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以自由之名

  西塞羅帶著百余名獸人武士回到巴士底時,硝煙散盡的山谷已經變成了鮮花的世界,吶喊和歡笑的海洋。

  幾十桿獸皮軍旗迎風烈烈作響,上百只黃銅長號架在城墻上,悠然長鳴,無數長長的藤蔓從城頭懸垂而下,將釘著野蠻軍團巨型徽章的城墻裝扮得如同綠油油的山脈,顏色鮮艷的彩帶摻雜在藤蔓中間,仿佛一條條從山脈上飛躍而下的溪水,活潑輕快。

  女人們換上了漂亮的節日盛裝站在城門前,兩排腰間懸掛著牛皮戰鼓的武士齊聲擂鼓,一群群笑得合不攏嘴的孩子拉著手,圍成圈又唱又跳,許多老人也互相攙扶著,朝西塞羅歸來的方向張望。

  “西塞羅大人回來了!”森林小妖泰貝莎興奮的尖叫聲讓群變得更加興奮,都掂著腳尖向遠處揮手。

  “踏踏,踏踏踏!”身穿亮銀盔甲的凱曼帶著二十名克洛索騎士遠遠地迎了上去,他在戰馬上舉起長劍直指烈日,如雷的魔法禮花沖天而起,陽光雖然減弱了魔法禮花繽紛的色彩,但卻將人群激昂的情緒挑動到了高潮。

  凱曼和克洛索勇士們一字排開,他跳下戰馬,伸開雙臂和走近的西塞羅緊緊擁抱“歡迎你,無敵的勇士!”

  “榮譽屬于所有的人?!蔽魅_極力壓制著自己的情緒,嘴角的微笑還是暴露了他的好心情。

  “你將是他們心中永遠的英雄?!眲P曼側身指向巴士底山谷,聚集在城墻外面成千上萬的獸人立即爆發了山洪般的吶喊“西塞羅!西塞羅?。?!”

  “自由!”西塞羅躍上水蛭王后的脊梁,在城墻前來會奔跑,他高舉著停戰羊皮卷,在陽光下制造了一道道紫色的霞光“自由!自由屬于巴士底!”

  幾十只蝴蝶小妖挎著花籃,在空中追隨著西塞羅,撒下了陣陣芬芳四溢的花瓣雨,站在城頭上,各個部落的獸人將象征的贊美,吉祥的鮮花,樹枝拋向西塞羅,他在獸人心目中的越發高大了,頭頂似乎有金色的光環閃動。

  “贊美巴士底!贊美戰爭女神!”西塞羅的呼喊讓人群徹底沸騰了,人們跳躍著歡呼,擦著歡樂的淚水相互擁抱,一群群的獸人武士圍在西塞羅身邊,將他一次次拋向空中,爭相親吻他的臉頰和手指。

  西塞羅陶醉了,當他被獸人武士們拋向空中,落下,再次拋向空中的時候,他感悟到了快樂的真諦。出生于野蠻人部落的西塞羅從小被灌輸的理念就是殘暴,不惜一切都手段獲得食物和自己需要的東西,目的只是為了活下來,現在他明白了,制造快樂遠遠比活下來更使人幸福,那種幸福是從天而降的瀑布,潑在頭頂,身上,流進軟綿綿的心扉。

  幸福感和成就感是如此的強烈,西塞羅覺得,即便下一刻就要他死去也并不惋惜。

  西塞羅被簇擁著向城門走去,維德尼娜,黑貓夫人,泰貝莎和蕾塔等人立即圍住了他,一群性感的森林小妖也尖叫著撲了過去,一片片溫柔鮮甜的美人吻毫無吝惜地賜給了他。

  “噢,贊美戰爭女神!”西塞羅的快樂達到了巔峰,抱起維德尼娜,在她的臉蛋上狠狠親了一口。

  “親愛的,我為你驕傲,你永遠是我……”穿著綠色草紗長裙維德尼娜臉色潮紅,似乎醉了。

  獸人武士們大聲吹著口哨,歡呼,起哄“親她,西塞羅大人,親她的嘴巴!”

  “噢,不行,她會害羞的?!蔽魅_做了一個鬼臉,維德尼娜確實害羞了,她從沒有當著這么多人親吻,臉蛋早就像熟透的海棠果,搖晃在風一般的臂彎里。

  “親吻!親吻?。?!”獸人武士們不依不饒地高呼,黑貓夫人和泰貝莎跟著眾人大喊,蕾塔更是飛了起來,使勁按住西塞羅的腦袋,將他的嘴巴貼在了維德尼娜性感的嘴唇上。

  呼喚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西塞羅和維德尼娜似乎聽不到任何聲音,忘情地吻著,用心聆聽著彼此流淌在血液里的愛慕。

  巴士底的勝利不僅屬于西塞羅,也同樣屬于維德尼娜,屬于他們的堅貞的愛情,如同雷聲滾動的歡呼聲中,數萬名的獸人共同鑒證了真愛。

  “自由!巴士底!”

  “西塞羅!西塞羅!”

  西塞羅拉著維德尼娜的手艱難地在人群人穿梭著,每個人都想擁抱他,用最烈熱的方式感謝他,他是獸人心中至高的神靈,沒有他,巴士底早就變成了白骨遍地的墳場。

  “你將是自由的象征?!敝ブZ先生擁抱西塞羅。

  “我們應該一醉方休!贊美你和你的小美人!”暗黑公爵從黑暗結界里伸出臂膀,他的夫人用暗黑精靈的語言大聲贊美。

  “太棒了!西塞羅大人,你將是我最好的商業盟友!”米昭家族的大少爺亞斯蘭特和西塞羅緊緊擁抱,他就要離開巴士底了,不過他很快就會回來,巴士底有太多的財富在等待他。

  獸人街被歡慶的人群圍得水泄不通,鮮花,彩帶漫天飛舞,西塞羅費盡了力氣才回到黑貓酒吧。

  “至高神啊,我的臉好像腫了?!蔽魅_坐在木樁椅上大口喘氣,維德尼娜笑著揉他滿是胡茬的老臉“每個人都想親吻你,他們覺得那樣會帶來好運?!?

  “哈哈,你現在已經是賜福給獸人的神靈了?!变J森揮手讓豬頭人上酒,問他“今天晚上是不是搞一個狂歡?經歷了這么長時間的戰火摧殘,獸人們太需要篝火和歌聲了?!?

