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十八章 野蠻人VS圣鎧騎士

  冥想中的西塞羅飛快的穿越紅色的火焰頑癥和黑色的初元異界,抵達了二元異界,依舊是灰蒙蒙的石壁,灰蒙蒙的世界,西塞羅自從被火焰頑癥的痛苦折磨以后,每天都要到這里呆很長時間,以前他看不清這個不尋常的世界,直到發現了石壁上的無數洞穴,看清了洞穴里囚困的不死生物。

  現在西塞羅對這里再熟悉不過了,他甚至可以感覺到石壁的冰冷,那是一種具有沾粘力的冰冷,只要貼上去就會被牢牢粘住,永遠無法脫身,直至變成不死生物,他甚至聽到腳下流沙的緩緩流動的聲音,這個世界的風就是流沙,被毀滅的不死生物變成了一顆顆細小的砂礫,不甘心的四處把奔跑,所以二元異界有時也會風沙漫天。

  西塞羅最近和一些不死生物交上了朋友,在二元異界不準許發出聲音,但是西塞羅嘴角淡淡的微笑讓這些寂寞的不死生物記住了他,不死生物之間沒有友誼可言,它們在異界的時候是競爭者,每個生物都希望被魔法師召喚去的是自己,而不是它的鄰居,能到鮮活的世界透一口氣是多么舒服的事情啊,即便只是為了無盡的撕殺。很多時候它們也會在外面的世界碰面,不過那時它們被控制在不同魔法師的手中,是勢不兩立的敵人。

  只有西塞羅不會和它們競爭,不會與它們為敵,就像獨居久了的囚犯渴望著有個人陪他聊天到天亮,不死生物都渴望西塞羅到它們的洞穴旁邊做客,哪怕只是路過。今天西塞羅來的比往日要早,不死生物們也特別興奮,僵尸領主收起了他永遠曬不干的臭襪子,探出頭招呼著西塞羅,黑骨龍連忙把幾根正在修理的肋骨安到了身上,這樣看起來威嚴一些,三爪雞龍一遍遍梳理著羽毛,驕傲的紅色冠羽表明它至少做過四次新娘……

  西塞羅可沒有時間看它們獻殷勤,更不想浪費時間露出該死的微笑,他的時間很緊,說不定這會薩堤羅斯已經引動斗氣向他發起了襲擊,西塞羅像一個瘋狂的拾荒人,沖進一個洞穴把一個不死生物丟到外面的世界,再沖進另外一個洞穴把酣睡流口水的家伙丟了出去,轉頭又沖進了另外一個洞穴……他不知道自己的精神控制力到底可以召喚多少不死生物,但是他知道圣鎧騎士有多強大,也許這些永遠不死的家伙只是看起來漂亮一點的炮灰。

  薩堤羅斯并沒有動手,他仔細觀察著西塞羅的魔法波動,他要了解晶之堡強者的真正實力,他任由西塞羅嘴唇抖動,默念召喚咒語,不過他很快就改變了注意,決定先發制人。因為他看到一頭體重超過十噸的濕地巨鱷被召喚出來,接著是身高八米,身體由透明冰凌組成的冰魔,后面是比蒙巨獸,金羽雷鳥,八只不同膚色的半裸水元素,僵尸領主是最后一個。

  可憐的僵尸領主被召喚出來的時候蜷著身子朝蠻蠻的頭頂落了下去,蠻蠻飛起一腳踢在他的屁股上,于是他像皮球一樣在比蒙巨獸長著白毛的腦袋上彈了一下,最后趴在了巨鱷無以倫比的大嘴上,巨鱷隨即打了一聲噴嚏,將他射出去十幾米遠。他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友好的拍了拍身邊雷鳥的翅膀,他們這些不死生物也算老朋友,但是今天才有機會并肩戰斗。

  僵尸領主飛快的穿上了破破爛爛的臭襪子,把鍘刀立在一邊,微笑著躬身向圍四周的士兵行禮,他喜歡戰斗的時候有許多觀眾,沒有成為僵尸領主之前他是漁民的兒子,童年的夢想是做一名話劇演員。

