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鐵鍋煮蜜

  碧藍靜謐的天空籠罩著巍峨的雪山,稀疏的常綠針葉樹,刺眼的冰雪白光組成了銀裝素裹的世界,一望無際的雪地像是條唯美圓潤的弧線,或者歡快的清泉,從山頂朝山腳緩緩流淌,中途浮現出一個個微小的起伏。

  “呼!”從天而降的勁風忽然擾亂了寧靜的冰雪世界,一群爪子上抓著巨石的白色獅鷲闖入了雪山上空,盤旋了一陣,巨石如同暴雨般向雪地上的凸起傾瀉,之后歡叫著振翅離開。

  幾十只沉睡的雪熊從雪地里站起身,朝著天空咆哮。

  “砰砰!”憤怒的雪熊還沒來得及回到積雪中,另外一群獅鷲再次襲擊了它們,沉甸甸的石塊砸傷了一些小家伙,飛濺在雪地上的獻血如同點點梅花盛開。

  越來越多的雪熊從睡夢中被驚醒,令山脈都為之顫抖的‘嗷嗷’吼叫陸續驚動了遠近十幾里的雪熊,這些家伙從雪地里懶洋洋地探出頭,側耳傾聽。懸崖邊的山洞里,幾只母熊和十幾只公熊正在上演群交大會,聽到陸續不斷的吼叫聲也從山洞里探出了腦袋。

  挑釁的獅鷲并沒有因此罷休,一次次地從空中襲擊煩躁不安的雪熊,大群的雪熊終于被激怒了,呼嘯著在地上來回奔跑,追逐著獅鷲的身影。

  幾只雪熊在雪地上瘋狂奔跑,幾十只雪熊瘋狂奔跑,當雪熊的數量增加到幾百只的時候,附近上百里的雪熊都被它們的吼叫聲驚醒了,當然,它們漫無步目的地奔跑也起到了同樣的作用。

  獅鷲們并沒有因此停止挑釁,反而樂此不疲地投放著巨石,只是由原來的幾十只一群變成了幾只一群,朝著各個方向投擲石塊,隨后朝著一座小山峰緩緩飛去。

  “點火,盡快撤離!”西塞羅站在小山峰上向遠處觀望,他現在終于知道自己當初的想法有多么幼稚了,上千只雪熊匯聚成的洪流勢不可擋地遍地而來,平整的雪地被趟開寬闊的大路,如同一把利劍將雪山從中劈開。

  幾名幻影射手應了一聲,隨即拿起火把點燃了身邊的篝火。

  五座一人多高的篝火上面架著裝滿蜂蜜的鐵鍋,鐵鍋被烈火加熱后,醉人的蜜香立即彌漫開來,在空中迅速飄蕩。

  “祝它們好運吧?!蔽魅_咽著口水跑下了山峰,誘人的蜜香差點讓他邁不開步子。

  追逐獅鷲的雪熊群在離小山峰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看著天空中漸漸模糊的影子無奈地咆哮,時間不長雪熊們逐漸對沒有了敵人的追逐失去了興趣,朝四處分散,一些懶惰的家伙干脆在原地挖起了雪洞,準備躺進去美美地睡上一覺。