  “現在還不是時候?!蔽魅_咧了一下嘴,臉蛋有點疼。

  “贊美你,西塞羅大人?!必i頭人將裝滿啤酒的木杯放在西塞羅的面前,冷不防狠狠親了他一口。

  “噢,不要再親了!”西塞羅差點翻臉,引來眾人一陣哄笑。

  芝諾先生同意西塞羅的觀點,他也端起一杯啤酒抿了一口說:“敵人沒有撤退之前,戰爭就沒有完全結束?!?

  如今三大王國的軍隊都還沒有撤離,他們擔心發生什么變故,給巴士底造成損失。當年歌煌就曾用過白天簽訂停戰和約麻痹敵人,晚上偷襲的辦法,將克里封部落群中最大的一個部落消滅。

  “那我們晚上只有睡覺了?!钡卖斠劣行┚趩?,他和許多獸人都以為巴士底今晚會變成狂歡的海洋。

  “所有的勇士保持戒備,至于其他獸人么,隨他們去吧?!蔽魅_打了一聲響指對黑貓夫人說:“打開酒窖,讓他們喝個夠!”

  “萬歲!”黑貓夫人高呼了一聲,跑出酒吧給在獸人街上游行慶祝的獸人們宣布這個好消息,雷鳴般的歡呼又一次層層響起。

  西塞羅看到眾人的臉上浮現憂色,笑著揮手讓他們坐下:“只是提防那些雜種,戰爭再也不會波及到巴士底?!?

  “下一步我們做什么?”暗黑公爵猛咳了一陣,他的老毛病最近加重了。

  獅鷲王擠進人群,聳著翅膀說:“獸人們可以繼續勞動打發時間,野蠻軍團的戰士干什么,在訓練場數沙子嗎?”其他人紛紛點頭,野蠻軍團在戰時成立,一旦戰爭結束,獸人武士們確實有些茫然。

  “我要帶一些人去達拉斯?!蔽魅_看到浣熊武士唐威爾兩眼放光,知道他還是不習慣閉塞的巴士底,他用手敲了敲額頭說:“我答應過阿倫根,會去達拉斯幫助他登上王位?!?

  “噢,不,不!”獅鷲王連連退步“我雖然還沒想好停戰后做什么,但是絕對不想再去參加什么該死的戰爭了?!?

  “那是我和阿倫根的協定,不然戰爭不會這么快結束?!蔽魅_了解獸人的心情,他們骨子里好勇斗狠,但是善良的心靈承受不住戰爭奪走一個又一個親人和朋友。

  西塞羅頗有深意地看著凱曼說:“達拉斯距離被斯諾帝國侵占的克洛索部落很近?!?

  芝諾先生站起身,和藹地看著獸人們說:“令我們窘迫的戰爭確實結束了,但是保衛生存權利的戰爭永遠都不會結束,就像霍肯大陸上的每個獸人部落一樣,他們始終沒有放下武器,千百年地抗爭人類,野獸的侵犯?!?

  看到獸人們迷茫的目光,他語重心長地說:“我們現在的情況也是一樣,我提醒各位,不能因為暫時的快樂而忘記傷痛,現在巴士底還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我們的武士雖然強悍,但是數量太少,巴士底生產的糧食勉強可以維持自足,一旦再發生戰爭巴士底仍然會非常被動,甚至會被踏平,你要清楚一點,人類絕對不能容忍強大的獸人勢力存在?!?

  酒吧里安靜了,每個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溢出杯子的酒液沿著桌角低落,滴答,滴答,竟然有些刺耳。

  “還有元素城,我們必須強大起來,獲得更多的金幣和戰士,只有那樣,和平,寧靜的生活才會永遠屬于我們?!蔽魅_補充著,用目光鼓勵著獸人們。

  “我們,我們當然明白,不過……”德魯伊局促地撮著手,欲言又止,元素城確實是他們無法抵御的力量。

  “你們會想通的,這就是生存的道理。我們必須去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以保證呼吸的權利?!敝ブZ先生對西塞羅說:“看來你已經想到了獲得金幣的辦法,那么傳揚戰爭女神教義的事情就交給我和蝴蝶小妖們吧,將來會有數不清的獸人勇士投奔巴士底,他們會堅信,巴士底才是獸人的土地?!?

  “你最好多帶點武士隨同?!蔽魅_還是不放心,大智者芝諾的價值遠遠勝過大批的金幣,珠寶,他去傳教的時候一旦暴露身份就可能被城邦主或者國王囚禁。

  “不用擔心一個糟老頭?!敝ブZ先生顯得不以為然,自負似乎是至高神賜予智者的通病。

  西塞羅看到獸人們都情緒不高,笑著說:“謹記芝諾先生的忠告吧,它會讓你們更加成熟,學會像人類一樣思考。不過戰爭畢竟結束了,我們應該狂歡?!?

  “太棒了!我就知道西塞羅大人不會讓我們掃興?!钡卖斠恋谝粋€嚷了起來,他的情人泰貝莎連連拽他的衣角。

  “噢,我差點忘了你們的事情?!蔽魅_忽然沉下臉,氣呼呼地質問他們:“你們兩個人到底是什么關系?”

  “什么意思?我們是戀人?!钡卖斠帘煌蝗缙鋪淼馁|問搞暈了。

  “戀人?那你為什么會在半夜跑進泰貝莎的木屋?”西塞羅狠狠瞪著德魯伊,好像他做了什么錯事。眾人交頭接耳地低聲議論著,情人之間發生性關系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們不明白西塞羅為何突然發怒。

  德魯伊怔住了,他原以為自己偷偷和泰貝莎約會沒人知道,過了好一會他才喃喃地說:“我只去過兩次,就兩次?!?

  “兩次?兩次還不夠多嗎?”西塞羅幾乎咆哮著,維德尼娜偷偷扯他的胳膊,卻被他擋開了“你知道兩次會孕育多少生命?也許是十個,也許是五十個!”

  “西塞羅大人!”泰貝莎終于忍耐不住,梗著脖子,面紅耳赤地喊著:“我又不是母豬,你怎么可以這么說!”

  “影響非常惡劣,你們太……”西塞羅不停搖頭,好像對他們非常失望。

  “怎么了?西塞羅大人,你是不是生病了?”泰貝莎還想分辨卻被德魯伊拽住了,他覺得戰爭結束的消息可能太讓西塞羅可能太高興了,他受了刺激。

  “影響非常惡劣?!蔽魅_唏噓了一陣,帶著為難的表情說:“為了解決惡劣的影響,我只能讓你們……”

  “什么?你要干什么?讓我們分開嗎?”泰貝莎不管不顧地沖到他的面前,眼睛里閃著淚花“誰也不能把我們分開,西塞羅也不行!”

