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三十八章 雪熊的生殖期

  極地矮人,素有‘吝嗇的小個子’之稱,他們原本世代生活在寒冷的泰倫半島,天生貪婪,小氣的性格使他們和企鵝人部落,海豹人部落連續發生沖突,雖然強悍的戰斗力使他們無所畏懼,但是當體型巨大的海豹武士和無數手握魚叉的企鵝漫天遍野而來時他們還是戰敗了。

  不足千人的極地矮人部落長途遷徙,穿越蔓育平原后在食物匱乏的肯塔那斯冰原定居,他們在附近的小城邦停留時,一個矮人因為指甲大的面包渣眨眼間就砸倒了七名人類騎士,人們從此在他們的綽號前面加上了殘暴兩個字。

  極地矮人不愧于吝嗇小個子的綽號,很快就因為爭奪食物和他們的鄰居,居住在死亡沙漠的蜥蜴人爆發戰爭,訓練有素的蜥蜴射手根本沒有給他們表演近戰的機會,連續射殺了近百名矮人武士,逼迫他們只能在斷絕山脈中麓棲息,依靠獵殺肉味鮮美的雪熊糊口。

  西塞羅來到山谷邊緣時,狄賽爾和唐威爾等在那里了,跟隨他們的還有上百名哈欠連天的浣熊武士,最讓西塞羅感到驚訝的是,芝諾先生也在。

  “嗨,你們應該好好睡上一覺?!蔽魅_朝蹲在地上的唐威爾踢了一腳,這家伙正在像磕頭蟲一樣打瞌睡,頭盔掉到地上都沒有知覺。

  “我是你的雇傭軍,為了金幣做什么都值得?!碧仆栃ξ爻魅_眨眼,似乎在提醒他,浣熊武士們的傭金該付了。

  狄賽爾身穿銀甲,目光炯炯有神,他也同樣徹夜未眠,不過得到了愛情的滋潤,西塞羅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說巴士底只有一個人可以讓他信任,這個人就是狄賽爾,他總是兢兢業業,為了山谷的安危甚至可以丟下床上的新娘。

  這里處于山谷和雪地的交界地,黃色的地面鋪蓋著一層薄薄的白霜,再往遠處看皚皚的白雪和巨大的冰凌若隱若現,即便穿著鎧甲,寒風依舊像錐子一樣刺進了人的皮膚,西塞羅從唐威爾的脖子上搶下一條獸皮圍脖,套在了之諾先生的脖子上“老頭,你最好現在就回去,你要是生病了,蝴蝶小妖們會用口水淹死我?!?

  “這是一件大事,我必須在場?!敝ブZ先生看著遠處聚在一起的極地矮人們,如今的巴士底急需獸人部落的加入,以增強野蠻軍團的戰斗力,極地矮人居住在他們附近,是最好的爭取對象,同時也可以化解潛在的危機,誰都明白,和土匪一樣的極地矮人做鄰居可不是什么好事,得時刻提防他們。

  “西塞羅大人來了,讓你們部落首領過來說話?!币幻糜吧涫殖h處大喊,剛剛這群極地矮人堅持要走進山谷,結果被六名幻影射手狠狠教訓了一頓。吃過蜥蜴人的大虧之后,矮人們對弓箭手心有余悸,只能遠遠地等在一旁。

  一群穿著灰色獸皮的矮人嘀咕了很長時間,才慢吞吞地一起朝巴士底走來,他們平均身高為三尺左右,長及膝蓋的胡子呈灰白色,手里都拿著長短不一的鐵棍,前端如同投槍般鋒利的鐵棍是殺死雪熊的利器。

  西塞羅看著附近凌亂的小腳印,對芝諾先生說出了自己的疑慮“最近我看到山脈中麓有很多雪熊出沒,他們怎么會和咱們借糧?”

  “就是因為太多了?!敝ブZ先生輕輕捻著山羊胡說:“今年溫暖海洋季風來得比以往要早很多,雖然我們沒有感到氣候的變化,但是雪山里的冰雪已經開始融化,雪熊的繁殖期也就提前了?!?

  “你是說它們想和極地矮人交配?”西塞羅的笑話總是低劣的讓人哭笑不得。

  “當然不是?!敝ブZ先生瞇著眼睛觀察著陽光直射的角度說:“如果我沒有猜錯,斷絕山脈三百里內這里的光線最為充足,適合雌性雪熊受孕,生育,所以當雌性雪熊聚集在這附近時,數量巨大的雄性雪熊立即蜂擁而至。你知道斷絕山脈附近食物并不充足,所以成群的雪熊就對極地愛人產生了威脅?!?

  “這么說,矮人不僅要借糧還要借兵?”

  “那也未必,你不能低估極地矮人的戰斗力,他們能夠在數以萬計的企鵝戰士圍攻中脫身足以說明他們的強大,我覺得情況應該是,雪熊無法給他們造成威脅,他們也不敢輕易對雪熊群發起進攻,要知道惹怒野獸的后果非常嚴重?!?

  “噢,我明白了?!蔽魅_敲著額頭問“你覺得雄性雪熊會在這里停留多久?!?

  “也許只有至高神才知道?!敝ブZ先生聳著肩膀“不過今年的氣候反常,介于寒冷和春風中的氣溫會持續一段時間,一個半月,也許更久?!?

  “看來母熊們要倒霉了?!蔽魅_打量著漸漸走近的極地矮人們笑著嘀咕了一句“還有這些小個子?!?

