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史上最年輕的族長

  年輕人有著睿敏的頭腦,他們激進,熱血豪邁,永遠是社會牢不可摧的脊梁。

  ……

  提到自己升任家族族長時,亞斯蘭特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他想起了接任族長時的那場激烈爭辯。

  亞斯蘭特率領滿載黃銅鎧甲和各種巴士底特產回到家族后,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并沒有人因他的執著和勇敢大加贊賞,但在不久后召開的宗室會議上這種以家族利益為重的行為卻幫了他大忙。

  米昭家族是霍肯大陸最富有的兩大家族之一,和斯諾家族想要建立人類帝國的野心不同,米昭家族的宗旨是:最大程度創造財富,聚斂財富,讓家族的商隊行進在霍肯大陸的每條大路上,讓每個生物都以使用米昭家族的貨物為榮。

  米昭家族的宗室會議每年的年底召開一次,主要議題是完善當年的經營理念,建立來年的經營方針和策略。重大的家族宗室會議不定期召開,一般期限為七年一次,今年召開宗室會議的主要目的就是選拔家族新的族長。

  族長的候選人由前任族長提供,只要是長期以來為家族作出了巨大貢獻的人,具有純正家族血脈的人都有權成為族長候選人。族長人選的最后決定權由包括前任族長在內的七名商貿領袖決定。舉賢不避親,族長理所當然地推薦了親生兒子亞斯蘭特,但在最后的評選中他還是放棄了自己的一票。

  七名商貿領袖除族長做整體統籌外,其他六個人分別負責食物,日常用品,藝術品,軍事械具,貿易拓展和外交,所謂外交就是和各個王國,城邦的王室,貴族搞好關系,米昭家族的商隊在霍肯大陸暢通無阻,不僅是因為他們擁有自己的護衛軍,各國軍隊的保駕護航和明里暗里提供的種種便利更是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

  族長的選撥極其公證,沒有任何敢在選撥時存有私心,因為那樣將對自己的名譽造成致命的傷害,從而無法成為令后人瞻仰的圣人。其實米昭家族在處理平時事務時也并非族長一個人支手遮天,每個關系著家族命運的決定都必須有超過半數的商貿領袖同意,族長想要達成自己的目的,就必須站在為家族利益考慮到基礎上,說服這些正直而頭腦敏銳的商貿領袖。

  莊重森嚴的家族殿堂四周燃燒七支魔法燈,在純白色火焰的映襯下殿堂里的氣氛圣雅而凝重,殿堂的穹頂鐫刻著米昭家族的徽章,殿堂正中的墻壁上刻著家族的組訓,墻壁前漂浮一只只銀白色的魔法光球,上面寫著曾盡心竭力為家族做貢獻的名字,十六名已逝族長的名字懸于最上面,光球也是最大。

  “下面請最后一名族長候選人亞斯蘭特回答問題?!蹦赀~的族長輕咳一聲,似乎在提醒眾人亞斯蘭特是他的驕傲。

  “亞斯蘭特是一個出色年輕人?!必撠熓澄锏纳藤Q領袖首先開口“他擁有成為族長所具備的一切才能,勇敢,睿智,堅韌,沉穩,最重要是他擁有看透迷霧的眼光,他能以極低的價格從巴士底購買了大量的糧食和黃銅鎧甲,同時在巴士底遭受重兵圍困的時沒有臨陣退縮,冒著生命危險保護了家族的利益。他一直把家族的利益看成比生命還要重要,從這點來講,我同意亞斯蘭特成為未來的家族的族長?!?

  “我同意?!必撠熫娛滦稻叩纳藤Q領袖微笑著說,亞斯蘭特從巴士底帶回來的黃銅鎧甲著實讓家族狠狠賺了一筆。

  “我也同意,希望你能帶回更多價廉物優的藝術品?!必撠熕囆g品的商貿領袖接著發言。在西塞羅忙著對付兩大王國的軍隊時,亞斯蘭特鉆進了一個個臟兮兮的獸人洞穴,用幾枚銀幣就換來了價格不菲的骨質,水晶和貴重金屬藝術品,不識貨的獸人還以為自己占了大便宜。這些東西如今放在家族只對貴族開放的店鋪里,最低標價是六百五十枚金幣。

  聽到眾人的贊賞,族長的目光落在了無數的銀白色魔法光球上,用不了多久他名字也會出現在其中,他老來得子,能有讓眾人折服的兒子將帶來他閉眼前最欣慰的微笑。

  “謝謝,如果能夠成為族長,我愿意終生奉行家族的宗旨:最大程度創造財富,聚斂財富,讓家族的商隊行進在霍肯大陸的每條大路上,讓每個生物都以使用米昭家族的貨物為榮?!?