  “是的,誰不行!”德魯伊咬著嘴唇,他覺得自己好像有些對不起西塞羅。

  “我知道你們非常相愛?!蔽魅_似乎極其非常,點頭說:“為了解決惡劣的影響,我決定讓你們成婚!”

  “結婚?”德魯伊抓了抓耳朵,她想不到西塞羅想說的是這個。

  “沒錯,就是結婚!”西塞羅忽然大笑,站起來扭著腰說:“入洞房,天天晚上可以光明正大地做那種事情!”

  “哈哈!”哄笑聲四起,西塞羅巧妙地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掃除了籠罩在獸人心頭的陰影。

  “討厭!”泰貝莎羞紅了臉蛋,重重跺了一腳,鉆進了德魯伊的懷抱,只是德魯伊的臉比她的還要紅。

  西塞羅捧腹大笑“至高的戰爭女神阿,我看見了害羞的德魯伊!”

  “我們的狂歡應該更加喜慶!”西塞羅用力拍著巴掌,把眾人從哄笑中拉了出來“到時候將舉辦泰貝莎和德魯依,黑貓夫人和狄賽爾的婚禮!”

  “哈哈,是集體婚禮!”芝諾先生思量著自己應該在婚禮上朗讀一首長詩慶賀。

  “還有我,還有我!”獅鷲王抱著西塞羅的胳膊大喊“我也到了結婚的年齡?!?

  “你應該是到了二婚的年齡?!奔t胡子半馬人哈哈大笑,他們兄弟好像生下來就是為了取笑獅鷲王。

  “沒錯,但是你們要保證生下比你英俊的獅鷲?!?

  聽到西塞羅的準許,獅鷲王眉開眼笑地朝酒吧門口望去,但是他馬上就愣住了,剛剛還站在那里的金頂獅鷲忽然不見了。

  “快去找你的新娘子吧,它也許會和矮人私奔?!遍L發半馬人用梳子砸在了獅鷲王的腦袋上,它果然鉆出人群去找自己的未婚妻了。

  維德尼娜不停恭喜著黑貓夫人,蝴蝶小妖們也開始開她的玩笑,不過她并不高興,憂心忡忡地對西塞羅說:“大人,狄賽爾他,他現在恐怕不適合結婚?!?

  西塞羅臉上的微笑緩緩散去,隨即又回到了臉上“我知道他還為死去的妹妹傷心,不過你會讓他忘記傷痛,相信自己吧?!?

  “我……”黑貓夫人還是有些為難,她的前夫是貓王,所以眾人才叫她黑貓夫人,要是和狄賽爾結婚以后,她不知道該讓別人怎么稱呼他。

  西塞羅和德魯依,暗黑公爵等人交代了一會,之后對黑貓夫人說:“走吧,我們去多尼坦采石場,去迎接你未來的丈夫?!?

  “現在就去?”黑貓夫人下意識地整理著自己的頭發,好像覺得自己應該梳洗一番。

  “就是現在,狄賽爾恐怕早就等不及了,你要是沒有那根厲害的尾巴,他早就爬上你的床了?!蔽魅_的話又引來一陣爆笑,黑貓夫人掩著臉沖出了酒吧,其實,身體成熟豐滿的她更加迫不及待。

  西塞羅和黑貓夫人趁著夜色離開了巴士底,承載他們的幾只獅鷲飛翔在空中,小心躲避著一簇簇五顏六色的魔法禮花,它們瞳孔中的巴士底逐漸變小,模糊,如潮的吶喊與歡呼卻久久回蕩在耳邊,此時的巴士底早已變成了狂歡和沸騰的山谷。

  從巴士底到多尼坦礦場需要飛上一周,這段時間三大王國的軍隊相繼撤離,阿倫根率領著藍蝎騎士團首先離開,天天做夢都想回到達拉斯豪宅里的貴族軍官爛醉一場,醒來后連臉都來不及洗一把,就催促士兵打理行囊,眼睛還帶著大塊的黃色眼屎。

  西亞克帝國選擇了一個晴朗的早晨撤離,陶德騎著藏青色犀牛,站在一處山丘上俯視,淡紅色的曙光中綿延數里的軍帳緩緩消失,留下了失去價值的木頭和石塊,凌亂不堪的廢棄物似乎在剛被一群手忙腳亂的匪徒洗劫了。

  幾十面三角軍旗引領著軍隊朝故鄉的方向行進,沒有歡心鼓舞的軍歌,沒有人喊馬嘶的歡躍,士兵們的臉色灰突突的,似乎戰敗被俘,受了無數屈辱。

  對于陶德來講,對巴士底發起的遠征與戰敗無異,這是一次可笑而愚蠢的遠征,他們不辭辛苦圍困了巴士底近半年,幾乎耗空了國庫,戰爭和疾病每天都會殺死遠離故土的同伴,但是他們什么也沒有得到。

  達拉斯城邦聯盟發起了巴士底戰役,幸運的是,阿倫根和西塞羅成為了某種盟友,西塞羅甘愿帶著野蠻軍團受雇于他,大光明王歌煌從遙遠的納旗王國而來,經過這次戰役,他和西塞羅之間擁有了兄弟之盟,那是一種隨時都可能凌駕于王國利益之上的私人情感。

  陶德什么也沒有得到,只有他一無所獲。

  如果說獲得,他只是得到了仇恨,巴士底戰役讓西亞克帝國和陶德變成了西塞羅眼中十惡不赦的幫兇,還有數萬名獸人,他們會將仇恨灌輸給自己的后代。陶德不知道該如何向西亞克的子民交代,當初他們打著消滅暗黑精靈的旗號,義無反顧地離開了西亞克,他不止一次在千人集會上宣誓:或者死亡,或者勝利?,F在呢?民眾無法理解他行為,既然巴士底是邪惡的暗黑精靈的據點,他理所應當地率領軍隊戰斗,不惜一切代價帝戰斗,現在卻撤離了,還有年幼的帝君,他知道,這個尚未執政黨小家伙早就對他不滿了。

  “我們走?!碧盏聨е淠纳裆蜌W楠沿著山丘低緩的坡度追趕開拔的西亞克大軍,他一再克制自己,最后還是忍不住回頭張望,巴士底城頭的獸皮大旗屹立不倒,比他們來時還要威風,納旗王國的軍營還沒有拔營的跡象,歌煌是只狡猾的狐貍,他巴不得西亞克因為西塞羅在停戰儀式上的挑釁而再次發起戰爭,那時他就有充分的理由帶著如狼似虎的納旗勇士正式向西亞克宣戰。

  沒有人高唱凱歌,沒有哭泣,就連竊竊私語的人都沒有,只有皮靴和馬蹄發泄著不滿,大軍就這樣在沉默中快速前行,如同一條失去了靈魂的巨蟒。

  “突突突!”一匹奔跑的戰馬打破了沉靜,戰馬上的騎兵遠遠就喊了起來“公爵大人,我們抓到了一名密探?!?

