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五十七章 請叫我藍果子

  西塞羅等人知趣地離開了大客廳,掩上門的瞬間,他看見李威斯和梅蒂斯的臉色黃如金錫,他知道詩妃婭的那句話刺痛了王子跟隨者軟弱的神經,同時也深深地驚醒了他們。

  人活于世,給予自己最多的莫過于父母兄妹,決定謀害親人時阿倫根連眼都沒眨,做為他的心腹,即便忠心無二又能得到什么。

  “親愛的,請你聽我解釋好嗎?”客廳里只剩下阿倫根和詩妃婭后,他再也不需要掩蓋自己的感情,哀求地看著詩妃婭,向她伸開了雙臂。

  “不,你……你讓我感到恐懼?!睌嘀榘愕臏I水從詩妃婭眼中滾滾而落,她一次次不可思議地搖頭“你不是我愛的人,不是……”

  “是!我是!我是你的藍果子,到我這兒好嗎,親愛的小羔羊?!卑惛桓屹Q然沖過去,只能輕輕移動著輪椅,漸漸靠近詩妃婭。

  情人之間的親密的稱呼似乎喚醒了詩妃婭對往昔美好的回憶,她的眼睛仿佛繚繞著乳白色的霧氣,呆呆地看著窗外,試圖向外飛奔的腳步也停了下來。

  緩緩移動,緩緩移動,阿倫根一邊小聲安慰著詩妃婭,接近時猛然一把抱住了她。

  “??!”詩妃婭發出了一聲尖叫,發瘋似的用力推開了身體前傾的阿倫根,掉頭朝跑去。

  “親愛的……”從輪椅上摔下的阿倫根掙扎著用胳膊支撐身體,悲切地看著詩妃婭的背影大喊:“小羊羔……你忘記了自己的誓言嗎?”

  永遠傲視眾生的王子,此時眼中竟然有淚花閃動。

  踉踉蹌蹌奔跑的詩妃婭已經抓住了木門的把手,聽到阿倫根的話身體驟然僵硬,半晌才緩緩轉過身,接著她看見了阿倫根無助而茫然的目光。

  “親愛的?!痹婂鷭I帶著疼惜的表情飛速回奔,大滴的淚水在空中飄飛,跌落。

  “快起來,摔疼了吧?”詩妃婭架起阿倫根的胳膊,想把他攙回輪椅上,阿倫根卻固執地制止了她,用含情而愧疚的目光盯著她的眼睛“叫我藍果子好嗎?那代表你原諒了我?!?

  詩妃婭哽咽著扭過頭,幾次想要開口說話都發出了‘嗚嗚’的聲音,阿倫根想要殺死父親和兄弟的決定太讓她傷心了,如果不是曾經相濡以沫地度過了最難熬的那段日子,她幾乎無法原諒他。

  “你聽我解釋?!卑惛米齑轿歉闪嗽婂鷭I臉頰的淚水,但是新的淚水馬上又涌了出來。

  “肯布托不配做我的哥哥,他早就想殺死我,這你知道?!卑惛穆曇粼陬澏丁斑€有麥克布蘭奇,我早就說過,沒有誰不會窺視王位,不然他為什牢牢掌控著五萬重兵,他們都必須死!只有那樣,我們才能過上真正安靜的生活,我的愛情才會與日月共存?!?

  阿倫根緊緊地握著詩妃婭的手,唯恐她再次掙脫,永遠離開自己。詩妃婭仍然用疑惑的目光看著阿倫根,但已經少了很多哀怨“國王陛下呢?他是你的父親啊,每個達拉斯子民都知道,你是他最寵愛的王子?!?

  “他……”阿倫根遲疑著,他知道如何對待老國王是詩妃婭真正的心結。

  阿倫根的遲疑中,詩妃婭的身體輕輕后仰,似乎想要把自己的手從阿倫根的巴掌里抽出來,阿倫根立即感覺到了異樣,馬上舉起左手發誓“我會善待他,一定會!……他是我的父親,我怎么會……”

  “真的?”詩妃婭還是有疑慮。

  “難道連你也不相信我了?”阿倫根那雙冰藍色的眼睛流出了淚水,這一刻他感到渾身無力,軟得像團棉花。

  在旁人眼中,貴為王子的阿倫根高傲而不羈,除了爭奪王位似乎沒有任何煩惱,實施上,出生于王宮的阿倫根孤獨而且天性多疑,尤其母親過世后,沉浸在悲痛中的老國王也和少和他見面,親情漸漸變成了一種可望不可及的概念。隨著年齡的增大,眼睜睜看著貴族們為了權利和財富,不顧親情爭得你死我活,他越發不愿相信任何人,更何況他的親生哥哥整天籌劃著如何殺死他。

  親情是人性之源,就像滋潤植物的水份,越是得不到,阿倫根心理就是越是渴望,直到遇到詩妃婭的那天。

  他們在舞姬閣相遇,當時的詩妃婭帶著黑色的面紗在舞臺上像精靈般妖艷地舞蹈,他們的目光只碰撞了一次,阿倫根就已經知道,她是的親人。

  詩妃婭是阿倫根的情人,姐妹,甚至是唯一的依靠,他在她面前很多時候就像乖巧的孩子,雖然詩妃婭的容貌如此的普通,或許些不堪。阿倫根卻根本不在乎這些,他需要的親情,一個可以盡情傾訴,可以撒嬌,肆無忌憚大笑的對象。

  最難能可貴的是,詩妃婭陪他走過了最艱難的時光,在沒有成為王儲之前,他時刻都面臨著被刺客殺死,被毒藥害死的種種危險,當時的詩妃婭異常堅毅,每當阿倫根在深夜里被噩夢驚醒時,她總會抱著他不停地說:“會過去的,藍果子,相信我,你是我的英雄!”

  愛情產生了依靠,還是依靠讓愛情變得更加加固,恐怕連阿倫根自己都說不清。

  “我,我相信你?!痹婂鷭I張開了嘴巴,說出了讓兩個人言歸于好的話。

  “叫我藍果子?!?

  “……”

  “親愛的,請叫我藍果子!”

  “……藍果子?!?

  兩個人坐在地上緊緊地擁抱著,喘息著撫摸對方,閉著眼睛尋找對方的嘴巴,似乎忘記了世界的存在,事實上,阿倫根還在為自己的承諾而擔憂,他不寧愿讓自己派出的刺客殺死父親,也不愿意見到他那雙失望的眼睛,想想吧,年邁的父親如何面對自己的兒子互相殘殺的場面。

  為了王位,阿倫根瘋狂地籌備著,將麥克布蘭奇召回都城的同時,暗地里緊張地從各地調運軍用物資。

  達拉斯城邦聯盟將陷入內戰的火海,它的緊鄰西亞克帝國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由于和象征著獸人政權的巴士底簽訂了停戰合約,一等代執政公爵陶德回到西亞克后受到了各個社會階層的指責,尤其是往日和他結仇甚深的大貴族更是聯合起來,在年幼的帝君讀面前陷害他,懇請年僅十幾歲的帝君提前執政。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