  亞斯蘭特信心十足地瞥了一眼站立旁邊的十幾名族長候選人,這些人有頭發花白的中年人,也有步入壯年的商人,他們都為家族作出過巨大的貢獻,但是他們都因沒有得到商貿領袖一半的認可而落選。僅僅踏實能干并不是成為族長的唯一標準,米昭家族擁有霍肯大陸最龐大的商隊,能夠領導這支商隊的腦袋一定要極其機敏,打個噴嚏都應該帶著令人驚嘆的智慧口水。

  事實上,擁有米昭家族純正血統的人在年輕時不會像那些貴族公子哥一樣過著悠閑,豐衣足食的生活,他們要從最低級的小伙計做起,十五歲以后才能正式加入商隊遠行,很多天生聰明的年輕人就死在了遠行途中。這些人和其他人唯一不同的是,在十七歲以后可以用父輩的名譽做擔保,向家族賒取最多五千枚金幣作為商資的金幣,獨自進行貿易活動。有些人因為商貿失敗,此后的大半輩子都活在自卑的陰影里,西塞羅在寂寞荒野初次遇到亞斯蘭特的時候還以為他是出售絲襪的小商販,那時亞斯蘭特也在作著同樣的事情。

  “我有一點疑問?!必撠熒藤Q拓展到領袖終于開口,他緩緩說道:“不能否認你的目光獨到,讓家族在巴士底獲利豐厚。我不明白你為什么會和西塞羅簽訂永久性的貿易合約,他可是個野蠻人!據我所知,巴士底可以挖掘的礦產并不足以維持很長時間,難道只是為了廉價的糧食我們就要派出商隊穿越素有死亡地域之稱的寂寞荒野嗎?”

  “感謝您的提醒?!眮喫固m特微微躬身,此時已經有三名領袖同意他成為新的族長,最后這票至關重要,他沉吟片刻說:“首先請準許我說明對西塞羅的看法,他雖然是一個野蠻人,但他擁有異常聰慧的頭腦,能夠在兩大王國的圍困中屹立不倒已經說明這一點。我相信將來的巴士底將成為霍肯大陸上最耀眼的明珠,那個時候我們運送金幣的馬車恐怕要比現在多上幾十倍?!?

  負責商貿拓展到領袖微笑著說:“看來你對他很有信心?!?

  亞斯蘭特挺直腰板說:“是的,他講信義,有野心,有強勢的野蠻軍團做后盾,對金幣擁有強力的占有欲,憑這一點就可以成為家族長期的貿易伙伴?!?

  亞斯蘭特的話引來了商貿領袖們的低聲贊聲,他們沒想到亞斯蘭特小小的年齡就已經吃透了商貿經。

  “最后一個問題?!必撠熒藤Q拓展的領袖說:“如果你成為家族新一任的族長,想盡快著手解決的事情是什么?”

  “兩件大事?!眮喫固m特的話擲地有聲:“第一開通對納旗王國的貿易,我們和納旗王國有著不可化解的仇恨,但和金幣沒仇,我用最恰當,最隱蔽的辦法復仇!”

  以前米昭家族曾對納旗王國派遣過貿易商隊,由于在家族擁有非常高地位的人被黑死神布拉克無辜殺死,從此斷絕了和納旗王國的貿易,即便納旗王室給予了高額的撫恤金,每年都會派出使者和族長商討重新開啟納旗商貿之路,因為仇恨米昭家族一再拒絕。其實從單純才貿易活動來講,這么做并不明智,因為納旗王國是最富強的王國。

  這件事情也成為了米昭家族很多人嘴邊的禁忌,畢竟這里有著對死者的尊敬和微妙的人際關系。亞斯蘭特能在這個時候提出恢復和納旗王國的貿易完美地體現了他的廣闊的胸懷和過人的魄力,就連他的競爭者們也暗暗稱好。

  “第二件?”負責商貿的領袖臉色和藹,似乎被說動了。

  “第二件事是,立即參與達拉斯和西亞克爆發的戰爭,同時向兩個國王提供巨額借款,無論戰爭的結果如何,我們都將是最大的贏家!”

