯的第二個建議是穩妥之策,說話簡單,實施起來卻很難,大規模進攻后突然撤離必將引起西亞克的窮追猛打,掩護藍蝎騎士團近十萬勇士可能是全軍覆沒。還有更嚴重的,西亞克如果組織起大軍侵入達拉斯境內,他們將面臨腹背受敵的危險。

  阿倫根也想到了這一點,他問李威斯“大撤退以后西亞克不肯善罷干休怎么辦?”

  李威斯馬上說:“西亞克已經在平原損失了三萬人,所剩的軍隊都聚集在西亞克城內,他們不會丟在空虛的都城不顧和我們糾纏,更何況我們已經在迪亞斯筑建了牢固的要塞,到時候我們只需打敗斯諾帝國和叛軍就可以了?!?

  這時阿倫根忽然想起了西塞羅,當時西塞羅提出跟他借兵進攻斯諾帝國,他沒有同意,如果當時他派出重兵清剿在克洛索大部落腳跟未穩的斯諾帝國就不會有今天的尷尬境地。

  “按你說的辦吧?!卑惛L出了一口氣,藍蝎騎士團是他手中的王牌,只要騎士團回到達拉斯,在一馬平川的克洛索達部落戰勝斯諾帝國和叛軍易如反掌。

  “神佑殿下?!崩钔拐Y束這次談話,阿倫根忽然坐了起來,大聲說:“等等,你馬上讓西塞羅先行返回達拉斯城,要快!”

  李威斯怔了一下,隨即點頭“遵命!”

  離開大帳后,李威斯的心里酸溜溜的,他明白阿倫根讓西塞羅先行返回的意圖,阿倫根怕遠征軍全部戰死在異鄉,到時候他的身邊就沒有一個可以帶兵的統帥,西塞羅雖然狡詐,但只要有足夠的金幣他的可信度還是比那些大貴族要高很多。

  尊貴的王儲竟然準備任用野蠻人了,這僅僅是李威斯一個人的悲哀嗎?

  李威斯找到西塞羅的時候,他仍遠遠地望著西亞克城,愁眉不展。

  “西塞羅大人……”李威斯剛開口就被西塞羅打斷了,他的手在胸前輕輕擺動,似乎在測著風向。

  “冬天提前了?!蔽魅_縮回手,似乎打了個寒戰。

  李威斯瞪大了眼睛望著鉛色的天空,微寒的風在頭頂呼嘯,他忽然覺得鼻子一涼,伸手去擦拭時他終于相信了西塞羅的話。

  他看到了雪花。

  晶瑩的雪花星星點點從空中飄落,陰沉的天空變得更加灰暗,如同老人渾濁的眼睛。

  風更大了,大片的雪花不斷飄落,城上城下忙碌的士兵都停了下去,驚訝地望著天空。

  西塞羅扭頭看著李威斯,嘆了口氣說:“你不覺得今年的冬季來得太早了嗎?”

  李威斯點點頭,按照季節推算,下雪應該在下一個月或者一個半月以后。

  “我們都忘了一個不該忘記的人?!蔽魅_的表情苦澀。

  “誰?”李威斯心猛地一沉,他也想起了一個人。

  “老頭子,那個老雜種,老色棍!”

  “唉!”李威斯仰天長嘆,西塞羅說得沒錯,發起遠征之前他們把所有會影響戰爭的因素都計算了進去,唯獨忘了魔導士老頭子。他曾經為肯布托效力,后來又為李威斯效力,西塞羅的湛藍徽章在巴士底擊敗藍蝎騎士團后他偷偷離開,被陶德遇到,請到西亞克待為上賓。

  魔導士老頭子擅長使用水系魔法,如果有大群的風系魔法師協助,他很有可能改變氣候,讓冬季提前到來,或者制造更加恐怖的事情。

  沉默了好一會,李威斯終于對西塞羅說:“斯諾帝國和叛軍在達拉斯邊境集結,阿倫根殿下命令撤軍,他要你馬上就回達拉斯?!?

  “太好了!”西塞羅急匆匆地離開了,走了幾步他又轉身說:“噢,我的意思是說撤軍太好了?!?

  老頭子在巴士底制造的洪水至今還留在西塞羅的記憶中,數萬名巴士底的獸人幾乎因為而死,雖然有湛藍徽章護身,如果強大的魔法降臨五百名獸人武士卻沒有任何保護,他巴不得馬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西塞羅走后,李威斯馬上召集了高級將領會議,他也感到了不祥,所以立即將指揮權交給了紅衣武士軍團團長,連夜帶領七萬名藍蝎騎士返回達拉斯。

  “我該怎么做?”紅衣團長不知所措地跟在李威斯身后追問。

  “馬上筑建防御塔,阻攔西亞克追兵,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在達拉斯再次見到你!”李威斯擁抱著紅衣團長“為了達拉斯,為了榮譽!”

  “好吧,為了達拉斯?!奔t衣團長有氣無力地重復著,他似乎預見了自己痛苦不堪的死狀。

  “快!孩子們,快點!”西塞羅騎在快速奔跑的水蛭王后的身上,大聲吆喝著,五百名獸人武士一窩蜂地跟在他身后。

  格魯跟在西塞羅的身邊,不停提問“主人,我們是臨陣退縮嗎?”

  “不!阿倫根王子要我們盡快趕回達拉斯?!?

  “那我們是不是應該退回去一些傭金?”

  “閉嘴,大個子!”西塞羅趴在水蛭王后的身上,風越來越大了。

  當天夜里,在夜色的掩護下,李威斯率領藍蝎騎士團開始大規模撤退。

  急促的馬蹄聲引起了西亞克守軍的注警覺,一名將軍很快來到了李威斯的公爵府。

  “大人,今天晚上達拉斯的軍營后移了五十里,還有大批的騎兵向后方轉移?!?

  公爵府里人聲鼎沸,很多大貴族正在商議戰事,年邁的老伯爵顫顫巍巍地站起身,豎起大拇指對陶德說:“陶德大公,您的睿智挽救了西亞克,贊美您!”

  “大公還會給帝國開辟廣闊的疆土!”其他人臉上蕩漾著喜色。

  達拉斯舉國準備遠征的時候,陶德的計劃也就開始了。他多次派出秘使,聯系達拉斯的叛軍和斯諾帝國,答應擊敗達拉斯后平分土地和財富。后來遠征軍入侵達拉斯后,他只派出了幾萬名勇士和達拉斯遠征軍周旋,并在沿路設置重重障礙,目的就是讓遠征軍在冬季抵達西亞克城下,給予致命一擊,隨后兩面夾擊,吞并達拉斯。

  陶德的計劃極其周詳,始終沒有向其他人吐露一個字,當他的計劃開始實施時達拉斯想要撤軍已經晚了。

  這個震驚霍肯大陸的大陰謀!

  李威斯對坐在身邊魔導士老頭子笑著說:“看來他們已經得到了消息,我們得快點,不然李威斯大人就收不到我們的冬季大禮了?!?

  老頭子斜靠在椅子上,幾名如花似玉的侍女正在給他敲腿揉肩膀,他肆無忌憚地當著眾人的面,將老樹根般的手指伸進了一名侍女的衣服里,用力揉搓著她小巧的乳房:“快?我早就準備就緒了,去催你的風系法師們吧,那群陽痿的廢物!”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