  忽然,異樣的清香傳進了他們的鼻孔,剛剛還哈欠連天的雪熊猛然瞪大了眼睛,立起身體,腦袋快速向四處張望,鼻孔如同蜂鳥快速顫抖的翅膀一樣吸合。

  “唔!~”雪熊發出了沉迷的聲音,這是一種求偶時才會發出的聲音。

  很快‘唔唔’的聲音連成一片,幾只壯年雪熊在周圍跳來跳去,努力分辨著香味傳來的方向。

  一只最強壯的雪熊朝著小山峰的方向嗅了嗅,用力搖晃著腦袋,再次嗅時嘴里發出歡喜的吼叫,朝著小山峰狂奔而去,速度比追趕獅鷲時快了幾倍。

  幾乎在一瞬間,所有的雪熊都發現了蜜香傳來的方向,潮水般向小山峰涌去,在方便登趴到頂峰的山坡甚至還發生了激烈的搏斗。

  森林小妖煉制的蜂蜜純香,味正,被烈火加熱后芳香四溢,尤其鐵鍋底的蜜蜂蜜被燒焦后散發出的濃香更是有著不可抗拒的誘惑力。

  進入瘋癲狀態的雪熊不顧一切地朝小山峰撲去,在山洞里群交的雪熊也無法抵御強烈的誘惑,草草完事后,嘴角滴著口水一路狂奔而去。

  雪熊原來聚集的地方和小山峰之間有一道深谷,恰到好處地隔斷了兩地。

  幾千只雪熊盡數撲向小山峰后,雪熊原來聚集的地方忽然冒出了上千名獸人武士,守住了深谷上方,攔住了雪熊回歸原處的必經之路。

  “快!”西塞羅高舉著黑魔金魔法手杖,指揮著忙碌的獸人。

  一捆捆枯黃的稻草,粗壯的樹干,枝椏被丟進深谷里,德魯伊還將大量曬干的蔓藤也丟了下去,時間不長,山谷立即被易燃的干枯植物所填滿。

  斑馬武士,獨眼巨人,幻影射手,人類弓箭手,魔法連弩,小型投石車組成了遠程攻擊力量,獅鷲們將兩輛魔法戰車從空中投下,一道威力無比的獸人屏障在眨眼間構成。

  想要回到原處的雪熊不僅要面對滔滔的火海,還要沖破由魔法和強大近戰攻擊力組成的野蠻屏障。

  沖到篝火附近了雪熊很快就發現上當了,味道美妙的蜂蜜在烈火炙烤已經烤焦變糊,冒出了嗆鼻的黑煙。

  幾只不甘心的雪熊撲倒了篝火和鐵鍋,試圖在沒有燃盡的木柴里找到自己想要的食物,結果被火星燒著了皮毛,發出陣陣慘叫。

  雪熊群足足在小山峰停留了一個多小時,翻遍了整個山峰后才訕訕地轉身,準備回到原來的地方,繼續一哄而上地和母熊交配。

  “放火!”西塞羅厲喝一聲,數百道魔法光束射在干枯植物上,熊熊的烈火立即將深谷變成了巨大的火爐。

  “快!多加點木頭!”凱曼指揮犀牛武士和獒人武士將一根根圓木丟進深谷里,此時的深谷宛如藏著一頭噴火的火龍,跳躍的火焰就是它的巨舌,貪婪地舔舐著深谷兩側,他不由地舉起盾牌遮擋滾滾的熱浪。

  雪熊群在深谷另一側停下了腳步,憤怒和恐懼的聲音連綿不斷,雖然它們已經釋放出了水系魔法,但在可以將鋼鐵融化的火海面前仍然束手無策。

  僵持片刻,一些性格暴烈的雪熊在雪地里來回翻滾,長毛上沾滿了碎冰凌和雪塊,之后走近深谷邊緣,想要試探著沖過去。

  “干掉它們!”西塞羅看到這一幕立即向獸人下達了命令。

  由幻影長箭和普通長箭組成的箭雨暴雨般襲下。

  投槍由斑馬武士投擲而出,拋擲巨石是獨眼巨人最擅長的武技。

  魔法連弩射出的弩箭前端攜帶著強力魔法火焰,穿透雪熊胸膛后瞬間就將它變成了一堆黑糊糊的渣滓。

  密集的遠程攻擊之下,幾十只雪熊紛紛斃命,受傷,大部分都滾落深谷火海中,干燥的毛皮和厚厚的脂肪制造出滾滾的濃煙。

  驚恐在雪熊群中快速傳遞,一些年幼的雪熊首先朝遠處奔去,剩余的雪熊經過幾次徒勞的沖擊后都放棄了返回原地的念頭,躑躅了一段時間后在哀鳴聲中逐漸散去,留下了雜亂不堪的腳印。

  獸人的攻擊停止了,西塞羅靜靜地觀察了雪熊離去的方向,深谷是一道漫長的雪山裂縫,只有這個地方才可以通過,其他地方都是不可見底的深淵,雪熊想要返回原地起碼要繞上百公里的彎路,公熊們下身的家伙已經被春風挑撥的勃起了,他相信它們可沒有那個耐心再回頭。

  即便如此,西塞羅還是重新用圓木填滿了山谷,留下上百名獸人武士和十幾名低級魔法師駐守深谷,一旦雪熊群能夠返回這里,它們的報復將是瘋狂的。

  當天晚上,一名探聽消息的極地矮人回到了自己的部落。

  “首領,野蠻人真的趕走了雪熊?!?

  “太不可思議了!”極地矮人部落首領波利臉上蕩漾著興奮的紅光,隨即又問“他們傷亡如何?還有多少雪熊活著?”

  “他們好像沒有傷亡?!卑诵÷曕止局八麄冇没疒s走了雪熊群,市全部趕走了,留在這里的雪熊恐怕沒有幾只了?!?

  “至高神??!”波利像是從云端掉進了深淵,雪熊幾乎是他們生存的唯一食物,現在他們的情況比受到雪熊威脅時更糟了。

  波利正要仔細詢問當時的情況,一名哨兵跌跌撞撞地沖進了他的木屋“首領,來了一個老頭和一群漂亮的姑娘!”

  “老頭和漂亮姑娘?你不是在做夢吧?”

  “千真萬確!”哨兵使勁咽著口水“他們說是從巴士底來的,那些姑娘太性感了,她們的長腿閃著亮光,這么冷的天氣竟然穿著短裙?!?

  “帶我去看看!”波利也有些按奈不住了。

  極地矮人部落經過幾次長途遷徙部落里只剩下一些戰士和比較強壯的老女人,肩負著繁衍生息的女人們每年都要生育一胎,雖然是同族,矮人戰士還不能強迫自己喜歡這些又笨又丑的女人,她們的乳房就像吸干的水袋,干癟癟地懸在肚皮上,讓人非常惡心。

  趕走雪熊群以后,芝諾先生帶著十幾只美貌的蝴蝶小妖走進了極地矮人部落,開始嘗試第一次傳揚戰爭女神的教義。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