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 惡魔的交易

  “轟!”木門被一把巨大的火焰鋸齒長刀劈得粉碎,彌漫的灰塵和碎木屑中,長著三只眼睛的丑陋頭顱探進了木屋中,流出了粘稠的黃色液體的犀牛鼻快速吸張著“新鮮的人血味……還有熟悉的味道?!?

  女惡魔史琳思躲在一口箱子后面,她凝神聆聽著大惡魔的聲音,長長的舌頭在腳下靈蛇般蠕動。

  身高超過三丈的大惡魔不耐煩地用火焰長刀狠狠地砍著門框,木屋太矮了,他鉆不進去。過了一會,大惡魔停下來又在空中嗅著,他用力抓著頭上的犄角,它們總是不停地癢“我想想,這種氣息很久沒有嗅到了?!?

  “史琳思!哈哈!”大惡魔雙手高舉,仰天狂笑“一定是你,史琳思,我記得你的味道,原來你也在這兒!”

  肆無忌憚的狂笑如同從地面拔起的震雷,大地猛然顫抖了一下,木屋更是不堪重負,屋頂的積雪‘呼’地傾瀉在院子里??裥β曇鹆烁浇鼝耗У木X,紛紛掉頭奔跑過來,將木屋水泄不通。

  低,中階的惡乎匯集一堂,數量最多的是揮舞鐵錘的裂縫惡魔和眼睛猩紅,頭上長著獨角的牛耳惡魔,其中還有一些手持魔法火球的革歌和已經可以釋放出幾尺長火焰長刀的靈魂吞噬者,他們雜亂地擁擠在一起,鼻孔朝天,發出‘咕咕,哧哧’各種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他們同樣嗅到了木屋里濃重的血腥味。

  明知無法藏身的史琳思站起身走出木屋,撣著身上的灰土,不屑地仰視大惡魔:“索西卜,你來晚了,不過這也和你的身份符合,你只配吃點殘羹剩飯?!?

  “來晚了?你這個臭婊子!”大惡魔索西卜低頭緊盯著史琳思,水波般的紅光在三只眼睛快速交替,他站在史琳思的面前就像猛犸巨象遇到了弱小的羚羊。

  索西卜丟下史琳思,雙手握住火焰長刀朝著木屋一陣猛砍,接著用肩膀撞斷了屋架,黑乎乎的巨爪匆忙地在廢墟里尋找著,半晌才從瓦礫斷木中扒出了腦袋已經被砸扁的女醉鬼。

  “噢,是個娘們!”索西卜用鋒利的爪子撕開了女醉鬼的衣服,干癟的乳房早已經涂滿了主人的鮮血。

  “我想她的味道應該不錯!”索西卜用腳掌踩住尸體,巨爪扣住胳膊用力一拽,肌肉和骨骼發出了恐怖碎裂聲時,他的鼻子里也噴出滿足的聲音“太棒了!最少有八百年沒有吃過這么新鮮的……”

  “是一千零六十七年?!笔妨账紖拹旱夭恋袅藶R在身上的血滴,她不喜歡雌性生物。

  圍攏在四周的惡魔瞪大了眼睛看著索西卜將兩條人的手臂放進嘴里,‘吧噠,吧噠’地咀嚼著,嘴角浮起一層白色的碎骨和血沫,每個惡魔都在使勁咽著口水,他們太餓了。

  “拖走!”索西卜拍了拍肚皮,將一節人的手骨吐了出去,幾個牛耳惡魔和革歌立即發瘋般搶了起來。

  地面留著了一條長長的血跡,尸體被丟上了路邊的一輛大車,拉著大車的是兩只長著三個大腦袋的地獄獵犬,它們的身體比牦牛還要龐大幾倍,大車上堆滿了幾百具剛剛失去呼吸權利的尸體,路邊的雪地上流下了斷斷續續的紅色血珠。

  史琳思赤紅色的眼睛忽暗忽明,似乎對惡魔們的表現非常詫異,餓了上千年以后,這些貪得無厭的惡魔就算抓到一只兔子也會忙不迭地塞進嘴里,可是現在她只看到索西卜吃了兩條人的手臂。

  “你的飯量越來越小了?!笔妨账汲笸肆藘刹?,索西卜的火焰長刀讓她感到不安。

  “不,我自己就可以吃光所有的村民,但是……”索西卜忽然截口,色迷迷地看著史琳思“你什么時候醒來的,我的主人一直在找你?!?

