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四十八章 窺浴

  高大的橡樹,郁郁蔥蔥的椴樹,以及高矮起伏的灌木叢構成了茂密的森林,如同一把翠綠的大傘撐起了連綿不絕的陰涼。

  巴士底山谷里的森林和少數部落的洞穴連成一片,后來按照地勢高低從中間開辟出一條平坦的大道,地勢高的森林成為了人類奴隸居住區,地勢矮的森林分布著很多水塘和小片沼澤,平時很少有人入內,其中一部分樹木已經被砍伐,開墾成了農田。

  霜瀑龍西澤瑪去洗澡的水塘就位于地勢較矮一側的森林深處。

  西塞羅和寂滅兩個人像是兩團快速移動的旋風,很快就來到了森林邊緣,不過這會已經不是西塞羅拉著寂滅飛奔,老龍已經將他遠遠地拋開了。

  寂滅懸浮在空中,停在森林入口處,皺眉等著西塞羅,不耐煩的目光不僅因為西塞羅的速度跟不上他,更重要的是,西塞羅拖沓的腳步聲實在太大了,有這樣的偷窺同伴多半會被發現。

  寂滅默默注視著森林入口處的戰爭女神雕像,她一如往常地向遠處張望,可是寂滅卻覺得她似乎向自己露出了愚弄的微笑。

  “老龍,龍族洗澡要花多長時間?”西塞羅有點氣喘,他雙腳無論如何也不能和寂滅的懸空魔法相比。

  “你最好閉上嘴,不然我們都會有麻煩?!奔艤缣ь^看著日光,辨別著通往水塘最近的方向,他心里已經開始后悔和野蠻人成為同謀了。

  “沙沙!”西塞羅的靴子摩擦著地面。

  “咯楞!”西塞羅氣呼呼地折斷了擋在面前的樹枝。

  人跡罕至的森林里,植物瘋狂地生長,早就將依稀可以辨別的小路埋沒。

  “噓!”寂滅恨不得上去狠狠咬他一口,帶著性格急躁的野蠻人,簡直就像敲鑼打鼓去偷窺。

  “沒問題!”西塞羅點點頭,忽然覺得腳下一軟,似乎踩到了什么東西,隨即大叫,兩只腳一陣亂踢“雜種!你活得不耐煩了嗎?”

  “噓?。?!”無奈的寂滅只好釋放出幾個金色光球,幫助西塞羅清理雜亂的路障。

  “噓,噓!我知道應該小聲點!可是你知道我剛才踩到了什么?是蛤蟆,比我大腦袋還大的蛤蟆,森林里為什么有這樣的怪物?”

  “噓!”

  清澈的池水,在暗波中微微搖晃的水草,水塘四周挺拔的樹木,這一切簡直就像一幅美麗的油畫。西澤瑪微閉著雙眼,用尾巴輕輕搖曳著水波,岸邊沒有一件衣服,就像其他龍族一樣,使用變形術后,她身上的鱗片都可以隨心所欲地變成華美的長裙或者短裝,唯一遺憾就是尾巴,她始終無法掌握終極變形術,只能拖著討厭的長尾走來走去。

  “唉,如果沒有這條尾巴,寂滅會喜歡我嗎?”西澤瑪輕輕吐了一口氣“可惜他已經結婚了?!?

  西塞羅和寂滅總算沒有錯過好戲,他們尚未接近水塘時就聽見的嘩嘩的水聲和西澤瑪哼著的小曲。

  “噓!”寂滅又一次提醒西塞羅,接著自己先悄悄接近了水塘。

  為了不碰撞橫七豎八的樹枝,西塞羅只好弓著身,像肥胖的大蝦一樣搖搖晃晃地來到了池塘邊,總算沒有弄出大的聲響。

  “贊美神,真是一個尤物!”西塞羅剛直起身體就聽到了寂滅由衷的贊賞。

  “讓我飽飽眼福吧?!蔽魅_使勁把蓄積在嘴巴里的口水咽到了肚子里,探頭張望。

  一條六丈左右長的翠綠長龍臥在水塘中,龐大的身體讓水面足足上升了三指,碧綠若明的鱗片在水波中閃爍著點點銀光,額頭的兩根尚未發育成熟的龍角似乎是玉石精心雕刻而成。完全恢復了龍族形態的西澤瑪就像一座小山沉入水中,巨大的龍爪子享受地打著拍子,長長的尾巴掀起了一個個浪花。