  “我愿意投出這神圣的一票?!鄙藤Q領袖終于被說服了,他帶頭拍起了巴掌:“你今年只有二十六歲吧,你是家族幾百年歷史上最年輕的族長!”

  成為族長后亞斯蘭特并沒有急于和兩個國家解除,找上門的不是好買賣,他要等他們自己上門。果然,沒多久亞斯蘭特就接待了來自西亞克帝國的使者歐楠,那時兩國沒有公開發動戰爭,不過西亞克帝國的意圖已經非常明顯,那就是明里暗里顛覆達拉斯城邦聯盟。

  歐楠的達拉斯之行可謂收獲頗豐,掠走大王子肯布托,重傷西塞羅,同時從米昭家族獲得大量貸款,當然最后這件事除了亞斯蘭特和陶德父子沒有其他人知道。

  今天亞斯蘭特收到了阿倫根的盛情邀請,請柬上寫著:阿倫根王儲真摯地邀請您到王儲一敘,同時和您的好友西塞羅相聚。

  “西塞羅大人不是外人,我也就開門見山?!弊h事廳里只剩下他們三個人時,阿倫根適時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達拉斯和西亞克的戰爭即將爆發,我需要有一個強大經濟后盾。為了達拉斯,為了千千萬萬的無辜子民,我希望米昭家族能夠給我三次提供借款?!?

  “借款,噢,這個不是問題?!眮喫固m特端起盛滿白咖啡的杯子又放下“恕我直言,尊敬的王儲殿下,達拉斯的國王權杖必將成為您的手中之物,但是在國內局勢尚未穩定時發起戰爭是不是有些不妥?”

  亞斯蘭特一針見血的話讓阿倫根多少有些尷尬,阿倫根頭腦冷靜,擅使詭計,但每個人都有弱點,他的弱點就是對詩妃婭太過在乎,他絕對不能容忍西亞克帝國派人偷襲詩妃婭,還把她當作人質押行了幾十里路。

  西塞羅靜靜觀察著亞斯蘭特,成為族長后他更加沉穩,心思也更加細膩了,最精明的商人總是這樣,一邊算計著你口袋里的金幣,一邊裝作是你最誠摯的朋友,設身處地地為你著想。

  “謝謝你的忠言,我們有最勇敢,最忠誠的勇士,還有你這樣的家族做后盾,此戰必勝?!痹谶@個時候阿倫根一定要做出信心十足的姿態。

  “好吧,說說您的借款想法,能為您效力將是我最大的榮幸?!眮喫固m特將話題引入正題。

  阿倫根說:“我希望貸款分為三期,第一期近日開始,貸款額為一千萬金幣,第二期在開戰后開始,貸款額為了八百萬金幣,第三期是戰爭中期,貸款額為一千二百萬到一千五百萬金幣左右。嗯,也許貸款會隨著戰爭的拖延而追加,當然那只是為了犒勞無畏的勇士們,最后的勝利屬于達拉斯!”

  “沒問題,不過我們需要土地作為抵押?!眮喫固m特的話讓阿倫根大吃一驚。

  “抵押?米昭家族之前沒有這樣的借款要求吧?”阿倫根在召見亞斯蘭特之前早就對和大家族借款方面做了詳細了解,沒想到亞斯蘭特突然拋出了殺手锏。

  “那是家族最新的借款要求?!眮喫固m特作出無奈的表情,其實這個要求是他親手制定。米昭家族之前對王國的借款大多用于大興土木,或者緩解國庫空虛,所有沒有太大的顧慮,就目前兩國的戰爭而言,誰勝誰負都很難預料,一旦有一方徹底戰敗,米昭家族的借款就打了水漂,有土地做借款抵押才能保證米昭家族的利益不受損害。