  史琳思打了一個機靈,從口中吐出的長舌暴漲了幾倍,瘋狂地在身邊晃動,似乎在防御,更像是隨時都會進攻的眼鏡蛇。

  “臭婊子,別那么緊張,我的主人已經死了,我們現在不是仇敵,是朋友?!彼魑鞑芬黄ü勺诘厣?,將火焰長刀插進了地面,放在地上的磨盤立即被惡魔的屁股碾成了淡藍色的粉末。

  “死了?那這些食物你是留給誰的?”史琳思疑惑地看著索西卜,相信惡魔的話就等于自己鉆進了絞刑的套鎖。

  “那與你無關?!彼魑鞑佛堄信d趣地看著史琳思“不過你可以給我講講怎樣吞掉了他的家伙,我是說我以前的主人,他的家伙像水桶那么粗?!?

  煉獄般的回憶折磨著史琳思,想到過去她幾乎昏厥。

  一千多年以前,眾神和惡魔們沒有沉睡時,她被包括索西卜在內的九個大惡魔獵捕,獻給了他們的主人,至高的熔獄大魔君。他整天泡在滾燙的巖漿里,身體像山脈一樣強壯,如果不是他好色,如果不是史琳思使盡了魅惑,騙他露出了下身的家伙,她恐怕早就變成了一堆臭哄哄的糞便。

  事實上史琳思更應該感謝地獄裂縫的突然合攏,以及令所有惡魔措手不及的沉睡,如果不是那樣,九大惡魔會再次捉到她,獻給熔獄大魔君,他的憤怒使生命火山連續噴發了半個月。

  “就憑你,憑這些小惡魔能把我怎么樣?”史琳思滿頭的黑色小辮子忽然噴張,仿佛有千萬條毒蛇環繞在她的身旁,身體四周黑色的煙霧繚繞升騰。

  千年之前索西卜和其它八個大惡魔才活擒了史琳思,現在索西卜只身一人,按照以往的經歷,就算有幾百個小惡魔協助恐怕無法奈何史琳思。

  “史琳思,不要過分相信自己的實力,記得一千多年以前你的眼睛是烏黑的顏色,現在怎么變成了赤紅色?看看你的身邊吧,這些小惡魔的眼睛也是紅色,他們和你的魔力相差無幾?!彼魑鞑分钢h處,三只眼睛在額頭不停旋轉,似乎在觀察史琳思達的反應。

  史琳思抬頭張望,小山村附近彌漫著凝重的殺氣,呼救聲和垂死的呻吟此起彼伏,小山村四周的天幕都被火光燒得通紅,就連地面的積雪似乎都快融化了。

  “地獄從巖漿湖搬到這里,有上千個惡魔在這附近?!彼魑鞑肺艘幌卤强桌锏恼骋骸俺悄惴且嬢^以前的舊賬,否則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就像我說的那樣,熔獄大魔君已經死了,我們不再是敵人?!?

  千年的沉睡使喚眾神和惡魔們都失去了原有的能量,眾神需要的是虔誠,而惡魔們除了信徒的虔誠還多了一重選擇,那就是屠殺。

  “你們就不怕遇到人類的軍隊和魔法師,現在我們可不是他們的對手?!笔妨账歼€是不太放心,長長的舌頭呼應著滿頭的黑色小蛇,沒有一絲的松懈。

  “怕,我當然怕?!彼魑鞑肥箘盘蛑掳?,上面還殘留著人類的血跡“不過我們更需要恢復強大!不能再變成瞌睡蟲了,我們需要新的魔君迅速強大起來,讓他帶領著我們四處掠奪鮮血和靈魂?!?

  “熔獄大魔君真的死了?”史琳思有些相信了,就算是蒙蔽敵人,惡魔也不敢一再使用不敬的謊言。

  “是的,就連九個大惡魔也只剩下了三個,所以我們需要新的魔君,需要你這樣的強者加入,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對付隨時都會糾纏我們的騎士和魔法師?!?