  騎馬立在滾滾的煙塵中,指著隊伍的前面,上百名士兵已經圍成了一個大圈,外面的人正在跳著腳朝里面張望。

  “密探?”若在平時陶德絕不會管這樣的小事,現在他無事可做,也覺得好奇,這個時候的寂寞荒野怎么會出來什么密探,于是他輕輕敲打藏青色犀牛的頭骨,讓它跑動起來。

  騎兵在前面帶路,揮舞著鞭子驅趕看熱鬧的士兵“散開,散開!公爵大人來了?!?

  “整隊,繼續前進!”歐楠首先跳下馬,對不肯挪動腳步的士兵大喊:“誰要是不想回去和老婆睡上一覺,就永遠留在這里!”

  上百名士兵終于散開,列成長隊繼續前行,他們余性未減,大聲笑著,似乎看到了光屁股的女瘋子。

  “公爵大人?!睅酌驹诘厣系尿T兵紛紛躬身給陶德行禮,他們在遠處的地穴里發現了所謂的密探。

  “還不快給公爵大人行禮!”一名騎兵高高揚起手臂,被老繭握緊的馬鞭似乎隨時都會重重地抽下去。

  “陶德大人,你該不會忘了我這個老東西吧?!倍自诘厣系睦项^站起身,他的身上穿著一件被飛沙染成灰色的長袍,腳上的靴子已經磨破了,露出了兩根大腳趾,雖然破舊,但是靴子上的花紋顯出它們價格不菲。

  陶德聽著有些耳熟的聲音楞了下,隨即緊盯著老頭黑乎乎的面孔打量起來,他嘴唇干裂,皮膚被嗮得黝黑爆皮,瘦的就像一只失去交配能力的老猴。

  “稟告公爵大人,這個密探口口聲聲要見您,我看他是餓瘋了?!彬T兵笑著用皮鞭指著老頭懷里黑糊糊的東西說:“他死都不愿意交出來,要不是看他……”

  “噢,尊敬的魔導士!”陶德猛然想起來在藍蝎騎士大營見過的魔導士老頭子,那時他臉色紅潤,口氣要比現在清傲的多。

  “感謝至高神,你總算認我出來了!”老頭子將包在懷里黑糊糊的東西丟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幾腳,喉結蠕動卻沒有唾沫產生,他劇烈地咳了幾聲,朝陶德伸手說:“水,水!快點!”

  “大膽,敢對公爵大人如此無禮!”騎兵再次舉起皮鞭,忽然覺得脖頸一疼,摔倒在地的時候,看見陶德從他身后走了過去。

  “見到你真是萬分榮幸?!碧盏鹿ЧЬ淳吹匕纬銎に业娜?,雙手遞給了老頭子,他從犀牛上躍下,放倒騎兵的動作眨眼間完成,就連歐楠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動武。

  老頭子迫不及待地接過水皮囊,猛灌清水的樣子狼狽不堪,好一會才拍著肚子,打著水嗝說:“我倒覺得沒有什么榮幸的,你遇到了一個能吃掉一頭大象的老家伙?!?

  陶德哈哈大笑,扭頭對還在發呆的騎兵說:“命令士兵就地扎營,讓廚師馬上做一些拿手的飯菜,噢,先拿點水果和熟牛肉過來?!?

  “遵,遵命?!彬T兵訕訕和他的同伴上馬離開,疑惑不解的看著瘦小,腦袋像癟核桃一樣的老頭,他們不明白為何陶德會如此器重他。

  老頭子又喝了幾口水,直到衰老的肚子微微隆起才苦笑著說:“我差點為那只兔子和你的士兵打起來?!?

  陶德這才仔細打量起地上黑糊糊的東西,那是一只被魔法火焰燒焦的雌性紫尾野兔。耐干旱的紫尾野兔為了躲避天敵到寂寞荒野的地下繁衍后代,從一下生就會成群地挖掘漫長的地道,數量超過百只的兔群通常會用幾年的時間挖出從野狼平原到寂寞荒野的地道,長達幾萬里。這只受孕的紫尾野兔在嗮太陽的時候被老頭子發現,結果迷迷糊糊地帶著尚未看到陽光的小生命死掉了。

  “寬恕他們吧,他們不會了解圣者也擁有普通人的面孔?!碧盏滦χ戳艘谎蹥W楠,腦筋靈活的活泛的年輕人立即把自己的戰馬牽過來,讓魔導士乘坐。

  “陶德大人,你不想知道,我為什么會在這個地方嗎?”老頭子看到幾名士兵拖著擺滿水果的木盤從遠處走來,使勁地咽著口水。

  “那是您的私事?!碧盏碌难孕幸蝗缤5牡皿w,他笑著說:“如果你愿意說,我會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傾聽者?!?

  “唉,還不是因為阿倫根,那個做夢都想做國王的家伙?!崩项^子嘆了一口氣。

  身為魔導士的老頭子原本舒舒服服地住在藍蝎騎士的大營,每天睡覺,沐浴,品嘗美酒佳肴,再抱著年輕的侍女睡覺,沒想到他的好日子被一封羊皮信打碎了,信上說阿倫根已經成為了達拉斯的王儲,很快就要抵達寂寞荒野,調停巴士底戰役。

  老頭子曾經為肯布托王子效力,現在他失去了王儲的位置和執政權,老頭子唯恐阿倫根會加害他,狂飲濫交了一夜后倉惶出逃了。由于當天晚上他喝的太多了,忘記了帶上魔法羅盤,加上被幾名侍女搞得雙腳發軟,所以只能在距離兩軍大營幾十里的地方轉悠。

  如果不是遇到了陶德,魔導士的這把老骨頭很有可能就丟在了寂寞荒野,他擅長的水系魔法在惡劣的自然氣候下毫無價值。

  “真正的朋友總會相遇,你一定不介意和我回西亞克?!碧盏率冀K帶著微笑和老頭子說話,他滿胸郁悶之氣一掃而空,這也正好應證了那句話:沒有空囊而歸的拾荒者,總有一些意外讓人喜悅。得到魔導士的加盟,陶德回到西亞克以后也算可以給年幼的帝君一個交代,雖然魔導士的價值和空虛的國庫沒有任何本質上的聯系。

  “感謝你的盛情?!蹦柯栔绨?,多少有些無奈,他現在如同一只喪家犬,實在找不到理想的庇靠。

  一陣放肆的笑聲從陶德身后傳來,他微皺眉頭,知道元素城主的大公子阿諾爾來了。

  “親愛的陶德大公,太陽還沒有落山,我們為什么扎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阿諾爾一瘸一拐地走到陶德身邊,他的表情沒有一絲的自卑,似乎剛剛接到了參加王國宴會的通知。

  阿諾爾身邊跟著兩名火系元素使,赤紅色的長袍拖及地面,上面繡著跳躍的火焰。

  陶德朝老頭子點點頭:“我們在寂寞荒野遇到了幸運鳥?!?