  “噢?!卑惛牧伺念~頭,瞥了西塞羅一眼,希望他能幫自己說話。

  “你們在說什么?為什么我一句也聽不懂?”西塞羅低著頭,不停往嘴里塞著水果,裝傻是野蠻人手到擒來的本領。

  “百分之十五的息金,五年內還清。我希望借款抵押的地方是聯盟最西側的水稻田”亞斯蘭特為了緩解氣氛說:“我也不喜歡這些條條框框的束縛,殿下也知道,家族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這么大一筆借款我還要說服那些老家伙,他們都像老古董一樣固執?!?

  “水稻田?”阿倫根差點被噎住,達拉斯最西側的水稻田有十七萬六千公頃,由于靠近塞內卡河所以特別肥沃,每年最少都可以上繳近百萬金幣的稅金,如果單純折價的話,給多少金幣阿倫根都不會出售。

  亞斯蘭特連忙解釋說:“我可以保證的是,這次借款沒有底限,只要您需要,我會傾盡所能?!?

  阿倫根重重地吐了一口氣,他的心在痛啊,就像被人用鈍刀子硬生生從大腿內側割下了一大條肉,亞斯蘭特的這筆買賣注定了只賺不賠,而他即便獲得戰爭勝利也需要承擔巨額的息金。

  “成交!”阿倫根艱難地說了這句話,達拉斯城里再也找到米昭家族這樣擁有強大經濟實力的家族,其他的貴族家族雖然有著豐厚的收入,但都保持觀望態度,只等著阿倫根取得戰爭的勝利或者被砍掉腦袋,他總不能帶著藍蝎騎士挨家挨戶去貴族的城堡里搶劫。

  “成交了?”西塞羅抬頭看著兩個人,用力吐掉嘴里的桃核,起身說:“去喝一杯吧,好好慶祝一翻……你們誰能告訴我,借款是怎么回事?”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小魔君,大麻煩

  漫長的冬季即將結束,鋪滿平原的皚皚白雪在初春的陽光照射下開始融化,露出了點點斑駁的土地,如同羊駝佝僂的黑脊梁。

  在納旗王國召開的驅魔會議早已結束,曾被無數惡魔蹂躪過的克里封部落群似乎也在春風中逐漸康復,人們圍坐在火爐旁一邊吃著烤玉米,一邊討論著即將進行的耕種和灌溉,只有偶爾經過村落的獵魔人還提醒著他們,誕生惡魔的巖漿湖就在他們腳下幾千尺的地方。

  春天就要來了,一切善良的,邪惡的都表現出了極不可待的跡象,蠢蠢欲動地渴望著生命在春風中怒放或者死亡。

  聚集在達拉斯城里的十幾萬大軍等待著春天,草長鶯飛的季節是戰鼓擂響的季節,地下的惡魔們也在等待,等待小魔君迅速長大,帶領他們沖上地面,遺禍蒼生。

  克里封部落群空曠的平原。

  “這就是地獄裂縫?”一名背著長弓的獵魔人低頭看著井口半徑不過兩丈的枯井,目光狐疑。

  “也許吧?!绷硗庖粋€獵魔人正背著風啃著干面包“惡魔們臭哄哄的氣味就是從這里傳出去的?!?

