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 誰讓我的朋友流淚

  神器通常為王者或者隱居的強者作為防身之物,霍肯大陸寥寥無幾的神器數百年才偶有露面,每次出現都伴隨著腥風血雨。

  世人所熟悉的神器包括如今穿在圣女黛鐸身上的‘綠之神髓’,西塞羅的湛藍徽章和風之離歌。

  打造綠之神髓需要雇傭上百名最杰出的矮人工匠,用超過兩千斤的精金的鍛造,最后放在盛滿三十只綠龍戰士的血液的大罐中反復浸泡,打造。西塞羅的湛藍城堡,湛藍鎧甲和霍肯血臂長矛都是由湛藍徽章衍生而成,傳說湛藍徽章是斯諾家族的保護神湛藍女神的恩賜。三件神器中,綠之神髓只有防御作用,魔法屬性最低,湛藍徽章威力最大,僅僅西塞羅手中的一枚徽章就擊敗了暗黑精靈引以為豪的暗黑之巢,如果將其他三枚徽章聚攏在一起,擁有者將縱橫無敵。

  風之離歌是三件神器中最神秘的一個,沒有人知道它的由來,只知道它是由達拉斯城邦前任大魔導士阿倫根所鍛造,它也是最為血腥的神器,當初達拉斯就是依靠它驅逐強敵,使上百個大小城邦臣服,據說在塞涅卡河之戰大魔導士阿倫根一人屠殺了近三萬名敵軍,將河水染成了赤紅色,因此塞涅卡河下游也被稱之為屠靈河。

  大魔導士阿倫根的一生傳奇而詭異,他在六十歲時忽然大發狂癲,離開達拉斯后沿途不停濫殺,死在他手中的無辜平民超過上千名。濫殺無辜激起眾怒,由十幾名高級魔法師和高級圣鎧騎士組成的戰爭禱歌魔法陣和阿倫根展開激戰,戰場從鄉村到城邦,最后橫穿寂寞荒野抵達了斷絕山脈,最后阿倫根釋放出強大的魔法將斷絕山脈炸出了巨大的缺口,被烈焰融化的雪水將他和魔法師們統統淹沒。

  在山泉水的滋潤下巨大的裂口演變成了山谷,成為寂寞荒野和斷絕山脈交界處的綠洲,后來人們給它起了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的名字:巴士底山谷。

  大魔導士阿倫根是當時霍肯大陸最出色的魔法師,組成戰爭禱歌魔法陣的魔法師也是各個城邦和王國的佼佼者,他們的死直接導致了大陸的魔法研究陷入了低谷,很多高級魔法也從此失傳,損失最重的是風系魔法師,因為當時擅長風系魔法的師徒三人全部葬送在斷絕山脈。此時的大陸擁有魔法控制力的人非常眾多,但是絕大部分都只能釋放普通的魔。沒有杰出的大魔導士和高級魔法師的引導,最有潛質的魔法控制者也只能停留在學徒的懵懂階段。

  阿倫根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魔法控制者,就連狂妄的魔導士老頭子夜曾親口承認,阿倫根動動手指就可以輕易殺死他。所以在阿倫根死后,霍肯大陸再也沒有出現過大魔導士,因為所有的魔法控制者都無法達到阿倫根的高度,魔導士大稱謂足以表達人們對他們最高的崇敬。

  風之離歌的出現讓李威斯大吃一驚,他不敢想像神器為什么會出現在阿倫根王子手中,聯想到當年大魔導士阿倫根死后的風言風語和眼前的王儲,他不禁揣測“難道他們僅僅是同名那么簡單?”

  如果種種猜測真的存在,那么阿倫根和西塞羅勉強可以算是頗有淵源,名叫阿倫根的大魔導士制造了巴士底山谷,若干年后,西塞羅走出巴士底和名叫阿倫根的王子并肩作戰。

  “殿下,它……它太珍貴了,我不能……”潘德格爾受寵若驚,一旦擁有神器他將躋身大陸上實力最強大的武者之列。

  “你的銀劍在戰斗中損壞了,你救了詩妃婭的命,是我最忠實的奴仆?!卑惛粗约簲嗳サ綦p腿,苦笑著說:“我以為我會騎著戰馬縱橫天下,現在看來不可能了?!?

  剛剛恢復了一些體力的潘德格爾遍體鱗傷,綠色的樹膠摻雜著草藥包裹著下頜,火元素戰士一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臉上,英俊的天鵝劍士從此面目猙獰。

  “贊美你,我的王!”潘德格爾聲音顫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抖動的手指輕輕撫摸著散發出無盡光華的風之離歌。

  “不過它現在還不屬于你?!卑惛f完潘德格爾怔住了,以為到手的肥鴨子又飛了。

  “它不是普通的兵刃,它有生命,你要用崇高的靈魂感化它,讓你們的靈魂融為一體,那時候普天之下再也沒有人是你的對手?!?