  西塞羅打了一個長達十幾秒的大哈欠,這次召喚幾乎用盡了他所有的精神力,濕地巨鱷和比蒙巨獸實在太重了,后來他不得不找幾個體重較輕的水元素丟了出來。不死生物們很快就組成了兼顧防御與進攻的陣形,濕地巨鱷和比蒙巨獸站在最前面,巨鱷似乎不太適應環境,死魚般的眼睛左顧右盼,比蒙巨獸倒是和傳說中沒有大的出入,它自立起身體疵著暴牙大聲咆哮,前蹄的蒜瓣爪子不停在空中揮舞。它們的身后是八只半裸的水元素,這些水元素和格林哈特曾經用魔法卷軸召喚出美人魚不同,她們懷里抱著水晶豎琴,戰斗的時候豎琴會像暴雨一般激射出無數的水系魔法箭。僵尸領主和蠻蠻站在西塞羅的身邊,金羽雷鳥在空中來回盤旋著,和薩堤羅斯的坐騎翼龍互相用鳴叫示威。

  只有冰魔的表現有著異樣,他從身上拽出了一條冰凌塞進嘴里,嘎崩嘎崩的咀嚼著,傻乎乎的眼睛莫明其妙的看著眾人。

  薩堤羅斯心里一驚,普通的魔法師只能召喚出一只不死生物,他身后的四名高級魔法師最多也只能召喚出三只,但是西塞羅竟然找出了一群不死生物,除了打哈欠之外看不出他有什么疲憊。

  西塞羅懶洋洋的彎下腰拾起了一根雷鳥落下的金色羽毛,擦在蠻蠻的頭盔上,順便摸了摸它藍汪汪的小臉蛋,似乎眼前即將爆發的惡戰與他無關,他只是花了金幣觀看艷舞的貴族大少爺。

  “進攻!”薩堤羅斯低喝一身,趴在他肩膀上的冰系箭蚓閃電一般朝西塞羅沖了過去,它的速度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就像一道白色的光影在一瞬間來到了西塞羅的面前。

  “叮,叮,叮!”冰系箭蚓朝西塞羅吐出一串冰刃,可惜它的速度還是慢了一些,蠻蠻搶在它前面用巨大的骨錘護住了西塞羅。箭蚓愣了一下,迅速朝西塞羅身后爬去,蠻蠻飛快將手里的兩只骨錘狠狠砸了出去,身長不過一尺的箭蚓直接被骨錘砸了泥土里。蠻蠻得意洋洋的朝薩堤羅斯扭了扭屁股,走過去拔起骨錘,剛剛還神氣活現的箭蚓這會已經變成了魚片,在一邊發呆的冰魔跑過去,抓起箭蚓就塞進了嘴里。

  “歐,歐!”蠻蠻勃然大怒,揮起骨錘,幾下砸倒了冰魔,從它嘴里扣出了箭蚓的扁尸和兩根斷裂的冰牙。

  薩堤羅斯開始凝結斗氣,赤紅色的氣息沖天而起,比起上一次氣勢更加兇猛,白色的氣息更加敏捷,幾名跟隨他多年的騎士悄聲耳語,看來薩堤羅斯大人真的發怒了。憤怒源于西塞羅,面對一名龍騎士西塞羅竟然不慌不忙,似乎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最重要的是,蠻蠻砸死了他心愛的箭蚓,這條箭蚓是他冒著生命危險從肯塔那斯冰原得到的,曾經多次成功刺殺敵方主帥和魔法師。

  “啊哈!薩堤羅斯大人向我們發起進攻了!”西塞羅抓起狼牙棒朝前沖去,嘴里發出刺耳的呼喊聲。

  赤紅的斗氣在空中翻飛,十幾頭異界不死生物齊頭并進,一場前所未有的惡戰即將開始,圍觀的士兵們瞪大了眼睛,不過他們還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原地不動的八只水元素身上,這些水元素肥碩的乳房比他們的頭盔還要大幾號。

  “砰!”赤紅色的斗氣霸道無比,首先撞飛了濕地巨鱷,支離破碎的巨鱷在空中翻騰了十幾個跟頭就消失了,它必須回到二元異界修整自己的身體。這個身體龐大的不死生物是淡水中的巨無霸,但是它在陸地上跑的實在慢了一些,根本無法躲避斗氣的進攻。比蒙巨獸的下場也好不了多少,它是擁有無可匹敵的力量上,可是面對飄忽不定的斗氣除了嗷嗷亂吼,只剩下的挨打的份,沒多一會它就被赤紅色斗氣在腹部刺穿出直徑一尺的血洞,身子高高飛起,壓碎僵尸領主的胸骨,于是兩個難兄難弟一起返回了異界。始終無所事事的冰魔見勢不好,跟在僵尸領主的后面,一溜煙逃跑了。