  背著長弓的獵魔人使勁嗅了嗅,刺鼻的臭味差點讓他吐了出來,他低罵著,用沾滿爛泥的靴子將一顆石子踢進了井中。

  小小的石子飛快地從地面躍起,在黝黑垂直的井道快速翻滾下落,過了很久,里面才隱隱傳出惡魔驚醒時發出的怒號。

  “我要吃活物,我要吃女人!”地下巖漿湖的魔君大殿里,剛滿六歲的小魔君瞪著一紅一綠的眼珠直勾勾地盯著女惡魔史琳思。

  魔君大殿高達十幾丈,沾滿血污和骨屑的墻壁掛滿了照明用的巖漿球,墻角丟滿了帶著金色頭發的人類頭骨,凝固的血液像繩索一樣將陰森森的頭骨捆在了一起。

  小魔君的體型和普通的孩童相差無幾,只是額頭隆起的牛角和鼻孔里黑乎乎的鼻毛令人生厭,生成兩肩膀的蟾蜍和黑貓頭也漸漸露出了猙獰本色。

  “敢再看老娘,我就撕裂你的嘴!”史琳思勃然大怒,滿頭的黑發變成了無數瘋狂蠕動的小蛇,嘴里吐出長長的細舌狠狠纏住了小魔君的脖子。

  “噢,萬能的魔君,她是您的仆人,再說您的食物已經夠充足了?!贝髳耗魑鞑妨⒓磽踝∈妨账?,滿臉諛笑地撿起被小魔君丟在地上的人類斷臂,恭恭敬敬地遞上去。

  史琳思哼了一聲,撤去了長長的細舌。換了誰都無法容忍,小魔君已經第四次公開揚言要吃掉她了。

  小魔君一雙眼睛散發著不容分辯的犀利,他死死抓住索西卜頭頂的牛角,咬牙切齒地說:“我要活的食物,要女人!去找食物,現在就去!”

  索西卜的身高超過三丈,龐大的身體趴在小魔君的面前就像大象的頭頂落著一只耀武揚威的小麻雀,他卻不得不連連點頭:“遵命!我現在就去!”

  “現在去?你要去哪里?外面到處是獵魔人!”史琳思氣呼呼地瞪了一眼小魔君,索西卜唯恐他和小魔君再發生沖突,連忙拽著她走出了魔君大殿。

  獵魔人只是普通的魔法控制者,他們抵擋不住惡魔們邪惡的腳掌,但是史琳思不愿意再去地面招惹是非了,如果人類的魔法師和騎士了解虛實后發起攻擊,他們絕難抵擋。

  兩個大惡魔離開后,大殿里驟然變得異常安靜,只有懸浮在大殿四周的巖漿球噼噼啪啪地發出微小的炸裂聲,小魔君鼻孔里不斷噴出夾雜著火苗的青煙,幾名魔侍龜縮到了墻角,他們知道小魔君發怒了,這次不知會扯斷誰的喉管,塞進自己的嘴里。

  “你這個臭婊子,你在干什么?!”索西卜用力將比他矮了整整一大半的史琳思推倒在地,怒眼圓睜“你想殺了他嗎?他是我們未來的魔君!”

  “是他想吃掉我!”史琳思猛然跳起來,滿頭的小辮子變化成無數的狂蛇,吐出赤紅色的蛇蕊。

  “他只是隨便說說,那些食物對他來說確實不夠新鮮!”索西卜靠在墻壁上,無意中拍了拍干癟的肚皮,他最近三天只吃了一條沒有腳掌的人腿。

  所有從地面掠奪來的人類和生物都要供給小魔君以及尚未成型的大惡魔食用,為了壯大足以和人類抗衡的力量他們只能這么做。

  “隨便說說?索西卜,你為什么總是自欺欺人呢?他已經吃掉了兩個大惡魔!”史琳思聲嘶力竭地尖叫著:“是大惡魔,不是他媽的人類,也不是革歌那些比蒼蠅還不值錢的嘍羅!”

  冬季剛剛降臨時,地下巖漿湖的惡魔們在沉睡了幾百年后終于醒來,索西卜帶著幾千名小惡魔在克里封部落群瘋狂掠奪人類和其它生物時遇到了女惡魔史琳思,索西卜說服了曾與前任魔君——熔獄大魔君,有著刻骨仇恨的史琳思,準備用搶劫來的食物培育出新的地下魔君,在他的庇護下重新殺回陸地,享受血腥的美味。

  索西卜是一個懂得使用智慧的大惡魔。培育魔君,使他成為自己的庇護傘是他的慣用伎倆,但是這一次小魔君卻不太好對付,因為他的性格更加殘忍,憤怒時不分親疏,就連常年陪伴左右的魔侍也會成為他的夜宵。更加可怕的是,魔君小小的年紀竟然開始思考問題,這和惡魔的本性完全不符,以往的魔君全都是嗜殺狂暴之徒,對屬下只有忠誠和背叛兩種判斷,小魔君卻可以判斷出潛在的叛逆者,并提前殺死。

  最近的一段時間小魔君生長速度極快,性格也更加暴虐,已經殺死了僅存四個大惡魔中的兩個,他一再提出要吃掉史琳思,就是因為察覺到了她和其它惡魔的忠心迥異。

  “魔君就是這樣?!彼魑鞑吠纯嗟刈ブ煽萑绾诘静莸念^發,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魔君“魔君比普通惡魔要強大,性格也更加狂躁,我們應該忍耐?!?