  雖然美麗,卻不是西塞羅想要的。

  “噢,太糟糕了”泄氣的西塞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使勁抓著頭發,上面有幾片樹葉。

  “是尤物!你的審美觀太低俗了!”寂滅看到西澤瑪的尾巴歡快地拍打著水花,說話的聲音也大了一點。

  “龍族?太不可思議了!”西塞羅痛苦地搖頭腦袋“她的腦袋為什么大?嘴巴比鱷魚的嘴巴還丑……這難道就是龍族中的美人嗎?”

  “如果你不想被發現,最好閉嘴!”寂滅抬起了腳尖,喉結蠕動。

  西塞羅喘了一會氣,推了推寂滅說:“我們回去吧,這沒有什么好看的?!?

  “閉嘴!”寂滅意猶未盡,他已經很久沒有如此近距離地欣賞龍族美人了。

  “好吧?!蔽魅_坐在地上,腦子開始胡思亂想“龍族對身體都像小山一樣,那小巧玲瓏的蕾塔和寂滅在床上的時候……那不是被壓在一座山下?……為什么沒有看見她的乳房?總不能白白辛苦一趟?!?

  西塞羅又一次站起身,瞇著眼睛尋找幻想中碩大無比的乳房,過了一會,乳房雖然沒有找到,他卻看見水塘對面的樹冠上有一簇雪白的羽毛。

  “獅鷲王?哈哈,這只傻鳥把自己藏在樹上了?!蔽魅_心里暗暗發笑,壞水立即冒出了出來。

  “嗖嗖!”兩個拳頭大小弟魔法火球從西塞羅手中釋放出去,朝著獅鷲王隱藏的樹冠飛馳而去。

  寂滅幾乎驚叫出來,拎起西塞羅風一樣向森林外沖去。

  強大的魔法氣息立即引起了西澤瑪的警惕,巨大的龍軀馬上恢復成行動更加自如的人形,俏生生地站在水池里,露出了堅挺的上身,碎玉般的水珠沿著長發飛速滑下。

  “噢,至高神??!”羽毛被魔法火焰點燃的獅鷲王從樹冠跌落,跑到水塘邊,在里面連翻了幾個跟頭才澆滅了無名之火。

  竟然有人偷窺!西澤瑪顧不得去追蹤釋放出魔法火球的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獅鷲王的身上,她劃著水波緩緩朝獅鷲王靠近,聲音甜得像蜂蜜一樣“喂,我漂亮嗎?”

  解決了烈火困擾的獅鷲王正在心疼的整理著被燒焦的羽毛,聽到西澤瑪的聲音才想到自己剛才所作的事情,一身冷汗滲出了皮膚。

  “??!是西澤瑪小姐?你怎么會在這里?我剛剛路過這里,羽毛忽然被燒著了?!豹{鷲王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尋找著蹩腳的借口“難道是因為天氣太熱?還是被閃電擊中了?”

  “我問你,我漂亮嗎?”西澤瑪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威脅,水面逐漸飄蕩起寒冷的白霧。

  獅鷲王抬頭看著晴朗的天空,閃電?就連一片云彩都沒有!它匆忙后退,連連點頭:“漂亮,簡直……太漂亮了?!?

  “那你看夠了嗎?”西澤瑪舉起五根翠綠的手指,指甲上凝結著五根鋒利的冰錐。

  “我沒有……我想你是誤會了……”獅鷲王見勢不好,猛然展開翅膀高高躍起,或許飛翔是唯一逃跑的辦法。

  “??!~”獅鷲王覺得脊梁上一陣劇痛,落石般從空中跌落。

  寂滅已經拎著西塞羅沖出了森林,在小路上瘋狂奔跑,西塞羅聽到耳邊呼呼的風聲和寂滅不停的咒罵,他回頭朝森林里望了一眼,只見獅鷲王被高高拋起,高度超過了所有樹木的高度。

  拋棄,落下,再次被拋棄,西塞羅不忍地閉上了眼睛,隨即又爆發出一陣大笑:“傻鳥,我會補償你的!”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