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夜劫

  “我他媽有兒子了!”手舞足蹈的西塞羅踹翻了床頭的魔法燈。

  “我他媽有兒子了!”西塞羅在花園里一路狂奔,驚恐的女仆們在路邊抱做一團。

  “我他媽有兒子了!”巡邏的士兵遠遠避開了西塞羅的住所,用軟木塞堵住了耳朵。

  “殿下,野蠻人太粗魯了,竟然在王子府邸大喊大叫,我們應該制止他?!碧禊Z劍士潘德格爾皺眉關上了窗戶,西塞羅的大嗓門在夜空久久回蕩,如同敲響了巨大的破鑼。

  “我們應該寬容,或者優雅一點?!痹婂鷭I推著輪椅朝臥室走去,笑著說:“即將成為父親是男人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刻,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慶祝?!?

  詩妃婭竟然替西塞羅辯解?潘德格爾怔了一下,目光跟隨著他們的身影走進了臥室,碩大的水晶燈掛在臥室的頂棚,軟綿綿的地毯,還有……潘德格爾連忙收回了目光,那張大床上鋪滿了雪白的天鵝絨。

  “親愛的,我什么時候才能體會到西塞羅那樣的幸?!陛喴蔚陌惛÷暪緡佒?,話說了一半就沒了聲音,似乎被什么堵住了嘴巴。

  第二天一早,維德尼娜就在詩妃婭的陪同下走進了貴族馬車街兩側那些金壁輝煌的奢侈品商店,飛金走銀的長裙,用產自奇跡半島的瑪瑙制造的項鏈,一個白天維德尼娜就花掉了二十七萬金幣,現在西塞羅終于明白聊得來的女人之間是用什么打發無聊的時間了。

  “二十七萬金幣!這個雜……”西塞羅用力咽著口水,硬生生把臟話埋在了肚子里。

  “我覺得這是補償女人的好辦法?!眲P曼安慰著他,他當然明白,甘愿為維德尼娜付出一切的西塞羅不會吝嗇這么幾枚金幣,況且在詩妃婭面前就算砸鍋賣鐵西塞羅也得讓維德尼娜裝出富有天下的模樣,只是現在巴士底太需要金幣了。

  西塞羅現在看見金燦燦的東西就會不由自主地伸出手。

  當銀鏈般的月光傾瀉在達拉斯城頭時,剛剛吃過晚飯詩妃婭摘掉了塞進衣領的白色餐巾,迫不及待地拉起維德尼娜說:“我帶你去布爾登塔,那是達拉斯城最高的地方,月光下的達拉斯簡直美極了……快走吧,我好久都沒去布爾登塔了?!?

  兩個女人拎著長裙跑出了餐廳,身后留下了銀鈴般的笑聲。

  高傲而孤獨的詩妃婭終于找到了同性知己,這樣她就不用天天纏著阿倫根,聽男人們討論如何使詭計和陰謀更加完美。

  “殿下,你難道不擔心嗎?夜色下的達拉斯太危險了?!蔽魅_放下銀質叉子,擔憂地看著阿倫根,歐楠率領的火元素還留在了城里,誰也不能保證他們在掠走肯布托之后還會做出什么卑鄙的事情。

  “詩妃婭已經很久沒有這么高興了?!卑惛疽馄腿送扑娇蛷d去,李威斯和梅蒂斯早就等在那里了。

  “贊美神!我去保護她們?!蔽魅_無可奈何地站起身,離開餐桌時帶動著桌布,結果一大堆盤子和盛著紅色酒液的杯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聽到聲音,阿倫根扭過頭,沉吟片刻下對潘德格爾說:“你也去吧,女人們需要保護?!?

  “可是你……”天鵝劍士緊張地握住了銀劍,他只為阿倫根效力,唯一擔憂也只是阿倫根的安危。

  “李威斯在這里,我想還沒有誰敢擅自偷襲達拉斯的王儲?!痹诎惛膱猿窒?,潘德格爾不情愿地離開了餐廳。

  布爾登塔位于達拉斯城東,和高高聳立的內城相連接,高達二十五丈的尖塔是達拉斯人民創造的奇跡,不過那里是軍事禁區,平時用來瞭望達拉斯城內外,只有在盛大節日的時候才對一些作出了卓絕貢獻的普通民眾開放。

  詩妃婭可以隨時去布爾登塔觀光,她曾經的身份是梅蒂斯大人的愛女,而現在是未來的王后。

  “嗨,漂亮的女人們,你們最好乘坐馬車?!蔽魅_急急忙忙地沖出了王子府邸,身后帶著被厚重金屬包裹的獸人武士。

  詩妃婭停下腳步,微微撇嘴說:“西塞羅大人,如果你愿意同行我不反對,不過你最好讓你的士兵都回到原來的地方,之后閉上嘴巴?!?

  “閉上嘴巴?!本S德尼娜向西塞羅眨了眨,提醒他,詩妃婭歷來說一不二,就連阿倫根都讓她三分。

  “好吧,希望沒有烏鴉破壞美好的月色?!蔽魅_向獸人武士們揮手,讓他們回到王子府邸。

  銀色的月光在微冷的風中飄飄灑灑,詩妃婭和維德尼娜拉著走在街上緩緩而行,兩個女人似乎很久都沒有這么開心了,悅耳的笑聲從未停止。

  西塞羅和天鵝劍士潘德格爾遠遠地跟在兩個人身后,百無聊賴的西塞羅不停捉弄著天鵝劍士“天鵝,我記得你還有一個英俊的兄弟?”

  “你為什么不叫鵪鶉?它們雖然個子小了點,但也長翅膀?!?

  “你們會不會下蛋?你知道我一直對煎蛋情有獨鐘?!?

  面對喋喋不休的西塞羅,潘德格爾緊咬牙關,誰都知道他的兄弟被西塞羅殺死,可是西塞羅現在竟然用這個羞辱他。

  “你喜歡勾引妓女,讓她們為你做卑鄙的事情,是不是這樣?”原本調侃的西塞羅忽然變得怒氣沖沖,他想起潘德格爾把狄賽爾的妹妹騙上了床,最后導致了她悲慘地死去。

  “詩妃婭小姐已經說了,你最好閉嘴!”潘德格爾終于忍不住了,心里盤算著如果斗嘴不是西塞羅的對手,不如用劍解決問題。

  “啊哈,你終于開口了?!蔽魅_氣呼呼地舉起了魔法手杖,正要發威,猛然聽到遠處傳來了維德尼娜對尖叫聲。

  十幾名面目猙獰的火元素圍住了維德尼娜和詩妃婭,歐楠和阿諾爾笑著從小巷的陰影里走了出來,他們已經等了很久。

  “雜種!我們被包圍了!”西塞羅和潘德格爾飛快地跑到兩個女人身邊,將他們拉到了自己身后。

  陶德的義子歐楠和元素城主之一阿諾爾冷笑著站在十幾名火元素的身后,在被西塞羅多次羞辱后,他們終于找到了復仇的好機會。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