  “忍耐?”史琳思反問:“用自己的生命做祭品嗎?索西卜,你醒醒吧,他現在想吃掉我,下一個就是你!”

  “我?”索西卜猛地打了一個寒戰,隨即用力搖頭“不,魔君不會吃掉我!”

  史琳思跳上一塊凸出的巖漿石,看著索西卜的眼睛說:“你還記得咱們當初的協議嗎?”

  “當然,我們共同培育出新的魔君,讓他率領我們沖出地面,蕩平整個大陸?!彼魑鞑返难劬α亮?,似乎看到了黑夜中指引方向的火把,他興奮地說:“我相信他能夠做到,你看到他的眼睛了嗎?有一只是濃綠色的!那象征可以和神靈抗衡的巨大能量?!?

  無論是小惡魔,大惡魔還是魔君,其能量都可以輕易從眼睛辨別,等級最低的小惡魔的眼睛一般都是火紅,赤紅色,能夠像史琳思那樣擁有黑色眼球已屬少數,但是小魔君那顆濃綠色的眼珠預示著他將來可以和神靈分庭抗禮。

  這一點讓索西卜欣喜若狂,第六代魔君就擁有一枚濃綠色的眼珠,他制造了惡魔歷史上最恢宏的歷史。當時他率領著海潮般的惡魔沖上地面,迅速席卷了曼育平原,大部分人類城邦都被毀于一旦。想想吧,地面到處都是奔跑嚎叫的惡魔,牙縫里塞滿了新鮮的人肉,城頭迎風呼嘯的戰旗不再是屬于騎士的榮耀,而是白森森的頭骨和髖骨。

  當時他們的食物堆積如山,做為先行官的索西卜更是得意,每餐只吃新鮮的婦人乳房和肝臟,和現在的境遇比起來真是差之萬里。

  “就算他的兩只眼睛都是綠色又怎么樣?”史琳思用力敲著索西卜的大腦殼“想想當初的契約,培育魔君的目的是為我們所用,可是現在我們已經無法控制他了,他會吃掉我,之后是你,還有巖漿湖的所有惡魔,等到他成長為真正的魔君,我們再想做什么就來不及了!”

  “你想干什么?”索西卜終于明白史琳思想要做什么了,大股的冷汗從下頜流下,滴落有聲。

  “殺死他,現在還來得及!”史琳思凝視著索西卜的眼睛。

  “不,不!”索西卜想要后退,卻發現自己已經靠在石壁上了。

  不敢做出叛殺的罪行,還是對小魔君的潛在能力存有僥幸,索西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何而猶豫。

  “你這個懦夫!”史琳思哼了一聲,跳下巖漿巖,轉身便走,飛揚的小辮子如同烏云籠罩“不要再來找我,蠢貨!”

  “等等!~”索西卜向前跨了一步,聲音到了后面卻變得低沉,他明白如果挽留史琳思,那就說明他同意殺死小魔君。

  “站??!”魔君大殿的石門轟然洞開,皮球一樣大小的魔君忽然出現在了兩人面前,他雙手掐腰,濃綠色的眼睛閃爍著點點星光“謀逆者,你終于露出了真實的嘴臉!”

  “魔君!”索西卜沒想到小小年紀的魔君竟會說出這樣的話,雙膝一軟,撲通跪倒。

  史琳思同樣吃驚不小,連忙轉身,長長的細舌從口中激射而出,她要殺了他!

  “住手!”索西卜驚呼著躍起,洪大的聲音撞擊著石壁,地下巖漿湖都在隨著震蕩。

  此時守在地獄裂縫的兩名獵魔人同時因劇烈的震蕩摔在了地上,其中一個扶正了羊皮帽子,驚愕地問同伴:“地震了嗎?”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