  一陣清脆的冰鳴,水元素發射出的水系魔法箭奈何不了赤紅色斗氣,被斗氣卷起摔在地上,一汪汪藍色水波在天空中眼前蕩漾開來,隨即消失在陽光下。

  雷鳥總算給不死生物爭回了一些顏面,它素來擁有‘空中王子’的美稱,在天空中上下翻飛,將笨拙的翼龍遠遠甩在了身后,烏黑的翼龍被雷鳥釋放的銀色閃電數次擊中,額頭和翅膀冒出一股股的黑煙。雷鳥玩的非常盡興,調戲翼龍的間歇又朝薩堤羅斯釋放了一道無比強悍的鋸齒狀銀色閃電,薩堤羅斯大驚失色,從馬鞍上一躍而下,險險避過了致命一擊,坐下的戰馬在耀眼的閃電過后化作無數的黑色灰燼在空中翩翩而舞。

  西塞羅不得不停下了腳步,他不能無休止的和斗氣糾纏,必須召喚出一只可以近身攻擊的不死生物。冥想再次開始時紅色的火焰頑疾變得無比強大,他用盡全力才沖破了火焰墻壁,黑色的初元異界的路也變得無比漫長,他感覺自己像是一條在冰池中蠕動的魚兒,每前進一次都會感到刺骨的劇痛。

  像是經歷了無數個難熬的寒冬,他終于來到了二元異界,在他眼里灰蒙蒙的世界本來已經異常清晰,可是此時變得灰暗,仿佛他的睫毛上掛滿了沾滿灰塵的蛛網,就連路都看不清。西塞羅干脆閉上了眼睛,完全憑記憶朝石壁最高處的洞穴駛去,那里有他需要的不死生物。

  累!四肢軟的像棉花,身體里的火焰頑疾比平時更加炙熱,疲憊與痛楚幾乎將他摔倒,就在即將觸摸到石壁的一剎那,他猛然驚醒了,一旦觸摸到石壁他也會變成二元異界的不死生物,生與死的抉擇在這一刻爆發,野蠻人天生的倔強發出了一聲怒怒吼“出來!”這一刻他渾身的血液似乎都沸騰了,火焰頑疾被強行壓制下去,無窮的力量源源不斷輸入臂膀和身體。這是二元異界第一聲怒吼,石壁搖搖欲墜,無數的細小石子從石壁上滾滾而來,無數的不死生物被嚇的被縮回洞穴中。西塞羅抓住洞穴里沉重的身軀用力甩了出去!

  “咚!咚!咚!”紫紅色鉆石人強悍的身軀在地面上快速跑動,堅硬的雙腳像春雷怒擊著天幕,薩堤羅斯馬上運用斗氣朝鉆石人襲去,這會斗氣變做巨大的繩索將鉆石人捆了起來,之后狠狠摔進了地面?!稗Z!”彌漫的塵土遮天蔽日,鉆石人堅硬的身體將地面砸出一個直徑三米的深坑。就在眾人驚詫萬分的時候,鉆石人掙扎著爬出了深坑,這一次它跑動的速度更加迅猛,直朝薩堤羅斯撲了過去。

  “歐!歐!”蠻蠻高舉著骨錘緊跟在鉆石人后面,兩只骨錘仿佛兩顆火焰流星,夾著風聲朝薩堤羅斯砸了過去。斗氣對近戰失去了作用,薩堤羅斯站在地上,揮舞著彎月魔法長斧和鉆石人,蠻蠻殺的天昏地暗。

  西塞羅緩緩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口鮮血‘噗’的噴了出去,過分的精神力消耗灼傷了他的肺腑,火焰頑疾變得比以往更加猖狂,但是西塞羅沒有倒下去,他伸出大拇指沾著鮮摸了摸嘴唇上的八撇胡,冷哼了一聲,抓起狼牙棒朝著薩堤羅斯猛沖過去。

  “咣,咣!叮,叮!鏘,鏘!”四個生物的身影不停變幻位置,兵器碰撞的刺耳聲響像有五百名矮人鐵匠同時開工,鉆石人雙手握拳,五彩斑斕的拳影在薩堤羅斯面前晃動,魔法長斧劈在它比精鐵還要堅硬幾百倍的身體上最多只能留下一道不明顯的裂縫,蠻蠻腳步異常迅疾,像走馬燈一樣圍著薩堤羅斯狠砸,薩堤羅斯的魔法長斧對鉆石人無濟于事,可是只要碰上蠻蠻的骨錘就會把由四五個巨獸頭骨組成的武器變成一陣白煙,每到這個時候蠻蠻就會化作一道湛藍色光芒回到西塞羅身上的徽章里去,不一會它就會拎著更大的一副骨錘沖出來。最要命的就是西塞羅的狼牙棒,這個擁有蠻力的大人不是朝他的下身一陣猛刺就是照準腳踝砸起來沒完,他稱呼人的方式讓薩堤羅斯實在無法接受,他一輩子也沒有被人罵過這么多聲雜種。