  當三十幾名極地矮人靠近巴士底時,六名幻影射手長箭上弦,單膝跪在地上高喊:“站??!放心你們的兵器!”

  矮人們停下了腳步,一個身體比較魁梧的中年矮人走出人群,將鐵棍丟在一旁,伸開臂膀,示意自己沒有攜帶武器“別緊張,我們是你們的好鄰居?!?

  “鄰居從來都是你們最好的攻擊對象?!蔽魅_沉著臉,似乎對矮人充滿了敵意。

  “那是謠傳?!敝心臧颂ь^打量著西塞羅,伸出了滿是厚繭的巴掌:“我叫灰胡子波利?!?

  “你好,波利?!蔽魅_腆著大肚子點點頭,沒有握手,他整天和獸人武士,獨眼巨人這些家伙在一起,完全喪失了身體的優越感,現在他終于找回了一些。

  “你應該就是西塞羅大人了,你的威名早就在我的部落傳誦?!辈ɡ难劬焖俎D動,正在窺視西塞羅的喜好,極地矮人雖然小氣,但是非常會投其所好地巴結人。

  西塞羅哼了一聲“雪山上消息閉塞,你們怎么會知道我的威名?你的個子太矮了,拍不到馬的屁股?!?

  “哈哈?!变叫芪涫總兣醺勾笮?,很快他們就面面相覷,他們想到自己并不比矮人們高多少。

  “說明你的來意,不然我就砍掉你的腳指頭?!钡屹悹柍槌鲩L劍在波利的靴子前來會晃動,騎士斗氣在身后若隱若現。

  “嗨,友好點好嗎?”波利又一次舉起雙手,面色有點難看。

  接連和自己的鄰居發生沖突,不停搬遷后,極地矮人們也變得聰明了一些,懂得衡量對方的實力。波利并不想讓領部落和巴士底發生沖突,根據他們的偵查,巴士底的獸人超過萬人,穿著鎧甲的武士是他們的六倍。他們曾在山坡上觀看獸人和人類戰士的戰斗,西塞羅釋放出的魔法是他們無法抵御的力量。

  “說明你的來意?!蔽魅_黑著臉吼著,他瞥了之諾先生一眼,芝諾先生微微點頭,轉身離開了。

  兩個人的用意都是要給矮人一個下馬威,在收復他們之前小小地給他們點教訓,就像獵人訓練捉撲獵物的稚鷹,總是要不停歇地折磨三天三天,讓它無法合眼,直到徹底馴服。

  “西塞羅大人,你看春天是一個青黃不接的季節,我們部落已經有三天沒有開炊了,男人餓肚子倒無所謂,老人和孩子實在是堅持不住了,還有女人,她們如果沒有奶水,剛剛出生的嬰兒就會活活餓死?!辈ɡ曔B連,一滴眼淚在眼眶里旋轉了半天,始終沒有落下。

  “那和我們沒有關系?!蔽魅_面無表情,浣熊武士們圍在一旁,臉上都掛著幸災樂禍的表情。

  波利哀求地看著西塞羅“你是一個善良的大人,心腸想白雪一樣潔白,懇請你幫助我們,救救女人和孩子吧?!闭f到最后他的眼淚終于流出來了,落在長胡子上,留下一道霜痕。

  “你想要什么?”西塞羅沉吟了一會,開口了。

  “給我一點糧食,巴士底是如此的富有?!笨吹轿魅_的態度有了松動,波利朝巴士底綿綿不絕的綠色耕地望了一眼,貪婪的目光終于泄露了他的本性。

  “你是應該說借!”西塞羅不會給他任何機會,偷換字眼是最低列的把戲。

  “是借,沒錯,就是借?!辈ɡB連行禮,這就是極地矮人的性格,遇到強者卑躬屈膝,遇到弱者搶奪暴掠。

  “你用什么償還?總應該有些抵押物吧?”西塞羅使勁舔著嘴唇,在收復矮人部落之前,他還想狠狠敲上一筆。

  “我們比野狼平原的狼人還要窮?!辈ɡ@得非常無奈,這會他確實沒有說謊,極地矮人始終定居在貧寒之地,不要說財產就連食物常常都不夠吃。

  西塞羅攤開雙手“那我就愛莫能助了,你自己去想辦法吧?!?

  “等等!”波利叫住了要想離開的西塞羅,笑嘻嘻地說:“也許你可以帶領獸人武士清楚哪些求偶的雄性雪熊,那會給你們帶來很多獸皮,還有美味的熊肉?!?

  西塞羅這會才發現,矮人們身上的獸皮并不是灰色,那原本是用雪熊潔白的毛皮縫制,只是時間久了,被篝火熏成了灰黃色。

  西塞羅思量了一會,忽然笑著拍了拍波利的腦袋,帶著浣熊武士們轉身而去?!拔掖饝四愕恼埱?,記得,你欠我一個大人情?!?

  獸人武士們離開后,一群極地矮人圍住了波利,詢問聲異常急迫“頭領,野獸人答應借糧了嗎?”

  “你笑了,我們是不是有救了?!?

  波利得意拍著肚子,由于長時間沒有進食,它聽上去就像一個空水桶“野蠻人答應干掉那些雄性雪熊,幾千只雪熊克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哈哈,他們要倒霉了,等到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咱們就攻占巴士底!”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