  “幸運鳥?就是這個老家伙?”阿諾爾鄙夷地看著老頭子,堂堂的魔導士一手拎著成串的葡萄,令一只手抓著咬了兩口的蘋果,好像是幾十年沒有吃過飽飯的難民。

  “小家伙,你最好衡量自己的實力再說挑釁的話?!崩项^子的喉結猛然滾動,翻著白眼才將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他看著阿諾爾身后的兩名火元素使,攤開左手,手指上立即凝結出三塊冰凌,晶瑩剔透,閃著藍光。

  “糟老頭,你難道沒有聽說過元素城?”雖然看到對方瞬間釋放出三個中級水系魔法,阿諾爾還是被激怒了,他從陶德那里得到了太多的寵信,西亞克軍營里就連直視他的人都沒有。

  “當然聽說過,除了元素城主不爭氣的兒子,誰會拖著面挑一樣的殘腿四處丟人?!崩项^子盤腿坐在地上,將囫圇的蘋果核吐到了地上,左手的三根冰凌已經隱隱冒出寒氣,阿諾爾覺得自己仿佛掉進了冰窟里。

  “阿諾爾閣下?!碧盏逻B忙攔在他們中間,笑著介紹說:“這位是我請來的魔導士,他曾用魔法震塌了巴士底堅不可摧的城墻?!?

  “瘋子!你竟然說一個瘋子是魔導士!”阿諾爾忿忿地哼了一聲,似乎不屑和老頭子糾纏,他抱著歐楠的肩膀朝另外一個方向走去,嘴里發出了一陣淫笑“你們的軍隊里一定藏著女人,不然這么多男人靠什么打發晚上的時間?!?

  魔導士摧毀巴士底城墻的事情阿諾爾當然清楚,他曾親眼看見了魔法的巨大破壞力,所以借著陶德給的臺階離開,無論是誰都不愿意和魔導士為敵,雖然他恨不得用石頭砸爛他那核桃似的腦袋。

  “陶德大人,我很愿意去達拉斯住一段時候,如果你們有事情需要幫忙,我也愿意效力?!蹦康酿囸I感終于消失了一些,他脫掉沾滿灰塵的長袍使勁擦著手掌“現在我們說說傭金吧,還有,我需要一些年輕的姑娘服侍,她們的活力可以幫助我多活幾年?!?

  “我一定會讓閣下滿意?!碧盏履樕蠋е⑿?,心里卻十分別扭,他原本是一個耿直的男人,就連看見親生兒子和女孩約會都要大發雷霆,可是現在卻招募了阿諾爾和魔導士一老一小兩個色棍,他們肆無忌憚地和他討價還價,就像放出囚籠的野獸,或者無法自由揮動的雙刃劍,隨時都會傷到自己。

  西亞克,陶德對兩個無恥的色棍袒露笑容,無限制地寬容他們,都是為了西亞克帝國能在將來不可預測的戰爭中多些勝算。

  西塞羅和黑貓夫人在中途休息了十幾次后,終于抵達了多尼坦的采礦場。

  “飛行睡袋太小了,我真應該搞一些魔法傳送陣?!蔽魅_背過手使勁抓著脊梁,好像身上有很多虱子在聚餐。

  “我覺得還不錯?!焙谪埛蛉穗x開飛行睡袋后不停整理著頭發和衣服,好像要趕赴重要的約會。

  西塞羅好奇地看著黑貓夫人,潑辣的女人似乎從來沒有這么注意過自己的儀表,難道是因為快要成為新娘了?

  “據說貓可以從高空落下而不受傷,那是因為它們有翅膀一樣尾巴?!蔽魅_笑嘻嘻地圍著黑貓夫人轉圈,她的小腰似乎還沒有拳頭粗,胸前兩團肉卻明晃晃地耀眼,他有些嫉妒狄賽爾的艷福了。

  “可以試一下,當然我會抱著你一起跳?!焙谪埛蛉顺魅_揮了下長尾,抬頭看著四周彌漫的煙塵說:“狄賽爾的肺里不會進沙子吧?”

  “看看吧,準新娘子開始擔心她未來的丈夫了?!蔽魅_吹了一聲口哨,向四周掃了幾眼,多尼坦采礦場還是老樣子。不同的是,被燒掉的寬劍草長出了一些新綠,礦場中央多了許多藍瑩瑩的巨石,彌漫的煙塵和從男人口腔里咆哮出來的號子聲給這里增加了許多生氣。

  黑貓夫人用手在眼前搭了個涼棚,朝遠處張望“他們在干什么?挖掘石料還是比賽大嗓門?!?

  “一,二,三,一起用力!”獅子般的聲音來自狄賽爾,他赤裸著上身,粗大的麻繩在背上勒出了幾道血印,他朝著飛在半空中的十幾只獅鷲大喊“你們這群狗屎,我要你們賣力氣,而不是看你們放風箏!”

  “還有你們!”狄賽爾朝著矮人們咆哮“你們比誰吃得都多,那些糧食除了變成大便還有更重要的作用!”