  身經百戰的薩堤羅斯呼呼轉動著手里的魔法長斧,就像一架年輕的風車遇上了九級臺風?!鞍?!”薩堤羅斯猛覺得屁股一陣劇痛,回頭一看,西塞羅一臉獰笑的看著他,地上晃動的頭盔剛剛還戴在西塞羅的腦袋上,這會頭盔上的長纓卻沾滿了鮮血。

  “你敢偷襲我!”薩堤羅斯暴喝一聲,挺立的身體仿佛高大了許多,身后的斗氣如同一條出巢的怒龍瞬間破空而出,西塞羅,蠻蠻和鉆石頭被他身體爆發巨大的能量撞的飛出去,一陣飛沙走石過后,眾人驚訝的發現薩堤羅斯附近十米的地方都變成了黑乎乎的焦土。

  狂怒中的薩堤羅斯釋放的斗氣變得純紅,赤紅的斗氣在空中快速回旋一圈,如同一道直泄的長虹,無聲而又沉穩的朝西塞羅和蠻蠻壓了下去,斗氣的光彩無比絢爛,甚至映紅了四周士兵們的臉龐,給天邊滾滾的烏云鑲了一道紅色光圈。西塞羅摔倒在地的時候接連噴出三大口鮮血,臉色呈現恐怖的灰色,蠻蠻跳起身拽住西塞羅的鎧甲,想要避開斗氣的攻擊,可是他們身體像被壓了幾萬斤的巨石,動也不能動,那緩緩下降斗氣已經越來越近了。

  “不!”雅克絲主母和圣女黛鐸同時尖叫一聲,她們對視了一眼,發現對方臉上同樣的惶恐和擔憂,“住手!”兩個人又一次不約而同的大喊。

  薩堤羅斯已經進入忘我的境界,這是他第一釋放顏色純粹的斗氣。在他的不斷垂動下,赤紅的斗氣變得越發粗壯,滾燙的氣息仿佛奔騰的火焰,鉆石人從地上躍起兩丈多高,揮起拳頭硬生生迎上了斗氣?!绊?!”身體堅不可破的鉆石人在接觸到斗氣的一瞬間支離破碎,仿佛被野風吹散的蒲公英的種子。它身體分離的速度快到了人眼無法辨別的地步,十幾名圍觀的士兵被細小的鉆石擊中,慘叫聲很快連成了一片。鉆石的鋒利加上巨大的力量,讓如砂礫般的鉆石穿透了士兵們的鎧甲,刻進了他們的骨骼。一名士兵當場死亡,鉆石顆粒從他的左眼射入,透過頭盔,刺進了身后士兵的肩膀里。

  恐懼和斗氣形成的壓力至使圍成圈的士兵們不由后退了幾步,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喉嚨,斗氣的霸道不言而喻,無處可逃的西塞羅和蠻蠻眼看就要被壓成肉餅……肉餅只能最好的結果,那將是漫天的血雨。

  “歐!歐!”小海豚蠻蠻發出一串憤怒的嚎叫,它忽然丟下骨錘站直了身體,仰臉怒視著緩緩下壓的赤紅色斗氣,像是一只蓄勢待發的重弩。淡淡的藍色光芒在蠻蠻身上開始聚集,一串串的湛藍色波紋環繞在她身旁,從腳跟直傳到頭頂,仿佛無數的藍色湖泊歸入汪洋,蠻蠻頭頂的湛藍色光芒愈來愈盛,直到它發出了一聲尖銳的鳴叫!

  “砰!”天崩地裂的聲響過后,所有人都覺得天地在劇烈的顫動,無數的兵器從士兵的手中脫落,幾十匹戰馬掀掉了主人,瘋了一樣朝寂寞荒野深處跑去。一名被震的發蒙的士兵扶住了掉到肩膀上的頭盔,朝蠻蠻望去,斗氣和湛藍色的光芒都已經消失不見,可愛的小海豚也不見了,變成了一名曲線玲瓏,膚白如脂的裸體妙齡少女。

  “女神??!”列成方陣的士兵跪倒了一片又一片,薩堤羅斯也從忘我的境界里清醒過來,茫然的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切,西塞羅愣了一下,一把抓起蠻蠻掉在地上的胸甲扣在了她雪峰一樣挺拔的胸口,大罵仍在發呆的士兵“閉上你們的眼睛,雜種!”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