  “希望你不會騙我,或者哄我上床?!笔妨账冀K于坐在了地上,黑色的小辮子松散地披在肩膀上,不過長長的舌頭還是在身前晃動。

  惡魔們的習俗是,敵對的雙方坐下談話意味著握手言和。

  “你們去干活吧,記住,不要放過一個喘氣的生物!”索西卜命令四周的惡魔散去,他哈哈大笑指著史琳思的額頭說:“雖然我一直想要狠狠地干你一次,但絕對不會用生命換取歡娛?!?

  地下巖漿湖是大部分惡魔聚集的地方,魔君至高,魔君麾下有九個大惡魔,他們統治著惡魔的世界,就像人類世界一樣,有些強者永遠不會為王室效力,史琳思就是不愿意為魔君效力的女惡魔,不過惡魔們不會輕易招惹她,因為她額頭上的生殖器將會讓任何一個雄性動物陷入萬劫不復。

  “為什么不是你?”史琳思疑惑地看著索西卜“熔獄魔君既然死了,你就可以成為魔君,至高無上,統領所有惡魔?!?

  “是啊,成為魔君太風光了,我做夢都會想?!彼魑鞑肥箘抛ブ绨?,一個黑色的貓頭稍顯即逝“活著,我只要活著,你想想看,我們用無數鮮血和巖漿培育出的魔君哪個不是嗜戰如狂,他們帶著我們一次次沖出巖漿湖,和人類,和那些該死的神靈發生戰爭,結果呢?我們有四十六個魔君先后死于戰場……所以我不做魔君,活著比什么都要實際?!?

  史琳思驚訝地看著索西卜,原本看起來傻乎乎的大惡魔好像精明了許多,她仔細回想,整個惡魔的世界似乎只有索西卜壽命最長。

  “所以你需要推出新的魔君?而自己永遠做幕后的操控者?”

  “不,不是操控者!”索西卜連連搖頭“無論是誰擁有了魔君的力量都不會讓別人操控,我也不行,但是我可以跟隨著他的腳步獲得更多的鮮血和魔力?!?

  “還有生命?!?

  “沒錯!還有生命,我只要活著?!?

  “這些食物都是給未來的魔君準備的?”史琳思看著大車上堆滿的尸體,兩只龐大的三頭地獄獵犬朝幾個身邊的牛耳惡魔低聲咆哮著,它們醒來以后什么也沒有吃,現在被迫拉著整車的食物,連看一眼都會遭到索西卜的痛毆。

  “是的!”索西卜的三只眼睛冒出了興奮的紅光“我找一個擁有無窮潛力的魔君,雖然他還是一個孩子,但是現在足以和三名人類的高級魔法師抗衡了,加上這些食物他會更加強大……還有上百個嬰兒,他們都會變成像我一樣強壯的大惡魔,他們將是惡魔世界的脊梁……也許明天早上醒來的時候,世界已經屬于我們了?!?

  “我們?”

  “就是你,我的新伙伴?!彼魑鞑氛酒鹕硭奶幝犃寺?,向史琳思伸出了巨爪“我們一起度過這段艱難的日子,以后就可以安心地享福了!”

  “現在我們做什么?”史琳思終于下了決心,在魔力沒有徹底恢復時,和強大的惡魔在一起是最安全的選擇。

  “盡快搶到更多的食物,在人類發起反擊之前撤離巖漿湖,等待魔君成長,之后展示我的瘋狂!”索西卜滿懷信心地看著被燒成火紅色的天幕,似乎世界到處都流淌著象征著惡魔力量的巖漿。

  “好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那里沒有人類軍隊,生物比稻草還多?!笔妨账己鋈灰荒樅Φ爻魑鞑窉佒难?,身體也軟綿綿地貼了過去。

  “噢,你這個臭婊子!”索西卜臉色一變,用力推開了她“你他媽最好和我保持距離,我可不想變成你的食物?!?

  惡魔們終于散去,留下了回蕩著血腥味和死寂的村落,大惡魔索西卜的咒罵聲在遠處回蕩:“是不是生殖器長在額頭上的女人就叫女惡魔?”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