  直徑長達十幾丈的土坑出現在西塞羅和黑貓夫人眼前,土坑里傾斜一根巨大的圓形藍藕石,就像一把刺進泥土的巨劍。巨石上拴滿了繩索,獅鷲們的身上套著繩索,拼命在空中掙扎,一群矮人和斑馬武士死力拽著地面的繩索,身體和地面形成了四十五度角。

  狄賽爾正在試圖用人力挖出雕刻戰爭女神雕像的巨石。

  “嗨,小伙子們,你們可以休息一會了?!蔽魅_走過去逐一拍著斑馬武士和矮人的肩膀,他們像野牛一樣喘著粗氣,累壞了。

  “你……你太臟了?!焙谪埛蛉俗叩降屹悹柮媲?,用長尾幫他清理著上身沾滿泥。她現在不知該怎么稱呼狄賽爾,叫親愛的有些別扭,叫狄賽爾又不夠親熱,他們兩個人都是不會輕易敞開心扉而又靦腆的人,相互愛慕卻沒有人捅破那層窗戶紙。

  狄賽爾對黑貓夫人鐘情如一,他做巴士底守衛大人的那段時間就用各種方法照顧她,那時黑貓夫人對他的態度始終不冷不熱,畢竟她的追求者太多了,況且她的前夫死后她也不愿意輕易和男人接觸。巴士底發生戰爭的這段時間,兩個人的感情出現了質的變化,黑貓夫人也比平時溫柔了許多,他們常會坐在夕陽下默默相對,沒有語言,只有親熱的舉動,只是看著滿天的霞光,感受彼此沁入骨髓的感覺。

  “你怎么來了?”狄賽爾話剛出口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冒失,連忙說:“路上還好吧?”

  “還好,如果你學會照顧自己,我會更好?!焙谪埛蛉怂坪跎鷼饬?,那是一種女人對心愛男人表達的曖昧情感。

  狄賽爾傻愣愣地看著黑貓夫人用毛茸茸的尾巴摩擦著自己古銅色的胸脯,他體會了到了一陣深入毛孔,甜絲絲,極其舒服的享受。

  “現在,請你們以自由之名發誓,疾病,戰亂,生死都無法分割你們緊握的手指……在戰爭女神的庇佑下,你們將終生不離,相濡恩愛。她將賜給你們幸福,快樂與安寧……”

  ……

  矮人阿里卡卡氣呼呼地走到西塞羅面前,用力擰著滴水的長胡子“狄賽爾大人想累死我們,他一定是瘋了?!?

  “最近我們每天只有三四個小時的睡眠時間?!眾W尼克斯倒在西塞羅的身邊大口喘著粗氣,不停歇的重體力勞動幾乎掏空了他的身體。

  “不停的勞動可以讓人忘記一切,包括悲傷?!蔽魅_這樣和他們解釋,自從妹妹西維佳死后,狄賽爾變得一蹶不振,現在想用這種方法忘記內心刀割般的劇痛。

  西塞羅圍著巨大的土坑轉了一會,打量著藍瑩瑩的巨石,它裸露在地面以上的部分已經超過兩丈,如果埋在泥土里的長度真的像他們所預料那樣,憑著幾十名武士,矮人暗黑農民是絕對不可能挖出來。

  西塞羅拍著額頭說:“我們得想個辦法,也許我們應該多找一些人來?!?

  “沒有用?!卑⒗锟摰袅四_上的靴子,里面灌滿了渾濁的泥水“暗黑農民已經向下挖了幾百米,還是沒弄清楚這塊石頭到底有多大,它可是個大家伙,就算再來五百名武士也未必能移動它?!?

  “我們必須這么做,巴士底需要比山脈還要高的雕像?!蔽魅_使勁舔著嘴唇,就像快要餓死的野獸遇到了猛犸象群,有欲望,沒希望。

  “也許我可以試試?!本奕烁耵敼緡佒馊寺牪欢哪Хㄖ湔Z,在一片青色的魔法光波中,他的身體逐漸膨脹,長高,無數的青色光束碎片劈劈啪啪地落下,如同宏大的水勢從九天激沖而下。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格魯越長越高,很快他們就看不清他的面容,身體也似乎升到云中了,阿里卡卡好半天才合上嘴巴,看著格魯的腳趾說:“至高的戰爭女神啊,那分明一面墻!”

  青色的鎖鏈從云中飛出,在藍藕巨石前端纏繞了十幾圈,格魯緊抓著鎖鏈身體后揚,猛獸般的怒吼中,藍藕巨石緩緩移動了,隨著巨石撥出地面,偌大的土坑四周產生了大大小小數不清的裂縫,最大的裂縫寬度超過半米,嚇得眾人紛紛后退,唯恐掉進去被活埋。

  ‘咯嘣’細小的碎石四濺而起,青色鎖鏈牽引中的藍藕巨石忽然停滯,格魯的身體猛然晃了一下,幾乎摔倒。

  “怎么回事?”西塞羅朝著天空大吼,他不知道現在格魯是否能聽到自己的聲音。

  “卡住了?!?

  “卡住了?”阿里卡卡趴在比原來擴大了幾倍的土坑旁向下張望,里面除了增多了黃色的地下新泥和碎石,再也看不到什么。

  “咯嘣!”鎖鏈緊咬著巨石發出的聲響如同閃電擊穿了金屬屋頂,格魯咆哮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但是藍藕巨石也始終不動。

  “伙計們,過來幫大個子一把?!卑⒗锟ǔ藗儞]手,他們拽著綁在巨石上的繩索,可是隨著傾斜的巨石被拔出地面,原來綁在巨石前面的繩索已經變成了秋千,他們根本使不上力氣。

  “歐,歐!”蠻蠻從湛藍徽章里探出頭,打量了一會格魯,猛然抽出巨型骨錘,看她的樣子似乎想要把藍藕巨石從中砸斷。

  “快回去睡覺!”西塞羅一把奪下蠻蠻的骨錘,朝她的屁股輕輕踢了一腳。

  巨力魔法,狂暴魔法,西塞羅接連釋放出幾種魔法幫助格魯,但都失敗了,矮人和斑馬武士們面面相覷,他們有理由相信這塊大石頭長了根。

  看著藍藕巨石前端紛紛落下的石屑,狄賽爾拉著黑貓夫人朝后退了幾步,他的目光逐漸迷離,似乎又想起了悲傷的往事“我們總是這樣,為了得到一些東西而破壞其他的東西?!?

  黑貓夫人怔了一下,隨即抱住他的腦袋,在額頭上親了一口,關切地說:“忘記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吧,我為你的選擇感到驕傲?!?

  “至高神啊,這……”狄賽爾不可思議的撫摸著自己的額頭,幸福的降臨讓他措手不及,只是傻傻地站著,忘記了自己還應該說點什么,或者深情回吻。

  狄賽爾所說的正是妹妹西維佳出賣巴士底的事情,當時沒有人知道這件事,他可以為了親情隱瞞真相,為了妹妹一個人他欺瞞了巴士底的人,包括西塞羅,他最真摯的朋友,那樣他將遺憾終生。西維佳自殺后,他始終無法從痛苦中解脫,他甚至有些后悔,覺得自己如果不說出真相,妹妹也許就不會死。

  黑貓夫人似乎看出了狄賽爾的心思,她緊握著他的手,趴在他耳邊說:“西維佳的貴族小姐性格注定了她悲慘的命運,她無法融入巴士底的生活,無法和獸人交流,就算她活下來了,卻比死還要痛苦?!?