  “遵命?!迸说赂駹栃⌒囊硪淼啬闷鹕衿?,緩緩貼在自己嘴唇上,正要親吻,它猛然跳了下,鋒利的刃邊劃過他的腮邊,撕出三寸長的血口。

  “至高神??!”潘德格爾連忙將神器放在桌上,抓取一塊手帕捂住了傷口,鮮血很快濕透了單薄的手帕。正如阿倫根所說,它有生命,這會它正在桌子上輕輕跳動,似乎在嘲笑愚蠢的天鵝。

  李威斯凝神打量著風之離歌,它是一把長度不到兩尺的短劍,其實它更像是一把刀背上頂著鋸齒的短刀,如果沒有耀眼的光芒和跳躍的魔法光波,他幾乎可以斷定那是屬于土匪,用來割開搶來包裹的利刃。

  李威斯驚訝之余,心里隱隱發痛,他身為掌控著達拉斯大部分精兵的統帥,身為阿倫根的心腹,卻沒有得到應有的禮遇,他竟然把神器賜給高級仆人。

  阿倫根還是不相信李威斯,不然怎么會把風之離歌送給潘德格爾。

  “他是在利用我,一旦戰爭結束,四海生平,我的末日也就到了?!崩钔贡蛔约旱南敕▏樍艘惶?,抖動的手臂碰到了桌上的杯子,裝滿清水的偽翡翠杯掉在,‘嘩啦’一聲摔得粉碎。

  “嘩啦!”西塞羅將杯子狠狠地摔在地上,朝著凱曼大喊“去巴士底,把所有的獸人武士都帶到這里!”

  凱曼用靴子踢開杯子碎片,點點頭:“我們一定會報仇,但不是現在?!?

  西塞羅斜靠在床上,渾身纏滿了紗布,雖然傷口疼得他呲牙咧嘴,可他就是不肯躺下“現在就去,去把寂滅,狄賽爾和芝諾先生都給我叫來,我他媽要報仇??!”

  蠻蠻和格魯蔫蔫地坐在一邊,西塞羅被禁魔法空間控制后,他們無法離開湛藍徽章,后來西塞羅重傷倒地,失去意識他們還是無法離開徽章,從始至終都沒有幫上一點忙。

  “我再也不睡覺了,尤其在小黑屋那種?!毙U蠻撅著小嘴,因為湛藍徽章里平時漆黑一片,所以她把徽章叫做小黑屋。

  “我說了現在不是時候?!眲P曼的憤怒不亞于西塞羅,他更不愿意看到西塞羅痛苦的樣子。

  “不是現在?我的妻子被人痛毆,兒子也沒了,我他媽要報仇!”西塞羅抽出靠在身后的枕頭用力砸向凱曼,身體騰空后重重摔在床上,疼得哎呦一聲。

  “你想殺死阿諾爾還是歐楠?”凱曼眉頭緊皺“你不是西亞克的對手,更別想攻克元素城?!?

  “雜種!都他媽是雜種!”西塞羅喘著粗氣“阿諾爾,歐楠,陶德,西亞克,元素城一個也不能留……一個也不能留?!?

  凱曼沉重地點點頭:“我寧愿用鮮血洗刷你的恥辱?!?

  “我的兒子沒了……我的兒子沒了……”維德尼娜躺在另外一張床上,無神的眼睛直勾勾盯著天花板,她從昏迷中醒來以后不停重復著這句話。

  站在床邊的幻影射手正在給她加諸治療魔法,過了一會他終于忍不住,扭過頭用力擦掉了眼角的淚水。

  “親愛的?!蔽魅_的淚水也抑制不住,滴滴答答落下“親愛的,我們還會有兒子,噢,還有女兒,我答應過你,我們會有五百個兒子?!?

  “我的兒子沒了……”

  “親愛的,我們還會有兒子……”

  西塞羅虛弱地躺在床上,淚水一次次從眼角涌出,他小聲嘟囔著:“你知道嗎?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我卻無能為力……”

  看到令人傷痛欲絕的場面,凱曼鼻子一酸,轉身離開了房間,他站在皎潔的月光下高舉長劍,高聲明誓:“誰讓我的朋友流淚,他必將鮮血償還!”

  時間不長,幾只雪白的獅鷲在月色下飛向天空,消失在死一般的夜色中。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