  狄賽爾沉默了,他似乎被冰凍魔法擊中了,身體和大腦沒有任何的感知,只是隱約感覺到被黑貓夫人緊握的手傳來一陣暖意。

  “凝鏈!”多次努力失敗后,格魯高叫一聲,釋放出凝鏈魔法,長長的鎖鏈變化成的無數鏈節繽紛如花雨,從空中分散又聚集在巨石周圍,緊緊包裹了巨石,呼呼的狂風中,西塞羅感受到了凝鏈魔法正在用強大的力量向外牽引藍藕巨石,他沒想到各格魯的鎖鏈還有這么一手。

  在聲音愈發洪亮的魔法咒語中巨石再次移動了,速度越來越快,眨眼間就從地下伸展出六七丈,欣喜若狂的矮人們開始歡呼,扭著小屁股拉著手跳舞,他們多日來艱苦的勞動就要變成現實了,那是足以讓矮人部落再次揚名的榮耀。

  “砰!”突然出現的巨響凝固了眾人臉上的微笑,藍藕巨石再次給卡住后禁不住凝鏈魔法的巨大牽引力,忽然從中折斷,大如磨盤,小如黑豆的碎石暴雨般傾瀉而下,眾人鳥獸般四散飛奔,連驚呼都不來及。

  煙塵彌漫,碎石如雨,眾人仿佛被籠罩在天塌地陷的災難中。

  失去重力的格魯跌跌撞撞地向后跨了幾步,轟然倒下,同時拔出地面的藍藕巨石也重重地摔到了地面,匪夷所思的震蕩如同地震一般,站在地上的矮人被彈起半米多高,落下后又被彈起,宛如一群長了胡子的皮球。

  “有人受傷嗎?怎么回事?”西塞羅第一個從滾滾的煙塵中站起來,好一會才聽到劇烈的咳聲從四面傳來。

  “我沒受傷!狄賽爾大人,你在哪里?”這是奧尼克斯的聲音。

  “我們很好?!焙谪埛蛉穗S即應聲。

  “我不知道,我應該還沒有死?!卑⒗锟ǖ穆曇舫錆M了恐懼“誰幫我看看我的胳膊還在不在?它很疼?!?

  “在,它只是被石塊砸了一下而已?!绷硗庖粋€矮人的聲音在阿里卡卡身邊響起“哈哈,你尿褲子了,可憐的膽小鬼?!?

  “不是尿褲子!是泥水濺到我的褲襠上了?!卑⒗锟婕t耳赤地爭辯,四處尋找短柄錘,想要教訓自己的同伴。

  西塞羅在煙塵中來回奔跑,釋放出的低級風系魔法只能卷走眼前的灰土,保證他不掉進大土坑里“格魯,格魯!”

  “我在這兒,我想我沒受傷?!鄙眢w恢復了常態的格魯從另外一個大坑里爬了出來,那是他龐大的身軀摔倒時留下的痕跡,如果遇到梅雨季節,那里將是變成水草豐美的大池塘。

  煙塵散盡后眾人開始清理采礦場,在矮人們喋喋不休的埋怨聲中碎石和飛出的爛泥又回到了土坑中,西塞羅和狄賽爾等人站在直徑近十米,長達十幾丈的藍藕巨石旁,打量著這個將要成為戰爭女神雕像的大家伙。

  “實在是,實在是有點可惜?!蔽魅_知道格魯雖然已經盡力了,還是有些遺憾。

  “事實總是沒有想像那么完美?!眾W尼克斯勸著西塞羅,其實每個人都明白,想要讓高達百丈的戰爭女神雕像矗立在巴士底入口當然是一件讓霍肯大陸都震驚的奇跡,但是他們無法找到那么大石頭,即便在魔法的幫助下也沒有人能讓它立起來。

  “你說的對,準備一下,我們要盡快趕回巴士底了,這里就交給你了?!蔽魅_拍了拍奧尼克斯的肩膀,拿出湛藍徽章將藍藕巨石和其它的藍藕石收入其中。

  狄賽爾和黑貓夫人的手仍然緊握在一起,他擔憂地看著黑貓夫人說:“快回去吧,以后不要再來了,這里太危險?!?

  “你也要回去?!焙谪埛蛉搜劬σ徽?,抿著嘴唇朝西塞羅望去,她畢竟是一個女人,有些話需要別人說出來。

  “我?不,埋在地下的礦石很多,我要把他們都挖出來?!钡屹悹枌δ信g的事情還懵懂如同孩子,根本不理解黑貓夫人的表情。

  西塞羅聽到他們的談話,將湛藍徽章塞進頸袋對狄賽爾說:“你要回去,有人說喜悅可以讓人忘記煩惱,所以我邀請你參加巴士底的集體婚禮?!?

  “太棒了!”狄賽爾終于笑了出來,隨即反問:“結婚的人都有誰?我會祝福他們?!?

  “德魯伊和泰貝莎,獅鷲王和金頂獅鷲,還有……你和一個美麗的姑娘?”西塞羅故意買了一個關子,笑著看迪塞爾的反應。

  “什么?你怎么可以擅自決定我的婚姻?太不可思議了!”狄賽爾差點跳起來,他迷離而不解的目光緊盯著黑貓夫人,心想:“剛才的吻難道是我們最后的訣別?她希望我娶其他的姑娘?”

  西塞羅知道狄賽爾不適合開玩笑,他指著黑貓夫人說:“好了,別胡想了,你的新娘子就是她?!?

  “噢!”狄賽爾的情緒如同瞬間暴雨,多云,晴朗的天氣變化,如同多年夢想獲得大房子的人,忽然得到了一座宮殿,茫然不知所措。

  狄賽爾直勾勾地看著黑貓夫人,眼睛里似乎有溫柔的溪水流淌,又仿佛有奔騰的火焰跳躍,看得黑貓夫人連忙用長尾遮住了羞紅的臉頰。

  “等等!”奧尼克斯從遠處跑過來,拉著西塞羅的胳膊瞪大了眼睛“為什么沒有我?我應該參加集體婚禮,我的身體和思想都非常成熟?!?

  “我知道你的身體非常成熟?!蔽魅_慢聲慢語地說著,引得黑貓夫人噗嗤一聲笑了起來,他拍著奧尼克斯的肩膀說:“不過你還需要一個彼此心儀的姑娘?!?

  “蠻蠻!我非常喜歡她?!眾W尼克斯四處張望,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西塞羅的脖子上,他知道蠻蠻又藏在徽章里睡大覺。

  “她還是一個孩子,況且她好像很喜歡凱曼,噢,你還要面對寂滅那頭老龍,獸人在他的眼里一錢不值?!蔽魅_聲音漸漸遠去,他已經和狄賽爾,黑貓夫人朝獅鷲們走去了。

  “我要和騎士決斗!我要屠龍!”獅鷲們飛向天空時,奧尼克斯憤怒的聲音仍然經久不息。

  奧尼克斯留在了多尼坦采礦場,陪伴的只有矮人,暗黑農民和斑馬武士,沒有一個聲音像黃鸝鳥般的姑娘。

  可憐的奧尼克斯。

  不算太長的飛行中,狄賽爾總是和黑貓夫人不停說著話,他們十指緊扣,目光交融,說一會就會抱在一起親吻,搞得西塞羅無比尷尬,只能盡量減少中途休息的時間,以減輕自己對維德尼娜的思念。

  “你和維德尼娜為什么不結婚?”狄賽爾和黑貓夫人都多次問過這個問題,早一些的時候之諾先生也這樣問他,畢竟婚姻是女人最幸福的事情,是男人最應該的給予。

  “造福巴士底,解救還生活在水火中的獸人是我的使命,現在結婚太早了?!蔽魅_嘴里這么說,心里卻非常不舒服,他記得當初在晶之堡給維德尼娜的誓言,他要成為王者,那樣才配娶維德尼娜為妻,才對得起她的深情和歷經苦難波折的愛情。

  “結婚還早,生下五百個兒女的愿望卻要趁早!”

  西塞羅離開的這段時間,芝諾先生已經帶著眾人將巴士底粉飾一新,西塞羅從飛行睡袋里走出時,看見了一個燈火通明,飄蕩著悠揚樂聲和笑聲的山谷。

  無數的火把和魔法燈點亮獸人街,街頭涌動著面帶微笑,哼著小曲的人群,懷里抱著各種禮物的獸人從四面匯集而來,涌入黑貓酒吧,哪里將是婚禮舉行的地點。

  “西塞羅大人回來了!”一名幻影武士的聲音就像一根點燃的火柴丟進了汽油桶,立即使黑貓酒吧沸騰了。

  “你們的動作比我預想的要快?!敝ブZ先生穿著潔白的長袍,脖子上掛著用鮮花和樹葉編織的花環,就像一個慈祥的老人擁抱著狄賽爾和黑貓夫人“戰爭女神將賜福給你們?!?

  “噢,你們不是想提前舉行婚禮吧?”西塞羅長大了嘴巴。

  他看到黑貓酒吧里張燈結彩,黃色的橘子燈,綠色的西瓜燈串連在縱橫的綠色藤蔓上,酒吧的穹頂被粉刷成金色,六盞水晶燈將酒吧里照得如同白晝,酒吧的中央擺放著一座一丈多高的戰爭女神雕像,藍瑩瑩的光彩柔和鮮艷,讓人感到陣陣的溫暖。雕像旁,德魯伊和獅鷲王穿著黑色的燕尾服,脖子上系著領結,頭戴鑲著金葉的木冠,泰貝莎和金頂獅鷲穿著白色的燈籠婚紗,腳上穿著刻滿花紋的木鞋,看樣子他們似乎正要準備結婚儀式。(作者注:按照霍肯大陸獸人部落的習俗,新郎應頭戴木冠,新娘腳穿木鞋,象征他們婚后不會受到饑餓,野獸和戰爭的威脅,同時也預示他們會像森林一樣多子多孫。)

  “我們正在彩排,我覺得這樣儀式才會更得體更隆重?!敝ブZ先生看著酒吧里穿梭喧鬧的獸人,壓低聲說:“這樣也能增加一些快樂?!?

  “聽起來不錯?!蔽魅伏c點頭“不過為什么我們不能現在開始呢?我相信他們一定等不及了?!?

  芝諾先生一愣,隨即大笑“哈哈,是個好主意!”

  “嗨,親愛的兄弟姐妹們!”西塞羅跳上木桌,揮舞著手臂,酒吧里立即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我說,我們現在就開始舉行婚禮怎么樣?”

  “太棒了!贊美你,西塞羅大人!”海潮般的吶喊從四面而來,西塞羅總是能給獸人們帶來意外的驚喜。

  “說實話,我早就等不及了?!钡卖斠燎穆晫ι磉叺莫{鷲王說了一句,同時向泰貝莎眨了眨眼,他們今天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在床上擁抱了。

  獅鷲王不停扯拽著身上的黑色燕尾服,嘟囔著說:“我不明白為什么人類貴族喜歡穿像燕子一樣的衣服,為什么不是獅鷲尾服?或者獅鷲翅服?!?

  “收起你的埋怨吧,這個你用得著?!钡卖斠镣低等o了獅鷲王一個小包,里面軟軟的,像是藏了很多草。

  “這是什么?”獅鷲王正要打開,德魯伊連忙用制止了他,用身體擋住了別人好奇的目光“快收起來,這是我們部落的草藥,能避免孩子在不適當的情況下出生?!?

  “該死!我真想狠狠地揍你一頓!”獅鷲王將小包丟在地上,用力踩了幾腳“我做夢都想要個強壯的兒子,你這個壞家伙!”

  眾人紛忙準備著婚禮,芝諾先生把西塞羅拽到一邊,低聲說:“我覺得應該讓寂滅和蕾塔也參加集體婚禮?!?

  “那頭老龍?”西塞羅臉上馬上浮現不快的表情,寂滅讓巴士底和元素城結仇,那將是獸人們未來最大的威脅,他始終無法原諒他。

  “嗨,聽我說?!敝ブZ先生拉住了西塞羅胳膊“雖然寂滅的做法讓我們無法理解,但是他確實為巴士底做出了貢獻,還有蕾塔,你每天都要喝一杯史哥龍酒,他們是獸人的一員,你的寬容會造福巴士底?!?

  “你真個善良的老頭?!蔽魅_沉默了一會,最后努了努嘴說:“那好吧,希望他們有合適的結婚禮服,他們現在在哪里?”

  “寂滅在自己的房間,蕾塔還因為元素城的事怪他,已經和他分居很長時間了,這會正和維德尼娜在一起?!?

淘宝快3开奖时间